Menu

陕西省儿童文学的创作队伍更为集中,我认为文学的根本意义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



“文学的根本意义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谈及中小学语文教育,著名儿童作家曹文轩4日说。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10月27日,首届“蒋风儿童文学青年作家奖”的颁奖典礼在中国温泉名城-武义举行。同时,谢倩霓、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等作家工作室加盟武义“百名儿童文学名家创作基地”,永康、武义两地缔结儿童文学影视合作友好关系。

“能够给孩子们写书是我的幸运,也是老天爷给我的一个灵感”,近日,71岁的叶广芩推出儿童文学作品《花猫三丫上房了》受到媒体关注,为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再添硕果。

当日“未来青少年文学文化公益计划”于北京启动,国际安徒生奖得主、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在启动仪式上发表了自己对于青少年培养文学文化素养的重要性的看法。

图片 1

近年来,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成绩斐然。囊括了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中国好书榜等全国重量级奖项。特别是2017年以来,陕西省儿童文学的创作队伍更为集中,作品呈现多元化,新一代青年作家亦源源不断捧出精品,让陕西的儿童文学花园更加绚烂多彩。

作为高中语文新教材的编者之一,曹文轩以语文教材为切口谈到,中国语文教材有过很多版本,这些教材无论怎么改怎么变,一直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文学作品始终占很大比例。“它们是语文教材的主体,到了新课本教材,文学作品占得比例更大。有声音质疑,如此大的比重是否过于倾斜?对此我的看法非常明确,我认为这是必要的。”

微信图片_201910271626471

人才辈出领风骚成绩斐然

“我认为文学的根本意义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只有从根上搞明白这一点,才能有效地说明文学在语文教材中占有显著位置的理由。”曹文轩说。

获得首届“蒋风儿童文学青年作家奖”的作家名叫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对于本次获奖,黑鹤开始没有回应。因为这个是社会各界推荐、专家层层遴选出来的奖项,他开始不知道自己得了这么一个奖。后来他在微博上写道:“得了这个奖之后一直没有转发。到这个年龄,以为得奖应该更多的是压力吧。另外我不了解这个奖,心有忐忑。刚刚得知这个奖的首届理论贡献奖获得者是刘绪源先生。能够与刘绪源先生获得同样的奖,这是我的荣耀。我与刘老师一定有共同的地方。这位曾经表扬过我的评论家已经去了,此时应身在银河。奖励。我当这个奖是鼓励了。感谢所有的评委,希望你们没有选错。”10月27日,黑鹤从黑龙江来到武义领取了这一大奖。

近年来,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呈现出愈来愈活跃且成绩逐年上升的良好势头,除老作家继续创作优秀新作外,不断有年轻作家的佳作涌现,有的还进入到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家队伍之中,成为陕西文学大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于“教育中文学到底如何作为”这一命题,曹文轩当日谈及确立道义观,营造审美境界、培养悲悯情怀、输入历史意识和激发想象潜能等几个重要方面。

汤汤给黑鹤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黑鹤的文字具有某种神韵和灵性,如蒙古长调般悠长舒缓,壮阔深厚,绵绵地诉说着他对于旷野的眷恋,对于动物的挚爱。虽然笔触大多是遥远的风景,但却逼真地写出了每一个人心中永恒的守望情结,是一种生命本真与自然融合的挽歌。他的作品有着磅礴的气象和质朴粗粝的美好,还有着博大的悲悯情怀,精准地呈现出荒野文明和都市文明迥然不同的精神气质。黑鹤是当代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中极具分量的存在,他扩展了儿童文学书写的版图,带给儿童读者的不仅是动物文学的艺术高度,更是儿童文学中难得的气象、格局和精神底气。

这其中,既有老一代作家的持续发力,也有不断成长的青年作家的崭露头角。李凤杰和王宜振曾分别荣获第四、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叶广芩等著名作家也参与到儿童文学创作中。特别是王宜振不仅笔耕不辍,每年都有新作出现,而且为推进儿童文学创作不遗余力。

曹文轩认为,文学从一开始就是以道义为宗的,事实上,文学的这方面的功劳却一点也不比哲学、政治学逊色,甚至也许更具感召力、浸润力和持久不衰的生命力。

活动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参加了黑鹤作品研讨会,给黑鹤提出了诚恳、尖锐又非常专业的建议和意见。下午2点,黑鹤在武义璟园童话书屋跟孩子们分享“童年在草原上的我”。带孩子们走进草原、走近动物,感应写作的动力,挖掘题材的源泉。晚上他还会到浙江师范大学红楼,与学校师生交流、探讨儿童文学的阅读和写作。

年青一代作家中,周公度、吴梦川、王晓一、米梅、陈仓、张军、冯桂平、黄丽的儿童文学作品精彩纷呈,拿到诸多有分量的大奖。各种儿童文学题材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群的实力得到了省内外乃至全国的认可。特别是在2018年“六一”前夕中宣部公布的2017年“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入选的9部图书名单中,我省就有周公度的《老土豆》和吴梦川的《一个人的骑行》两部小说榜上有名,充分展现出陕西儿童文学创作青年一代的实力。

“文学的根本性功能之一就是审美。人们亲近它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也正在于他们能够满足人们的审美需要,并能够培养审美经验,提升审美境界。所以使人类渐渐变成有情调的人类,人生变成了情调人生。”曹文轩说。

浙师大和武义期待通过“蒋风儿童文学奖”这个载体,让大家插上童心的翅膀,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儿童文学精品,并吸引更多人参与儿童文学事业,发展壮大儿童文学产业,为金华文旅产业发展添砖加瓦。

创作环境不断优化关心爱护

这位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的获得者特别强调了培养悲悯情怀的重要性,“我们会在文学作品的无休止的阅读中,成为一个具有悲悯情怀的人。很多时候,人们只注意到了知识和思想对推动历史的作用,其实,情感对历史的推动作用更为巨大。”

陕西省儿童文学创作成绩的取得,是和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作协不断加大的扶持力度分不开的。在陕西政府大奖——柳青文学奖中增设儿童文学奖项,编辑《陕西文学年选》,陕西省作协还专门成立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推进儿童文学作者的学习、交流和创作水平的提升。

此外,曹文轩指出,“文学可以帮助我们记忆历史,而一个具有历史意识的人才可能是一个有质量的人。事实上,书写个人经验的文学,却把最生动也最完整的历史的集体经验活生生地保留下来。一部可以触摸的历史,它超越了当时的任何文章典籍。”

2014年以来,陕西省作协坚持每年举办一期全省儿童文学创作培训班,不断开阔儿童文学作者创作视野,提升文学修养。在西安45所中、小学开展了陕西省青少年校园写作基地建设活动,举办作家讲座,激发学生写作热情。

当日启动的“未来青少年文学文化公益计划”由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院语文教育研究中心、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语文教育研究所主办,以面向全国中小学生的公益课程和公益讲座等活动及“听、说、读、写”线上综合文学文化活动为主,为青少年提供更多与知名专家学者面对面的机会。寄望通过举办公益主题的访学交流活动,涵育广大中小学生文学文化素养。(完)

为策划实施儿童文学作品创作出版项目,激励更多好作品问世,先后实施了“小橘灯”和“秦娃”两个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工程项目。从2016年起,每年“六一”在《延河》文学月刊出版一期“儿童文学专号”。这一举措不仅促进了陕西儿童文学创作,也扩大了《延河》文学月刊在全国的影响力,受到广大儿童文学作家的好评。

期待实现新突破植根三秦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在省级会员中,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有82人,占比为2.2%。”尽管取得了一系列可喜成绩,陕西省作协儿童文学专业委员会主任蒋惠莉仍清醒地认识到,“与陕西小说、散文、诗歌创作相比,与文学大省对文学创作的要求相比,与社会对儿童文学的需求相比,我省儿童文学在创作出版方面还存在很大差距。”

下一步,陕西省作协将组织和引导儿童文学作家坚持深入生活,仔细观察儿童当下的生活与环境,不断从中汲取灵感;不急功近利,保持独立的写作风格,避免同质化写作,努力创作出有思想、有道德、有血肉、有真情实感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俱佳的好作品。进行集中点评,对创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其今后努力的方向进行面对面的问诊、把脉和建言,从而进一步夯实陕西儿童文学的整体实力和发展后劲,有力地向全国推出三秦的新生代新力量。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