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他的诗歌、散文、童话等作品,重庆师范大学教授、作家彭斯远作序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9年11月2日,重庆市作协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召开《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出版座谈会,重庆出版社少儿编辑室主任曾海龙,《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顾问、主编、副主编、作者等近30人参加会议。重庆市作协主席陈川、副主席钟代华分别发来贺信。重庆市作协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李姗姗主持会议。

“为你点亮一盏小橘灯,一起走在路上/走在路上,你走向矫健,我回归童年。”这是金波送给小读者的寄语。

“儿童文学中,我们常常能感受到童年力量的伟大。童年那懵懂无知的发问,像一道光,照亮成年人的生命。优秀的儿童文学,犹如立交桥般层次丰富,纵横交错。但遗憾的是,一些老师家长基本上只读到了‘桥面’的内容,读不到立体的,没有挖掘到背后的深层次意味。”上海儿童文学阅读论坛暨第二届“信谊杯”阅读课教学大赛日前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的一番话,引发现场共鸣。

《巴渝作家儿歌精选丛书》2019年9月由重庆出版社出版发行,重庆市作协荣誉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继楼任顾问,重庆出版社原副总编、作家蒲华清任主编,重庆市作协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巴南区文联主席戚万凯任副总编,重庆师范大学教授、作家彭斯远作序。该丛书共5册:张继楼的《弟弟不是孙悟空》、陈明信的《新朋友》、崔英的《捉虫虫》、张伦的《小溪流》和卢光顺的《路灯妈妈》。

金波,常读儿童文学作品的读者都熟知的一个名字,孩子们亲切地称他“金波爷爷”。他以童心观察生活、自然,以细腻的情感与儿童对话。1956年写第一首儿童诗歌起,金波坚持儿童文学创作60多年。他的诗歌、散文、童话等作品,陪伴了几代孩子的成长。直到今天,很多人都还记得那句“放萤火在的你的枕边,我再编一个童话给你听:说在夏天的夜里,有一个翠绿的梦……”

图画书阅读的倡导和推动在国内经历了约20年时间,“就像一次长跑,起跑时有一点寂寞和冷清,如今图画书发展进入了常态化,运动员的头抬起来了,销量也开始增加。这是一个过程,不能急于去评判,慢慢来。一哄而起是最可怕,因为所有的一哄而散都是一哄而起造的。”梅子涵认为,培养阅读图画书的习惯,需要一代人甚至两代人的努力,急也急不得。

座谈会上,曾海龙介绍了《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的出版情况,并代表重庆出版社向重庆市作协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重庆市巴南区作协界石儿歌协会、重庆市巴南区作协儿歌创作小组赠送了《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

2014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了金波八十岁的纪念文集《点亮小橘灯——金波80岁寄小读者》,这段“金波先生与小读者的心灵对话”,
“为孩子创作终生至今仍佳作迭出的一位长者的内心独白”已经走进了千千万万小读者的内心。

换句话说,阅读是一个孩子学习的核心和基础,阅读兴趣、习惯的培养以及阅读能力提升光靠读一篇篇课文是远远不够的。身处新媒体时代,电子产品逐渐低龄化,似乎孩子的阅读时间被大量网络信息、电子产品所占据。在现场学者看来,之所以有时候焦虑,更多出于无知——关键不在于用什么载体阅读,而是培养孩子阅读、主动获取知识的习惯。

《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主编蒲华清介绍了《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的由来及编辑情况。重庆师范大学教授、作家彭斯远作了《为繁荣我国儿歌发展出点力》的专题发言。《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副总编戚万凯点评了《巴渝儿歌作家精选丛书》作品。5位作者畅谈了创作体会。

金波说:“当我在生活中,有时被感动了,有时有一些感悟了,我第一个愿意诉说的对象就是孩子。那是最真诚的交流,最纯朴的告白,最平等的探讨,最快乐的共享。”《点亮小橘灯——金波80岁寄小读者》就是这样一种交流、告白、探讨和共享。全书分“带着童话去旅行”“我们一路看风景”“说说我的小物件”“我童年的玩伴儿”和“送上我的祝福”五个部分,共选登82篇童话、散文、故事、诗歌作品。其中有作者用童话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有他见过的美景,有他的昆虫玩伴和各种小收藏、小物件,有饱含他纯真情感的诗歌。

因此,培养图画书阅读习惯不仅仅针对孩子而言,家长老师的言传身教也十分重要。随着阅读推广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老师开始把一本本书带进自己的课堂,关于书的阅读教学越来越受到重视。而对于幼儿园、小学阶段的孩子来说,图画书的文学性、趣味性、思辨性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图片 4

图片 5

金波的文字纯真,既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又充满了儿童情趣,充满着无边的想象力。在这些作品中,他和树对话,同山交谈。小瓢虫和小蝈蝈是亲切的玩伴和宝贝,童年中每一个小物件、小摆设背后都有着无尽的奇思妙想。在金波所构筑的世界里,树根可以变成小鸟,夹在书页中的蝴蝶会朗诵,蓝喜鹊能和人对话……一切都是活泼的,有生机的,灵动的。

“趣味性,不同于实用性;文学性,不同于科学性;思辨性,不同于概念化。文学有其限定的范围和逻辑,它让你产生了世人各得其所的美好,但思辨也许让你发现这只是一种幻觉。进一步说,结合了思辨的文学,才是有趣的。”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古典文学学者詹丹以《伊索寓言》里《狐狸和乌鸦》多个版本的流传为例谈到,也许我们面对的作品远比想象的复杂,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寓言故事,其内在复杂性是非常丰富的,而简单的故事最终被淘汰了,反而是那些主题歧义,描写多义的、复杂的让人家记住了,因为它带来了理解的多元性。他认为,社会对儿童文学阅读的重视,实际上就是“儿童本位”的最好体现。

书中的每一篇作品都很暖。金波把世间的真情夹裹其中,烘得人心暖融融。正如金波自己所阐述的创作动机,“我希望儿童诗能在感情上给孩子们带来营养,使他们获得心灵的健美、思想的闪光。儿童诗应该让孩子们从小在美的享受中,不知不觉地接受教育,犹如雪花在不知不觉中融化于土地,变成绚丽的色彩。”他至今仍在实践他的这一观点,用诗歌、童话、散文创作,在最肥沃的土壤上,为孩子们载种心灵的呵护。他带孩子们去发现并欣赏美的人性、美的意境、美的生活、美的自然。

这次童书出版社积极跨界,用一场比赛撬动17个省市的教育资源——活动在上海市普陀区长征中心小学师生演绎的图画书《敲门小熊》中诗意开场,两天共呈现了8场专家讲座,6堂决赛展示课,2堂名师展示课等,论坛由信谊图画书、新教育基金会主办,桃言教育承办。正如梅子涵所言,这一阅读课教学大赛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评选、颁奖,而是尽所能地多修建几条更正规的跑道,让更多普通老师跑进这个课堂。

文学所具有的潜在的、移人心性的作用是不能低估的,特别是对于儿童。让孩子们在人生起步的时光里,与美好的文学语言、文学意蕴、文学作品相遇,能够让他们获得美好的情感、审美、语言等方面的体验,会在儿童心中播下真善美的种子,在潜移默化中鼓舞他们努力创造精彩人生。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描绘他第一次拿到此书的印象,“像火把,像灯盏,像灯笼”。金波正是用这样一盏特殊的“小橘灯”,照亮了世间的美好,照亮孩子前行的成长之路。 

图片 6

“阅读是门槛最低的高贵,只要把好书带到孩子身边,只要从老师捧着书,给孩子们朗读开始,一切的美好就在发生,一切的改变就在悄悄中进行。”儿童阅读推广人叶凤春介绍,第二届“信谊杯”阅读课教学大赛共收到330位老师的参赛材料,相比第一届增加了100多人,参赛材料来自全国17个省(市、区),涵盖135个学校,6个校外机构。其中小学教师208人,幼儿园教师107人,中学教师3人,校外机构的教师12人,经过六个多月三轮评选,共评出决赛选手6名、特别奖2名、优秀奖26名、入围奖67名、优秀组织奖19个。

6名决赛选手分别选择了《彼得的椅子》《一只小鸡去天国》《圆形》《躲猫猫大王》《小猫咪追月亮》以及《三个强盗》六本图画书作为阅读课的教材,与现场匹配的25名学生进行了互动。选手在课堂上或诙谐幽默,或引发思考,融入个人风格,引导孩子们挖掘图画书中所传达的深刻含义。

图片 7

图片 8

以开场表演绘本《敲门小熊》为例,一看见漂亮房子就去敲门的小熊与现实中的孩子,都以一种看似无意义甚至有些无聊的行为,展开对世界的探索,这不仅仅贴近儿童心理,适合孩子在不同阶段回顾、重读,还是一部充满设计感,用绘本自身讲述关于创造,关于评论,关于思维为何物的后现代绘本。这种图文呈现方式让人既可享受童趣,又能遇见哲思。

新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卢志文谈到:“虽然我们阅读的书本是平面的,但是阅读应当走出平面化,要深入,要交流,要表演,立体而丰满。”目中有人,方能触及教育的本质,老师放弃做参观向导,尝试做探险向导,孩子们的发现往往出乎意料之外。“教室虽小,课堂却可以很大。理想的阅读教学,应当是老师和学生都是读者,坐在一起,平等地讲彼此的阅读感受。”南京市玄武区教研员黄雅芸分享教学感悟时打了个比方,就像草结着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每个人分享着自己的思想,自在无拘。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