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粥粥瞬间就冷了脸,难过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



  苏小月和林清然在两岁大的时候就认识了,当时两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总是坐在一起玩一样的玩具,听一样的音乐,看一样的动画片,每天一起对着镜头拍出一张张丑的不行的鬼脸照片,每天在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里玩捉迷藏,因为房子太大,有的时候两个人找了一下午都没找到,这两个人可真的算是“青梅竹马”了。但唯一不同的就是,林清然是富家公子,而苏小月只是林清然家保姆的孩子,这天差地别的身份,让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渐渐划清了界限。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怀孕了,是你的。

  

  没有人知道,苏小月暗恋林清然,也没有人知道,苏小月最大的梦想,就是做林清然的妻子……

  虽说欣喜,但还是很难过,是未婚先孕。

  01

  两个人十五岁那年,苏小月终于鼓起勇气要跟林清然表白。

  梦里的我哭了好久好久,醒来的时候泪水打湿了枕头,此后一夜未眠。

  我们组织了集体相亲,粥粥却没出现,我回家去找她,粥粥顶着一头乱发来开门。

  “清然,我喜欢你。”

  【一】

  你不会还等着浪子回头吧?我问。

  当时,林清然只是默默地接下了苏小月手中的礼物,然后“哦”了一声,便继续玩起了他的手机,苏小月瞄到,他在和一个人聊天,而且,林清然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那应该是个女生吧……

  人是个奇怪的动物,难过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就好像是着了魔,连仅存最后的底线都消逝不见。

  粥粥瞬间就冷了脸,浪子回头?他敢回来我砍死他。

图片 1

图片 2

  真是人间怨侣。我哀叹。

  苏小月被林清然无视掉之后,一步一步地走回了教室,听到风声迎上来的同学们都说她疯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和那样的贵公子告白。那天,苏小月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走回家的,看着自己和妈妈居住的林清然家的储藏室,再看看林清然的豪华卧室,苏小月第一次觉得自己和林清然有着这么多的隔阂,沉重的身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第一次……第一次觉得天都要塌了,第一次……第一次有了心痛的绝望的感觉,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给她设这么多的困难,让她和自己心爱的人难以走到一起,越来越远……

  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晚上。

  粥粥和大莫当年也是我们学院有名的恩爱情侣。在学校里所有的约会圣地都留下过身影,喂饱过蚊子。每天她一边拍着浑身的蚊子包,一边红着脸打开宿舍门,我们三只单身狗懒得汪她。

  有一天,苏小月一打开储藏室的门就看到了林清然站在门前,头发散乱着,但是一样的迷人帅气。

  那天晚上的我居然鬼差神错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图片 3

  “清然,你……”还没说完话,嘴唇就被林清然柔软的唇瓣堵住了,虽说林清然没有伸舌头,但是苏小月的脸却也像是缺氧了一样红的不行,那天是苏小月重新觉得生活充满希望的一天。

  帝都大厦的光永远照着大地,带着一丝丝的冷硬,一闪一闪的霓虹灯,嘲笑着你的无能。

  后来心疼粥粥被蚊子咬的太惨,大莫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粥粥幸福的去住了两天就回了宿舍,她家教很严,和男票同居这种事情如果被家里知道,不少条胳膊也要少条腿。可大莫的两居室就空了一间,粥粥帮他在人人上发了一个招租贴,不久大莫就说招到了室友。

  林清然只是笑笑,便离开了储藏室。苏小月不知道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她只是觉得,林清然是那么的帅气迷人,她甚至不相信刚刚的动作是林清然完成的,她的唇瓣仿佛还存留着林清然的气息……

  帝都的夜晚也总是让人宁静,连白天充满歇斯底里喧嚣的细胞都不见了,平静的平静的,连着最后的一丝情绪都泯灭掉。

  可原本就是为了粥粥租的房子,现在却不让粥粥过去了,傻白甜如粥粥也开始觉得不对了。在我们三个单身汪的指导下,她拎着半斤鸭脖作为道具,直接杀了过去。来开门的是只个穿着胸衣和牛仔短裤的长腿美女,肤白貌美。哪怕是同性也看傻了眼。

  下课的时候,苏小月跑到林清然的班级,将自己亲手准备的便当递给林清然,林清然笑了,然后接下了那个饭盒,苏小月觉得,天都亮了……

  就好像一个人仅存的良知,也被一点一点的抽走,如我们看过的电视剧《搜神传》。

  粥粥一时反应不过来。

  后来,每次上学的时候,苏小月都会为林清然送便当,尽管林清然的班级和自己的班级相隔十万八千里……

  弯弯,那个被男人伤过的莽妖,为了让手下亲信于她,便抽走她们的良知。

  大莫也许是突然来了第六感,开门来看,就看见自家小白兔傻了似的站在门口。他快步过来把粥粥抱住,连声问,怎么了?

  再后来,苏小月偶然听到林清然的同班同学在讨论着一件事情,里面好像还有林清然的名字,苏小月上前打听,那个男生却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苏小月,仿佛苏小月做了什么滑稽的事情。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也便是被她抽走良知的的第一护法,那个总是冷冷的迦楼罗。

  后来粥粥跟我说,她本来要爆发的怒火生生忍了回去。大莫看向大长腿的眼神是清清楚楚的厌恶。他扭头语气就变了,你怎么又穿成这样。

  苏小月向里望去,只见,林清然和一个女生亲昵地坐在一起,两个人偶尔牵牵手,林清然还用那种溺爱的眼神看着那个女生,苏小月眼眶湿润了,却憋着不让泪珠落下,她问那个同学事情的经过,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她的每一次出场都带给我极大的震撼,而我也喜欢“迦楼罗”这个名字……。很美很美。

  大长腿摊手,扭头就走。粥粥看见她走到阳台上去练瑜伽,对大莫态度也不算好。

  “林清然真心话大冒险输了,题目就是吻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女生,那天他吻你的时候,我们这些和他玩的人就在不远处,而那个女生,是我们班的班花,林清然的女朋友,你那些饭也是给她吃的。”

  也喜欢里面的莫邪,喜欢干将。

  大莫带着粥粥进了自己的卧室,粥粥忍不住扔了他一脸鸭脖子。

  听完话之后,苏小月让男生将饭盒送进去,自己镇定地走出了学校大门,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逃课。

  喜欢不管过去多久,一百年俩百年三百年即使化为魂魄,依然要去追寻莫邪的干将。

  大莫这才垂头丧气地说清楚了缘由——

  苏小月觉得自己的天暗了,心中仿佛有着万千支箭穿插着,她恨林清然,恨他枉费自己对他的一片痴心,同时她也恨自己,恨自己那么天真。林清然的笑容是戏虐的,根本不是什么温柔,而那个吻,也是个玩笑,“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吗?是啊,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呢?苏小月,你就是个傻子,为什么要喜欢他!”苏小月在路上大喊,然后蹲在街角大哭,丝毫不在乎路人的眼光。

  即使莫邪已被抽去良知干将也会知道,她就是他干将的妻子,是他的最爱。

  大长腿来看房那天只有小豆在,小豆是大莫的表弟,在附近上职业学校,正巧是来借钱的。有人来租房子,收了三个月的租金就跑了。

  从小苏小月就认为林清然是一束光,一束照亮自己生活的光,当时的她,却没有想到过,那个光一样的少年是那样的遥不可及,自己,永远无法得到他……

  突然想起来有一次和同事出去逛街,看到一个帅气的男生,她一脸兴奋的问我说:“他帅不帅,帅不帅”。

  事后小豆请粥粥吃烧烤,嫂子长嫂子短的请罪。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从那以后,苏小月再也没有关注过林清然的一举一动,每次从他审判经过的时候,她都会云淡风轻地走过去,就像是那个人根本不存在。光都不见了,心自然也暗了,自己又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呢,林清然,只是个过客。

  我说:“嗯,还不错,”低下头在没有说话。

  可大长腿还在,问题也就开始接连不断的发生。

  多年后,林清然继承了家产,而他也换过一个又一个女朋友,却终究没有结婚,他对外界说过最多的一个不结婚的理由就是:“我曾经对不起一个女孩子,我们青梅竹马,可是却因为我的糊涂而错过了她,后来我找了很多很多和她长的相似的女生,却也没有找到她的感觉。”

  我评判一个男生长得好看与否,是看他的下巴。

  粥粥哭了几次。

  那个理由,苏小月也听到了,可是如今的她早已嫁做人妇,成为了一个家庭主妇,老公很疼她,她们的生活也很幸福。

  后来仔细想想,这个怪癖大概是受了上一任男朋友的影响。

  大长腿带人回去过夜不关好门啦,占着洗手间不出来啦,用大莫的刮胡刀刮腋毛啦,随随便便就进大莫的房间借东西啊。

图片 4

图片 5

  一开始粥粥是被气哭了,可后来就是害怕。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当初的人早已随风而逝,下辈子,若是再能遇到,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新郎,一辈子的新郎。——月。”这是苏小月给林清然的信的最后一句话,她将那封信塞到了林清然公司的建议箱中便走了。

  因为他比我高,而我刚好到他肩膀的位置。

  阿绿,怎么办啊。我觉得大莫不讨厌她了。

  林清然从众多的信中读到了这一句,眼泪慢慢地滑落,流到了嘴角,勾起了一抹亮丽的粉红色,就像是那年林清然的吻一样,艳丽芬芳。

  和他肩并肩走在一起,转头看向他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一定是他的下巴。

图片 2

  “愿意……”

  通常,我会用手戳戳他的下巴,然后仰起头看着他,问他:“你知道吗?你的下巴迷上了我,你说还会有多少人拜倒在你英俊的下巴下呐”?

  我问发生了什么她又不说,直到大莫真的和粥粥提出了分手。

  这时候他就会揉揉我的头,说:“那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有谁会有这个爱好?”

  大莫说。他其实很讨厌大长腿,可是时间长了却觉得她可怜。一个小姑娘自己在外面闯,无依无靠的,只能故作冷漠来保护自己,人却又天真又坦诚,不懂人情世故。

  我灿灿一笑,嘟起嘴一脸骄傲的说:“也是啊,那
我是独一无二的,你可一定要看好我。我还小,小心被别人拐跑哦。”

  粥粥又哭了,被恶心的。

  通常,他会瞥我一眼。

  大四的尾巴上,最被看好的这对分手了。

  然后,带着绝对的力度,拉着我的手,紧紧抓在他的手心,以示警告。

  02

  我还是一个人慢吞吞的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刚平静的心情再次染上了沉闷的情绪。

  毕了业,粥粥回了北城,在家人的安排下找了个称心如意的工作。并且开始相亲。

  我们已经分手了,毫无预兆的分手了。

  大莫就是这个时候再次出现的。

  连一点点的思想准备都没有给我,他就离我而去。

  时隔半年,大莫黑了也瘦了。他跪在粥粥爸妈面前请他们原谅他,让粥粥受了委屈。粥粥躲在房间里捂着嘴呜呜哭,一个月后在大莫汹涌的攻势下缴械投降。

  过了一会,就看见刚才那辆车又来到我身边。

  下着雪,他拎着必胜客在她公司楼下等了一天。

  他摇下车窗,说:“嘿,姑娘,一个人吗?”

  粥粥本来已经坐了同事的车走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上学那会儿,每天大莫站在宿舍楼下等她一起去吃饭的好日子。

  这时候才看到他,他很帅气,有我喜欢的英俊下巴,也有一个男生该有的
man的体制。

  她掉头回去,大莫都冻僵了,必胜客也是。

  身材应该也还不错,没有突起来的啤酒肚,没有骨瘦如柴也没有肥胖,身材似乎也恰到好处。

  看见她大莫傻兮兮地笑,一脸心满意足。粥粥当时就心软了。那是疼了她整整三年的大莫。她总是不忍心为难他的。

  这也可以证明他的修养应该也不错。

  大莫请了所有粥粥的朋友同事吃饭,感谢他们照顾粥粥。

  他看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一只手从方向盘上移下来,胳膊搭在车窗沿上,手撑着下巴又对我说:“上车吗?”

  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们宿舍的单身汪二号远在异国还给他打了电话,以亲友之名拷问大莫。大莫说大长腿跟他去腐国毕业旅行,玩疯了,当着大莫的面就又罚酒又与人接吻。她不谙人情世故天真坦诚是可爱,可发作起来也让人无法忍受。

  我收回目光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拉开车门坐在他的副驾上。

  他想粥粥了。永远为他着想,温情体贴。

  他问我:去哪里?我说大望路。

  单身汪二号跟我汇报的时候还忧心忡忡,她说阿绿,我觉得大莫和粥粥还得散。我生怕她乌鸦嘴再说出来什么,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

  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偶尔在拐弯的时候能从侧视镜里看到他看我的目光。

  复合后,粥粥每天幸福的发光。刚刚毕业回家时的那种失魂落魄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也当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不予理会。

  大莫在北城考了公务员,粥粥是事业编。两人都稳定下来,就开始谈婚论嫁。

  路程走到离回家的路还有一半的时候,他问我:

  大莫的父母来北城提亲,他妈妈拉着粥粥的手高兴的不行,还给粥粥带了一个特别贵的翡翠镯子做见面礼。我们都为粥粥高兴。

  “这么放心的就上车了,你不怕我是坏人把你卖了吗?”

  粥粥月经不准,婚前去做检查,诊断结果却是多囊卵巢。那个医生叮嘱粥粥一定要按时吃药复诊,生殖健康中心排着一大溜求子心切的夫妻,好多都是因为这个病。

  我轻笑答道:估计不会,你的车不错,人也长得很好,应该不至于是个骗子。

  粥粥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抽噎噎跟大莫说,大莫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粥粥没事。哪怕万一你不能生宝宝,你就是我的宝宝。我们就两个人过一辈子。

  他说:你真放心,你就不怕我是伪装的,专骗像你这样的女孩?

  知情好友纷纷为大莫点赞,毕竟这种决心并不是谁都能有的。

  我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那就当我走眼了,自己认栽呗。”

  粥粥满心欢喜的备嫁,却接到了大莫妈妈的电话。她哭着请粥粥放过大莫,她说不能生孩子算什么女人啊,我们大莫是独苗啊,你放过他。

  我把头转向车外,看着因为速度过快,树木转逝不见所有的东西都在后退。

  之前看着温柔优雅的姿态通通没了。

  突然有一种错觉,好像连生活都在物转星移,从此在理性的路上越走越远。

  可让粥粥更心寒的是大莫的反应。

  快到红绿灯路口的时候,他慢慢的降低车速。在白色停止线停下车来,等等绿灯的到来。

  他默认了他妈的话。

  他转头看着我,气氛变得凝重;他说:不如,你做我的情人吧。

  粥粥去大莫的单位找他,同事说他已经辞职了,整个人都憔悴得不行,甚至有人拍了拍粥粥的肩膀安慰她,好好看病,也不是什么绝症。别太难过了。

  我看着窗外有点惊愕,还是用无所谓的语气问他:“情人有什么用吗?”

  大莫就这么走了,粥粥没再找他。

图片 7

  大莫当初来求原谅,劳民伤财惊天动地,连粥粥家楼下的狗都认识他。他突然走了,粥粥要跟全世界交代。实在受不了,粥粥换了工作,独自搬出来住。

  他看看我说:可以保证你的衣食无忧你想要的物质生活我都可以满足。

  我因为宋来到了北城,正好找房子,就与粥粥合租,得知了故事的来龙去脉。

  突然感觉很累这个世界好讽刺,又有点自嘲,扶一下额头提不起力气的说:物质生活?有什么用吗?有精神生活吗?

图片 8

  他没有理会,我也没有说话也不在意,转头盯着他的眼睛,带着点严肃的说: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除了亲戚朋友不厌其烦的询问,粥粥状态还好。

  俩个问题;第一;你结婚了吗?

  她又开始积极的相亲,出游,认识新的朋友。甚至报了个游泳班,每周末都准时去学游泳。

  第二,你有多少个女朋友?

  我们看她真的放下了才组织了集体相亲,却没想到竟然又被她爽约了。

  他看着我
目光变得幽暗,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所以问的时候并未抱有希望。

  你不是苦守寒窑干嘛放我们鸽子。

  过了一会却听到:第一,没有。

  粥粥对我抛了个媚眼,说英俊的游泳教练约她吃饭。

  第二,随时都可以有很多,不过没有要。

  粥粥对我说,她之所以能够那么快放下大莫,是因为她真的明白了大莫的“不够爱”,于是“大长腿”“她的病”,还有“妈妈的阻止”都成了分手的理由。他甚至连尝试都没做过,就直接放弃。

  他说的对,像他这样的男人,有材有貌又有钱,估计很少有人能抵挡的住吧。

  游泳教练以前是北城青年游泳队的运动员,受伤退役了。在游泳馆教小朋友游泳。在一群小朋友里轻松虏获了大朋友粥粥的心。

  我依旧面无表情也无所谓: 怎么证明你没有结婚?我只关心这个问题。

  他没有多优秀,也没有多特别,他只是爱她。

  这时候绿灯来了,他扔出一个文件包,继续开着车,说道:自己看吧。

  他陪她去看医生,每天电话叫她起床测基础体温,细心温柔得打破了所有人的欲言又止。

  我翻开文件袋看见有一个投标文件,看到了关于他的简单的自我介绍,文件上写着他还是未婚,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医生说粥粥身体年轻,又不严重,坚持治疗已经好了很多,如果他们愿意,明年就可以准备要一个宝宝。

  在看向他的那张证件照,很清秀的样子,和现在的他有点不同,没有那带有魅惑的气息,全然是一股清新的青春味道,转眼便看到他的名字,原来他叫陆正阳。

  后来粥粥嫁人,我们三只单身汪跑去给她当伴娘,她背着新郎小气吧啦地给大莫发了个短信,说,谢谢你没娶我。

  我把文件放进他的文件袋,放回车上,没有说话。

  我不说话,就当是默认。

  他知道我同意了,过了一会,他问我:你想住在哪里?

  我说:哪里都行,晚上我会回家,节假日我会在家里。

  他说:可以。

  停顿一下他接着说:“你可以把工作辞了。”

  顺手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说:没有密码。”

  我说:“好,顺手把卡接过来。”

  细细看着才发现,原来是一张金卡。

  我说呢,谁没事会带着一张10万元的卡随处溜达,而且还不是信用卡。

  也只有金卡才行,因为金卡最低必须存10万元才可以办理。

  看着已经走到回家的那条路上,在离我家还有一个公交站的地方,我说;“我家快到了,就在这里停车吧。”

  他看看我没有说话,在我快下车的时候说:明天早上7点我在这里等你,我说好。

  下车的时候,刮着的大风吹乱了头发。我裹紧穿的米奇色风衣,把包往前挎了挎,往回家的路上走。

  心里很乱,又很平静。各种杂乱的心情一并而出,连着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什么心情。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