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时间定格在了2016年的五月,他想一定不能委屈了沫水也不能让沫水妈妈看不起他们



图片 1

  如果卑微是因你生,那么我,愿意一直卑微下去。    –前记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然后一切,并不美好。因为有人,已泪如雨下。

 

  结婚终究不能算尘埃落定,很多时候的很多事都要走一遍后再走一遍直到没有心力才算‘止’。那封离婚协议书是许诺通过律师收到的,彼时他在工地上吃着馒头,太阳炙烈,没有什么风意。

  五月的风,带着甜甜的香气摇落篱笆墙外那一片片绯红,蔷薇落了,明年还会再开。燕子飞了,傍晚就会归来,而他走了,今生今生却不再出现。

 

  准备结婚那年父亲在工地上出了意外,一牛皮纸袋的安抚费成了最后的给养。母亲在一个清冷夜里把钱交给他,叮嘱结婚的时候不能委屈了沫水。沫水,许诺又怎会委屈沫水呢,她不爱他的时候他就把她当宝一样呵护,终于守到沫水愿意嫁他了,他更是加倍爱惜。

  30岁的孑然倒在了血泊中,连同那些纠纠缠缠的过往,和着酒精刺鼻的味道,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是夜,孤独并寂寞着。时间定格在了2016年的五月。他连同那些落下的蔷薇花瓣,一起葬在了他家古屋后面的荒丘。与竹为伴

莉莉从小就生活在巴洛可市的乌兹堡,这是全德国最美的小镇。而她的姐姐菲姬是这座小镇上最有名的美丽女孩。姐姐有一副妙曼的身姿,会说话的大眼睛,性感的双唇。而莉莉,却像父亲一样,笨笨的身材,木讷的眼神。在姐姐身边,莉莉感到自己真像只丑小鸭。

  你是否懂得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想要把世上所有美好事物都拿来送给自己所爱人的心理?尤其是在他们结婚时。许诺给沫水一场简单的婚礼,虽然他努力想做的再好些。可沫水妈妈还是气愤的中途离开酒宴。记忆里那天是好天气的,他看到天空颜色是半方蓝彻半方青灰。

  “我有竹林宅,

然而,莉莉却有着一颗敏感善良的心。她喜欢看鸟儿自由自在地飞翔;喜欢在农场里亲吻微微绽放的紫色薰衣草;而让她最开心的,是看到那个每天骑车经过门前的英俊男孩。可惜,莉莉是个自卑又害羞的女孩,她不像姐姐会快乐地大笑,热情地迎上男孩的目光。她只敢卑微而甜蜜地幻想着。

  许诺很努力去赚钱,他想一定不能委屈了沫水也不能让沫水妈妈看不起他们。而季节是翻涌变更的,时光可以雕琢的东西太多了。许诺一直相信沫水是爱过他的,所以会在很多个沉默的夜里点盏灯等他回家。虽然这不是一辈子的事。

  别来蝉再鸣。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也许是老天听到莉莉的祷告,男孩终于出现了。她屏住呼吸,眼神迎向男孩。正在这时,让她脸红心跳的奇迹出现了——男孩居然停下了车,向自己走来。她有些不敢相信,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嗨,我叫约翰!”男孩主动伸出手来。莉莉轻轻地颤抖着也伸出手去,这是一双温暖而修长的双手。莉莉瞬间感到眩晕。“我叫莉莉。”她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小声地介绍自己。

  许诺和沫水离婚,三年生活平静画下句号。是的,句号,两年后沫水嫁给一个医生。

  不知池上月,

“你可不可以帮我将这封信交给你姐姐?”约翰从怀里拿出一封粉红色的信,上面有着玫瑰花的图案,还打了一个小蝴蝶结。莉莉瞬间就明白了,那一定是写给姐姐的情书。莉莉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一下从希望跌到了谷底。但她还是得强挤出笑容说:“没问题!”

  太多的时候生活让人身不由己。而我们又是不能怨恨面对的。如果碰到挫折无路可走,是否便失去信心觉得前路渺茫了。许诺难过的,他那么爱沫水。难过又能怎样呢,自暴自弃不是阿拉丁的神灯可以改变谁的生活。

  谁拨小船行”

约翰开心地笑着对她说谢谢,转身离开了。莉莉忧伤地看着他的背影,他忽然回头,对莉莉说:“你身上的香水味道很好闻。”还俏皮地对她眨了一下眼睛。莉莉低落的心情又开心起来。至少,他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香味。

  有一天下着大雨,许诺开车回家。他偶然看到从前和沫水租住的房屋准备拆迁,雨气里隐约还有三两盏灯火。挡风镜上蜿蜒而下着水线,看去像一道道泪痕。许诺打电话给沫水,他说:我有钱了,你回来吧。

  孩提时代他稚嫩的声音所吟诵诗句中的竹林宅,成为了他永远的归属地。

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五年,莉莉来到了大学。她把打工赚的钱都拿来买了香水。21岁的莉莉拥有很多款香水,迪奥的魅惑,范思哲的牛仔,兰蔻的奇迹……整整27款香水。只有在擦着不同香水的时候,莉莉才感到自己也是个有魅力的女孩。

  ___“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 please check it and dial later.”

  然而,我认为,杀死他的并非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而是他所以为的爱情。

关于约翰的记忆,早已定格在乌兹堡的清晨里。后来,约翰再也没有骑车经过她家门口。因为,在收到情书的那个傍晚,姐姐菲姬就把这封情书放到了她收藏的有着一百多封情书的抽屉里,从来没有打开过。他在信里写了什么呢?也许都是那些甜言蜜语吧。再后来,莉莉的家从小镇的东边搬到了市集边上。

 

第二年的秋天,在姐姐出嫁的那个早上,莉莉帮姐姐整理衣物,在一摞厚厚的书信里,找到了那封曾经让自己失落的情书。粉色的信笺还未褪色,里面是一个男生的字体:“亲爱的菲姬,我是你隔壁班的里昂,每次在学校里都不敢面对你美丽的眼睛,可是我仍然深深地爱上了你……最后顺带说一句,帮我送信的约翰喜欢上了你的妹妹,如果你们姐妹俩也喜欢我们,明天晚上七点就在旧缅因桥下见面吧!”

  

原来喜欢姐姐的是里昂,自己一直都误会约翰了,莉莉的心微微疼痛起来,不由自主地落下了泪水,为自己轻易就丢失的爱情。如果不那么自卑,也许结果会不一样吧。

图片 5

伤心的莉莉不由自主走到了旧缅因桥下,一切都在改变,小镇也在变,可自己还是那个自卑而平凡的女孩。今天她没有擦任何香水,即使擦世界上最奇妙的香水又能怎样呢?约翰再也找不到了……

  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

忽然,一个声音仿佛从遥远又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嗨!”一回头,莉莉看到了一张刻在心里的笑脸,是约翰温暖熟悉的面容。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顺着旧缅因桥下粼粼的河水,莉莉看到了心爱的男孩缓缓向她走来。她屏住呼吸,再次听到了他的声音:“是你吗?莉莉,你还是那么可爱。”

  孑然的身世至今是个谜,没有人知道他是打哪里来
,只是传言说来自很遥远的南山以南,比南山更遥远的地方,他是被他养父母养大了。一眨眼,成长为十七八岁的俊少年,高中毕业,懂事的他为了减轻养父母的经济负担,为了那个和他同龄的姐姐能够进入梦寐以求的金字塔校园,便随着南下的列车去了一个叫做禾城的地方。前前后后换过很多个工作,也尝尽了人情冷暖。弹指间,几年时光远远的去了,仿佛所有的煎熬,只为等待笙语的出现。

原来约翰这些年每次回小镇,都会到旧缅因桥边走走,没想到真的和莉莉相遇。牵着约翰的手,莉莉明白了,香水其实是没有味道的,只有自信的女孩才能体会到真爱的味道。

  此生若能幸福安慰,谁又愿颠沛流离?

  那一季的细雨怎么也冲刷不掉旧街青石板上斑驳的青苔,梅酒飘香的初见酒吧,几个悠闲的客人在距离吧台不远处小窗下小酌,其中一个顶着一头栗色头发,手腕处有个青龙纹身的中年男人,一把拉过邻桌路过的白衣女子,口中轻浮的念叨着要陪着哥几个喝几杯,白衣女子仓皇而逃,慌不择路的踩在屋檐下沁满水珠的青苔上,失去重心的她摔倒在了青石板上。孑然正好路过目睹了这与古街极不和谐的画面,他轻轻扶起女子,斥责了几个地痞,帮她檫干干净手掌心沾染的青苔,关切的询问受伤了没有。她抬起头,梨花带雨的面容正正好的撞上了孑然清澈见底的眉宇。

  他告诉她,他叫孑然。

  她告诉他,她叫笙语。

  此时,她是来哥哥刚刚开业的初见酒吧帮忙的。

  笙语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女孩,如水的眸子笑起来弯成月牙儿,一头乌黑的长发,匀称的身材,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常常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孑然从遇到笙语的那一刻起便想,此生,就是她了。

图片 6

  那个时候的孑然已经凭借自己脚踏实地加天资聪颖,摸爬滚打的南方站住了脚跟,事业上也有了一点小成就,遇见笙语之后,更是加倍的努力,13年年底便在禾城最有情调的普罗旺斯庄园全款购置了属于他俩的港湾。

  普罗旺斯庄园开满了淡紫色轻轻浅浅的花瓣。笙语说,那是薰衣草的花瓣。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用它来承诺一生幸福的誓言。

  她的爱情简简单单,如糖般甜到忧伤。

 

  

图片 7

  14年的2月14号,笙语在西塘古镇初见酒吧的一片欢呼声中,接受了孑然的求婚。国庆期间,我们一同见证了孑然牵过手捧鲜花,一袭白纱的笙语,佐证了她们爱的宣言。

  他说,生死轮回,我爱,唯有你。

  她说,你了我一份爱,我还你一世情,

  孑然以为,这便永远。 所谓的始于初见,定会止于终老。

  15年初,孑然迎来和笙语的爱情结晶。小熊熊的到来,并没有给这个空气中弥漫着薰衣草香气的小窝带来惊喜,一陈阵撕心裂肺哭喊划破漆黑的长夜,任凭孑然如何挽留,也没有留住垂危的笙语,在苦苦折磨了28个小时之后,她撒手远去了天国。

  笙语产后并发症凋零在了永恒的26岁。

  那年之后的个春天,暖风再也没有将孑然紧缩的眉头吹散。

  他记得他和她相处的每一个画面。

  她喜欢淡紫的薰衣草。

  她喝加糖加奶的咖啡。

  她穿纯白的裙子。

  她喜欢微风拂面的春天。

  她喜欢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蘸着辣椒。

  于是,孑然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堆满紫色的薰衣草,餐桌上每天都会有两杯加糖加奶的咖啡,衣柜里装满了纯白纯白的裙衫,然后一边啃着面包蘸着辣椒,春风却再也吹不起心湖的死水。他想到了死,对的,死亡。用死亡来结束这漫无边际的思念。

  当他站着22楼窗台的时候,楼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闭上眼,想象着自己像叶子一样,洋洋洒洒的落在地面,风凌乱了发梢,刺疼了双眼。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耳边传来了孩子急促的哭泣声,孑然暮的回过神来,想起摇篮里的小熊熊,他抱起他,一串泪珠和另一串泪珠融合。

 

  

图片 8

  听说后来的后来,孑然变卖掉禾城的所有财产,带着小熊熊回到了北方,回到了养父母的身边,日子似乎也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着,只是唯一一点,他拒绝了所有上门提亲的红娘。

  以前听老人说,如果两个相爱至深的人,一个离开了,另外一个必定不会苟活,当时我不是很相信。后来长大了懂事了,才明白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痴恋,孟姜女与范喜梁的凄怨,子规啼血的呼唤。

  那个夜晚酒驾后的孑然永远的离开了人世间。

  手机屏幕上亮着的是笙语的照片。

  6月初的一个傍晚,我踱步到了孑然家的竹林边,那个儿时的玩伴,如今安详的躺在了另一个世界。篱笆外边,我看见末尾季节蔷薇飞纷起绯红的一瓣,一瓣。

  于是我捡拾起,轻轻的堆放在了,他的坟前。

 

  

图片 9

图片 10

  QQ/微信:360193904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