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岁月也会让它风干,但贫穷没有累弯她的腰



邻居的林阿婆与我婆婆是对好姐妹,常听婆婆谈起她。

  “荷尔蒙负责一见钟情,柏拉图负责白头偕老,所谓真爱和真情,不过是生活的沉淀和岁月的积累”然而,黄小茜的爱情却在和男友共同经历了一年零八个月后的春天,随着顾村樱花的飘落,凋零在美丽的三四月,在岁月的风尘中揉成一撮余味未尽的尘土。

  小错曾经对小夕说:

林阿婆从小家庭贫苦,但贫穷没有累弯她的腰,相反地,她以微笑面对一切的一切,大有宠辱不惊之度。大伙在干活时,常看见她勤快的身影,也常听到她悠扬的歌声。

图片 1

  “我们的情感太过深远。

18岁时,她经媒人介绍,嫁给了同村的一位渔民。结婚前夕,两人尚未谋面,但爱神之箭已把两人的心紧紧地栓在一起。新婚之夜,她含羞若月,新郎精神焕发。婚后,她勤劳持家,丈夫早出晚归,两人过上了缱绻、恩爱有加的生活。

  黄小茜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她就给我真真实实诠释了什么叫做可以靠脸蛋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的喝汤的姑娘,不拼爹不啃老,自食其力,我由衷的敬佩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90后。

  就像生命没有尽头的草原。”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49年的那一天,是她一生中最昏暗的日子。她的丈夫外出打鱼,从此,便没有音讯。她撕心裂肺像疯了一样四处打听丈夫的下落。好不容易才得到自己的丈夫被抓到台湾当壮丁的消息。这时,她懵住了,不断地啜泣着,众人的劝导,她全然听不进去,整天以泪洗面。或许是哭累了,或许是女儿的哭声把她唤醒了,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将近一年,她终于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高挑纤细的身材,健康的肤色,立体的五官,一头飘逸秀发低垂到腰际,摇曳生姿。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没有毕业,是我们公司新晋实习生之一。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还在利用休息时间给一家甜品店做着兼职。她说,自己这么努力,是为了能够有一天,男友能够给她的,他也能回馈于男友更好的。这么一个勤奋上进的姑娘,上天赐予的,应该是极好的。中间的折腾,只是为了后期的主角出场做铺垫。

  可是他却忽略了再深远的情感,后来也会变淡,再没有尽头的草原,岁月也会让它风干。

走出悲伤的她愈发坚强,每天以自己孱弱的双肩挑起了家里内内外外的重担,哺育着女儿,又领养了一个儿子(在闽南地区,一直沿袭着儿子才是接后的观念)。那时的她不知自己的丈夫何时归,但她坚信自己的丈夫一定能活着回来,而且还是自己的唯一。她就是用这种信念守望着自己的爱情。

  前任男友小Z是小茜上学时在星巴克做兼职认识的。后来小Z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在纠缠了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小茜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

图片 2

图片 3

  小Z这个人呢,我在公司的派对上见过一次,他作为小茜的家属出席的,目测个头没有黄小茜高,厚厚的玻璃镜片后面掩藏着一双游离不定的眼神,大众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当时啊我就在想,小茜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即便是不待见小Z,我也从来没有在黄小茜面前表露过,直到后来,我一次次看见她哭肿的双眼,终于不顾形象的骂起了小Z人渣。

  《一》

白天的时候,她一边干活、操持家务,一边照顾儿女,晚上,她便拿起笔把自己对丈夫的眷念向信札倾诉。常见她写了撕,撕了写。写着写着,泪眼已渐觉迷蒙,那肝肠寸断的模样,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也会为之动容。

图片 4

  “环城公园绕着这座古城生生不息,我从哪里来,该到哪里去?”

每逢佳节,更是倍加思亲的时候,她总会在饭桌上摆好丈夫的一副碗筷。夜深人静时,她常遥望苍穹,虽月华如练,但愁肠已断,化作相思泪;遥望对面的海岸线,那海水梦悠悠,君愁伊亦愁,北风吹伊意,吹梦到台湾。就这样,她不知谙尽了多少孤眠滋味。

  每一次黄小茜哭过之后,都会选择原谅,数不清的分分合合。

图片 5

1975年5月的一天,是她生命里出现奇迹的日子。有一位在新加坡的亲戚带回一封她丈夫的亲笔信(当时台湾与大陆尚未通邮,信必须经由东南亚等地的乡亲转到大陆。大陆的信则先寄到东南亚,然后由当地乡亲换上一个新信封,再转寄到台湾去)。她接到信时,甚至有点惊慌失措,突如其来的喜悦撞击着她那早已麻木的心灵,她踉跄了几步,扶着门框,颤抖地打开了信。这一及时雨,冲淡了她多少愁思之情,化解了她多少的悲伤情结。当她得知自己的丈夫还活着,至今还孤身一人,并且在一公司任职时,她欣喜至极,那颗悬挂了漫长岁月的心,终于落下地来。

  我开始心疼这个姑娘。

  我看见小夕很久未更新的朋友圈跳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我知道她又独自一个人
去了环城公园,默默的坐在那个合欢树下,我知道,她又在思念小错了。

那天晚上,她又拿起笔来,把自己的“半笺娇恨寄幽怀”
写于信稿上,又从箱子里找出那些尘封已久的蘸满泪水的信件一同交给新加坡的那位亲戚转交给她的丈夫。从此,两人的鸿书经东南亚转辗于三地之间。

  直到后来黄小茜哭着搬出他家之后,我们才终于意识到,这次,真的是分道扬镳了,然而我并不会替她感到惋惜,离开人渣,要趁早。

  小夕大四那年,
在一次诗社组织的活动中认识了小错,那个时候,同学都在忙忙碌碌的准备着论文和答辩,社团的活动也没有几个人按时参加,小夕坐在最后的角落,歪着脑袋望着窗外发呆,逆着光,她看见小错抱着厚厚的资料走过窗前,耳朵变成绯红的透明色,格子衫,白球鞋,头顶着金黄的光环。小夕花痴的发现,原来这个擅长写古文诗,沉默寡言的少年,这一刻,竟如此惊艳。

1988年9月,她的丈夫随台湾的两岸探亲客船,从台湾的基隆港经日本冲绳岛的那霸到上海,再转机到厦门,风风光光地回家了。那夜,她仍含羞若月,她丈夫仍精神焕发,两人沉醉在少年时期的美好回忆之中。她的丈夫说:“今晚,我们又要重温新婚之梦啦!”真有点“月移花影约重来”的喜悦。

  黄小茜红着眼眶给我讲诉着她和他的故事,她说小Z是她的初恋,刚刚开始相处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小Z的体贴,时间长了,各种小毛病就暴露的一览无余,大男子主义,懒惰,懦弱。就比如说下班回家,就会一直一直的网游,什么也不做,几个小时都可以不说一句话,小茜说,她要求的并不高,哪怕分出半个小时的时间陪陪自己说说话也好。小Z有严重的社交障碍,也绝不允许小茜出席闺蜜派对同学聚啊什么什么之类的活动,然后两个年青的90后禁锢在一个钢筋水泥结构的牢笼里,一次次无休止的争吵中,耗尽了所有的情与爱,再加上父母的反对,所有的矛盾在一个在风雨交加的夜里一触即发,几杯伏特加下肚的小Z狠心的说出了分手。

  因为同在一个社团,联系方式自然是有的,很快小夕便施展了她的爱情攻略,有人已经沦陷。

让她有点遗憾的是,台湾的事业无法让她的丈夫停留太久。就这样,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但她已走出那黯淡无光的岁月,生活从此充满了七彩的阳光。她庆幸,自己守望的爱情终于苦尽甘来。

  小茜是个宝,丢了不好找。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爱情可以是:你喜欢我时,我也正好爱着你。

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前抓壮丁的那一场“兵灾”,
致使闽南地区的好多家庭被人为地分割在海峡两岸,隔海遥望,好多人在漫长的守望中因盼不到亲人的回归而含恨而终。林阿婆可算是幸运中的女人。

图片 6

  就在环城公园的那棵合欢树下,
小错牵住小夕的手,夕阳下,有两个影子重叠。

  让人措手不及的,总是突如其来的离别。或许,一别就再也不见,明明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但却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一切,不要走得太快。其实这和贪恋无关,只是不希望曾经的温暖,顷刻间变得冰冷。虽然很多时候,我们都沦为爱情的盗版,在世俗的面前变得柔弱,卑微,然后被廉价的贩卖。

  《二》

  搬离小Z城南住处之后,黄小茜独自一人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小单间,慢慢治愈着和小Z从初遇到相爱后来经历情感的裂痕直到分手所带来的伤害。

  毕业总是来得措手不及, 有人还没有肆意挥霍,却已草草的收尾。

  总有一些人离你而去,远远的,一生也等不到归期,也总有一些人,就算全世界对你恶语相加,他也愿意为你说上一世情话。

  后来小夕便追随小错去了长沙。在一家小的杂志社做小编。小错则去了他自家二大爷的企业。俩人一起在城南租了个小套间,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小错和小夕的甜蜜在每天互道早安晚安中过去。

  誉先生的出现,洽和适宜。

  小夕每天下班最开心的事就是烧几个小错爱吃的菜,然后摆好碗筷幸福的等待。

  黄小茜后来对我说,誉先生是在她还完全没有走出前任阴影的时候,闯入她的世界。她不知道将来的结果如何,她只知道,一个是会令她哭的,如前任,一个是总会另她笑的,如誉先生。不管是坐着宝马车上还是自行车上,她都宁愿是笑着,以为人这一辈子啊,太短,如花美眷的流年,应该是和一个能够是自己笑成太阳花一样的男子,携手,一起做有意义的事,而不是把所有时间都浪费在一个总是让自己掉眼泪的人身上。

  她记得小错最喜欢吃肉,最讨厌啃骨头。

  我很开心看见黄小茜蜕变成明媚的模样。

  他知道小错喜欢什么口味的啤酒,讨厌纯生涩涩的苦。

  只是在偶尔的时间,她会托着腮帮说小史姐啊,其实离开小Z我是有点舍不得的。

  她为他精心做着他最爱的双椒鱼头。

  爱上一个人想要一分钟,忘记一个人却想要一辈子。其实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一年多的感情,她付出过哭过爱过也闹过。

  起先的时候,小错都是满脸幸福的把盘子里的饭菜一扫而光,然后来不及擦掉嘴角的饭粒,防不胜防的给小夕一个偷袭的吻,可是后来,慢慢的,小错开始晚归。

  黄小茜的朋友圈更新,上面歪歪扭扭个性的字体写着:

图片 7

  “ 幸福是云朵,靠近天堂就醒了。

  《 三》

图片 8

  往事太旧,

  变成雨滴很快的坠落。

图片 9

  回忆是欺骗,

  回忆着,

  遇见时光就冷了,

  感慨如初。

  就像一场无力的诉说,

  小夕说,她后来慢慢儿的发现,小错已经不是原来的小错了。

  一生紧握的执着。

  原来的小错会在她鞋带松了的时候,弯下腰系鞋上。

  一瞬间滑落。”

  原来的小错会在她额头发丝凌乱的时候,轻轻的帮她挽上。

图片 10

  原来的小错会在她心情难过的时候,抱抱她说,别怕,一切有我。

  就在黄小茜和誉先生的爱情的被我们大家一致看好并祝福的时候,前任小Z的突然介入,似的这一场看似风花雪月的故事披上了迷离的色彩。

  原来的小错会在她生理期的时候,给她泡一杯红糖姜茶,帮她揉揉肚子。

  黄小茜说那个傍晚,前任固执的想要见自己一面,想要一切从头再来,想要从新改变自己,给黄小茜一个幸福的未来

  原来的小错也会在她深更半夜胃痛的时候,火急火燎的拦车抱着她去医院急诊,然后通宵陪她挂着点滴。

  我问黄小茜怎么回答的,她说她至始至终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安安稳稳的幸福,也是小Z不能给的。

  可是后来的小错在只会说,喂,你鞋带松了,喂,你头发乱了,哦,你多喝水,哦哦,你多喝热水。

  握不住的流沙不如扬了吧。

  小夕明白,小错不爱他了。漫长的岁月消耗掉了太多的美好。他们已经不再懵懂和年轻。

  她说会沉淀好自己,为旧时光找一个替代品,名字叫往昔。

 

  然后在一个晚霞漫天的傍晚,我看见黄小茜挽着誉先生,幸福的像花儿一样,消失在了晚风中。

图片 11
 

  与荷尔蒙说再见,同柏拉图说永远。

  《三》

  如果爱,请深爱。

  烟火是青春的怒放,

  拥有的,请珍惜!放弃,请彻底。

  变着风景,

  每个姑娘,都该被珍惜。

  蘸着泪水,

  愿我们的黄小茜姑娘,奔着幸福一直一直啊,朝前走,不要回头,不要停留。

  打湿了那年的初夏。

      文/傻的可以

  小夕记得初遇的盛夏,小错说要去丽江,要去寻找玉龙雪山的一米阳光。(海崖文学网www.haiyawenxue.com)小夕也想去,现在她们攒够了足够的金钱和欲望。

      QQ/微信:360193904

  小夕对小错说: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亲爱的,现在可以带我去丽江,我想去看洱海,想去西双版纳,想去香格里拉,还想尝尝玫瑰做的蜜糖。”

  小错回答说,以后吧,来日方长。

  小夕说,我想让你陪我去籽月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小错说,以后吧,来日方长。

  小夕说,我还是想去古镇西塘,小错说,以后吧,来日方长。

图片 12

  《四》

  如果你不爱一个人,那么就请放手,好让别人有机会爱她,如果你爱的人放弃了你,那么请放开自己,好让自己有机会爱上别人

  小夕是在熬了无数个他的晚归和听腻了无数个来日方长之后,于一个落雨的午后无意间撞见了小错手挽的同在二大爷公司上班的小王。

  小夕说:真好,你不爱我的时候我也正好不爱你了,这些年,你把我的爱透支光了,你走吧,最好别回头。

  小夕把自己关在房间哭了三天,第四天走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行李箱和一张飞往西安的单程机票。

  书桌上压着一张便条,是写给小错的:

  子言慕雨,启伞避之。

  子言好阳,寻荫拒之。

  子言喜风,阖户离之。

图片 13

  子言偕老,吾所畏之。

  小夕离开了长沙离开了他。这个曾经羡慕死我的爱情最后以无疾而终而落幕。小错缺席了小夕的幸福,她失去的同样也是他失去的。

  很多事没有来日方长,很多人只会乍然离场。

  我拿起手机,给小夕朋友圈下面评论:亲爱的姑娘,过去你只是爱他多一点,那么从现在开始,请爱自己多一点。

文/傻的可以

QQ/微信:360193904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