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在西藏当代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塑造更多具有生活基础、群众喜闻乐见、人物生动典型的文学形象



图片 1

在中国当代文学版图中,边地文学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全球化、现代化的大背景下,边地文学的地域文化资源得到充分重视。它以独特的地域性特质,为中国当代文学多元一体格局的构建提供了丰富的内容。

图片 2

开幕式现场

我立足于西藏这片土地进行写作。从自然地理来讲,西藏是世界第三极,广袤的土地上有连绵的雪山、高耸的冰川、开阔的草滩、原始的林海,特殊的自然地理塑造了藏族先民勇敢、粗犷、质朴、坚韧、热情、智慧的生命品质。从文化传承上讲,西藏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民俗风情独特,藏传佛教影响深远。藏族先民信奉万物有灵,对自然万物与万众生灵心怀敬畏和感恩。这些地缘文化不仅培养了藏民族的诗意人生和诗性情怀,也为藏族诗歌注入了特殊的气脉,造就出格萨尔史诗的豪情粗犷、米拉日巴道歌的澄明通透、仓央嘉措诗歌的深情委婉、萨迦格言的通俗睿智以及民间诗歌的热情奔放。

颁奖典礼现场 刘浏 摄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思想,践行“四力”教育,进一步促进鄂伦春、达斡尔、鄂温克民族文学的繁荣发展,提升呼伦贝尔市作家整体创作水平。11月28日在呼伦贝尔市召开了“内蒙古第二十二届鄂伦春、达斡尔、鄂温克民族文学创作笔会”。此次笔会由内蒙古自治区文联、内蒙古自治区作家协会、呼伦贝尔市文联主办,《骏马》文学编辑部承办。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广大诗人和其他文艺工作者一起,积极融入新的时代语境,用手中的笔书写新时代的颂歌。

19日,由中国作家协会《民族文学》杂志社与中共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委、州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祖国在我心中——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多语种散文有奖征文”活动颁奖典礼在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举行,蒙古族作家胥得意的作品《落叶掩埋住的青春》荣获一等奖。

内蒙古鄂伦春、达斡尔、鄂温克民族文学创作笔会历经了38年光辉岁月,成功举办22届。38年的文学历程,是不平凡的,这不仅属于呼伦贝尔的文学品牌,更是自治区乃至全国推动民族文学发展的一件盛事。

地域文化是一个人最初的成长环境,对人的思想意识、性格气质的养成起着重要作用。在西藏当代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在每个时代的西藏诗人的作品中,故土乡情以及根植于血肉中的地域文化传统始终是纵情歌咏的落笔处。

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丹增,《民族文学》杂志社主编石一宁,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阿坝州州委副书记、州长杨克宁出席本次活动,活动由阿坝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星主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民族文学研究》副主编、学者刘大先,《四川文学》副主编、作家杨献平,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项目处处长吴颖丽,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海德才,呼伦贝尔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张辉天,呼伦贝尔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巴雅尔,呼伦贝尔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包布仁,《骏马》期刊主编、呼伦贝尔市作协主席姚广等领导嘉宾出席了笔会开幕式。参加这次笔会的还有来自呼伦贝尔各旗市区的三十余位各民族优秀作家,包括鄂伦春、达斡尔族、鄂温克、蒙古族多个少数民族作家,以及《骏马》期刊的编辑们。开幕式由呼伦贝尔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包布仁主持。

恰白·次旦平措是新西藏较早用诗歌抒写时代新气象的诗人。在组诗《拉萨欢歌》中,他从拉萨的地貌、山川、河流、街市、屋宇、村寨、牛羊等当地的景物人事出发,抒写拉萨翻天覆地的变化。

开展“祖国在我心中——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多语种散文有奖征文”活动,旨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文艺工作系列重要论述,用多语种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祖国的赤子之情,生动展现全国各族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努力奋斗追求幸福生活的精神风貌。

图片 3

《婚礼歌·藏族民间长歌》是藏族诗人饶阶巴桑60年代创作的新诗。在诗中,诗人这样歌咏牧人眼里的马:“马头像纯金的宝瓶一样,/愿金宝瓶盛满吉祥。/马眼像天上的启明星一样,/愿启明星闪耀吉祥。/马牙像三十颗贝壳一样,/愿三十颗贝壳带来吉祥。/马舌像锦缎的彩旗一样,/愿锦缎的彩旗招引吉祥。/马鬃像蓝宝石的玉环一样,/愿蓝宝石的玉环圈来吉祥。/马尾像透明的丝线一样,/愿透明的丝线扬起吉祥。”这首诗从牧人生活中最亲密的伙伴下笔,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却是新生活的喜悦。

杨克宁在致辞中说,当前,正值阿坝州加快建设“一州两区三家园”、奋力推动“第三次创业”的关键时期、黄金时期。阿坝文化发展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处在最好的历史阶段。全州广大文学工作者要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为奋斗目标,要善于从人民群众中汲取创作的养分,切实把身沉下去、把情融进去,塑造更多具有生活基础、群众喜闻乐见、人物生动典型的文学形象,创作更多“带露珠”“冒热气”“有汗味”的优秀作品。要坚持把人民群众满意作为最高评判标准,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确保文学作品经得起实践、人民和历史的检验。

巴雅尔讲话

不只是本土作家,就连走进这片土地的外地作家,在有了多年的藏地生活经历之后,他们的作品也显示出藏地文化的影响力。马丽华1976年入藏从事文字工作,她的诗歌大多都是以藏区生活为题材。例如在1987年创作的《朝圣者的灵魂·即兴诗》,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融入了对英雄格萨尔的敬仰和对七姐妹执著爱情的肯定,从素材到情感都深受藏族文学的影响。

在本次颁奖典礼上,中国作协《民族文学》杂志社与阿坝州人民政府签署相关合作协议,双方将联合主办“民族文学周”活动,以“青稞文学奖”的设立和颁发为载体,积极引导阿坝少数民族作家扎根基层、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创作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优秀作品,着力打造阿坝独特的“青稞文化”品牌,全方位展示阿坝、宣传阿坝、赞美阿坝。

巴雅尔在讲话中指出,进入新时代以来,“三少”民族作者的文化自觉意识、文学创作水平和文化使命感都有了更为显著地提高。“三少”民族作家作为本民族文化上的“代言人”,要继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思想,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要始终坚定文化自信,坚持人民至上,坚持文为时著,文贵创新。呼伦贝尔市文联也将在未来的工作中,继续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在基础性、战略性工作上下功夫,在关键处、要害处下功夫,在工作质量和水平上下功夫,抓精品,树人才,推动呼伦贝尔市文学艺术事业不断繁荣发展。

2000年以来,随着全球化、现代化的推进,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诗歌的地域性被重新强调。西藏的诗歌因其悠久的诗歌传统与地缘特色在地方性写作方面被广泛期待。而西藏诗人也不负期待,在诗歌的地域性书写方面积极开掘。

阿坝州是全国唯一的藏族羌族自治州,拥有厚重鲜明的藏羌文化、可歌可泣的长征史诗、壮美俊秀的自然风光、绚丽多彩的人文风情。千百年来,藏羌回汉各族儿女在这里繁衍生息、相融并进,谱写了一曲曲民族团结的壮美赞歌,留下了一个个感天动地的人间故事。这些都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五彩斑斓的素材、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阿坝是文学创作的一方热土。

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海德才讲话时强调,要继续保持“三少”民族文学发展强劲势头,勇于突破文学创作瓶颈,突出特色化写作,自治区文联、作协将继续加大培养扶持文学创作新人力度,鼓励大家创作出更多精品力作。

吉米平阶的叙事长诗《纳木娜尼》取材于西藏古老的神话传说,讲述了神山岗日布其和圣湖纳木娜尼之间真挚的爱情故事,想象神奇,气势如虹。白玛娜珍的爱情诗,意象独特,意境超俗。以她的《爱的光和电》为例:“那份神秘滋生着寂静/如此我的心像一枚初生的卵/在湖水的中心/凝聚着天空和大地的精气/我仍然不急于生/在死亡还没有降临前/还是复归于寂静吧/在寂静中等待/满盈着爱和光明/所以我的内心要从爱你做起/接纳每一个源自爱的生命”。诗歌中充满了藏地文化的神奇与静谧。

据介绍,本次多语种散文有奖征文活动自今年4月起开始,得到广大少数民族作家的热烈响应,截止到9月30日,共收到来稿近400篇,有20余个民族的作者踊跃投稿,除了汉文作品,还收到以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朝鲜文和壮文创作的散文作品。组委会从这些来稿中选出15篇作品进入终评,12月9日在北京举行了征文终评会议,评委经过严谨、认真、细致的评审和充分的交流讨论,以实名投票方式,评选出获奖作品14篇,包括一等奖1篇,二等奖2篇、三等奖3篇,优秀奖8篇,其中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原创作品各1篇。

刘大先、杨献平分别进行了文学讲座,并同作家们进行了亲切的交流。
与会作者还认真聆听了呼伦贝尔市委党校教授张福云所做的爱国主义专题讲座《学习新中国史,向祖国致敬》。讲座环节由《骏马》期刊主编、呼伦贝尔市作协主席姚广主持。

陈跃军从1997年入藏,在这里工作20多年,创作了多部西藏题材的诗集。他的诗歌情感热烈、自由奔放、朴实真挚,充溢着西藏民间诗歌的丰富信息。

本次获奖名单:一等奖胥得意(蒙古族)《落叶掩埋住的青春》,二等奖杨俊文(满族)《不落的船歌》,韩
玲(藏族)《劫难深处》,三等奖少
一(土家族)《关山度若飞》,谢家贵(苗族)《军人与老人》,刘文青(怒族)《弹达比亚的怒族人》,优秀奖鄢玉蓉(回族)《贵人》,左中美(彝族)《国旗升起的村庄》,彭愫英(白族)《马背上的皮绳》,黄松柏(侗族)《那年我们去西藏》,白金声(蒙古族)《永恒的驰骋—蒙古马》(蒙古文),亚
明(壮族)《种田记》,肉孜?苏皮(维吾尔族)《自豪与感恩》(维吾尔文),仁
青(藏族)《祖国在我心中》(藏文)。

此次笔会达到了团结作者,鼓舞创作的目的。并发现了一些“三少”民族青年作者,为呼伦贝尔文学创作队伍的持续发展提供了人才支撑。

陈人杰是2012年入藏的援藏干部,在短短6年的时间里,他阅读了大量的西藏文化典籍,走访西藏的神山圣水。他的《西藏书》积极吸纳西藏地方性知识:《伟大事物的反光》传达出忘情山水的自得与喜悦,《磕长头的人》表达对生命的敬畏与悲悯,《木碗》呈现心境的澄澈与通达。

我就是在这样的文化氛围里成长,尽管我后来就读的专业和从事的工作都和文学有着很大的距离,但这丝毫没有改变我对文学的热爱。写作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我愿意在这条艰难的路上跋涉。要感谢所有给予我鼓励的老师和朋友们,是他们的鼓励让我有了对写作的坚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从我拿起笔,写下第一行诗的那一刻,我也自然而然地成为地域性写作队伍中的一员。我出生长大的地方——西藏山南,是藏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因此,我的写作自然而然地将目光投向了西藏的历史与文化传统,投向孕育了藏民族的这一块丰饶的土地,以及这里的人民。2018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诗集《一粒青稞的舞蹈》,这部诗集收录了我近年来写作的130首诗歌。这些诗歌有共同的主题:抒写西藏,有一致的情感旨归:热爱与依恋。

可以说,西藏独特的地缘文化为西藏诗人的写作提供了丰富的创作资源。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的写作只能拘泥于一定的地域之内。地域性应该只是西藏诗人出发的那个地方,而我们的写作更多应该是面向世界、面向人类的写作。西藏的诗人需要有这样的眼界和魄力。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