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吉狄马加的诗歌不仅展现了彝族人民丰富的精神世界,少数民族诗人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结束了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民族压迫制度,我国各族人民迎来了当家做主、平等团结、和平幸福的美好春天,也标志着我国各少数民族的诗歌进入了迅速崛起、发展繁荣的新时代。巴·布林贝赫、马瑞麟、康朗甩等众多少数民族诗人,以无比兴奋激动、欢乐舒畅的感情,歌唱生活的巨变和祖国的新生,歌唱边疆民族地区日新月异、如锦如绣的迷人风貌和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欣欣向荣的春天,歌颂我们亲爱的党、英雄的人民和伟大的时代。

“吉狄马加诗歌及当代彝族作家作品研讨会”12月7日在湖北武汉中南民族大学召开。湖北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文坤斗,土家族作家、《民族文学》原主编叶梅,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青,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李修文,白族诗人、原云南省文联主席、作协主席晓雪,海南大学教授李鸿然,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学者90余人参与研讨。

图片 1

在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和文艺方针的光辉照耀下,不仅像尼米希依提、纳·赛音朝克图、擦珠·阿旺洛桑、沙蕾、牛汉、木斧、康朗英、康朗甩等这些早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活跃于诗坛的老诗人,重新开放出绚烂的艺术花朵,而且在各少数民族中都迅速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的诗歌新秀。许多过去只有口头流传的民歌民谣和民间叙事诗的少数民族,也开始有了自己用笔写作的第一代诗人和诗群。

中南民族大学校长李金林在致辞中指出:作为民族大学,传承创新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其中之义,该当之责。吉狄马加的诗歌不仅展现了彝族人民丰富的精神世界,拓展了中国当代诗歌的表现空间,同时也彰显了中华民族精神。

座谈会现场

70年来,我们少数民族的诗歌创作队伍在生活激流和时代风云中日益壮大并不断成长起来。我们已经拥有一支包括几代诗人在内的、阵容可观、成果丰硕、前程远大、不可低估的少数民族诗歌创作队伍。55个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诗人,有的民族已拥有数以百计的诗人群体。光从历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评选来看,共有100多位少数民族诗人的167部(篇)诗集(长诗、短诗)获奖。在中国作协举办的全国优秀新诗(诗集)评奖和后来的鲁迅文学奖评选活动中,也都有少数民族诗人的诗集获奖。

李修文说,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许多彝族作家,从彝族的民族经验的个体生命体验进入创作,同时也以民族经验打通世界经验,以个体的生命体验打通集体体验。这充分证明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一美学观念,也证明了“个体的就是人类的”这一理念。

12月2日,内蒙古文联、内蒙古作协举办的内蒙古青年作家创作座谈会在呼和浩特市召开。来自全区的近60名青年作家和青年文学工作者代表参加会议。

70年来,几代少数民族诗人与时俱进,观念不断更新、思想不断深化、眼界不断开阔、技巧不断提高。与此同时,他们都坚持从自己脚下的土地出发,从自己的生活体验和切身感受出发,从时代、祖国和人民的需要出发,他们想到自己作为一个民族的时代歌手和人民代言人的崇高使命,因而渗透在他们全部作品中的,首先是一种对自己故乡、民族和祖国的深深的爱,是一种由衷的深沉的爱国主义激情。

晓雪认为,吉狄马加的诗歌实现了民族化与现代化的结合,既具有民族的特点又具有人道主义精神。李鸿然说,吉狄马加对中国和世界诗歌的贡献,应当放在广阔的时空背景中观察。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耿占春肯定了吉狄马加诗歌的治疗作用,在感受性的意义上,在情感认同的意义上,吉狄马加和族群与人类共同命运有一种深刻的认同和分担。南开大学教授罗振亚认为,吉狄马加在三个层面提供了新的个人化的心智:以“我”为主体的记忆诗学建构、丰富意象系统中的“主题语象”打造和歌唱性的复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敬文东指出,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少数族裔,背靠自己的传统,给汉语诗歌写作带来了新的资源。

开幕式上,内蒙古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电影局局长乌恩奇致开幕辞。内蒙古团委宣传部部长赵志星代表内蒙古团委致辞。内蒙古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张宇讲话。内蒙古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肖亦农、内蒙古大学教授苏尤格代表老作家向与会青年作家寄语。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民族处处长、青年作家陈涛作题为《书斋、旷野与理想写作》的讲座。
开幕式由内蒙古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包银山主持。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财务处处长吴颖丽,内蒙古文联副主席、内蒙古作家协会主席满全及主席团成员出席会议。

少数民族诗人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热爱自己所处的伟大时代。他们扎根在民族生活的深厚土壤之中,前进在时代变革的广阔天地里,敏锐地感受着时代脉搏的跳动。他们努力使自己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认为能自由地为祖国、人民和伟大时代而歌唱,是自己的神圣职责和光荣使命。克里木·霍加说:“潜入生活海洋的最底层去吧,让你的心变成人民的回音壁。”巴·布林贝赫说:“在我看来,对于母亲的爱、祖国的爱和党的爱,不可分割地融为一体。”

到目前为止,吉狄马加的诗歌已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90多种不同版本。有学者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关注。

图片 2

正因为对扎根生活土壤、歌唱祖国人民和伟大时代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和自觉的追求,少数民族诗人始终坚持正确的创作方向和诗歌精神。70年来,在几代少数民族诗人的创作中,始终贯穿着歌唱新中国、歌唱新生活、歌唱新时代这样一条红线。即使是在“文革”十年当中,有的少数民族诗人仍能保持“清醒的理智”和“坚定的信念”,在偷偷写着当时不可能发表的诗,表达自己对人民忧患、祖国安危和人类命运的思考。如牛汉、黄永玉、克里木·霍加等在“文革”中就写了不少后来发表并获奖的好诗。少数民族诗人们在新时期40多年来创作的大量优秀诗篇,更是以一种深沉的历史感、深刻的思想力量和强烈的时代精神,激荡着我们的心。他们以自己内心深处涌流出来的真诚、深挚的火热情感,以自己在改革开放的生活激流中经过深思熟虑的独到认识和深刻理解,来歌唱时代生活,歌唱祖国人民,揭示和创造人民所需要的艺术世界。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清回顾了彝族文学研究三十多年来的发展历程。彝族文学形成了一种良好的文化生态。作家、诗人、批评家、出版人、教育工作者、文化部门人才济济,研究和创作成果丰硕。

乌恩奇致辞

少数民族诗人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和优势:他们都能够把自己艺术生命的根深深地扎在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和人民生活的深厚土壤中,比较注意从本民族独具风采的民间文学宝库中,从规模宏大的英雄史诗、神话传说、长篇叙事诗和简洁精美的民歌民谣中吸取丰富的养料,从本民族的人民生活中汲取素材、主题、情节、语言、诗情和画意。因此,他们的诗歌在题材、内容上,在语言、形式、风格上,都有着鲜明的民族色彩和民族气派。

吉狄马加说,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传统对诗人至关重要,他的诗歌具有三个源头:整体的中华文化,彝族的诗歌传统,以及一切优秀人类文明的影响。诗歌一定要有个人经验,但必须把个人经验变成公共经验。中国作为诗歌大国,要有自己的文化话语权和世界话语权,应该积极发展国际性的诗歌盛会。

乌恩奇在致辞中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委、政府关怀重视下,在青年作家自身辛勤努力下,我区青年文学创作展现出新气象新面貌,青年作家队伍持续壮大、思想境界不断提升、优秀作品逐渐涌现,青年作家创作整体上呈现出团结凝聚、创作丰收、事业繁荣的良好生动局面。实践证明,自治区青年作家是一个奋发有为、辛勤笔耕的草原文学群体,是一支守望相助、团结奋斗的草原文学劲旅,更是一支满载希望、值得信赖的草原文学大军。

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初期,一批少数民族诗人就创作了许多富有独创性和民族特色的诗歌作品,在中国诗坛上构成了一道独放异彩、耀人眼目的风景线。

乌恩奇强调,当今世界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大机遇、大发展时期,他勉励青年作家们要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要把提高质量作为文学作品的生命线,要承担起引领时代文明风尚的社会责任。为推动自治区民族文化大繁荣大发展、打造祖国北疆文化繁荣的亮丽风景线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青年作家磅礴的青春力量。

一批根据民族民间故事创作的叙事长诗,以朴素、清新、明丽、丰富的语言,通过许多生动活泼的人物形象的塑造,深情独特地揭示了少数民族人民的精神美、心灵美,强烈深刻地表现了他们反对黑暗势力、追求幸福自由的坚强意志和崇高理想。如韦其麟的《百鸟衣》、包玉堂的《虹》、苗延秀的《大苗山交响曲》、汪玉良的《马五哥与尕豆妹》、沙蕾的《日月潭》、牛相奎和木丽春的《玉龙第三国》等。

赵志星在致辞中说,青年作家是青年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为实现中国梦凝聚文学力量的生力军,是团组织联系和服务的重要对象,内蒙古团委今后将持续不断为青年作家交流学习创造更多机会和平台,认真推动落实《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关于促进青年文化发展的有关要求,积极配合党的宣传部门和作协组织,力争为青年作家的成长发展提供更加广阔、扎实、有效的平台,通过多种渠道向青少年推介优秀青年作家作品,为青年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搭建桥梁、提供帮助,为青年作家提供更多崭露头角的机会,对优秀青年题材文学作品的创作给予鼓励和支持。

许多诗篇绚丽多姿地抒写了各少数民族人民的传统习俗和民族风情,生动有趣地展现了少数民族人民的爱情婚姻和文化生活,而引起读者的注意。如包玉堂的《仡佬族走坡组诗》、纳·赛音朝克图的《蓝色软绸缎的“特尔力克”》、吴琪拉达的《该把口弦挂在谁的胸上》、张长的《爱伲人的婚礼》等。

张宇在讲话中指出,内蒙古党委宣传部、内蒙古文联、内蒙古作协高度重视青年作家的成长。以《草原文学重点作品创作扶持工程》为抓手,推出优秀作品;以内蒙古大学文学创作研究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等形式培养中青年作家;举办内蒙古当代蒙古族诗人研讨会、“三少民族文学”笔会,推动少数民族青年作家成长;改革“索龙嘎”奖评奖制度,召开草原文学优秀作品研评会、网络作家研讨会,为青年作家营造良好的文学生态。青年作家创作活跃、成绩突出。许多优秀作品受到了人民群众的广泛喜爱,在国家级、自治区评奖中,青年作家都显示了实力。“70后”“80后”青年作家继续保持旺盛的创作活力,“90后”等更年轻的写作群体开始涌现,网络作家、自由撰稿人等新的青年写作群体迅速成长。青年作家的作品在《人民文学》《当代》《收获》《十月》等全国有影响力的刊物刊发,也受到知名评论家的关注。

更多的诗歌则着力于别开生面地反映少数民族的新生活、新思想和新追求,热情洋溢地抒发和表达本族人民在新时代的欢乐感情和美好畅想。如库尔班·阿里的《从小毡房走向全世界》、康朗甩的《傣族之歌》、康朗英的《金纳丽在飞翔》、饶阶巴桑的《牧人的幻想》、巴·布林贝赫的《生命的礼花》等。还有柯岩、高深、汪承栋、柯原、金哲等一批诗人的各类题材的诗作,也都产生过较大的影响。

张宇强调,新时代呼唤内蒙古文学再出发,创造新辉煌。希望青年作家不忘初心,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放歌。要敏锐感应时代的发展和人民精神需求的变化,把新的经验、新的语言、新的梦想注入文学。希望广大青年作家珍爱文学,向生活学习,向人民学习。要把自己的创作与更广阔的人群、更宽阔的生活现场结合起来,书写属于这个时代的、真正有质地、有深度的中国故事。希望广大青年作家诚实写作,以精品奉献时代、奉献人民。青年作家要植根地域的、民族的、文化的优势,寻找自己的写作边界,寻找精神可以扎根的地方;要在诗性与理性中回旋,现实与浪漫的交融中寻找草原文学的新突破。希望广大青年作家担当使命,树立崇高文学理想,引领时代风尚。青年作家要有底气、有正气、有静气,着力在思想上提炼、艺术上锤炼、制作上精炼;要以草原书写展现草原记忆、民族记忆和时代记忆,努力以精神的浩瀚引领时代风气。

改革开放40年来,由于党的文艺路线和民族政策得到更好更全面的贯彻落实,中国作协创办了专门发表少数民族文学作品的期刊《民族文学》,定期举办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评奖活动,连续不断举办少数民族作家的培训班、研修班,组织少数民族作家和诗人参与中外文学交流,不定期召开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集中研讨促进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繁荣的有关问题,少数民族诗歌也同其他门类的文艺形式一样,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发展。主要表现在:

张宇表示,内蒙古文联、内蒙古作协将继续呵护和支持青年作家的成长和创作,从加大对青年作家的培养力度、加强对青年作家作品的推介宣传、延伸工作手臂、创新青年作家扶持办法、推动青年文学拔尖人才培养机制的建立等方面不断探索和努力。

第一,不仅每个少数民族都有了自己的诗人,而且诗歌作者的队伍更加壮大。大家挣脱了种种“左”的禁锢,思想解放了,眼界开阔了,题材不断拓宽,神话传说、历史故事,现实生活、人生百态,英雄人物、普通百姓,山水风光、花鸟虫鱼,各种各样的题材都在少数民族诗人的笔下得到了异彩纷呈的反映,语言形式、表现手法、艺术风格也更加多样化。少数民族诗歌从思想内容到艺术形式都显得更加丰富奇丽、多姿多彩。

陈涛在讲座中结合自己的文学创作、研究以及从事文学工作的经验,从青年作家如何加强政治理论学习、阅读经典、深入生活等方面,与内蒙古作家分享了自己理想中的写作样本。

第二,经历了十年“寒冬”的考验,少数民族的诗人们“站在历史长河的岸上,让庄严的思想展开沉重的翅膀”。单一的直线视角为多角度多层次的观察、感受和揭示所代替,肤浅的直白的歌颂为丰富复杂的内容和严肃深沉的思考所代替,天真浪漫的情绪为严峻艰苦的探求和引人深思的历史感所代替。诗人们诚实勇敢的品格和纯真高尚的灵魂得到冶炼和展现,他们的诗也就有了更尖锐深刻的穿透力和更富于概括力的历史深度。伴随着对真、善、美的歌颂,往往有对假、丑、恶的无情鞭挞;在为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历史巨变和瑰丽景象而欢欣鼓舞、由衷赞美的时候,诗人们也没有忘记对某些随之而来的腐败与欺骗的揭露。他们不论写什么题材,都注意把自己独特新颖的个性感受和启人心智的哲理思考,贯注于诗的创造活动中,从而使自己富于民族特色的诗篇有了更厚重深刻的时代生活内涵。他们在思想和艺术的追求上,在继承与革新、民族化与现代化的结合方面,都比过去更自觉、更成熟而更富有创造性了。

图片 3

第三,老年、中年的少数民族诗人们在改革开放后与时俱进,对诗的本质、诗人的职责和诗作为“精神个体性的形式”等问题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而在新时期涌现出来的诗歌新人,更是因为几乎没有什么旧的理论模式和创作模式的影响和束缚,一开始写诗就有比较新颖和独特的个人特色,体现出一种不断开拓创新的精神。他们在创作实践中各自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各自发出自己的声音。从总体上来说,我认为老、中、青几代少数民族诗人在新时期的创作中,都在努力追求写出具有民族魂魄、人类情怀、世界眼光相结合的诗歌。

满全主持交流发言会

以上简略地回顾、评述了新中国70年的少数民族诗歌。因精力和阅读面的有限,不包括未翻译成汉语的大量少数民族诗歌,还有大量少数民族民间史诗、民族叙事诗、民间歌谣,以及少数民族诗人创作的旧体诗词。我认为,70年来的中国少数民族诗歌取得了划时代的巨大成就。它的丰硕成果、丰富经验和存在的不足,需要很好的回顾和总结,希望诗歌评论界和新文学史界给予更多的关注。

2日下午,与会代表还作了交流发言,交流会由满全主持,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财务处处长吴颖丽出席。青年作家代表广子、娜仁高娃、海勒根那、肖睿、浩斯宝力高、谢春卉、苏热、权蓉等先后发言。包银山作会议总结,他勉励青年作家结合自己的实践,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

此次青创会与会代表将列席全国文学报刊联盟第三次会员大会和全国文学报刊主编高峰论坛,还将与全国文学报刊负责人进行座谈。

图片 4

与会人员合影留念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