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成人的感觉不能直接等同于孩子的感觉,《白鸽少年》系董宏量的长篇儿童文学处女作



随着幼儿文学市场的井喷,很多家长发现书店和图书馆里占据绝大多数的都是外国引进版。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的创作的瓶颈在哪里?日前在京举行的“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为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的发展把脉并提出“四大标准”。

升国旗,看阅兵,阅读喜欢的书籍。10月1日,在吉林省扶余市肖家乡大沟村,农家书屋管理员王佳富组织村民和孩子们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国庆节阅读活动。

“生如逆旅,心若白鸽。”继胞兄董宏猷在儿童文学领域辛勤耕耘几十年硕果累累之后,66岁的胞弟董宏量今年也开始“跨界”涉足儿童文学。国庆节前,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武汉作家董宏量的儿童文学作品《白鸽少年》,《白鸽少年》系董宏量的长篇儿童文学处女作。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认为,18岁前尤其是0到6岁的孩子,判断力尚未完全成熟,这一时期,他们的阅读选择,要靠成人代为决定。不过,成人的感觉不能直接等同于孩子的感觉,成人的选择更不能忽略孩子的本体感受。幼儿文学是大人们建构出来的文学,因此,“我的感觉”和“你的感觉”能不能合二为一,这是对幼儿文学作家提出的最大考验,同时也是对幼儿教育、幼儿心理学研究和实践的考验,我们还需付出更多努力。

“我组织了一场‘歌颂新时代
缅怀老一辈’的诗歌朗诵,大家热情都比较高。”王佳富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活动现场还对大沟村农家书屋组织的“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进行了颁奖。

图片 1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认为,幼儿文学创作有四大标准:第一个标准是“哲思与诗意”——比如,作家佐野洋子的《活了100万次的猫》就哲思、诗意并存,“我曾经把这个故事讲给一个4岁的孩子,孩子听着听着,泪光闪烁。”第二个标准是“幽默与童趣”——在幼儿文学创作中,保有幽默和童趣至关重要,而这是世界幼儿文学的共识。第三个标准是“语言与读者”——幼儿是没有阅读能力的,由长辈的语言、老师的语言、父母的语言,向他提供最初的文学灌输,童谣在语言方面的特殊性留给我们很多宝贵的借鉴。第四个标准是“视角与定位”——幼儿文学是最本真意义的成长文学,是系好人生第一颗纽扣的文学,所以要尊重孩子,幼儿文学创作要保持住孩子的特征。

国庆节期间,在吉林延边莘学书店门前,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和旁边“我与红旗同框”的字样,引来许多读者驻足敬注目礼并合影留念,成为书店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位于延吉、珲春的两家莘学书店还组织孩子们进行了线下阅读分享活动。

《白鸽少年》主要描写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猫娃”郑知明和一群少年的小学和初中生活。全书以“养鸽子”为核心和线索,写了“得鸽”“夺鸽”“训鸽”“赛鸽”“复课”“落选”“下乡”等一个个与鸽子有关的故事,讲述了少年的成长历程。《白鸽少年》堪称一部“成长小说”。在迷惘的年代里,少年们像鸽子一样,追求和平,百折不挠,练就了一双双矫健的翅膀,振翅翱翔,放飞朦胧的情愫和纯真的梦想。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金波指出,幼儿文学过去一直被淹没在儿童文学里,没有把它单独分出来强调;幼儿文学的作者队伍不够稳定;此外,有关幼儿文学的理论建设仍需强化。金波呼吁,幼儿文学要从社会、教育、文化多个角度去关注,才能稳步地向前发展。

“祝祖国生日快乐!”在欢快响亮的祝福声中,孩子们齐聚在吉林省图书馆这座书香圣地,感受着新中国70年走过的风雨历程。与此同时,吉林省图书馆还举办了读书会、传统文化小课堂等一系列特色活动。

董宏量告诉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这是他首次书写童年和少年生长的地方——汉正街守根里。《白鸽少年》也是一部具有浓郁汉味的作品,描写了老汉口的风土人情,如同一幅布满怀旧色彩的风俗画。其一大特色,就是小说的背景是真实的地名,如长堤街、药帮巷、守根里,虚实相映,有些景物已飘逝于岁月的烟云之中,读完令人怅然若失。在这个意义上,《白鸽少年》堪称一部汉口版《城南旧事》。

他强调,幼儿文学理论的建设非常重要,幼儿文学一定要推广到家长、教师那里去,没有成年人阅读的幼儿文学,是不能够真正到达孩子的手里的,成年人是将幼儿文学送到幼儿手中的群体,离开了成年人读者群,幼儿文学的创作、推广和普及都是很难进行的。

国庆节当天,吉林省图书馆与相关单位联合主办了“寻找最美童声《小学语文有声课文》领读者”活动。“我爱阅读新书展”在少儿阅览室和低幼阅览室同时亮相,孩子们不仅读到了内容丰富的图书,还感受到成为第一位读者的快乐。体验图书管理员日常工作的孩子们,快乐地加入到“图书小卫士”的行列。家里有闲置的少儿图书的小读者,参加了“我最喜爱的童书之图书捐赠”活动。吉林省图书馆还将把爱心读者捐赠的图书赠送给有需要的孩子,用图书传递爱心,用爱心点亮童年。

图片 2

在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看来,幼儿文学的本质是听的文学。在阅读过程中,幼儿会特别留意作品对外部特征的描绘,会对动态文字充满兴趣。反观当下的幼儿文学创作,有些幼儿作品的艺术特征不明显,外在的艺术形态不鲜明,作者或多或少忽略了儿歌、童诗、谜语等在养成幼儿的语言能力、感知能力、审美能力以及价值传递方面的作用,忽略了童话故事、幼儿戏剧等对幼儿情感能力、想象能力、表达能力方面的作用。

作家董宏猷在《白鸽少年·跋》中点评其弟的长篇儿童文学处女作:童年作为人生的起点,是人生书写独特的不可缺少的存在。童年书写不是社会学和历史学的论文,童年的社会背景与历史背景,不是儿童文学作家追求表达的目的。童年书写的重点与聚焦点仍然是人,是儿童,是作家生命中不能忘却的亲人与伙伴,是自己以及亲人与伙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强调,未来接力出版社将在婴幼文学方面重点发力,首先将在婴幼儿文学的分级出版方面做出尝试,把幼儿文学的读者对象分为婴儿、幼儿、小学低年级学生,以及家长和幼教工作者;将继续强化幼儿文学理论的构建,将不定期举办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将继续办好“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把这个奖项作为幼儿文学出版平台,推出更多幼儿文学新人新作。同时,将继续加大力量向国外译介中国优秀的幼儿文学作品,让国外的出版同行和研究专家了解中国原创幼儿文学。

作家黄蓓佳亦赞赏:“白鸽少年”是历史夹缝中被遗忘的群体,他们在苦难中寻找欢乐,最终实现超越苦难,走向成长、成熟,这是童年的力量,也是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力量。

图片 3

图片 4

与会嘉宾合影 钟欣 摄

北京大学儿童文学博士、教授葛旭东在《关于童年书写与亲子阅读》短评中评价:“《白鸽少年》是一部儿童文学,同时成年人读来也会觉得醇厚和饶有兴味。它是一部小说,又是一部传奇。它不仅描绘了波澜起伏的少年生活,也唤起了成年人的童年记忆和情感共鸣。《白鸽少年》塑造了一群‘真正的孩子’。他们有着种种挫败,也有数不清的欢欣时刻。他们脆弱孤独,又勇敢坚韧。董宏量曾多年从事成人文学创作,《白鸽少年》是他转向儿童文学的第一部少年小说。作者不回避孩子们成长中来自社会的、同伴的、个人的烦恼和冲突,如同鸽子总要经受风风雨雨一样,每个人也都要在一次次历练中,不断进行人生抉择和自我完善。也许,董宏量完成的将不仅是个人创作史上从成人文学向儿童文学的一次‘跨界’,还可能会为儿童文学创作、阅读和亲子教育带来深度‘融合’与‘交流’。”

图片 5

武汉作家董宏量在《白鸽少年》的结尾用一首“诗与鸽”,抒写了白鸽与少年、现实与理想、诗与远方的动人景象:“它飞过了自己的眼睛/但从不飞过自己的口唇。它飞过了羽毛/但从不飞过内心。即使/电闪雷吼,也阻挡不了它的行程/即使翅膀老了,也不影响/它的满腔激情。就像它瞭望我时/海水便凝成了晶体/就像它呼唤我时,崇山峻岭/刹那间便消失得无踪/无影。我站在家门前的桃树下迎接它/我坚信:那只鸟一定是我的爱人”。

作家董宏量,1953年生于武汉,当过知青、工人、编辑,曾就读于武汉大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冶金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遍地黄金》,诗集《钢城黎明》《蓝色的眼睛》《少女与鸽子》,散文集《白壁赋》《渡痕》《钢铁的沧桑与梦想》《黄鹤楼故事》等。作品被收入多种选本及中小学教材,曾获冶金文学奖、湖北文学奖、湖北文艺明星奖等奖项。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