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听杨老师这么一问,参加节目的男嘉宾们也几乎都这样认为



1

  我是在看电视时认识她的,当时她在参加一档电视相亲节目。她的名字叫江琳,口才好,气质佳,素质高,是难得一见的真正美女。
当然,不单我这样认为,参加节目的男嘉宾们也几乎都这样认为,甚至有不少男嘉宾就是冲着她来参加节目的,然而她却很少为男嘉宾留停到最后,即便偶有特殊情况,关键时刻,她也一定会退缩。每当主持人或男嘉宾问她原因,她总能说出非常恰当的理由。
多数男子碰壁后,都退缩了,有个男子却在接连遭遇两次拒绝后,又一次来到了电视台。因为这个男子实在太优秀了,甚至有好几位别的女孩同时看上了他,虽然这个男子对她们一概毫无兴趣,江琳依旧不领情。大家都觉得江琳难以理喻,甚至有人猜测她来参加节目,根本不是为了找对象,而是另有所图。此后不久,江琳就离开了那档节目。
想不到几个月后,我竟然与她在现实生活中见面了。那时我到外地进货,她也在进货。进完货,正好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我以她的粉丝的名义,请她到附近的饭馆吃饭,她很爽快地答应了。吃饭时,我问她现在的恋爱情况,她很坦然地说,她打算首先经营好自己的服装店,等有了经济基础之后再说。
我问:“如果你的店一直经营不好呢?”
“那就一直不找呗!”她莞尔一笑,接着说,“凭着我聪明的头脑和不错的人气,我的店一定会经营得很好的。这不,刚开业几个月,生意就压过了很多老店。”
“难道你参加节目不是为了找对象,而是为了积累人气?”我有些吃惊。
她再次莞尔一笑,不置可否。
此后,我进货时,几次与她碰面,从她进货的频率和数量上来看,她的店应该经营得很好。
令我吃惊的是,一年之后她再次进货时,和她一起来的,是一个接近40岁的男人。他的名字叫王勇,个不高,也不帅,或者说看上去有些猥琐。我实在不敢相信,如此高傲的她,竟会爱上这样一个人。我猜测这个男子一定很有钱,进而认为她也不过是个嫌贫爱富的势利女孩子。
她约我一起吃饭,我答应了。吃饭时,我悄悄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想不到他既没有钱,又没有特长,可以说几乎一无是处,这更令我感到吃惊了。
也许江琳看出了我的惊诧,在王勇出去结账时,江琳说:“你一定不理解我为什么找了个这样的男人吧?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降低爱情风险。上大学时,我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可是他太优秀了,优秀得我根本无法驾驭。大学毕业后,他很快就有了新欢。那时我简直伤透了心,甚至连自杀的想法都有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渴望一份爱,又害怕驾驭不了对方,于是一次次与爱擦肩而过。后来,我终于知道一个女子最需要什么,那就是自立自强,于是开始把上节目积累的人气转化为金钱。他是从电视上与我认识的,从我做完第一期节目,就很快收到了他的来信,虽然我对他的来信没有任何反应,但是他却坚持不懈地给我写信,我想他也许没有任何优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一定非常爱我。如今,和他交往,虽然平淡,却很幸福,这正是我最渴望的。”
听完她的诉说,我内心开始滴血。其实,从在电视上第一次见到她,我就深深爱上了她,只是苦于自己既没有成功的事业,又没有帅气的外表,所以连向她表达爱的勇气都没有。我是多么后悔呀!如果我像王勇那样勇敢,也许现在在她身边的就是我了。
此后,我又接连碰到过她好几次,有几次我甚至想说我也是爱她的,但每次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也许他们已经结婚或办理登记手续了吧,我不想做第三者。
半年后的一天,我突然收到一条她发来的短信:“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说实话,和王勇结合,我多少有些无奈,其实我更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当初我和你介绍王勇的情况,就是希望你能勇敢地说出你对我的爱,可是我只读出了你眼中的遗憾,却没读到勇气……”
我欲哭无泪,我知道一份美好的爱情,真正和我擦肩而过了。

陈阳大概五六年没有回家乡所在的县城了,发展变化很大,令人惊叹!高楼林立,街道宽阔,车水马龙,人群熙攘。突然,在陌生的人来人往里他看见了高中时的班主任杨老师。他急忙走上前去,热情地握住杨老师的手打招呼:“杨老师,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身体好吧?”“还行!我已经退休三年了,现在一家私立学校发挥余热!”杨老师说话风趣,待人和蔼。两人闪到路边的树荫下,坐到石凳上亲热地叙起旧来。当年的老师当年的同学一一探问,大都过得挺好。所有代课老师中唯有教数学的李老师很不幸,五十岁不到,患了脑中风,媳妇离婚带走了女儿,一个人在县老年公寓孤苦地生活着。他们同学当中要算高彩凤很出格,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惊世骇俗,她竟然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退休工人,那男人的女儿比高彩凤小不了几岁。高彩凤从师范学院毕业先在乡下教书,后来调到县中,谈了好几个男朋友,不是人家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人家,一晃几年便成了大龄剩女,要找个合适的对象更不容易了。

今晚,江雄晃到“丽人”自助餐厅来,是想找一个女人排解寂寞。一个月前,他和老婆离婚了,因为老婆劈腿。

 

“陈阳,你们俩高中时不是在谈恋爱吗?最后怎么分手了?”听杨老师这么一问,陈阳心里猛地像刀扎似的疼痛。

“丽人”餐厅是A城离异丧偶妇女的集中地。到婚介所,首先得让你交费,再让你等消息,最后见到的女人,说不定还是婚托。惟有在丽人吃自助餐交友,只要交28元自助餐费用,就可以随意交流。

“唉——!是我对不住彩凤,先提出分手的。两地分居,工作不在一起,况且上大学后我有了新的女朋友。说实话,她比彩凤长得漂亮迷人,家境也好。毕业我们都留在省城,水到渠成建立了家庭。”

江雄是从同事阿黄那里得知“丽人”的。

“那你们现在生活可幸福、美满了?”杨老师笑呵呵地问。

吃自助餐时,江雄望着手里的油条不满地说:“这油条硬得可以撬锁了!”他刚说完,就听到一声娇笑,他一看,眼下是一对线条圆润的女性小腿,再往上一看,是一个中年妇女的脸,头发高高盘起,脸修饰得很精致,但仍掩盖不住她的一丝忧郁。

“一切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不好不坏的社会,不好不坏的家庭,不好不坏的工作,不好不坏的生活!”陈阳答得模棱两可,“人一辈子像苍蝇一样瞎碰瞎活哩,为表象迷惑,眼睛就像蒙着一层布,黑灯瞎火地走路,等明白了已经悔之晚矣!”

江雄看这女人有几分姿色,就打定了主意跟她聊一会儿。女人饶有兴趣地望着江雄的眼睛说:“你是第一次来吧?这里的油条就是这样的,叫老油条,呵呵。”

图片 1

图片 2

“你在你们那一届同学中发展得很不错呀,在省城买了房,工作稳定、媳妇漂亮、儿子可爱;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让你称心如意的?”王老师关切地问。

两人吃完自助餐,就有了出去走走的意思了。

“结婚后我才发现我媳妇一切都好就是心眼小、多疑、脾气暴躁。她很爱我,她要把我像鸟一样养在她的鸟笼里,像鱼一样透明在她的鱼缸里。我从外面出差或者学习回来,翻提包、翻钱包、翻手机,名副其实的‘三翻’老婆。总担心我背过她交往别的女人。经常因为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隔三差五就赌气、吊脸、吵架,弄得全家鸡犬不宁,烦死人了。”

2

“是不是你真有哪方面的事情才惹你媳妇不放心?”

坐在一家叫无间的茶吧里,女人说她的真名叫朱云英,网名叫紫云英,丈夫犯事坐牢了,她就常出来逛逛。江雄赶紧说:“我是单身人士,希望能和你成为好朋友。”

“王老师,绝对没有!你想我在单位也不是带‘长’的,就一个普通职员,没官没权谁理你呀!”

望着紫云英,江雄想搜集加糖的词来迷惑她,可是自从结婚后,他除了偶尔练下书法,奉承女人的业务早生疏了。

“女人大都有吃醋心理,哄哄就过去了!”王老师安慰说。

紫云英爽快地说:“我今天心情好点,有意交友。”看来,此女是情感“快餐族”,有一股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精神。

“也许!王老师,咱们暂且聊几句,我还要走几家亲戚。以后有机会我召集几个要好的同学咱们好好聚聚!再见!”

艳遇来得太快,江雄很担心朱云英是诈骗团伙放出来的诱饵。他趁着去公厕方便时,跟阿黄打了一个电话。阿黄说:“你有什么可以被抢的?你身上的钱不会超过二百吧?你怕什么?”江雄说:“如果是偷人体器官的呢?”阿黄说:“朱云英是丽人的常客,放心吧。”

“再见!”

江雄放心地和朱云英在街上逛,他讲了离婚的起因,她讲了跟丈夫在一起生活时的“苦不堪言”,聊着聊着,两人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了。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