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示意红裙女子不必多礼,妈妈不知从哪窥探了我的这个秘密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

  红裙女子倚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片片红枫悠悠飘落。她望向北方,琥珀色的瞳孔失了焦距。

  那一年,班里流行刘德华的那句广告语:“我的梦中情人,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于是,在女生中,盛行蓄发,为那个珍惜自己的人,我便是其中一个,这是一个秘密,属于我俩的秘密。

  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三个年头没有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次一个样儿,她看着照片,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安慰她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去。

  城门中走出一个宫装女子,她走向红裙女子。

  那天下午的语文课,似有惊雷炸开,我的妈妈在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出现在教室门口,被叫出教室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班长,窃窃私语声随即高涨,仿若我不存在。十分钟之后,班长红着脸,耷拉着脑袋回到了座位,坐下,便趴在了课桌上。

  临行前,他给她买了身新衣裳,大红的羽绒服,把她打扮得像个漂亮的新娘。两个人开着货车,欢天喜地地上了路。

  “巫女大人又在等他了么?”宫装女子问道。

  妈妈这种处理事情的方式让我愤怒,恼怒地走出教室,却发觉更让我诧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妈妈不知从哪窥探了我的这个秘密,便火速斩草除根,她已经为我办好了转学手续,不容我有丝毫反抗的机会。

  广播里不停地说,南方地区遭遇了罕见的暴风雪,他隐隐有些担忧。不过,这份担忧很快就被回家的兴奋和喜悦冲淡了。“好不容易才回去一次,天公总不至于那样不作美吧?”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然而,之前那隐隐的担忧被证实了——车子刚进安徽,就从高速公路上被赶了下来……因为暴雪,高速公路全线封闭。他们艰难前行,拐上国道,却发现前面的车已经排起了长龙,他下车打听情况,心也随之沉了下来——前面有些车辆甚至在原地等了三天三夜。

  “公主。”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我去了临镇的高中报到,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我就像孤立的小岛,自己不想走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我疯狂地写信,最短的有六页纸,长的甚至达到二十页,我的思念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在他面前。我期待他的回信,哪怕只言片语,可是没有,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她说,小时候曾跟父亲开三轮车到这里卖过菜,知道附近有一条老山路,可以走出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他喜出望外,赶忙要她指路,接着便退出国道,顺着她指的方向出发了。

  “巫女大人不必多礼。”宫装女子伸手轻抬,示意红裙女子不必多礼,“大人可是又想那人了?”

  因为执意为之,单元测试成绩我滑落到不及格的境地。发下试卷的那天,班主任张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他的面前放着一叠未拆的信,收信人是我的名字。他说:“知道你在期待这些回信,我曾经答应你的妈妈,扣下这些信件,但我又一想自己没权力这么做。你已经长大,可以为自己的未来负责。越强制,可能越会触发你内心的敌对,但是你要记得青春只有一次,高二也只有一次,没有任何人可以为你的未来买单。”我点头,默默取回了那些信。

  一路上还算顺利。但傍晚时分,天空中再一次飘起了雪花,而且越下越大。他的车沿着山路艰难地前行,忽然,“砰”的一声,车子陷入一个塌方的坑里。夜色已经很深,他下车查看情况,却一脚踩空,重重地摔了下去,想站起来,只感觉右脚钻心地痛。她下车扶他,想打电话求救,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漫天风雪里,她抱着他,急得直哭。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浅的心思公主还不懂吗?”红裙女子苦涩一笑,“我等了他五年,想了他五年,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了吧?”

  不知为啥,这些信在我手里重若千金,拿回宿舍却没有打开的勇气。有一封背面写着:待你长发及腰,我们一起耕耘时光。长发及腰要多久?大约应该是我们大学毕业时,这个美好的约定,犹如幸福彼岸的旗帜,让我的心瞬间满足。

  两个人跌跌撞撞回到车里,开始等待。那一夜过得很艰难,他们头靠着头,把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裹在身上。终于,天一点一点地亮起来了。

  “浅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作践自己值得吗?”静雅公主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对面的巫女。

  我的点滴改变,班主任张老师尽收眼底,他把这些如实告知了妈妈,当然没说那些信。

  车窗外依旧寒风凛冽,他看着自己肿得老高的脚,对她说:“你出去找救援吧,这里还有四个烧饼,你拿两个,给我留两个。”

  “姐姐,浅儿不苦,浅儿爱他。红裙巫女嫣然一笑,笑容中是满满的爱恋,“姐姐,你看,我的头发已经快及腰了,他说过,待我长发及腰,他必凯旋归来,前来迎娶我,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高考结束,我没让所有人失望,拿着成绩单,我去找了他,希望能报同一所大学。我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带给他惊喜,相反他的冷漠淡然让我的内心升起一阵凉意。曾经以为承诺是一种美丽,那一刻我才懂,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我们不过是彼此青春里的一段插曲,曲终人散,是必然的事情。

  她含泪望着他,心里虽然不舍,但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于是裹紧身上的羽绒服,含着眼泪上路了。

  “是呢,姐姐的小浅儿也长大了呢!”公主疼惜的揉着妹妹的头发。

  失望之余,我赌气报了吉林大学,只希望走得远一些,用陌生去疗伤。同学们看着我的长发,都由衷得赞叹,佩服我打理它们的耐心和毅力,他们哪里知道逐渐生长的繁茂里蕴藏的往事,我一直都不想认输。

  四周一片苍茫寂静,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多远。她的眉毛和头发上挂满了冰碴儿,脸在寒风中被吹得一阵阵疼痛……中午时分,她饥饿难耐,啃起了硬邦邦的烧饼。当她发现自己上午走过的脚印已经快要被雪覆盖时,心里一阵恐慌,觉得逃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她们是至亲的姐妹,她们的感情很好。然而,帝情,凉薄意,最是无情帝王家。她们生错了地方,所以,她们注定无法像寻常人家的姐妹那样相处。

  大学期间,参加大学生联谊会,却意外地碰到我的班主任张老师,原来送我们班毕业之后,他便潜心学习,参加了研究生考试。他乡遇故知,这份欣喜,只有远离故乡的人才能体会。此后,我们经常见面,散步、交流读书心得或者推心置腹谈未来。他拒绝我称呼他为老师,而是让我直呼其名。

  傍晚时分,前来修复通电线路的工人发现了伏在雪地上的一抹大红,她获救了。经过艰难的搜索,两天后,援救人员终于找到了那辆几乎已经被白雪覆盖的货车。男人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他在车里虽然没有受冻,却已经三天没有进食,身体很虚弱。

  姐姐静雅,是夜耀国的长公主;妹妹末浅是夜耀国的巫女大人。在人前,她们无法姐妹相称,只因这身分的不同。

  毕业前夕,我收到一份很奇怪的信,整封信就一句话:你已长发及腰,我们开始共同耕耘人生吧!落款是之前熟悉,而此刻陌生的张老师。

  出院后,他和她因为在那场大雪中演绎了九死一生的“雪中逃生奇迹”,被邀为嘉宾,坐在了抗击暴风雪的电视节目现场。

  巫女与年轻的将军相爱了。在将军与巫女定亲的那年,北方蛮族进犯夜耀边境。将军主动请缨出征,皇帝陛下恩准。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我惊呆。原来当年信封外面的那句话,是他写上去的。因为无法对我的未来买单,所以他一直等,直到我长发及腰。

  主持人问他:“你不是有两个烧饼吗,为什么三天都没有吃东西?”他脸上带着一抹腼腆,说:“以我多年的行车经验,那种情况下,我们获救的希望微乎其微。我扭伤了脚,不能动弹,说是让她去找援救,其实是让她自寻活路。其实车里一共就只两个烧饼。我的那两个,是用布兜裹着的扑克盒,骗她的,我怕她走得不放心……”

  将军临别之时让巫女等他凯旋。巫女虽有不舍,但她了解她的心上人。她日日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等候心上人的凯旋。不成想,将军却是一去五年。

  “你真傻,用人生这般打赌,在我心中,这则爱情童话的主角不是你,万一输了谁又为你的人生买单?”“不会,因为你一直蓄起的长发告诉我,你还在守着那个承诺,而我在现实世界里书写着那则童话。”

  她的眼眶红了,哽咽起来。台下的观众,也跟着哽咽起来。

  巫女的青丝长了又剪,剪了又长。长公主心疼妹妹,劝她不要在等了。巫女扬起幸福的笑容对她说:他必会凯旋。

  待我长发及腰,你已不是故事的主角,青春里的故事并不都是悲歌,那年长发及腰时,我们开始相爱!

  主持人转过头问她:“平时对他的感觉怎么样?” 爱情小说:www.haiyawenxue.com

  将军的生辰在八月,这日,巫女又站在了枫树下。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要回来了。

  她抹着眼泪,努力地微笑着,说:“平时只觉得他窝囊、没用,是个小男人。但他心眼儿好、忠厚老实。”

  她是巫女,但她却从不占卜他们的结局。如果提早知道结局,那么这段爱情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节目要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又要求他说出一个他们生活的细节,说要拿他的资料去参加“抗击风雪勇敢男人”的评选。他着实拘谨了一阵,看着身边的妻子,说:“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冬天,我们住的筒子楼前的下水道突然坏了,工人维修挖了个坑,没有及时填上。我怕你晚上加班回来会出事儿,打你手机也打不通,所以,我就一直在门外的街上等你。你平时一般走正门,但我担心你那天恰好走侧门,所以我从正门跑到侧门,又从侧门跑回到正门……你遇到我的时候,我说我刚出来接你,其实,我已经转悠了三个小时……”

  渐渐的,一身绒装牵着战马的英俊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红裙巫女笑了。她看着他不急不缓的向她走来。终于,那人停在了她的面前。

  这一次,她没有哭,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我回来了。”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福,她拥有全世界最得意的爱情……

  “欢迎回来。”

  他将她拥入怀中。

图片 4

  “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

  “浅儿。”

  “嗯?”

  “我们成亲吧。”

  ”好。”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