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魏晨初恋女友,虽然千九唯比易澈大三岁



  静沐说“在所有他在或者不在的时光里,我始终,一意孤行的回忆着他。”

  《快乐大本营》有一期是电影《匆匆那年》专场,主演彭于晏、倪妮、魏晨、郑恺、张子萱等现场纷纷爆料了各自上学时的初恋秘事,魏晨说了一段关于初恋的故事。“认识这个女生是在学校的文艺比赛上,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她,后来很奇妙的是在下一个学期,我们俩就变成同一个班的同学了,然后好像是她跟我讲过,还是听她的朋友讲过,她很喜欢吃那个大白兔奶糖,然后我就每天下午上学之前在她铅笔盒里放一颗大白兔奶糖……”

“小唯姐,要抱抱!”三岁的小易澈奔向沙发上的千九唯。不料,竟被绊倒在沙发脚,千九唯放下手中的芭比娃娃抱起小易澈,虽然千九唯比易澈大三岁,但是她从小娇生惯养,十指不沾春阳水,抱着小易澈还是很吃力的。

  彼时,晚风穿过繁茂的枝桠,吹动她的青丝,夕阳的朦胧里,带着浅淡微笑的她,目光坚定如初。

  最后魏晨输掉了游戏,惩罚是在节目现场给初恋女友打电话。

“不是叫你不能乱跑么?摔伤了怎么办?”千九唯指着小易澈的鼻子说。

  谁,笑靥如花,倾城年华。

  再次拨通电话的他,脸上露出了难以捕捉的笑容,可他还是忍不住用哽咽的声音说出了那句:“喂,你好。”他有些语无伦次,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眼眶红了,眼睛里都是泪。后来他索性蹲下来讲电话,“蹲下来”这个举动其实也是一种无措的表现,如果真的是云淡风轻,完全可以找个舒服的姿势坐下,跷跷二郎腿什么的,嘘寒问暖地说几句也就罢了。而魏晨没有,他表情里的微妙变化在特写镜头下一览无余,眼中闪动着的泪光也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情,正如他自己微博写的那样“那年很美”,是的,无论多久,这段记忆都是美的,无论多久想起来,心情都会如当年一样,悸动不已。节目播出之后,“魏晨初恋女友”在网上掀起了热议,一度登上微博热门话题第一,网友们都在感慨:“他的声音在笑,泪在飙,电话那头的她可知道”
“哪里有什么突然想起,其实从来都没忘记。”

但易澈不把她当回事,一个劲的往千九唯怀里钻,软软的小手勾着千九唯的脖子笑呵呵地说:“小唯姐香香的,易澈好喜欢。”

  1

  这种无论何时都能让我们热泪盈眶的情愫,也许就是所有人的匆匆那年吧。那一年,爱悠悠,恨悠悠,一切都匆匆而过,在层叠的岁月中,只留下清浅的记忆痕迹,不痛,亦不痒。

“你呀……”千九唯无奈的捏了捏他的鼻子,随后摸了摸他的头。唉,没办法,易澈打小就喜欢粘着她,特别喜欢把头埋在她怀里蹭啊蹭的。

  那年夏天,阳光在天空中经久不散,温度的热吻下,静沐一个人拖着厚重的行李箱,在车站外徘徊茫然。迎新处的旗子在烈日下显得模糊,静沐眨了眨眼睛,深深地看了眼旗帜上的那个学校标记。

易澈抬起头不满的对千九唯说:“小唯姐,不要老摸我头,易澈长大了,是男子汉一枚了,要一辈子保护小唯姐的!”“嗯,我家易澈是最棒的!”千九唯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看着千九唯的微笑,刹那间,世界上最美的风景莫过于小唯姐的微笑了。

图片 1

图片 2

  昊祯远远地就看见了一袭白裙的静沐,见她把手中的通知书翻来覆去的查看,却迟迟不肯上前,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惊讶,心理不由得好笑。

心里暗暗立誓:小唯姐,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静沐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眨了眨本就不是明亮的大眼睛,硬着头皮走到迎新的地方。昊祯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到自己面前,平视着自己,听着她怯懦懦的说“这个,这个。。。”这了很久,静沐也没说出自己想问的话。

十二年后……

  或许每段爱情的开始都是这么平淡的仿佛喝下了一口白开水,然后在岁月的洗礼下,这杯白开水的滋味变幻无穷,或酸或甜或苦或辣,每一种味道,都是青春的印记,在我们回忆的长廊里,别有一番风景。

“易,澈!”千九唯走近床边很不淑女的吼道:“谁允许你进我房间的!”接着一个枕头朝着易澈砸去。易澈看见生气的千九唯,妖娆的脸上勾出一抹微笑“唯唯,我怎么记得某人进我房间赖着我的床不肯走,还硬抱着人家……”易澈还一副小媳妇受冤的表情。“够了,你怎么能颠倒黑白!”明明就是他天天赖她的床,还硬抱着她……千九唯有点想打死他的前奏。

  静沐记得昊祯接过通知书,在一群起哄的学长学姐凝重的注视下,拖走了静沐可爱的阿狸行李箱,静沐好像看见阿狸真的在冲自己眨眼睛,可爱的让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在疼痛袭来的时候,那个行李箱上的阿狸,依旧只是定格的画面。

“唯唯!”易澈见她真的生气了,连柔带哄“唯唯,我错了!”还记得上次她生气一个星期不跟他说话呢!可难受了。

  昊祯负责的将静沐送上了校车,然后挥手再见,静沐呆呆的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身影。彼时的静沐哪里知道,有些人是注定的缘,注定相遇别离,爱恨两难。

“易澈,你不是小孩子了,今年开学都上高中了,别任性了好不好?”“唯唯,我晚上都习惯抱着你睡,你不让我和你睡,那白天还不允许我到你房间睡,你知道吗?这会疼的。”易澈指着自己的胸口,是啊!他就是喜欢唯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了。

  2

看易澈一脸受伤,千九唯气也消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大学的日子并没有静沐想象中的美好,在她无数次拿着电话给表姐抱怨宿舍太热,自来水不干净,教学楼又老又旧,食堂的饭菜难以下咽的时候,表姐忍无可忍的对她说,“你怎么不找点别的事情做呢?”静沐呆愣了三秒,在表姐以为静沐终于发现抱怨是没有意义的时候,静沐语不惊人的说“这样的破学校里有什么事情可做。”那语气像是得不到洋娃娃的小妹妹,表姐在电话那头按下了挂机键。

千九唯走到床边坐下来,习惯性的伸出手摸摸他的脸,与他对视,发现他的眼睛里有血丝,想必昨天晚上又没睡好吧!易澈很享受千九唯摸着他的脸,其实昨天不是没睡好,是要处理一些文件不知不觉就天亮了,所以一大早才到唯唯房间找温暖的。

  也难怪静沐抱怨学校的环境,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大学,加上她在的老校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售,不知道她们是幸还是不幸,成为了古老砖墙里最后的学生。许多随来的学生,都是哭哭啼啼的抱怨,甚至少数的女孩子还在要求父母办理离校手续,气的辅导老师跳脚抗议。而静沐除了和表姐发泄外,其实很乖的在学校里上课学习。

“那乖乖的睡会吧!”

  “我给朋友打了电话,让他晚上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别给我狼吞虎咽,影响我们温婉淑女的家风。”静沐看见信息的时候,有着欲哭无泪的表情。表姐不止一次说让她的朋友照顾自己,可是,这样的感觉一点也不好。静沐一直觉得自己长不大都归于表姐对自己照顾的太周到。想当年幼儿班的时候自己是如何英勇的照顾自己,不过,静沐想着老姐常说的“在有人抢了你的棒棒糖时,还不是我不畏强权,以冒死的精神给你夺了回来。”然后,自顾自的笑了,那件事以后,奠定了她在班上的地位,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她,谁让她有个敢打敢骂的“太妹”姐姐呢?

“嗯,不准趁我睡觉时离开”

  3

“好!”

  静沐拖拖拉拉的出了教室,只因为“表姐的朋友”在前几分钟发了信息,说是在自己上课的教室外面等待。静沐悲催的想,和陌生人共进晚餐,还得温婉淑女,干脆吃烛光晚餐得了,不过也只能想想,烛光晚餐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两个人能够一起吃的。

易澈拉千九唯的小手放在侧脸贴着,那白晢的手,紧紧贴着他那俊俏的脸,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只要千九唯在他身边,心情就会非常好,睡得很香,连嘴角都是微微上扬的。

  当昊祯拦住静沐的时候,静沐的脑袋晕晕的,世界果真很小啊。可是,静沐哪里能想到多年后的自己一遍一遍的感叹世界之大,一个人的失踪就是再也不见。

千九唯打量着易澈,不经轻轻叹息:时光飞逝,物是人非,那个天天叫她小唯姐的小孩纸已经成大男孩了,长得比她高出一个头了,雅致的五官长得如雕刻一般,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迷人的下颔。这样搭配在一起,如完美般,他穿的是白衬衫,解开俩枚纽扣,露出锁喉,她知道他身材很好,手感也很好……

  昊祯没有带她去吃什么烛光晚餐,但是带她去吃了自己最爱的火锅,静沐偷偷的想,肯定是表姐告诉过他,所以他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然为什么桌子上全是最爱的肉呢?

  昊祯看着静沐左右游动的眼珠,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她在艳阳里翻来覆去的研究录取通知书,嘴角不自禁的上扬,或许,那一刻,连昊祯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就这样闯进了自己的心。

  饭桌上静沐谨遵表姐的嘱咐,温婉淑女,生怕自己一个表现的不好,表姐会在电话那头发狂。而昊祯或明或暗的观察着她,那个在她表姐眼里的活泼女子。而第一次的饭局在两个各怀心思的伪装下,不到一个小时依然结束。

图片 2

  曾,误入情围深处,惹尘埃。

  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静沐和昊祯开始熟悉了,静沐不在温婉淑女,昊祯也变成了话痨子,整天叽叽喳喳。那个抱怨的小女孩子,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哪里都不怎么满意的校园,然后,慢慢的开始顺眼,或许,每个人在现实面前,都应当学会顺应。那些满意的是上天的恩赐,那些不满意的是人生的经历,红尘万丈,我们且看且行。

  寒假的时候,静沐在窝在表姐家里赖吃赖喝,表姐总是不怀好意的说要早点把她嫁出去,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静沐的脑海里就会慢慢浮现昊祯的脸,那张总是带着一丝凝重的面容,一次次在她思绪游离时出现。

  在表姐第n次说了嫁出去的问题后,终于发现了静沐的不同,微红的脸颊怎么看都是有着小女儿的心思。静沐记得那个夜晚,在温暖的被窝里,在自己和昊祯讲完电话后,表姐那听不出悲喜的声音,她说“静沐,你是不是喜欢他呢?”静沐的身体就这样僵在了被窝里,喜欢吗?还是不喜欢?静沐的脑子里纠结着的事昊祯的脸,他时而严肃,时而微笑,时而专注,时而感伤。

  表姐说,少女情怀总是诗。

  于是,那一晚,静沐看见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比如昊祯牵着别人的手从自己面前走过,又比如自己和昊祯在礼堂里聆听教父的祝福。无论梦里如何,表姐在静沐的思绪里种下了喜欢一词。

  2

  席慕容说过,喜欢一个人可以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开出花朵来。

  然而,喜欢又何止卑微如泥呢?

  新学期开学的时候,静沐渐渐地开始疏远了昊祯,她发现,自己的心似乎真的在开始变迁,而刻上痕迹的那个人好像就是昊祯。

  当昊祯一次一次的信息没有得到静沐回复,一次一次的电话只听到恩、啊、额的时候,昊祯也发现自己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变得患得患失。

  静沐记得清明的那一天,那个细雨纷纷

  扬扬的黄昏,校外餐馆里微笑着给人夹菜的昊祯,那一刻是什么样的心情?自己看着那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确实怎么看怎么讨厌,谢绝了昊祯提议一起吃饭的请求,在雨里一步一步挪回了寝室。

  静沐也记得昏昏沉沉的夜间表姐在电话那头关心的询问,而自己终究是哭了出来。有些事情,来不及开始,便已结束,来去匆匆的情谊,了断的这般断然。

  3

  昊祯在清晨里走来,静沐默默地低下了头,想起昨晚对表姐的失态,羞愧的想钻地洞。昊帧明媚的笑了,以至于在今后无数的日夜里,静沐都记得那一刻昊祯的明媚,如阳光一样全是暖意。

  “干吗?”静沐紧咬着小嘴唇,以至于找不到开场的方式,生硬冰冷的开口。

  “昨晚那是我堂妹。”

  “我管你堂妹还是”静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说不下去,昊祯说的那个女孩子,昨晚的那个女孩子,他的堂妹?静沐张大了嘴,吞下了剩下的话,然后,突然笑开了。“堂妹就堂妹,我又没说不是。”

  “那么现在可以请静沐小姐和我一起去吃东西吗?”昊祯很绅士的伸出了手,还特别郑重的半弯着身子,抬头对手静沐明亮的眼。

  后来静沐不止一次会想那个雨后的清晨,空山新雨后,心情宛如春。

  静沐记得,那个女孩子开口就是“嫂子”,昊祯望着自己微笑,别扭的用鼻音回应了一下,然后,席开,讲的大多都是这一对堂兄妹各自的糗事,而自己,在那些快乐的回忆里,好像看见另一个昊帧一步一步缓缓走来。

  谁,素衣当风,温雅情长。

  1

  爱情光临,那些琐事也变得温情。

  静沐想这就是恋爱吧,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未来,如今这个他变成了昊帧,也许,幸福来得真的很简单。彼时,表姐在电话里沉默了,当静沐告诉表姐恋爱的时候。

  “你觉得我们不适合?”静沐小心翼翼的询问。

  “还是你觉得我们太小了?”静沐又小心翼翼的询问。

  “还是昊祯不喜欢我?”静沐开始胡斯乱想。

图片 4

  当静沐再一次开口的时候,表姐说“你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他吗?”

  静沐嘟起嘴,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表姐的问题。

  “恋爱是件慎重的事情,你要确定你们真的是彼此的唯一,如果真觉得自己很喜欢他,而且也不害怕爱情里的那些伤害,那么就勇敢的走下去。”

  静沐想,表姐真是个矫情的人,喜欢这么简单地事还要思考那么多,难怪,她总是那么累。然而,多年的静沐开始明白表姐说的勇敢到底要多坚强,那些恋恋不忘,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的。

  2

  时光飞逝,这个小学生作文里常常出现的成语,在现实里多了一份无奈,也带着一份沧桑,对于静沐来说,它是期待,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个女子越发的动人,她想,她要快一点成为那个与昊祯一起走进礼堂聆听教父祝福的自己。

  于是,当毕业来临,一切都变得期待。

  一年前昊祯毕业了,那个时候,表姐说情侣往往容易在这个时候分手,可是,他和昊祯走了过来,有过争执,有过摩擦,甚至也闹过分手,可是最终还是等来了她的毕业。想想这三年,两个人的坚持,静沐都觉得幸福真的好简单。

  而此刻,自己已然不再是学生,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和昊祯拿着红红的本本羡煞旁人。又或许,还会迎来一个可爱的小宝贝,一边叫着妈妈,一边抱着爸爸。无论哪一个或许,静沐都会努力的让它实现。

  昊祯看着出现在自己公司的新同事,眼睛睁得圆圆的,在旁人不解的眼神中,紧紧的拥住了静沐,他想起昨天电话里,静沐说的今天会给自己惊喜,而此刻,他是真的又惊又喜。

  静沐偷偷的参加了昊祯公司的面试,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拿下行政秘书一职,以后,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着昊帧,也不怕两个人分割的伤痛。而昊帧感动的无以复加,当晚亲自下厨,烹调了一桌的美食慰劳这个可爱的女子。

  3

  静沐的工作轻松而又简单,昊祯时不时的在休息的时间来看望她,然后迎来旁人羡慕的眼光。

  表姐说“什么时候带他回来看看吧”。

  静沐愣愣的看着昊帧,昊祯接过电话,“等过几天带她去见我的父母,然后再去吧”。

  俗话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静沐的忐忑不安让昊祯越发的想笑,在他心里,静沐是那般的可爱动人,即使她有着自己的固执,倔强,顽固,可是,她都始终是他的静沐。

  昊祯的父母对于静沐的到来也是十分的期待,害怕自己哪里说得不好,惹得静沐难过。当昊祯敲开家门的时候,静沐的脸绯红绯红的,昊祯妈妈拉着静沐的手,不断地拍着,内心的喜欢不言而喻。饭席上,昊祯妈妈更是不断地为静沐夹菜,静沐的饭碗里推了一座小小的山峰,只愁得昊祯爸爸不断地叮嘱“你让小沐自己挑喜欢的吃”。

  俗话又说:岳母看女婿,越看余额顺眼。

  静沐带着昊祯回去的时候,表姐也在。静沐爸爸只看了一眼昊祯,然后又看着自己手里的报纸,可是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的瞥着昊祯。静沐妈妈接过昊祯的礼物,不断地让昊祯坐,让静沐又是端水果又是拿点心的,看的表姐在一旁只叫“姑姑偏心”,惹来静沐妈妈的白眼。

  两个人的事好像就这样定了下来,双方父母彼此都十分满意,按表姐的话来说,定了日子改天就结婚生孩子了。

  却,长记那年景色,难忘怀。

  1

  人生四大悲哀:爱不得,恨不能,得不到,失不甘。于是,在爱恨得失之间,人类无数次祈求找到平衡点,让自己能够幸福,但是,上苍哪里会如人所愿呢?

  静沐以为这一生终将伴着昊祯走过,她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句话: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那是多么美好而又幸福的向往。

  昊祯开始频繁的出差,各地奔走,那些画在纸上的设计图,那些用线条勾画出的被称为建筑的东西占据了他些许的时间。静沐常常回到两个人住的地方,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在无尽的等待中迎来睡意,却很少迎回昊祯。

  每个人的忙碌都有着相同的借口:为了我们更好地未来。

  静沐开始不安,开始惶恐。她总是睡得很浅,外面一点点的响动都可以惊醒梦里的她,而醒来

  的时候,静沐不止一次对着天花板发呆,昊祯是真的很忙吧。

  表姐说过她不喜欢那些说着先立业后成家,为女朋友打拼未来却忽视了现在的男人,彼时的静沐还嘲笑表姐过于苛刻,可是此刻,在那些梦回的午夜,她不止一次想,表姐看的那般的剔透。

  给的了未来吗?连现在都没给与的你如何给我未来呢?或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追求不同,梦想的也不一样。

  2

  时间的指针从不会停留,天若有情天亦老,有些事情越发的脱离了轨道。

  静沐的父母在她无数次回家蹭饭后,终于在静沐爸爸的催促下,静沐妈妈开了口,问道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静沐迷茫的看着妈妈,那句没什么怎么也开不了口,只得匆匆离家。

  静沐想,或许每一件事情,真的都是因果的循环,用佛家的话来说,菩提本无树,灵境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昊祯想等手上的项目完结后,一定要带静沐好好地出去游玩一圈,可是,他如何料到,完结之后,物是人非的局面呢?

  静沐因为下楼时的心不在焉摔坏了腿,在医院里休养了两个月。在她摔倒的时候,她无数次拨打昊祯的电话,那一头,总是传来嘟嘟的冰冷声音。静沐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这么久以来,昊祯很少打来电话,即使有电话也不过是一两句平常的问候,公司里上上下下流传着昊祯即将深职调走的传言,谁也不知道最开始说的那个人是谁。

  修养的日子很无聊,静沐不止一次想让昊祯回来看看,可是每次昊祯接过电话都是“乖,我现在很忙,过几天就回来了”,然后静沐还来不及开口电话已经传来了忙音。静沐笑了笑,看着旁边那个上了脚踝的女子,在男朋友的怀里笑靥如花,心开始发凉。

  静沐开始回忆,虽然表姐不止一次大曲回忆是老年人爱做的事,她的脑子总是浮现那些和昊帧一起的点点滴滴,梦里全是礼堂的钟声,她穿着雪白的嫁衣,却怎么也也看不清身边那个男子的面容。

  3

  有些事情,无疾而终,而这四个字,总是让人长吁短叹。

  静沐出院的第二天去公司办理的辞职手续,然后搬离了和昊祯一起居住的小房子。而昊祯,终于是回来了,当他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总觉得少了很多的东西。

  那些为他在夜晚亮着的光没了,沙发上开始有了灰尘,而当他发现洗漱室少了只有一把牙刷的时候,所有的神经僵硬了。他想起一天前静沐打来的那些电话,当时的他一次一次的挂掉了,然后静沐发了“呵呵”两个字。

  昊祯打静沐的电话,始终都没听到静沐的声音,昊祯打表姐的电话,表姐说“我无数次打给你,而你无数次挂掉,现在,我无话对你可说”。

  昊祯找到静沐的时候,静沐正在家里帮着父母准备晚餐,静沐说了句回来了,不咸不淡。然后,静沐拉着昊祯到很远的咖啡厅里坐着,两个人,面对面的,却好像找不到什么话来说。

  “什么意思?”昊祯试探的问。

  静沐笑了,苦涩的,无奈的,悲哀的,但终究是笑了。

  “分手了。”

  昊祯不记得后来怎么走出咖啡厅的,也就不记得静沐转身后的泪流满面。

  不久后,昊祯调到了分公司,担任要职。昊祯时常在深夜的时候,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拿起那杯早已发凉的咖啡。而静沐,依旧在那个地方,做了幼儿园的老师,面对着一帮天真的孩子。

  4

  或许会觉得不值得,谈婚论嫁的两个人怎么就如此轻易的分开呢?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分隔两地,彼此恋想。

  在所有他在或者不在的日子里,我始终,一意孤行的回忆着他。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结局,可是此时的昊祯却便不想画上这个代表着结束的句号,他提起毛笔在白色的墙壁上写下了,“持续着-我们持续着的事,”.

  ——很久以前,想着这个故事如何开始,如何结局,但是没想到的是在时光里辗转的人,终究在那些明媚的阳光里走散,青春,一场未开始便已谢幕的剧,就此别过,各自安好。

  连日暖阳当空,多情温雅融融。南窗几片黄叶,钟情以待残冬。

  最爱不过心头,名利双收为重。铭心遗爱望空,往往匆匆似梦。

  ——静沐昊帧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