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可我还是放不下你,腿高点儿



  -1-

  秦晓蕊今年大学刚毕业,长得亭亭玉立,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天生的美人胚子。她从小就听说过宋孝宗赵昚与陈妃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在南宋抗金时期著名的黄天荡之战中,陈妃为了保护赵昚,中箭病殁于锦溪小镇,赵昚遂命人在锦溪五保湖中为其修筑水冢。古镇锦溪也因此被赵昚御旨改名为“陈墓”长达八百余年,直到1992年才复名,为当地留下了一份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

  王国庆的生活,被框在四四方方的田字格里了——就像他的签名。人家签名都喜欢龙飞凤舞,越拧巴越好,他不,端端正正一笔一画,拿自制的田字格一套,若那一捺写长了一毫米,他会把文件撕了,抬头跟秘书说,重新打吧!在家看阅兵的时候,他两眼直直盯着屏幕,有谁的腿抬得不到位的,他急得把遥控器当指挥棒,大喊:腿高点儿,高点儿。

  小小的QQ空间终于更新了。

  年轻的秦晓蕊憧憬着浪漫的爱情与英雄的传说,毕业后便慕名到锦溪镇一家服装厂应聘做总经理行政秘书,却没想到服装厂刘总第一眼看到她,就否决了聘用她当行政秘书的打算。

  王国庆的老娘直摇头,这娃,怕是强迫症。

  她说,过去常听人说,我们放不下的其实不是你,而是和你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可是这些年我已经放下所有习惯了,可我还是放不下你。

  秦晓蕊疑惑不解,问刘总为什么。刘总笑着说:“我有更好的工作要安排你去做。”原来,厂里需要一位美女做服装代言人,每天站在江南水乡特有的河埠青石台阶上当模特,供游客拍照观赏,借以推广厂里生产的特色服装,美其名曰“河埠美人”。刘总物色了很久,但一直未能找到合适人选,今天看到秦晓蕊,顿时感到眼前一亮。

  听者一愣,强迫症是病,得治啊。他老娘幽幽说,好,治,这就找人来治他。于是,王国庆的相亲生涯就此开始。

  我突然想到,小小已经很久没有发过说说了,她的上一条说说还停在2012年的冬天。

  刘总介绍说,行政秘书的月薪是3000元,而服装代言人每天的工资是200元,月底额外还有奖金。工作时间是朝九晚五,午间可以休息。秦晓蕊听后,心动了,犹豫一下便答应了。

  漫长的一年零三个月,王国庆每周同一个时间去同一家店,坐在同一个位子,喝同一款咖啡,见不同的女人。具体的过程不详,只知道那里的服务生私下嘀咕:这老板招啥人呢,好挑剔?

  “笑一下转身而去,抬头望着天空找勇气,告诉自己不再喜欢你,可是风太冷,抱着肩膀哭成大SB。”

  走马上任后,秦晓蕊每天穿着服装厂提供的制作精美的民国学生服,再配上她原本就乌黑秀丽的披肩长发,果然吸引了很多游客的目光。坐在游船里的客人们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岸上的客人们也经常主动要求和她合影。合影后,还有人打听是哪里做的服装。

  一年三个月零十四天的时候,相貌平平的曾小凡出现了,她每喝一口咖啡,都把杯子准确地放在杯垫的正中央,一下就把王国庆镇住了,忘了事先准备好的刁难伎俩,忽然就真的想相亲了。当他看见她去洗手间之前细心地把椅子摆放到跟旁边椅子完全一致时,他无可救药地爱上她了。

  那天是她和羔羊分手的日子。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2

  起初,秦晓蕊还有些心理落差,寒窗苦读十二年,又上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居然做这种没有丝毫知识含量的工作。

  爱上曾小凡的他,立刻展开疯狂的攻势。具体怎么攻咱就不细说了,一个有钱老板追女孩子,就那几步。不过有一步很特别,起了决定性作用:他气喘吁吁地把一只大木箱子扛到她家里,她拆开一看惊呆了,里边全是用彩色纸折出来的心形,每一个都只有指甲盖大小。他告诉她,这样的心形,家里还有几箱呢,他十几岁就开始折了,一直存着,他相信总有一天它们会带给他最纯真的爱情。

  而在此之前,她的空间仿佛被蜜蜂蜇过一样沾满了蜜。只是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四年,我想,俩人复合的可能大概为零了吧。

  但做了一段时间服装代言人后,秦晓蕊开始喜欢上这份工作。每天站在河埠台阶上。不仅能欣赏水乡古镇美景,还能见到来自全国各地形形色色的游客,与他们交流互动,增长见识。下雨时,她便按照刘总要求,撑着一把油纸伞,漫步在河岸边和小桥上。倾听着雨滴敲打在伞上的嗒嗒声,秦晓蕊陶醉在古镇静谧祥和的氛围中,此情此景真是应了那首古诗:“清风拂绿柳,白水映红桃。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

  曾小凡家的钟点工都被感动哭了,那曾小凡还能拒绝?

  羔羊是小小的初恋男友,真名叫高扬,小小说太难听就帮他改成了羔羊。

  可是好景不长,一天中午下班,秦晓蕊去食堂吃饭,路过一间服装店时,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小声说:“年纪轻轻的还是大学生,怎么干这个?”

  结婚那天,他们把那些心形倒出来,装进新房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里,那是他们爱的见证。

  小小和羔羊都是我的大学同学,但Ta俩认识比我早,在高中时羔羊就喜欢小小,后来一路追到了大学。

  秦晓蕊转身一看,是一位人老珠黄的老板娘在朝着她说话。秦晓蕊突然想起面试时,刘总曾对她说过,社会上人际关系复杂,工作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矛盾,有很多人觊觎这个岗位,要她做好思想准备。

  婚后的曾小凡果然过上女王的生活了。做饭洗碗有保姆,除此外的其他家务,别说曾小凡了,连保姆也没机会碰。有一天曾小凡闲着无聊,就把刚收进来的衣服叠好放进衣柜,结果王国庆回来看见了,全都从衣柜里搬出来,一件件摊开重新叠。曾小凡愕然,我叠得不好吗?很平整啊。王国庆挠挠头说,也不是不好,就是没按我的方式叠。曾小凡就细心观察他是怎么叠的,第二天照着他的方法叠,结果他还是皱皱眉拆了重来。几次之后,曾小凡也就放弃了。

  羔羊向小小表白的场景,被我们津津乐道了4年。

  想到这儿,秦晓蕊便气不打一处来,当面质问老板娘:“我干这个怎么了?既不偷又不抢,靠自己本事吃饭,你凭什么在我背后说三道四?”

  最让曾小凡难受的,是王国庆每天晚上等她洗澡洗头后,一定要把地上的头发一根根捡干净,把滴在地上的水渍用布擦干净,再一遍又一遍地拖地,直到地板都能当镜子了,才满意地洗澡睡觉。问题来了:等王国庆做完这一切,曾小凡早已在寂寞中睡去了,王国庆也只好在寂寞中睡去。有时候曾小凡故意不睡,这倒让王国庆为难了,你不睡,我没法拖地呀,你看,刚拖过的地,又印上了鞋印。曾小凡只好上床去等,等得昏昏欲睡,等到王国庆的手触碰她的身体时,她只想赶紧结束好睡觉。当然王国庆也觉察出不妥了,决定忍住不去看地板,直接洗澡上床睡觉,结果半夜他还是忍不住穿衣下床,把睡前省略掉的步骤补上。这么一来,第二天少不了哈欠连连。

  后来羔羊总说,那时的自己真是个愣头青啊。

  老板娘尴尬地说:“妹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说完,她从柜台下拿出一本影集,里面全是一位美女的照片,衣裳款式和秦晓蕊现在穿的一模一样,每张照片上都打印着“河埠美人”四个字。

  每次聚会,闺密们都会七嘴八舌数着曾小凡的种种幸福,又有钱又肯做家务的男人,哪找去呀!曾小凡一般都沉默不语,可这次她沉默过后,忽然冒出来一句:我想离婚。

  新生报道的第一次晚会,羔羊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完毕后,突然从背后掏出一支玫瑰,紧张大胆地问:周小小同学,你说过如果我们能进同一所大学,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的。现在一切都如愿实现了,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秦晓蕊这才明白自己并不是厂里的首任服装代言人,当她仔细端详过照片后,竟发现里面的美女和眼前这位满脸雀斑疙瘩、皮肤暗沉松弛的老板娘有些相似。秦晓蕊惊讶地问:“她是您的妹妹吗?”

  闺密们都笑了,可曾小凡真不是开玩笑。出来跟闺密聚会之前,她刚刚跟王国庆吵了一架。起因很简单,王国庆公司事忙很晚才回,一回家就开始收拾,把抱枕放回沙发正中央,把放在桌子左侧的遥控器移回右侧……边收拾边抱怨,你能不能东西不要乱动呢,这样我又要半夜才能睡了,你就不能体谅下我?

  教室里发出一声很大的“哇哦~”

  老板娘苦笑着说:“哪儿呀!这是我八年前刚到厂里来做服装代言人时的样子。经过这八年春夏秋冬的风吹雨打,阳光暴晒,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你是第二任。”

  曾小凡无辜地说,我明明都摆整齐了啊!

  顺着羔羊的目光,全班齐刷刷望向角落里低着头并且用头发彻底遮住脸的女生。半天没见动静,大家都开始瞎起哄,吆喝声一浪高过一浪······

  秦晓蕊听完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老板娘是一片好心,担心她步自己的后尘。奏晓蕊脑子里顿时乱作一团,一句话也没说,便快步离开了服装店。

  王国庆说,不是这样摆的!

  突然低着头的女孩儿一拍桌子,率性地站起来,掀开头发,抬起手,指着讲台上的羔羊一声令下:“下来!”

  中午服装厂食堂里的饭菜虽然很好,但秦晓蕊总觉得如鲠在喉,一想起老板娘过去和现在的模样,就吃不下去饭,生怕自己也会因为这份工作变得又老又丑。之后接连几天上班也是无精打采,面对游客们热情的镜头强作笑颜,拍出来的效果却比哭还要难看。

  曾小凡火了,什么都不能碰,这还叫家?

  教室里顿时安静,都以为这姑娘要发怒,结果她缓缓补充到:“你就是我男朋友了!”

  很快,服装厂便收到游客投诉,称“河埠美人”变成了目光呆滞、表情木讷的怨妇。接到投诉后,刘总很关切地将秦晓蕊叫到办公室,小心翼翼地询问她最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家里有事情发生。

  王国庆盯着她说,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你会把东西整整齐齐摆回原位的。

  “下来,你就是我男朋友了!”

  奏晓蕊摇了摇头,将压在心中的大石头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刘总一听是这么回事,笑了,在电脑上打开一张照片,叫秦晓蕊来看。

  我那叫细心,你这已经是病态了!曾小凡说。

  -2-

  秦晓蕊走上前去,只见刘总打开的是一张年轻帅哥的照片。刘总笑着解释说:“这是我10年前在锦溪古镇上拍的照片,那时候我还没有水桶腰、啤酒肚,头上也还没有秃,长满了乌黑的头发。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规律,每个人都逃不过,跟做没做过河埠美人没有必然联系。服装店老板娘跟你说的那些话,实际上是在慨叹自己年华老去,不愿接受自己再也无法胜任服装代言人的现实。”

  你觉得我有病?王国庆问。

  原来是这样······

  后来,刘总又跟秦晓蕊讲了许多关于老板娘的事情,本来她年纪大了之后,劳动合同也已经到期,但厂里考虑到她家庭负担重,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便安排她去看服装店,工作也比较清闲,还是服装厂里的员工,但人们都习惯性地叫她老板娘。

  你就是有病,强迫症不是病啊?曾小凡说。

  但羔羊和小小的爱情,并没有一开始这么浪漫。在我和羔羊做室友的四年里,他和小小分分合合吵吵闹闹一直矛盾不断。

  秦晓蕊听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对厂里仁至义尽的做法也觉得并无不妥,但心里还是觉得很难受,于是,她向刘总提了一个建议……

  王国庆不说话了,曾小凡也不说话了。几天后,曾小凡收拾了东西,搬回自己以前住的地方。临出门前,悄悄从浴缸里抓了一把心形放进口袋。

  第一次是羔羊去网吧通宵玩游戏,早上回来遇见在小吃街买早餐的小小,两人因羔羊成不成熟的问题大吵一架,冷战两周,一不小心闹到分手。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几日之后,游客们惊喜地发现锦溪古镇上又多了一位中年服装代言人,她身穿白底青花斜襟短衫和藏青色布裙,坐在河埠青石板上缓缓地汰着衣裳,演唱着动听的吴侬软语小调,与对面文静年轻的秦晓蕊相得益彰。而这位服装代言人不是别人,正是服装店的老板娘。

  几个月后,当曾小凡把协议放在王国庆跟前的时候,他以超慢的速度一笔一画签名,然后掏出他那个自制的田字格一套,摇摇头,把协议撕了,问,还有吗?曾小凡又掏出了一份,王国庆又没签好,撕了。曾小凡把文件包打开扯出一大沓,说,慢慢签,不够再打。

  分手后羔羊在宿舍听一周陈奕迅,有一晚突然崩溃大哭,幡然悔悟去找小小认错,许诺重新做自己,小小思考两天,答应和好。

  这便是秦晓蕊向刘总提的那个建议,既完成了老板娘继续做服装代言人的心愿,又为古镇旅游增添了一抹亮丽的色彩。两位河埠美人,折射出了不同年龄段的美丽人生,让游客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更加流连忘返。

  王国庆放下笔,盯着曾小凡看,轻声问:那个,你能回来吗?我这强迫症是越来越严重了,半夜醒来看见床的另一边空着,没一晚能睡安稳觉。曾小凡忽然抽搐了一下,拉起王国庆就往自己住的地方跑。王国庆进门一看,惊呆了,抱枕放在沙发正中央,遥控器放在桌子右侧一角,地板亮得可以当镜子……曾小凡一手捶在王国庆胸口,你这病都传染给我了!

  当晚我们在宿舍开啤酒趴,庆祝羔羊把耳朵快听出茧的《爱情转移》换成阿牛的《桃花朵朵开》。

  还有一次分手至今让我大跌眼镜。

  俩人去汉口听周杰伦的演唱会,回来羔羊一言不发。后来我才知道,演唱会听到一半他俩就分手了,原因是羔羊不知道周杰伦喜欢粉色,买了四支蓝色荧光棒。结果杰伦唱《轨迹》时小小突然哭了,说羔羊你根本不懂我,我们分手吧!

  这次分手持续了一个月,打破了他俩分手时长的记录。

  不过俩人和好后,总感觉再没有之前那么亲腻了。

  和小小约完会回来,羔羊经常会在宿舍发呆。有一次他不小心提起,小小总是抱怨他不够成熟,一堆缺点,说了记不住,改也改不完。

  但我总觉得,羔羊对小小真的不错。

  比如向小小许诺后,他就再也没去网吧通过宵。为了买两张周杰伦演唱会的前排门票,每天中午吃泡面吃了快半学期。每次和小小闹矛盾总是一个人沉默很久,无论因为什么最后都会去乖乖认错。

  小小挑的小毛笔,他也一直很努力的改正。比如去超市掀开帘子,要等小小进去再放下。因为他总是记不住,就记在一个小本上,每天默背一遍。

  等到大四,已经密密麻麻记了一整本。羔羊成熟许多,和小小之间的小吵小闹已经很少很少,但也越来越沉默,再不是那个站在讲台上大声表白的男生。

  终于还是和小小分手了。

  -3-

  吃罢毕业饭的晚上,在操场的拐角,喝醉了的小小问喝醉了的羔羊:我们先分开一阵好不好?

  羔羊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刻,愣了愣,点了点头。

  小小发一会儿呆,回头走了。

  等小小慢慢走丢,羔羊终于忍不住,蹬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

  羔羊在我之前离开学校,离开那晚给我打电话,说他在火车上,想去广州瞧瞧。最后他说,床头有一个小本子忘了带,让我先帮他存着,但是不许偷看。

  我说是你记自己缺点那个本子吗。

  他自嘲地说是啊,那么厚一本,难怪会被甩。

  那晚十二点,沉默的羔羊终于更新了说说。

  “成长,是明白有些事真的无能为力。”

  离校后,关于小小和羔羊的消息越来越少。小小从QQ空间销声匿迹,玩起了朋友圈。

  羔羊石沉大海一般,从此再难找到一点儿痕迹。

  毕业第二年的冬天,我路过广州,正好赶上周末。羔羊请我去惠州玩,坐在海边的小餐馆里吃海洋喝啤酒。聊起大学时的往事,鼻头都有些发酸。后来又聊起毕业后的生活,我才知道,这些年,他依旧是单身一人。

  但两个人都默契地避开了小小。

  -4-

  羔羊说,他只换过一份工作,在一家小广告公司实习期间认识一个叫bling的插画师,后来两人一起出来单干,做起了自媒体。现在大小是个老板,算是班上最早成功的一个。

  但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的黑头发已经遮不住白头发。

  羔羊调侃说,他的偶像是星爷,白几根头发是为了向偶像靠齐。

图片 1

  让我意外地是,他依旧不抽烟,不喝白酒,不嚼口香糖。

  我记得,以前他在宿舍传授追女孩儿经验时说过,小小不喜欢抽烟酗酒的男孩子,也不喜欢嚼口香糖的男孩子,因为抽烟酗酒的男生往往一身坏毛病,嚼口香糖会显得轻浮。

  对了,羔羊从不嗑瓜子,因为小小说爱嗑瓜子的男生很掉价。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人变得成熟,最难得的不是变得富有,不是一夜长大,不是貌似的成功,而是养成一身好习惯,却没攒下一堆坏习惯。

  我想起帮羔羊保持的小本子,打电话问要不要寄给他。

  他说不用了,都记在心里。我想,大概也不需要了吧。

  -5-

  2015年的秋天,我回学校拍红枫,遇见大学时挺熟的女生小听。

  当年她考研去了上海,读完研回母校应聘上英语教师。她请我去大学时最受欢迎的小店喝奶茶,因为她是小小最好的闺蜜,所以没聊多久就说起了小小。

  我才知道,小小现在俨然是丝毫不逊色羔羊的女强人。

  和羔羊分手后,小小又专心为考研复习一年,但没考上。毕业旅行去了西藏和尼泊尔,被那边的大红大紫触动内心,立志做一名服装设计师。

  旅行回来后去浙江学一年半的服装设计,学完回武汉创业做服装品牌。小听说,一个月前,小小考上XX大学的在职研究生,弥补了未完成的一件心愿。

  -6-

  不久后的冬天,大学班上有对情侣兑现当年的承诺,邀请所有人参加Ta们的婚礼。

  我和羔羊都被邀请当伴郎,提前一天准备,换完衣服坐在床头翻当年的毕业照。擦掉厚厚一层灰,发很久的呆,眼眶热热的,但心里暖暖的。

  这些年,时间总是大把大把的过,动辄几年几年,转眼就到了让人心慌的年头。踏久了所谓的社会,也早习惯无数是非,仔细回想,不开心的时候早就比开心的时候要多得多。

  但好歹,无论阴天多漫长,也终究会看见阳光。无论在多糟的日子里,也会因为生活中的小确幸敞开心扉的笑。

  我想,自己是真的长大了吧。

  放下相框,收拾乱糟糟的书桌,无意中看见羔羊让我帮他保存的小本子。吹掉落满的灰,几行小字,歪歪扭扭,一笔一划,依旧那么温暖熟悉:我会改掉所有的缺点,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努力在这寒冷的人世间,陪你看一看永远。

  婚礼上,我才知道小小是伴娘,她和羔羊分别被安排在新郎新娘的两边。婚礼结束后,婚宴上小小和羔羊也默契地被安排在一起。

  -7-

  没想到有一天,Ta们会和三年前毕业聚餐时一样相邻坐着。

  羔羊先开口,微笑着问:你还好吧?

  小小点头,轻轻一笑说:你除了笑时的样子,其它都变了。

  羔羊说:你不也是么,比以前更漂亮了,笑起来也比以前漂亮。

  小小问:你是说我面目全非了么?

  羔羊愣在那里,没能掩饰住满脸的紧张,吞吞吐吐地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小扑哧一笑,说:你呀!

  羔羊咬半天嘴唇,突然像是鼓起很大勇气,说:小小,我一直在偷偷打听你的消息,知道你一直单身,我也一直单身,那,我可以重新追你吗?

  小小愣了愣,用力地摇了摇头,说:不。

  羔羊尴尬地笑了笑,摇头说:没关系。

  小小补充说:我要你娶我!

  “不,我要你娶我。”

  小小还是那个小小,话要分开说,人却干脆利落。

  羔羊也是那个羔羊,就是白了些头发,流了一脸眼泪。

  回忆里,一字一句,一笔一划,都在一瞬间变得温暖起来:我会改掉所有的缺点,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努力在这寒冷的人世间,陪你看一看永远。

  相依听雨醉,思绪向天涯。

  只有一件事,陪你看永远。

  我别过头,望见窗外的冬天。

  下雪了。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