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把但凡与父母亲人沾点儿边儿的别人家的儿子都相了个遍,  出现的时候



  -1-

  我听说那位名扬海内外的“气功大师”阳寿已尽,深感困惑。困惑于这么一位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大师”竟然会生病,而且会因病折寿,一命呜呼;看来人就是人,吃的是五谷杂粮,说的是人话,做的是人事,本来就没有神仙的本事,何必整天装神弄鬼,用一些所谓的“法术”忽悠头脑不清楚的名利客呢?

  水墨消失了。

  相亲是门技术活。

  其实,至于这位大师究竟有没有“召唤”蛇仙的本领,我没有亲眼见过。不过,之前饭桌上听某君说得有头有尾,竟昏昏然有些相信了。然我信的不是他的道术神通,而是觉得“大师”能够凭着“一技之长”混迹于官场和名人圈,并能够玩得风生水起,实在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我不佩服是不行的!

  三年之后,水墨又出现了。

  去之前充满期待,见完面跑得比兔子还快。照片上明明是吴彦祖,饭桌上却坐着一杀马特。眼睛受莫大的委屈不说,还得僵笑着照顾对方自卑的小心灵。

  而大师之所以能够在官场红起来,取得某些达官贵人的青睐,原因无非是这些官员深信“大师”可以用神通帮他们“逢凶化吉”,以护佑他们官运亨通,前途无量。大师也正想借助这些官员“光耀门楣”,扩大社会知名度,便使尽浑身解数为这些官员的官运“把脉”“问诊”,并指点迷津。就这样,“大师”的名气越来越大,所攀上的官员的级别越来越高,“大师”的神通和本领也随之被捧得高高在上,名气传遍五湖四海。久而久之,“大师”自觉或者不自觉地介入官场,开始成为某些“迷信”高管的座上宾,其除了拥有“召唤”蛇仙的法术外,还渐渐谙熟了官场的变数和规律,疏通官场的能量愈加强大。于是乎,“大师”成了某个地区官场生态的一面“旗帜”,想升官跑官的“正人君子”们想方设法和“大师”攀亲附故,相互吹捧、抬举,把原本服从法纪规则治理的官场搞得乌烟瘴气。

  消失的时候,她是一个面带桃花的姑娘。

  这种时候最难的是说拒绝,最有趣的是怎么说拒绝。

  而现在“大师”终于遭到困厄了。树倒猢孙散,墙倒众人推,“大师”深陷囹圄后,那些原来和“大师”沾亲带故的官员和名人大抵看到“大师”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纷纷改变立场,面对公众的质疑,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干脆过河拆桥,和“大师”划清界限,想方设法给自己“漂白”,实在是用心良苦呀!

  出现的时候,她是一个结着愁怨的少妇。

  夏夏外号“圣女”,31岁,架不住父母的夺命连环催,把但凡与父母亲人沾点儿边儿的别人家的儿子都相了个遍。

  蒲松龄写的《聊斋志异》是“姑妄言之”的,聊斋里的世界是荒诞不稽的,这个世界里的故事说出来,没有几个会相信,但其刺贪刺虐的文学艺术的社会功能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了,成为了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然而,人世间的有些真人真事倒比聊斋故事更荒唐,但是大家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相信了,并且愿意为之倾倒,这就是名利场的怪状,一个个名利客在其中疯狂追逐,最后都忘了良知为何物,廉耻为何物,大有“财色摆中间,道义放两边”的“胆识”和“魄力”。

  “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你要听新故事吗。”

  但她一直单身,甚至没人问她要过电话。

图片 1

  “静静的河水睁着眼睛,笑着说: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简媜文集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抬起头正好瞥见群里沙子和大船的对话:

  我一直想不通,夏夏其实长得还挺漂亮,工作也不错,为什么一直没人看上她。或者她一直看不上人家,但大家都知道,夏夏很少瞧不起人。

  其实,说到底,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容易。很多人为了生存,都必须低下高傲的头。我们很多时候被迫奉承着那些可以改变我们命运的人,无非就是想为自己和家人争取到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说远一点,说高大上一点,是为了实现自己远大的理想抱负,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我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自然也不例外。但是,我们的孔老夫子说了:“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这句话说浅白点,人应该有良知和道德的底线,不可无所顾忌,把腰弯到膝盖下面。

图片 2

图片 3

  有高人说,命运是个因缘巧合的场。而我认为这里所谓的“场”就是指人际关系的“生态”。健康、合理的“生态”是十分重要的,风清气正则妖孽不生。“大师”是走了,但是,只要“生态”没有改观,这个“大师”走了,还会有更多的“大师”出现,还会有更多的妖魔鬼怪兴风作浪,直到把江山社稷大厦的地基一点点刨掉,然后在某天轰然倒塌!

  沙子问大船,你猜昨天谁加我QQ了?

  直到后来,夏夏分享了她相亲的故事。

  “大师”有罪,但罪之根源在于病态的官场和名利场,涤荡尘埃,方能环宇澄清,四海升平,如此而已!

  大船回答:莹莹?

  她说有一回遇见个诗人,在酒桌上吟诵: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沙子骂道,你个大***。

  吟诵完诗人把手伸过来,想抓夏夏的手,被夏夏躲开。诗人见这招不好使,从怀里掏出一诗集,签完名递给夏夏,说:此乃鄙人拙作。

  大船又说,难不成是水墨?

  夏夏灵机一动,说,我给您讲个故事吧:有一年大年初一,
黄鼠狼肚子饿的咕咕叫,想找只鸡来填饱肚子。它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想到它的老邻居,一只漂亮的母鸡。黄鼠狼于是穿上西装,装成一个绅士,去集市上买了一袋汤圆,去敲母鸡的门“母鸡,母鸡,我来给你拜年啦!”

  沙子发了一个黑脸的表情表示默认 。

  诗人问:姑娘言外之意是?

  然后,所有的旧时光,都重叠在了一棵树上
,我又想起了那个叫做水墨的姑娘。

  夏夏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打一成语!

图片 4

  诗人怒: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part1:你就像风一样来了又走,我的心满了又空。

  -2-

  最初认识水墨的时候,很多人聚集在一个名叫私人会所的诗词楹联QQ交流群,那个时候,她还在读大四,一个白白净净的漂亮的小姑娘,单眼皮,笑起来特别美,活波开朗,人见人爱。她会利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化一个美美的妆,然后和女同学一起出去浪。也会利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去春煦路发一天的传单做兼职,完了买一只最喜欢的甜皮鸭,一边慢条斯理的啃着,一边用油腻腻的手指敲着键盘和我们一起行走在那些平仄的文字之上。

  还有一回遇见个大男子主义者,上来就问,你还是处女吗?夏夏想了想问,你还是处男吗?大男子说,不是,但男人不是处有什么关系?

  我至今对她的印象依旧保持着最初的漂亮,漂亮的脸蛋,漂亮的妆容,漂亮的身材还有漂亮的手指。

  夏夏说:真脏,我拒绝和非处谈恋爱!

  后来水墨大学毕业了,回了长沙,她和相恋很久的男朋友也分手了。其中的缘由
,我们不是很清楚,也不便多问。只记得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夜,水墨空间动态更新,她伤感的说,“最美的就是下雪天,这样能一直和你并肩走到白头。”

  大男子气急,差点儿暴走: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然后她很难过。

  夏夏笑说:你既然不是处,那肯定谈过恋爱咯。我猜,一定是你把人家给甩了,始乱终弃,嫌别人不是处对不对?你们男人呀,就没一个好东西,不是衣冠禽兽,就是禽兽不如!您是哪种呀?二选一,您选一个呗?

  我们也替她难过。

  大男子拍案而起,浑身发抖,面目扭曲。

  然后她喊前男友渣男。

  夏夏说:提醒一下,西餐厅诶,对于你这种不文明的举止,我表示强烈谴责!

  我们一起喊渣男。

  勉强吃完牛排,大男子强烈要求AA。

  损友大船和水墨之间有过一段暧昧不清的过往
,用现在的网络语讲,大抵上就是互相聊骚吧,你撩我撩你的那种。撩到后来彼此进了对方的黑名单,一段扑所迷离的感情成了殊途。

图片 5

图片 6

  后来我和夏夏聊天,她说:一个人活得不开心,大多是从勉强自己开始的。总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处处勉强自己曲意逢迎,怎么会开心呢?

  原来,多少个鱼死网破,也曾鱼水之欢,多少个黑名单,也曾互道晚安。

  一个人要想活得开心一点,首先得学会说“不”。

  往后的几年,无聊的我们一直拿他们的那段畸恋在茶余饭后调侃
。大船也会气的鼻子冒烟,甚至对我们爆粗口。其实现在想想也无非是你爱她,她爱他,他爱他。最后谁也不是他的她。

  用她的话说,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做个简单女子,干脆利落,大方真实。过自在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可以孩子气,但不幼稚。

  沙子对水墨的情感也一直埋藏的很深很深,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察觉到。他一直很关心水墨,冷了记得叮嘱水墨多穿衣,饿了就教唆她去买个甜皮鸭,他会不坏好意的说,女孩子不要减肥,吃得胖胖的,以后好生养。我们都以为这是再平常不过的嘘寒问暖。

  夏夏只谈过一次恋爱,分手后一直一个人过,家里堆满大大小小的泰迪熊,31岁依旧喜欢看韩剧。性格阴晴不定,在人前风风火火,在家温顺的像一只小猫。陌生人面前冷若冰霜,熟人面前一身顽皮的孩子气。

  直到有一天:

  她说,我想以自己的方式活,哪怕会很寂寞。

  玩对联接龙的时候,水墨和一个群员因为格律问题产生歧义,一气之下,水墨退出了QQ交流群,沙子傻了,黯然伤神了几天,然后更新日志写到:“网中聚散皆诗起,联事未完成陌途。”我知道,沙子对这个姑娘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3-

  水墨像风一样,来了又走。

  我和夏夏三年前认识,那时我向一家杂志写投稿,她是杂志社的编辑。有一回夏夏找我聊天,说很喜欢我的一篇文章,故事里的姑娘和她很像。后来又在光谷遇见,一起喝了杯咖啡,慢慢就成了好朋友。

  沙子的心满了又空。

  夏夏经常一个人上街推销杂志,据说经营不好,杂志卖不出去,为了生存下去每到月底全社的人都要亲自上阵。

  原来,沙子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像雾像风又像雨的女孩。

  所以她经常顶着大太阳,提几大袋杂志和报亭的老板谈合作,一家一家跑累的满头大汗。再卖不出去,就要一本一本推销或送人。

图片 7

  有一回在街上遇见,我说:夏夏,你这么累,我都不好意思要稿费了。

  part2:“人有意,事无常,自成伤。湘西常记,把酒消愁,夜卧沱江”

  夏夏笑说:哈哈,你要是过意不去,就多投几篇稿子吧!

  2011年的冬月,沙子和水墨相约去了湘西的凤凰古镇游玩,回来后没几天,沙子就彻底的消沉了下去。人也消瘦了,话也少了,楹联诗词讲义也不管不顾了。

  过一阵子我才知道,杂志社是夏夏和她闺蜜创办的,两个人都是文字爱好者。毕业后一起去上海,呆三年,觉得太累就一起回来创业。

  在我们都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找到我说,莹莹啊,你们没事多去陪沙子聊聊天,开导开导他,那孩子估计是钻进死胡同了,一时半会想不通,水墨那个丫头不厚道,玩弄了沙子的感情。”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联想起前面的一阙诉《衷情.凤凰》才明白一二。

  当时我也有创业的打算,向夏夏讨教。

  人有意,事无常,自成伤。

  她告诉我说:抉择很难,但一定要开始。路很难走,但一定有路。

  沙子的填词中,《诉衷情》最是出彩
,一首是怀念他大学女友大头的,一首便是这个记凤凰。

  我似懂非懂,后来有了经历,才慢慢明白她的话。

  原来,他把水墨放在了和大头一样的位置。

  夏夏说,一个人想过理想的生活,就要有勇气冒一无所有的险。朝着心中向往的地方,追求不曾忘却的梦想,不仅不觉得累,还会热血沸腾呢。

  原来,他是真的爱着。

  先出发,再慢慢摸索如何走,路,总会有的。

  沙子是一个性格沉稳,寡言少语的人,他喜欢把所有的不开心不愉快都捂在心里,然后慢慢的消化,可是心事这种东西,你捂住了嘴,它却从眼睛里跑出来了。

  -4-

  那种痛彻心扉,也只有爱过的也才能体会。

  夏夏一直在为自己的杂志找出路。

图片 8

  一堆一堆的买书看,不停的上网找资料,有一回她惊喜地宣布:哈哈哈,告诉你个好消息,功夫不负有心人,姐终于找到办法了!

  part3:一场旧梦,各自南北。

  从那天起,夏夏开始一个大学一个大学的跑,和各个学校的社团谈合作。两个月的时间,几乎武汉所有的大学都拉上了夏夏杂志社的宣传横幅,上面写的是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姑娘,你缺少一个真正的闺蜜!

  水墨从沙子世界彻底消失的次年,结婚了。她嫁给了一个大腹便便,胳膊上有着纹身,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男人
,她带着她的金毛狗狗,一起嫁入了金链男的家里。他们的婚礼很豪华,刺眼的纱裙,血红的玫瑰,几克拉的鸽子蛋。

  端午节的晚上,夏夏又组织一批活动,讲述月亮与女人来大姨妈的种种联系。旁边摆老大一牌子:XXX杂志,女人的贴心闺蜜!

  她也彻底的从我们的世界消失了,微博取关,QQ删除,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一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沙子总是会想起那个夜风透凉的沱江
,那个竹筏上红衣服的女孩,还有那个白皙手指拍起来的水花。

  我越想越不对,问:夏夏,你不会是想转型办一本女性杂志吧?

  可是,再舍不得也要说再见,水墨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一场旧梦,各自南北。

  她笑:哈哈哈,你真聪明,我还专门为你想了个专栏名字呢,就叫“邻家哥哥初长成”,你以后要试着写一些适合萌妹子口味的暖文,记住没?

  他们曾经相爱,分开之后,习惯把对方拉黑,老死不相往来,逃避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我大汗,求饶说:你还是放了叔叔吧。

  《山河故人》里面有这么一句话说是: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都是要分开的。

  后来一段时间,夏夏像是打了鸡血,和闺蜜分好工,一个做杂志,一个做宣传。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从早到晚,风风火火。

  水墨陪着沙子走过那么一小段,至少,曾在沙子那方波澜不惊的水面激起过浪花朵朵。

  但奇怪的是,朋友圈更新的内容,永远与工作没一点儿关系。不是在哪儿哪儿吃到特好吃的小吃,就是哪儿哪儿特别适合逛街买衣服······

  可是水墨的爱情太短,短到没有,沙子的遗忘很长,长过银河。

  我很好奇,说:夏夏,你好像很少提工作的事儿。

图片 9

  她笑说:哈哈,没事儿的时候我只干两件事儿,一件是看书,一件是敷面膜。每天看看书提升自己的内在,敷敷面膜保养自己的外在。

  part4: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所有的离别都是否还留有尾声?

  我笑说:哈,看不出来,你这么有品味。

  那些只言片语铭记在时光的轨迹里;当岁月都已失去,偶然与过往相遇,我们还能哼唱出曾经的旋律?

图片 10

  记忆慢慢褪去,照片都已经泛黄,11月的天空也一天天的转凉。

  她笑得更开心:哈哈哈,不仅如此呢,每晚睡觉前我还会总结一下自己,看看有没有为小事得意忘形,有没有做错事,有没有变浮躁,等等等等。

  水墨带着浅浅的笑意款款而来 ,此时她已经恢复了单身。

  我说,夏夏,你越来越让我意外。

  “这些年你过的可好?”

  她轻轻一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因为在你那篇文章里看见一些相似的观点。尤其是那句“我想以自己的方式长大,保留一点儿孩子气,时刻清醒做自己。”

图片 11

  孩子气,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

  “你过的好,我就好 ,你过的不好,我就不好”沙子回答。

  -5-

  “对不起,我来晚了,”

  半年后,夏夏的杂志越办越火,她也越来越自信。

  沙子说:“如果 ,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

  但从某天下午开始,我发现她突然变得心事重重。无论是见面,还是朋友圈的说说。有时候她会一个人来找我喝酒,也不说话,就静静地喝几杯就走。

  如果,有变不了的爱,我一定去求;

  十月末,天气开始转凉,有一回她稍微喝多了点儿,终于肯开口。但却让我目瞪口呆,她问:小f,怎么办,闺蜜要和我分手,怎么办?

  让懂得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

  我深呼吸好几口,尽量装作淡定地问:夏夏,你不会是传说中的,拉拉吧?

  让世界是世界,我甘心做自己的茧。”

  她一听火冒三丈:拉拉,拉你妹拉!你才是拉拉!

  一座熟悉的城,两个温暖的人,一段闲散的时光,一院子的风和太阳。

  骂完晃了晃,一头栽在桌子上睡着了。

  沙子作诗,水墨作画。

  过两小时还没醒过来,我只好打车送她回去,等她稍微好一点才下楼。晚上彻底酒醒后,夏夏打电话给我,说,呀呀呀,太丢脸了,竟然断片儿了。

  听说,旁边桌子上那对儿白玉围棋罐,还是大船送的呢。

  我说没事没事,失恋了断两回片儿很正常。

  文/傻的可以

  她一听又火冒三丈:失恋,失你妹的恋啊!姐才没失恋,姐是被人给算计了!

  QQ/微信:360193904

  我吞吞吐吐:啊,这样,不是失恋啊,那就好!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她愣一下,自言自语地说:也对,其实挺好的,至少相比以前失恋时的感觉,要好受很多呢,嗯,是这样,我有决定了。

  我彻底蒙圈儿,疑惑地问:夏夏,你决定什么了?

  她毫不犹豫地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下午,夏夏打电话给我,宣布她离开杂志社了。

  我啊一声,吃惊的说不出话。

  后来过很久,我才了解一点儿内幕:杂志社办火以后,夏夏的闺蜜交了个男朋友,六七年销售出身,想以后结了婚把杂志社做成“家族企业”。

  慢慢的闺蜜开始不断提醒夏夏,工作室和商标注册人都是她自己,与夏夏没半毛钱关系。夏夏去辞行时,还被扣了半月工资。

  我叹口气,只能表示无奈。

  -6-

  夏夏说,当初她完全没注意这些东西,只想着好好把杂志做起来,也没想到自己最好的闺蜜有一天会和自己谈Money,而且是为了男人。

  我说,那你现在肯定很后悔吧?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