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文学为什么会让我们变得更好,青铜葵花小说奖



潜力奖

我们人类的生命长度都差不多,哪怕科学技术再发达,人类的预期寿命也不过150岁。但是,人的心灵宽度是无限的,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个非常丰富的心灵世界。通过阅读文学作品,通过阅读别人的故事,我们恰恰可以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

2014年,文部科学省下属独立行政法人“国立青少年教育振兴机构”正式在东京涩谷开办“绘本专门士培训讲座”,邀请婴幼儿教育、心理、活动领域的数十位专家学者从“加强绘本相关知识学习”“提升绘本共读会等运营技能”“打磨对图画和文字的感受性”三方面来进行讲座。整个培训期从6月延续至翌年1月,隔月开讲,每次两日课程,共计30个课时,首期面向全国招收一个班30名学员。虽然讲座规定了明确的报名要求,比如,必须从事婴幼儿教育、研究或出版等相关工作长达3年以上,但仍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自翌年起,人员扩招一倍,60名学员被分为两个班进行授课。到了今年,虽然招收人数已增至70名,但报名人数却也遽增至近1500人。现下,已顺利结业的281名、共5期绘本专门士遍布日本全国各地,其中有电视台主持人、绘本编辑、幼儿园或小学老师,也有研究儿童文学的大学教师、家庭主妇以及政府部门公务员。或许正是因为有了无数这样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默默耕耘的普通人对绘本长期不断的热爱与坚持,才有了今时今日我们所见到的“绘本热”现象吧。

——《星期二的挑战》获奖词

文学的第二种力量,是它可以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在日本给孩子们读绘本

作品《山芽儿》在547部投稿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膺“金葵花奖”;《买星星的人》《糊粮酒·酒葫芦》两部作品摘得“银葵花奖”;《满川银雪》《终极恐龙》《小塘主》三部作品荣获“铜葵花奖”;《1937:少年的征途》《蜗牛》《方舟》《星期二的挑战》四部作品获“潜力奖”;最高奖“青铜奖”遗憾空缺。

台湾诗人林良有一首诗叫《公共汽车》,诗是这样写的:“这个有轮子的艺廊,挂满了一幅幅充满个性的人像画。这个巡回图书馆,装满了一本本人的故事。民俗学社会学现代文学,这个旅行学府为你开了好几门课。只要缴上小小的一张申请书,你就能得到最平等的接待,成为这个铝房子里的人。沙丁鱼罐头的想法,是错误的。”诗人把我们习以为常的公共汽车,用特别艺术的文字描述出来,但是一般人想不到。这就是语言的艺术。

在日本,我们常常能看到家附近的图书馆、公民馆、书店乃至一些私人读书团体会定期或临时举办各类绘本共读会。所谓“绘本共读会”,主要是指通过朗读绘本内容,同时借助现场音乐、连环画剧等外在表现形式,向孩童及其父母传递画面赏析和阅读乐趣的一种交流型读书会。根据对象不同,又可将其分为婴儿绘本共读会、幼儿绘本共读会或中小学生绘本共读会等。近年,日本社会还出现了一种面向老年人的绘本共读会。

《蜗牛》 张忠诚/著

正因为作家的作品里有这样一种力量存在,所以它会教我们去关心社会和他人,同时学会思考,去承担责任,改变社会。

日本的“绘本热”现象

 

我认为,我们的文学写作和艺术表达,最终是为了让我们的生命能够存留下来,让生命能够永恒,因为我们的生命注定是要消失的,但是通过优秀的文学作品,通过对生命存在意义的解读,那些曾经存在过的生命会一直留在我们的文化中。比如明代于谦的《石灰吟》,借石灰表达了自己的人生态度:“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所以,文学的第七种力量,是让我们的生命能够拥有永恒的力量。

图片 1

这是一部具有浓郁地域色彩和民族风情的儿童小说。作品聚焦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彝族村落,用少女依呷为线索,绘制了一幅浓郁的彝族风土人情画卷。作品内涵丰富,思考深刻,从一般性的成长叙事扩展到女性命运和生存困境,并对改变与固守、文明与落后等命题进行了探讨。小说笔致紧凑,语言流畅,呈现出极为丰富、细腻、生动的艺术空间。

比如,去年一位东北的朋友给我寄来了榛子。我一边吃一边想:要是有一天我的牙都掉光了,我该怎么吃榛子?我想这个世界上最爱吃榛子的就是松鼠了,如果我朋友给我寄榛子时,同时快递来一只松鼠,当我打开箱子,一只松鼠从里面跳出来帮我剥榛子,那该多好啊。后来我根据这个想象写了一篇童话故事。

位于东京上野的国际儿童图书馆于2018年举办了“《赤鸟》创刊100周年展”。

这是一部讲述关爱、陪伴与成长的儿童小说。一个举止怪异的外星人,内心却澄澈纯真,充满大爱,他与三个孤女的相处让人感受到亲情的可贵和生命的本色。作品具有一定的科幻色彩,语言幽默,流畅好读,叙事技巧也很高超。全篇闪烁着儿童文学立意之美、幻想之美、语言之美,营造出一种诗意葱茏又晶莹、斑斓的阅读美感。

在书里读到新鲜的想象

日本绘本文化的发展历程

——《买星星的人》获奖词

当你学会了像作家那样观察时,你也就有了一双发现这个世界的慧眼。观察应该是有目的的、有计划的、有方向的,也是比较持久的。所以,我们把观察叫作“眼睛的采访”。

至于为什么是“中日双语绘本共读会”而非单一的“中文绘本共读会”,是因为笔者一直觉得“保留自身文化”与“融入当地文化”这两者不但不冲突,反而更应该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绘本共读会毕竟不是中文教学班,它更多的是为大家提供一个能够接触中文,体验中日文不同语言特色以及两国文化差异的交流场所。因此,中日双语绘本共读会不仅面向中国家庭,同时也大力欢迎日本家庭的积极参与。考虑到多数参加人员可能并不具备相关的中文知识,在选书时,笔者一般会参考三个标准:第一,像《噗噗噗》(谷川俊太郎)这种拟声词较多的婴幼儿绘本;第二,诸如宫西达也的恐龙系列绘本那样在中日两国知名度都较高的趣味型绘本;第三,像《荷花镇的早市》(周翔)这样虽然在日本知名度不高却可以充分展示中国传统文化风景的知识型绘本。

银葵花奖

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一定要有好奇心,所以,像孩子那样保持好奇心是极其重要的。任溶溶先生今年已经96岁了,他曾经写过一首诗《狗叫》,写他到香港讲学时的经历。“我对门是一排别墅,偶然一声狗叫:
!猛一下子到处狗叫,从别墅这头到那头。难道对门家家养狗?我忍不住往外瞅瞅。不不,养狗的只有一家,其他叫的,是小朋友。你看他们伸长脖子,大叫特叫,把狗来逗。他们越叫越是来劲,汪汪汪汪,
!大家倒是看看那狗,它好奇地侧转了头,干脆静下来‘听’热闹,竖起耳朵,闭上了口。”任溶溶先生教会了我们要有好奇心,才能发现生活的丰富多彩。

图片 2

这是一部充满人道主义关怀的佳作。作品以二战时期犹太人薇拉一家从德国逃难到上海为背景,赞美了人类在战争中患难与共、互相扶持的温情。一以贯之的爱,超越了阶级、国籍和地域,为整部小说增添了暖色调。

在阅读这个故事的过程中,我们是否会不断问自己:你是那个男孩还是那棵树?对于家长、对于长辈、对于这个社会,你索取了什么?又有多少回报?这样的故事会让我们反省,会让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然后探究真理和真相。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战前的这些绘本杂志更多采用的是一种以单幅或系列插画来衬托文章主题的表现形式,而如今我们在市面上所见的那种画作一体、甚至无字的创作型绘本,其真正兴起的开端还应该是在战后。通过西本鸡介的梳理和考察可知,1953年问世的《岩波儿童系列丛书》将艺术表达形式多样、故事内容趣味横生的《小黑人桑波》《小房子》等外国经典绘本引进国内,给日本绘本界及出版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之后,不少出版社纷纷推出本土画家创作的绘本作品,并很快就有日本人在1967年、1969年的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BIB)中拿下大奖和金苹果奖。到了上世纪80年代,赤羽末吉和安野光雅两位日本画家又相继摘得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从而进一步扩大了日本绘本的国际知名度。

但写作至少对我们这些好人有一定的意义吧?

在我看来,想象力的来源其实有三个,第一是书籍,第二是生活,第三是大自然。而文学阅读是激发想象力、创造力的一个重要来源。

位于东京高圆寺的一家绘本咖啡馆内景,类似的绘本咖啡馆如今已遍布日本全国各地。

“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与“青铜葵花图画书奖”隔年交叉举办,活动的最后,第三届“青铜葵花图画书奖”征稿活动正式启动。

在很小的时候,家长告诉你不要说谎,你可能记不住这句话,但当家长告诉你《狼来了》的故事时,你一下子就记住了。而故事如何塑造了我们自己呢?有一部文学作品很形象地说明了这个问题,那就是《一千零一夜》。故事说的是有一个非常残暴的国王,每天晚上要杀一个姑娘。后来,一个勇敢的女孩进了王宫,每天晚上给国王讲故事,而每当讲到故事最精彩的时候正好天亮了,国王想知道故事的结局,得第二天晚上继续听。就这样,她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惩恶扬善的故事,最后国王被感化了,娶了这个姑娘做他的王后。《一千零一夜》是阿拉伯民间故事的全集,而民间故事正是代表了我们人类自身、我们集体的一种道德和情感。其实这个故事就是告诉我们,文学可以塑造我们的文化,文学可以塑造我们自己。

人们常说,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如今将这句话放在民间文化交流上,同样也是适用的。像中日双语绘本共读会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文化活动,或许也会如同春耕播种一般,不知何时便把一粒种子撒进了人们的心田,只需我们静静等待未来发芽、成长与收获的那一天。

《小塘主》 沈习武/著

在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门前有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巴金先生的一段话:“我们有一个丰富的文学宝库,那就是多少代作家留下的杰作,他们教育我们,鼓励我们,让我们做得更好、更善良、更纯洁、对别人更有用。文学的目的是使人变得更好。”

虽然据东京都总务局的统计,2019年居住在东京的外国人已达到55万,几乎占东京总人口的4%,其中仅中国人就有21万,在整个外国人群体中位居首位,可是在绘本共读会方面,除了偶尔一些英语绘本共读会之外,几乎看不到其他语种的身影。当然,英语作为学校教育中的第一外语而受到重视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在本国人口不断减少、外国人口持续增加的大背景下,东京这个多语言共生社会在文化活动领域对其他语种的需求正在急速上升。笔者身边就有许多中国家庭的父母担忧孩子因长期生活在海外、缺少接触中文的机会而最终丢失了自己的母语,同时也有不少日本家庭的父母希望能让自己的孩子多一些除了英语之外的语言文化体验。于是,在拿到“绘本专门士”资格之后,笔者从2018年起开始尝试在东京的图书馆或书店开展中日双语绘本共读会。

获奖词

作家沈从文先生的墓非常朴素,只有一块小小的石头,石头上刻着这么几个字:“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也就是说,像他一样思考,可以认识自我,也可以认识他人。所以,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学会认识世界、认识生活,获得智慧。

随着时代的变迁,日本又陆续出现了“御伽草子”(镰仓时代至江户时代期间出现的一种带插图的短篇大众文学作品)、“奈良绘本”(室町时代至江户时代期间出现的一种主要以御伽草子为题材的带图抄本)等走进寻常百姓生活的早期绘本作品。之后,江户时代木版印刷术的发展更是对这些绘本作品的降价扩销起到了显而易见的推动作用。彼时,取材自日本传说故事的儿童读物“赤本”和以日本古典舞台艺术“人形净琉璃”“歌舞伎”等为题材的历史读物“黑本”大量涌入图书市场。到了明治时代,绘本基本上已经成为儿童通俗读物的一个代名词。

这是一部充满哲学情怀的科幻小说。作品以玛若星球上处于食物链底层的弱小种族蜥蜴族为核心,阐释了何为真正的强大。作品具有巨大的想象力,本质是对世界的叙写,展示了对生命形态的尊重和对自然规则的敬畏之心。整部作品主题深邃,内容广博,大气而不失细节之处的雕琢,悲壮而不失理性之光的照耀,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比如,一位小学四年级的小朋友这样写《躲猫猫》:“太阳,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和他一起躲猫猫。晴天的时候,我们躲他,阴天的时候,他躲我们。雨天的时候,嘘,我们都躲了起来。”这是小朋友对世界的发现,对人和太阳之间关系的一种发现。

明治时代至大正时代期间,从《少年园》(1888年)、《幼年画报》(1906年)到《儿童之国》(1922年),日本迎来了绘本杂志和儿童文学作品接踵面世的一个井喷期。鉴于当时日本政府所推行的美育教育水平停滞落后,不利于少年儿童养成良好的文学艺术鉴赏品味,“日本儿童文化运动之父”铃木三重吉创办儿童杂志《赤鸟》(1918年),号召当时一流的文学家和画家投身于儿童文化创作之中,并由此正式拉开了日本儿童文化运动的序幕。在芥川龙之介、谷崎润一郎、泉镜花等文学大家以及冈本归一、初山滋、清水良雄等知名儿童画家的大力把持与合作之下,日本儿童文化无论是在“文”还是在“画”上都实现了质的飞跃。这也为战后日本绘本文化迈出国门,走向世界奠定了一个良好扎实的基础。

在历次评奖中,我们始终坚持高品质的文学理念,用公平、公正、严谨、负责的态度,对待每一部作品。“青铜葵花”奖项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也不断得到印证,在作家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在社会上的口碑越来越好。

安妮是一个犹太女孩,她用短暂的生命写下了《安妮日记》。所有知道她故事的人,没有不对纳粹的残暴表示愤慨的。这就是文学的力量。

图片 3

《山芽儿》 王新明/著

我是一个童话作家,大家经常问我:为什么你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因为我喜欢阅读,我在书里读到那些新鲜的想象,就经常会思考作者是怎么想出来的,然后我会去学习。而且,我特别爱做“白日梦”,我的很多童话故事都是做“白日梦”时想象出来的。

中日双语绘本共读会“春节专题”现场布置

获奖词

文学的第五种力量,是让我们变得更加勇敢和正义。

近年,伴随着年轻人远离书籍的趋势加剧,整个日本出版业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番恶战苦斗。笔者一位在东京某出版社任职的友人笑称,现在出版业唯一能稳赚的恐怕也只有绘本了。此话乍听之下虽然略显武断,却也与事实相去不远。究其原因,一来与东亚父母那种“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育儿心理有关;二来也和整个社会对绘本阅读的大力推动密不可分。2000年是日本参众两院通过决议规定的“儿童读书年”。也正是在这一年,日本从英国引进“阅读起跑线”(Bookstart)活动,旨在“与孩子分享阅读”(Share
books with your
baby!)。如今,日本全国已有60%的自治体在开展1岁以内婴儿体检时,联合当地图书馆、保健中心、市民自愿者团体等共同举办绘本共读会,并向每个参加体检的家庭赠送绘本套装。

 

看上去写作是最不需要天赋的,因为会说话就会写作,但恰恰文学是最难的。英国作家康拉德说,一个作家“必须力求达到雕塑的造型,达到绘画的色彩,达到最高的一种艺术,就是音乐所能激发联想的魔力。也只有坚决彻底地致力于形式和内容的融为一体,只有毫不懈怠、永不气馁地注意词句的结构和音调,才能接近造型、色彩之美,才可以迫使千百年来被人随意滥用,以致棱角磨尽、面目全非的老词旧字,暂时在平庸的字面上闪现一下神奇联想的光辉。”所以,文学是语言的艺术,但不是所有的语言都能成为文学。只有语言表达得够艺术,才能成为文学。

虽然日本的“绘本热”现象不过是近二十年的产物,但若探究其绘本文化的发展历程,却可以追溯至平安时期的“物语绘卷”(故事画卷)。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便是以日本古典文学高峰《源氏物语》为题材所创作的《源氏物语绘卷》。这件被称为“日本四大绘卷之一”的国宝级作品如今仍部分保存于名古屋德川美术馆和东京五岛美术馆。翻译过《阿Q正传》(岩崎书店“世界文学名著青少版”,1967年)的儿童文学作家西本鸡介曾言,绘卷让“之前仅通过文字来体验故事世界的人们发现了还存在这么一种依靠欣赏具体图画的方法——也可以说是绘本的绝妙之处”。

《满川银雪》 唐池子/著

有一个故事叫《爱心树》,讲的是一个男孩和一棵树的故事。一个男孩和一棵树是特别好的朋友,男孩和树一起慢慢长大。男孩要到远方去,树有什么可以给男孩呢?树说,你把我的果子拿走吧。于是男孩摘下了所有的果子。男孩需要房子,树说,你把我的树枝都拿走吧,于是男孩用树枝建了房子。男孩想到更远的地方去,离开故乡。树说,你用我的树干做一艘船吧。于是男孩拿走了树干。多年以后男孩回来了,回到了树的身边。树说,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了,我只有一个树墩子,你可以坐下来。男孩说,我也不需要什么,我恰恰需要一个树墩坐下来休息。

正如纪实文学家柳田邦男所提倡的那样——“人生需三读绘本”,意指幼年读绘本,从小培养阅读习惯和对世界万物的好奇心;青年给下一代读绘本,体验亲子共读的乐趣;老年读绘本,重拾孩童时期的美好回忆。如今,绘本已不再仅是人们传统印象中的一种儿童读物,同时也是串连前后两个人生阶段的记忆纽带以及维系两代人亲情沟通的文化桥梁。

据悉,本届图画书征奖增加征集自然科学、人文社会、历史文化、艺术等非虚构类题材的作品,与故事类作品共同参与评选。

观察就是“眼睛的采访”

今年年初,笔者在东京某图书馆与该馆工作人员共同举办了一场介绍春节文化的中日双语绘本共读会。当时选择的是曾获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的《团圆》(余丽琼/文,朱成梁/图)。这册绘本从一个年幼女儿的视角描绘了外出务工的父亲在春节期间返乡团聚时的生活点滴,其中还形象地介绍了在饺子里包裹好运硬币等民间过年习俗。这种充满中国艺术特色的淳朴画风与真挚情感不仅让日本孩童倍感新鲜有趣,也使那些尚没有机会回国感受传统春节氛围的中国小孩心生亲近感。此外,整个活动中还穿插了“春节知识小问答”以及简单的中文对话体验(此次按计划只教了“新年好”“再见”两句)。结束后,一名从国内来东京上小学的中国女孩特意走过来跟笔者说:“我上学时,周围所有人都说日语。回到家,也只有爸爸妈妈说中文。没想到今天有这么多小朋友和我一起说中文,真的好高兴。”

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学者、出版人、中国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先生,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李岩先生,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先生等嘉宾、领导出席此次活动。天天出版社社长张弋辉先生、天天出版社总编辑张昀韬女士主持该活动。

长沙有一座洗心禅寺,寺里的一位和尚写了一首《炭火》。诗是这样写的:“燃烧一夜,灰烬如雪。只需一吹,炽热如昨。谁会心上,拨灰觅火。”我相信文学也是一样,它是一个用心灵点亮心灵的过程。

 

我想说说文学的“七种力量”。

本次评奖投稿数量再创新高,在题材、写法、构思等方面也更加多元。有厚重的历史题材类作品,也有饱含温度的现实题材类作品、灵动有趣的校园小说以及充满哲学意味的科幻类作品。这些作品回望了过往的童年生活,呈现出浓郁的地方特色;同时也深切地关注当下儿童的成长问题,弘扬乐观、大爱、大美的正能量;而对未来奇巧的设想与构思更为中国原创儿童文学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每家门前都有一个鞋垫,我们通常回到家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脱鞋。但是,有一位台湾作家却发现了鞋垫的“秘密”。他写道:“我回家把鞋脱下,姐姐回家把鞋脱下,哥哥、爸爸回家也都把鞋脱下。大大小小的鞋是一家人,依偎在一起,说这一天的见闻。大大小小的鞋,就像大大小小的船,回到安静的港湾,享受家的温暖。”作家用他的眼睛发现,门前的鞋其实就是一家人。所以,文学让我们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有了对生活的发现,你才能用心去感受。没有了发现,生活是索然无味的;而你有了发现,生活就变得充满滋味。

《终极恐龙》 刘虎/著

好的故事会让我们反省

 

文学的第一种力量,是让我们拥有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有这样一句耳熟能详的话:“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文学作品正是作家用自己的眼睛发现这个世界,然后再把这些发现写出来。作家格非说过,作家就是观察者。当然,这个观察者要有足够的敏感性,需要有一定的学识,也需要有自己的思想。

写作需要勇气,我庆幸自己没有放弃。我在《山芽儿》里写的那些孩子也是勇敢的人,他们生活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他们的村子长在云端,长在悬崖上。他们攀爬十七条藤条求学问计于生活,亦如我在儿童文学之路上的探索。所幸,在党和国家的关心下,悬崖村已经修了结实安全的钢梯,悬崖村富裕而美丽的未来,孩子快乐而无忧无虑的成长,都将成为温暖的现实。

文学的第六种力量,是让我们感受语言的魅力。

这是一部灵动有趣的校园小说。通过离异家庭男孩转入新学校后的种种见闻与遭遇,歌颂了儿童之间纯真的友谊。作品幽默明快,结构独特,具有浓郁的儿童本位意识,极为用心地将一段真实的童年还给了读者。

阅读是让心灵得到熏陶的过程。什么叫熏陶?熏陶是一个接触的过程,是被一种思想、品行或习惯所濡染而渐趋同化的过程。我们在书里会寻找到很多共鸣。

 

不久前,儿童文学作家、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汤素兰来到“齐鲁大讲坛”,以“文学的力量”为题,讲述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当下,文学之于我们的意义。

《买星星的人》 王林柏/著

阅读,让我们的心变得更加柔软,更有同情心、更有爱心,让我们的心灵世界变得更加丰富。

——《小塘主》获奖词

曾经有一个9岁的小朋友读了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后写了一首小诗,当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次比赛中获得了大奖,题目叫《别问我这是为什么》。诗里写道:“妈妈给我两块蛋糕,我悄悄地留下一块,你别问这是为了什么。爸爸给我穿上棉衣,我一定不把它弄破,你别问这是为了什么。哥哥给我一盒歌片,我选出了最美的一页,你别问这是为了什么。晚上我把它们放到床头边,让梦赶快飞出我的被窝,你别问这是为了什么。我要把蛋糕送给她吃,把棉衣送给她去挡风雪,再和她一起唱那最美丽的歌。你想知道她是谁吗?请你去问问安徒生爷爷,她就是卖火柴的小姐姐。”

获奖词

“从歧路上观察到正路上去”

获奖词

文学的第三种力量,是能让我们的心灵更加丰富。

此次小说奖的评选,我们收到的投稿又创新高。在近一年的时间里,组委会紧锣密鼓地展开工作,对每一部稿件进行了审读,并邀请了聂震宁、王泉根、林文宝、徐坤、李洱等权威专家和多位资深文学名家担任终评和复评评委,对稿件进行层层选拔,最终产生获奖结果。

我们都是“吃”故事长大的

——《山芽儿》获奖词

阅读让心灵得到熏陶

也许这个时代,更需要写作。我们将会看到一个更加出色的“青铜葵花奖”。

我自己写过一个童话,叫作《长生不老的故事》,也是来自于自己对生命的感受。故事讲的是三个姐妹都渴望长生不老,大姐听说生命在于运动,就不停奔跑,最后她成了风的一部分。二姐听说生命是静止的,最后成了山上的化石。最小的妹妹在家里等姐姐们归来,她就结婚生子,把大姐、二姐的故事告诉她的孙女,这样故事代代流传了下来。在我看来,故事才是长生不老的,因为故事代代相传,所以他们的生命才流传下来。

 

文学的第四种力量,是能让我们获得智慧。智慧和知识是完全不一样的,有的人有很多知识,却没有多少智慧。

本届“金葵花奖”得主王新明女士发表获奖感言

文学能够让生命永恒

我喜欢写“现实生命性”主题,让孩子们读那些人生中不可预知的悲欢而触动对于生命得失的思索,我也期待在我的故事里,能够呼唤儿童精神世界的塑造与人性本真的回归。

文学终究是语言的艺术。而我们的存在和思索,都会以语言的形式反映出来。

作作品具有浓郁的田园牧歌色彩。西峒如画的风景与神秘的传说交相辉映,诉说着大自然的钟灵毓秀之美、人性的善良朴实之美和生活的甘甜醇厚之美。作品平实中更见功力,温暖中流淌着淡淡忧伤,让我们看到生命的纯净与感动,内心的坚守与传承。酿酒就是在酿日子,都需要动情、用心,曲未终,人未散,美好依然在人间流淌。

什么样的故事最具有撼动心灵的力量?英国作家钱伯斯说,没有哪一本教科书可以教会我们如何写作,但是一个15岁的犹太女孩却教会了所有人如何写作,她就是安妮。第一,她是一个出色的讲故事的人,她当年为了逃避纳粹的追捕,被关在一个狭小的密室里,记录了自己充满恐怖的25个月的密室生活。第二,她写自己的故事,以自己为标本来研究生命。她热爱写作,因为写《安妮日记》,她忘记了恐惧,忘记了密室外面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所以《安妮日记》才具有如此震撼心灵的力量。如果说故事的根是真实的生活和真切的体验,那么故事的生命取决于作家在故事中所彰显的生活信仰和价值观念。

《方舟》任富亮/著

想象力是五官之外的第六感官,想象是人在以往认识的基础上创造形象的心理过程。有想象力的人,就有创造力。但想象不是无中生有的,阅读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文学阅读,能够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第三届“青铜葵花小说奖”评奖经过了公平、专业、严谨、全面的初评、复评和终评的层层筛选。由曹文轩先生担任评委主席,聂震宁先生、林文宝先生、王泉根先生、徐坤女士、李洱先生担任终评委。

文学为什么会让我们变得更好?因为作家是会讲故事的人。故事像面包一样,我们吃了面包会长身体,而我们“吃”了故事则会增长智慧。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就听故事,并沉浸其中,是故事哺育了我们,让我们弄懂了这个世界。在建构世界的过程中,故事也建构了作为其中的存在者的我们,然后我们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通过故事塑造出一个自我。所以,我们都是“吃”故事长大的。

——《终极恐龙》获奖词

让我们感受语言的魅力

臧永清先生致辞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当下,还会有那么多人愿意去阅读文学作品,还会有那么多作家愿意从事写作的原因。

《1937:少年的征途》 许敏球/著

美国南北战争结束的时候,林肯总统说:引发这场战争的不是他,而是一个女人。她就是《汤姆大叔的小屋》的作者斯陀夫人。《汤姆大叔的小屋》第一次把美国黑奴的悲惨生活呈现出来,激起了很多人的愤怒,同时也激起了北方很多人对黑奴的同情。所以,好的作家总是以敏锐的洞察力捕捉时代精神,推动社会进步,甚至超越时代、预见未来。

我曾以为写作是一个孤独的旅程,因为写《山芽儿》的时候,几乎每一天都要写到凌晨,甚至写到黎明。那个时候的城市,沉睡着,寂静无声,只有时光匆匆前行。直到今天,我幸运地站在这里,站在这绚丽的奖台上,见到了尊敬的曹文轩老师,见到了给孩子写书的你们,我才为自己的心找到归宿。我不是一个孤独的写作者,原来,你们都在,我愿意与你们一路同行。

我们的世界要变得更好,需要勇敢和正义,而且要敢于批判,促进变革。文学往往就有这样的作用。虽然文学家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社会学家,但他们可能更敏锐地感觉到社会的变化。所以,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教育他的时代,是每一个作家应该向自己提出的任务,否则他只是一个逗乐的人罢了。”郁达夫也说过:“善于观察的人,虽不是神仙,虽不是预言家,但他却能从现在观察到将来,从歧路上观察到正路上去。”

 

这是一位小学四年级小朋友写的《锯春风》:“春天,我在家里种凤仙花。种子,那么小,过了几天,小种子长出了小苗,叶子的边缘长着锯齿。原来小苗用自己的锯子把大风锯成了小小的春风。”读了这篇短文,我每次看到凤仙花,都会想到那些叶子上的锯齿。

我在问一个问题:写作会对这个世界的堕落、恶变产生一点抑制作用吗?能吗?我们无法判断。但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一个热爱著书立说、崇尚文字的人也会滥杀无辜吗?我们无法知道。那些恶人们是否也知道写作?这些疑问、联想也许十分幼稚,我们不可能将拯救世界寄希望于写作,写作还绝无这么强大的祛魔作用。

——《糊粮酒·酒葫芦》获奖词

这是一部充满现实主义精神的儿童文学佳作。以花溪村为取材对象,探讨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留守儿童等一系列农村现实问题。作品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表达了对故土的守护、对希望的追索和对生命的体察与尊重。

——《蜗牛》获奖词

“青铜葵花”这个美好的意象由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创造,寓意绚丽和隽永,用它来命名一个儿童文学奖项再合适不过。

——《1937:少年的征途》获奖词

——《满川银雪》获奖词

金葵花奖

——《方舟》获奖词

这是一部典型的家族式儿童文学。作品以花鼓戏为背景,描述了对文化的传承和对人性的坚守。小说末尾,“我”选择了花鼓戏,就是选择了传承祖辈昂扬向上、正直浩然的精神气质。作品对儿童成长的刻画和表达既是家族式的,又是社会性的,在抒情诗意的同时,又具有一种肃穆悲凉的氛围。整部小说柔中带刚,具有极大的张力。

曹文轩先生致辞

我们对写作的意义有着丰富、透彻的理解。正是基于这些共同认识,我们聚集到一起,并心心相映。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时代,也许并不是一个特别理想的时代。物欲横流导致了我们对精神世界的疏远。暴力主义蔓延、邪恶肆无忌惮,当那些屠夫在巴黎、在新西兰、在叙利亚、在世界的很多地方施暴,我们不知还该对这个经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世界说些什么?惊愕、惶恐、甚至感到绝望。

图片 4

《星期二的挑战》杨翠/著

这是一部成长主题鲜明的小说,书写了一对父子从充满冲突到实现和解的过程。作品对情感的处理相当细腻,通过大段真实的心理描写,表达了儿童内心对爱的渴望和诉求,展示了成人的不良行为对儿童造成的伤害。作品中的父子是中国式父子的缩影,也是儿童成长期最为独特的处境,父子的对抗也警示世人,只有爱才能把爱延续下去。

2019年8月22日下午,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中国出版集团活动区,中国出版集团、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隆重举办了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颁奖仪式,此次“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的获奖结果揭晓。

在此,我对所有支持这一奖项的各位专家和作家表示诚挚的谢意!五年前,在中国出版集团的支持下,人民文学出版社最初设立这一奖项,希望为广大儿童文学创作者提供一个广阔的平台,为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糊粮酒·酒葫芦》 小河丁丁/著

铜葵花奖

从2014年设立以来,“青铜葵花”奖项已经走过了五年的历程,共举办了三届小说奖、两届图画书奖的评选,产生了《将军胡同》《摇啊摇,疍家船》《中秋节快乐》《小狐狸的旅行》等备受好评的优秀作品,获奖作者也通过这个奖项脱颖而出,受到各界关注,迅速成为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坚实力量。

我们是好人,但如今的好人很难成为质量很高的好人。被公开美化的竞争,像鞭子一样驱赶着成千上万的人——人成了羊群,在满山奔跑。图像世界潮水一般汹涌至极,我们无法安静、无法淡定,浮躁之气包围着我们。写作,坐下来,面对文字、谋篇布局、纾解心中的郁闷、理清如同乱麻的思绪,让人静心,得片刻的小憩,总还是行的吧!

这是一部荡气回肠的抗战题材小说。从一对小儿女洛桐和秋芷在战火纷飞岁月里的遭际入手,以孩童的视角和感受,对抗战作了多维度展现。作品歌颂了和平的宝贵,赞美了为和平付出艰辛努力的人。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