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于柔的手指刚强有力的在笔记本上写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在不久之前已经进城去了



  早上张先生打电话给我,他说今天七夕,我上次走的时候悄悄在家里给你藏了礼物。

  冬去春回,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春雨,没有淅沥的响声,更像是一阵湿露的云烟,转瞬即过。

  一场花开,错落了多少时空交织的残影,孤错了轮回,宫锁心玉,交织今生的缘错,你留下的一缕香,划作万青丝,把我的思念编织成了网,我困在了中央,你却忘将我放出,空等了誓言,却终究是错过了你,你的流年,在似锦如花的最深处,走过,不是为我,却乱了我的浮生,你一低头,写我一生的伤怀。

  我先是一惊,继而喜上眉梢,心想不枉我三年以来的调教,这厮果然有所长进。

  村头的傻子还站在那里,他除了睡觉吃饭我想其它的时间他都会呆在那,手里依然捧着陈旧的饼干盒。

  一桩五层楼的一扇窗灯光微弱,窗帘下是一张红色长桌和一台散发着微弱气息的台灯。

  于是我翻箱倒柜,上蹿下跳,雷达一样扫描着首饰盒,心形,蝴蝶结之类的爱情标记。

  村里的人都知道,每天村头总有这么一位,一头蓬乱的长头发,破旧的衣服,脚上也只穿着一只布鞋,就这样呆若木鸡的一直望着远方,嘴里还不时的傻笑,一等就是一天,直到傍晚才肯回家吃饭。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于柔的手指刚强有力的在笔记本上写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肩上,眼泪越流越多,一滴一滴的掉落在黑色的字体间,眼泪落下,黑色的墨水得到滋润,迅速的蔓延、蔓延,直至模糊的看不清原先的字体。

  最后我在沙发底下翻出一袋鸭脖。

  “傻三儿,咱回去吧。”这是他的父亲胡邦平,黝黑的皮肤,一脸的无奈。

  于柔的日记每一篇都离不开他暗恋已久的男生—–荣景。

  我给张先生打电话,我说这就是你说的礼物?

  傻三儿,是他的小名,原名叫做胡文强,是家中的老三,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在不久之前已经进城去了。

  这次也不例外。亲眼看着自己守护了三年的暗恋与她人十指紧扣,那种滋味虽已麻木,但亲眼看见,苦涩的心念蔓延在整个身体,已经干涸的眼睛再次湿润,只有在笔记本上不停的写着荣景的名字。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2

  张先生说,这只是礼物之一,你再找找。

  胡邦平拿毛巾擦了擦他的脸:“傻三儿,咱回去吧。”

  舍友摸索着墙壁打开了她桌前的台灯,轻声安慰道:

  原来这袋鸭脖只是浪漫的伏笔,我惊魂甫定,再次翻箱倒柜,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细细搜寻.

  “爸,巧儿。”他平静的吐出一句

  “小柔,放弃他吧!人家有他的青梅竹马的小女朋友,你这算什么?甚至连暗恋都算不上,你为了追随他的脚步,你付出了多少?不值得的,你如果看淡一些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哭一场就过去了,赶快关上台灯吧,否则被值班老师捉住就要被罚了!”

  然后我在衣柜深处又翻出一袋鸭脖。

  巧儿是一个秀气的姑娘,也算是傻三儿的青梅竹马,听说小时的巧儿遇到过几个流氓,被回家的傻三儿看到了,他毫不犹豫的上前和流氓厮打在了一起,那一次他伤的很重,不久以后也就成了傻三儿,虽然他傻了,但巧儿还是一直陪伴着他,直到巧儿一家搬进了城里,就再也没有见到过。

  舍友的话语一点一点的浸入于柔的心扉,是啊,他有他的青梅竹马,自己只不过是单相恋,真真是可笑而又滑稽的一场暗恋。

  我愤怒地拨通了张先生的号码,我说你特么这是在逗我?

  胡邦平知道,儿子虽然傻了,但还时刻惦记着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还默默的喜欢着她,等待着她能够回来。

  但,放弃?谈何容易?

  张先生说,对呀!

  想到这胡邦平便阴着脸回家去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谁都叫不走他的儿子。

  这一夜,于柔没有睡觉,她的表情在台灯下很是模糊。

  我一边啃着鸭脖一边表达我的不满,我说张先生你这么谈恋爱可不行,像七夕这么重大的节日,两个鸭脖根本表现不了诚意,起码你给我放个酱猪蹄。

  到了正午,傻三儿一瘸一拐的跑进了家里,喘着大气,然后嘿嘿的对着胡邦平傻笑。“爸,巧儿巧儿。”

  第二天。

  张先生对于节日福利标准显然有着自己的判断依据,他义正言辞地说,酱猪蹄要留到明年的三八妇女节才能给你。

  胡邦平顺着门向外看去,一个女孩正在慢悠悠的走过来,到了门口他才反应过来:“呦!小林啊,你怎么来了,快,屋里坐。”

  于柔就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提起勇气告白了,就当……就当是对这场暗恋三年的文章写上结局吧。

  我说,你走开,我不要跟你谈恋爱了。

  “哎,胡伯伯,这是带给你的营养品。”

  不出人意料,荣景脾气温和的拒绝了自己,又说了许多鼓励人心的话语,尽管是以同学的身份。

  张先生显然大吃一惊,他说,谈恋爱?我们不是早就谈完了么?

  “你看,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老林他们还好吗?”

  一种爱,挂着泪珠,但很凄美,它叫做放弃!放弃真的是另一种爱?放弃真的是另一种幸福?确切的说,放弃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自己狼狈地退出,这不是伟大,而是因为在放与不放之间我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也勉强不来,就算我死死地抓住,抓住的是什么?是伤痕,是痛苦!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我爸妈都挺好的,你们呢?”

  我们时刻都在失去,失去时间,失去生命,失去财富,失去机会。我们努力的想去拥有更多的精彩,可惜只有两只手,所以必须学会选择,学会放弃。要清楚哪些是我们不需要的,如果心的欲望太大,什么都想抓,可能最后什么也抓不牢。只有学会放弃,才能更好地持有。选择和放弃,轮回路上始终与我们如影随形。

  这句话在我的心中犹如晴天霹雳,我心想这他妈是要分手的节奏啊。

  “唉,你看看。”

  当我们再回首时,沉淀的可能不只是记忆,那些如风的往事,那些如歌的岁月,都在冥冥的思索中飘然而去。拥有的就该要珍惜;毕竟,错过了的,是再也找不回的。但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为保万一,我还是追问了一句,那我们现在处在什么时期?

  傻三儿坐在墙角,低着头,不停的傻笑,一会又抬起半张脸看着巧儿,还不时的挠头。

  张先生说,从恋爱到结婚的过渡期啊。

  巧儿走了过去,笑着叫了声:“傻哥儿。”

  张先生的回答让我格外惊异。因为我们前不久刚刚渡过一段并不美好的时光。七月份他请假回来看病,而我的状态也格外差,不停掉眉毛。以至于久未回家的张先生看到我第一眼脱口而出,你的眉毛去哪儿了。

  傻三儿嘿嘿的应了声:“巧儿巧儿,给巧儿的。”

  紧接着发生了撸串算错帐事件,超市丢包事件,出门吃饭带错路,看电影没拿票事件,这让张先生对我的智商产生了严重的质疑。

  破旧的饼干盒里装着无数只崭新的千纸鹤,五颜六色。她依稀的记得走之前给傻三儿说的一番话:傻哥哥我喜欢千纸鹤,它代表你对被送的人的祝愿,每只千纸鹤承载一点祝愿,最终成为一个愿望,那被送的那个人就可以美梦成真了。

图片 4

图片 5

  刚开始他还很温柔地安慰我说,没关系,如果将来生了个跟你一样智商的孩子,我们就想办法把他丢掉好了。

  巧儿哭了,她从不知道一个傻子可以如此用心。

  到后来他直接用指关节敲击我的脑门并且进行一系列的智力测试。再三确任我不是被人掉了包之后,他终于想起来要问一问这一切的原因。

  “傻哥哥,你还记得巧儿。。。”

  我解释说我不是智商低,只是这段时间状态差。听完后,张先生思索良久。

  胡邦平探了口气,说:“你走后,他就越来越疯,越来越傻,接着每天站在村头等你回来……”

  接着一天晚上下班后我回到家,看到张先生拿出了一套针灸一样的东西。

  “胡伯伯,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巧儿擦掉眼泪,硬生生的打断了他的话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套气压拔罐器。

  “哦?是吗,那恭喜你了,男孩是城里的?”

  在此之前我只知道张先生最性感的瞬间就是能一口气说出各种感冒药肠炎药的全称,但我从不知道他还有给人拔罐的技能。

  “嗯,是的,我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

  于是年少无知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越来越近的危险反而双手做鹌鹑状无比谄媚地说,

  “哦哦,那恭喜你了……恭喜你了。”

  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还有拔罐的技能真是居家必备好男人呢。

  黄邦平望向傻三儿,他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那憨笑声比先前愈大声了些。

  张先生羞涩一笑,说我想了很久,你最近这么蠢是因为心中火气太大,那么首先我们要物理去火。

  太阳正被空中的薄云缠绕着,放出淡淡的微光,春天的村庄就是这样,早晨细雨绵绵,下午也许就晴空万里。

  于是我还没有明白这内中的逻辑就被张先生一把按倒在床上,张先生拿起大号针头迅速对准我的颈部皮肉,不到半分钟我就像一条被捏住了七寸的蛇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巧儿临走的时候把饼干盒又放回到了傻三儿手上,又在桌子上留下了两张喜帖。

  强大的气压带来的是剧烈的疼痛,真是很久都没有发生这样让我泪流满面的事情了。

  先前她还在门口徘徊,然后似有疑问的说了一句:“傻哥儿,你不送送巧儿吗?”最后看傻三儿还蹲在墙角一动不动便匆匆的离开了。

  我边哭边骂卧槽你个贱人胆敢公报私仇。

  过了很久,傻三儿才站起来,捧着陈旧的饼干盒,默默的流泪。嘴边还轻轻叫了几声:“巧儿”

  张先生拍着手说,一天一个疗程,一个礼拜就好。

  跟张先生在一起三年,没有过过什么节。

  对于不能天天相见的人来说,每见一次都是在过节。

  我们常常忘记彼此的生日,忘记所谓的纪念日,也忘记要给对方准备礼物。

  我忙着赶快用自己的双脚踩实土地,他忙着为以后的生活打一个基础。

  我们很久不见一次面,很久没看过电影,很久没像正常情侣一样好好在一起约会。

  有天下班回家看到他坐在炉火前,小心翼翼地看着锅里的粥不要溢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温暖。虽然他看到我回来后就立即撂挑子跑到房间玩游戏了,可是这都不重要。

  爱情如同眼前的一粥一饭,琐碎却又安全。

  我常常会想,一个人的生活,跟两个人的生活,究竟会有一些不同吧。

  13年他在岛上,我自己住的时候,半夜犯了急性肠炎,疼晕在厕所,醒了自己爬回房间。知道他回不来,多大的疼也要自己忍。

  前不久晚上吃了过期的泡面,再次犯病,打电话给他,那时他在自己家,凌晨带着药过来。疼还是一样疼,可是他在,就没有了那种万念俱灰的绝望感。

  这世上相爱无需赞美,单身无需不安。你总会找到那个陪你一起成长一起改变的那个人,如果他已经在你身边,那么恭喜,如果他还没来,也请你耐心。你看单身的人那么多,你总会找到自己连连看。我自己是个记忆力很差的人,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把这些
事情记下来。在漫长孤独的夜晚,争吵冷战的时候,这些记忆支撑着我走啊走,就走了到现在。

  然后一回头就发现,哇,好久了呢。

  然后张先生就一脸傲娇地说,怎地,嫌长啊?

  在张先生的眼里,要一辈子在一起才值得骄傲。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