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在qq上诉说你的牵挂,  从重点小学、初中、高中毕业



  一凡是我最难忘的朋友,只是,在她28岁的时候,上天就把她从我们身边带走了。

  她走了,带走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我环顾一下空荡荡的屋子,角落里的桌子上放着一枚戒指,是她留下的惟一东西。戒指是我买给她的,并不是鸽子蛋,只是一枚普通的水钻戒指。戒指的图案是一只妖娆的狐狸。那只狐狸制作得精致逼真,媚眼如丝。还记得她看到这枚戒指时,眼睛里满满都是欢喜。我就买下送给她,她戴上戒指时,嘴角荡漾着最甜蜜的微笑。她抱着我在我的耳边说,我爱你,一生一世。温柔的话语还在耳边,甜蜜的镜头还印在我的脑海里,可爱情里的主角已经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一网情深

  如果你认识她,或许会和我一样喜欢她。

  她离开的理由,是另一个男人给她买了真正的鸽子蛋。我在她的手指上看到了那枚戒指,奢华美丽,钻石折射出的光亮闪闪的。她走的时候特意把那枚狐狸戒指留了下来,很明显,她那迷人的手指已经不需要这廉价的饰品。

  那时年少,我爱玩闹你爱笑,一根网线牵起一段情缘。

  她是个既安静又开朗的姑娘,言语恰到好处,有她在,既不会觉得聒噪,也不会感到冷场。她周到地照顾着每个人的情绪,也能委婉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她散发着温和的光彩,从不灼痛别人的世界。

  我把那枚狐狸戒指拿在手里,那只狐狸还是那么好看,只是它的表情似乎很凄凉,真的,我发誓我真的看到它黑钻般的眼睛里闪烁着悲伤。我幽幽地说.连你也在悼念我们的爱情。

  我们是通过qq认识的,你符合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所有条件,于是和你相恋就像一场劫难。你穿很好看的白色军装,说话声音暖暖的轻轻的,你笑,有婴孩般的天真。

  就是这么一个姑娘,28岁之前,她都是幸运的。

  接下来的日子,我大口喝酒,抽烟,让自己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你为我写很美丽的情诗,发表到qq空间里;你为我寄很多海上的特产,为我送各种过节的礼物;在电话里关心我的起居,在qq上诉说你的牵挂。感动温暖甜蜜幸福,即使你不在身边,却时刻能感受到你的存在,享受着恋爱的喜悦。

  从重点小学、初中、高中毕业,顺利考上重点大学;大学里和高高帅帅的学长恋爱,毕业后嫁给他;工作地点距离父母的住所只有20分钟步行路程,中午可以悠闲地回到从小生活的地方吃饭、午休;生了个好看的女儿,被外公外婆视若珍宝抢着带,自己也没有变成臃肿的新手妈妈;工作体面平顺,按部就班地晋升,由于处事大方得体,同事关系也融洽,是个被领导器重的中层干部。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内心有多疼,三年的日日夜夜,三年的卿卿我我让我没法忘记。虽然她走了,可是我还爱她。

  真正的爱情就是这样毫无道理,对方的一言一行都影响着自己的心情。每天打好久的长途电话,似乎只有听见彼此的声音才会安然踏实。那么快乐,以为一辈子就可以这样相依相偎,直到地老天荒。

图片 1

图片 2

  然而突然,像毫无预兆下起的雷雨,雨点都打到了自己的心上,记不清你为什么说的放弃,只记得说要出海,好久好久,一望无垠的大海带走了我的思念,也带走了你。你的离开的那么仓促离奇,你口口声声说你深爱的女孩一下子就受了伤,整夜整夜失眠,闭上眼是你的影子,耳朵里是你的绵绵情话…..梦幻一般,一段美丽的爱恋就这样戛然而止。

  生活如果看起来美好得像假的,那十有八九就是假的,或者,命运会在最出其不意的时候来个反转,唰唰存在感。

  那枚戒指就在我的裤兜里揣着,每到夜深人静,我就会拿出来看,那只狐狸的颜色更好看了,浑身闪耀着光芒。那天晚上,我拿着戒指睡着了,睡梦中我觉得有双温柔无比的手在抚摸我的头发、我的脸颊、我的鼻子、我的嘴。还有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现如今痴情的男人太少了,她真的不懂珍惜。

图片 3

  我还记得那是某个夏天的傍晚,一凡头一回没有事先打电话就直接到我的办公室,我忙着手里的活,她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呆呆地咬着指甲,等我忙完,她惨淡地笑着,眼神愣愣地说:“筱懿,我得癌症了。”

  我努力想要醒过来,可是却梦魇般的继续沉睡。隔天天大亮后我才醒来,回想起昨晚似梦非梦的经历觉得很诧异,看看身边并没有异常,自己安慰自己说,只是一场梦而已。

  不喜欢以泪洗面,不过是失恋。可一点都潇洒不起来,看你的照片会哭,读你的信息会哭,看你的空间会哭。偶尔听你的声音,假装不哭,挂掉电话已是泪流满面,那么真实深切的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吧?好多次想要忘记却无能为力,这应该是真的爱了。

  卵巢恶性肿瘤。

  可是却并不是梦,因为那晚以后,我几乎每晚都有类似的经历。那双柔若无骨的手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一次又一次。梦中的女人紧紧地抱住我,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很凉,她的肌肤很滑,她的呼吸有股香甜的味道。她在我的耳边说,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同学们说我是理性的,我笑,她们只是不知道我在深夜里一次次的哭泣,没有声响,只有自己听见心慢慢的碎裂……

  这是一种早期很难被发现的女性重症,除了遗传性卵巢癌之外,没有多少可行的预防措施,只能早诊早治,争取早期发现病变。

  这句话让我猛地惊醒了,揉揉眼睛看看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我手中的戒指借着月光散发着幽蓝色的光,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梦,那梦也太真实了。

  脆弱的人容易受伤,所以要学会坚强。你说会把我当做手心里的宝,但动听的誓言根本经不起风吹雨打。毕竟只是网恋,也许你觉得我们从未开始吧?!又或者你身在军营身不由己,你说了无数次休假来看我,却一次次被现实打碎。

  可是,一凡发现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这句话是我曾经对她说过的。世界上的痴情莫过于此,为了心爱的人愿意做任何事情。

  而我始终不敢漂洋过海去看你,害怕你所谓的爱只是朵朵浪花,潮起潮涌转瞬即逝。千里之外无声对白,也许我们之间横亘的不仅仅是距离,还有那身衣服带给你的囚禁吧?或者还有爱吧?!很想知道,那些年你到底爱过我吗?!我们之间有没有爱情?!

  我怀疑上天预先知道她的人生结局,才安排了好得不真实的这28年,然后海啸般吞噬一切,只留下光秃秃的沙滩,像是对她幸运人生的最大嘲讽。

  那场亦真亦幻的梦还没有找到答案,她回来了。我明白她遇到了什么事情,但在我打开房门那刻我就知道我会选择重新爱她,因为我爱她,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当然也包括接受她的任何过往,这就是爱情,不公平的爱情。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犹疑,我在想我梦里的那个女子,她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我的一场桃花梦……

  两条平行线

  那天,我和我认识了20年的姑娘——我的发小一凡,在我们走过了无数次的林荫路上来来回回地踱步,我拉着她冰冷的手,努力不在她面前流泪。

  她重新住进了我的屋子,经历过一场变故的她踏实了很多。每日洗衣叠被,小女人的样子。看着她的模样,我突然有种错觉,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是一直相爱的。她手指上的鸽子蛋早已经没了踪影,她倒是问过那枚狐狸戒指的去向。奇怪的是,我再也没有找到它,从她进门的那刻,它就消失了,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那时的喜欢是酸涩而懵懂的,我们以为牵了手就是爱情,可是也许一开始就注定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

  突然,她停下来,轻声对我说:“别告诉任何人,我已经这样了,我父母、老公、女儿还得继续生活,让我想想,怎么安顿好他们。”

  我和她买了小小的婚房,开始筹划婚礼,一切好像很幸福。

  那年18岁,我读大一,心智尚不成熟,以为只要喜欢就是爱了。

  她抱抱我,转身回家。第一次,她没有嘻嘻哈哈地挥手向我告别,而是头也不回地走远。我看着她的背影完全消失,才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领证的前一夜,梦中的那个女人又来到了我的梦里。这次我看清了她的面容,她一双眼睛乌黑明亮,媚眼如丝。她的手指还是那么冰冷,触摸着我的肌肤。她对我说,因为我爱你,所以选择离开,看着你幸福。说完转身要离开,我急忙拦她,却只抓住了一丝空气。

  那个寒冷的冬天,当我们并肩走过那些你曾经生活的地方,我渐渐明白我们有太多的差距,即使彼此喜欢,也不会在一起,更不会有完美的结局。

  每天,我都装作若无其事地给她打个电话,她的语气日渐轻松。半个月后,她在电话里说:“我解决好了,咱们中午一起吃饭吧。”

  搬家的那天,我在旧屋里收拾东西。屋子的角落里,我找到了那枚狐狸戒指,戒指的水钻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芒,整只狐狸灰暗,像是失去了爱情一样毫无生机……

  当你再次踏上开往军营的火车,我没有送行,疯狂滋长的思念也因为父母的严厉阻挠而慢慢淡去,他们根本不允许我找一个当兵的。当我提出分手,听见你的哭泣,那么的不舍那么的难过,我挂掉电话,也狠狠地哭了一场。然后任凭你信息电话,无力对抗父母的我,只能默默忍受伤痛。

  在她最喜欢的菜馆,她小口地喝着冬瓜薏米煲龙骨汤,我不催,她愿意说什么,愿意什么时候说,随她。

  大学四年,我一直单身,不是没有人追,只是还会怀念那段只有牵手的单纯恋情,想起大雪飘飘中我们的承诺,你说等我四年,我说毕业就去找你。

  “我先和老公说的。我给他看了病历,对他说,老公啊,我陪不了你一辈子啦,你以后可得找个人接替我好好疼你呦。

  然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当我有足够的勇气去找你的时候,却看到你发来的短讯:四年了,你还好吗?应该没有换电话吧?我知道你今天毕业了,恭喜你了!我今年就退伍了,一退伍就结婚,家里介绍的,因为我知道咱俩一直都是平行线!我根本配不上你,对不起,祝你幸福!

  “女儿太小,你父母年纪大,又在外地,今后你独自带着小姑娘,大人小孩都受罪。我父母年纪适中,女儿又是他们一手带大的,你要是同意,今后还让他们带着,老人有个伴儿,你也不至于负担太重,能匀出精力工作、生活。

  7月的阳光璀璨夺目,我抬头望向天空,忽然就刺痛了双眼。

  “咱们两套房子,我想趁我还能动,把现在住的这套过户给我父母:一来,给他们养老;二来,如果他们用不上就算提前给女儿的嫁妆。如果你不介意,把我那一半存款存到女儿户头上,算她的教育基金。另外那套新房子,你留着今后结婚用,你肯定能找个比我更好的姑娘,得住在和过去没有半点关系的新房子里才对得住人家。”

 

  我问:“他怎么说?”

  

图片 4

图片 5

  一凡放下汤勺:“他没听完就快疯了,说我胡扯,让我先去把病看好。可是我知道根本看不好。

  时隔七年,偶尔我会淡淡地想起那场淡淡的感情里你温暖的笑脸,你是否还记得有个天真的女孩曾在一场疑似爱情的军恋里坚守了四年?!

  “我想让老公没有负担地开始新生活,他那么年轻,不能也不值得沉没在我这段生活里;我想给女儿有爱和保障的未来,不想她爸爸凄凄惨惨地带着她,也不想让她面临父亲再婚和继母关系的考验,那样既难为孩子也难为她爸爸;我还想给父母老有所依的晚年,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俩人还不到60岁,带着外孙女好歹有个寄托,他们还算是有知识的老人,孩子的教育我不担心。

图片 6

  “我不想为难人性,更不想用最亲爱的人今后的命运去考验爱情的忠贞,或者亲情的浓稠。我只希望在我活着的时候,在我力所能及的条件下,把每个我爱的人安置妥当。生活是用来享受的,而不是拿来考验的。

  三月烟花

  “我和老公讲道理,他最后同意了,他明天送我去住院,然后,我们一起把这事儿告诉我父母,这是我们小家庭商量后的决定。”

  在轰隆隆的火车上听见你订婚的消息,不知该表达怎样的祝福,只能轻声‘哦’一下,看向车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脑海里闪过我们之间的一幕又一幕,一起开心的喝咖啡,一起欢快地谈人生,一起看绿树发芽,一起看雪花纷飞。

  一凡半年后去世了。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还记得三月的那场烟花,你说只为换我倾城一笑,然而绚丽过后,只剩荼蘼!说不上疼痛,却有细微的冰凉穿越指尖,直抵心脏。

  就像她生前安排的那样,女儿在外公外婆家附近上幼儿园,维持着原先的生活环境,老公每天晚上回岳父岳母家看女儿,也常常在那儿住。他们的关系不像女婿和岳父母,倒像儿子和父母亲。

  或许这也是一种爱吧?只不过这种爱是委婉的,隐蔽的,还未说明一切已画上句号。看你穿军装和妻子的结婚照上那张英俊的脸,终于明白:有些爱来不及,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两年以后,她的老公恋爱了,对方是个善良知礼的姑娘,另外那套房子成为他们的新居,婚礼上,除了男方女方的父母,一凡的父母和女儿也受邀出席。

  大千世界,爱,纷繁复杂,根本道不明说不清。有时候没理由的想给你打电话,十次有九次都打不通(你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学习)仍然不停的拨那个号码,就像歌里唱的:希望就像偶尔拨不通的电话号码,多试几次,总会回答。终于通了,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简单的寒暄客套的问候,像朋友一样轻松挂断,心中却生出无限的惆怅。

  因为无须在一起近距离生活,所以大家几乎没有矛盾,女儿也喜欢漂亮的新妈妈,每年清明,大家一起给一凡送花儿。

  总是这样纠结着,感到好累,好想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在一个原本凄惨的故事里,每个人都有了最好的归宿。

  然后某天,你觉出端倪,淡定的问我:“我们是什么关系?”时,心轻轻的颤了一下,朋友嘛?对你明明多了几分喜欢,恋人吗?我们从未谈过这个问题。女孩是敏感而矜持的,如果你可以先开口,或许一切都不一样的。

  每个人都因为一凡的爱而幸福安好,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以及亲情——不只有激情,不仅是索取,不光为自己,还有对他人的善意与安置。

  当小心翼翼的说完自己的心声,焦急的等待你的回答时,心悬在半空,而你的回答却让我无言以对:“我也喜欢你,但我们不能在一起!你的大学刚刚开始,而我已经工作,我的这身衣服不允许我对你有半点非分之想!你是注定要离开这个城市的,而我只能一直在这里。我的家乡在更遥远的地方,等我转业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况且你还小,而我是要很快成家立业的人!我不能给你幸福,所以我选择不开始,否则就是对你的不负责任。”

  曾经,我以为爱情里最重要的事是“爱”本身,一凡让我明白,“爱”本身不难,难的是许对方一个看得见的未来,爱情里最重要的事,是我知道自己会离去,却依旧要照顾好你,给你一个妥帖的未来。

  你说的都对,你是国防科大的保送研究生,你比我大了整整两个本科的时光。

  这才是一个女人柔韧的坚强、宽阔的善良,以及无私的爱。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只好抬头仰望天空,不想让眼泪落到大地!

 

  

图片 7

  后记

  青春岁月,也许我们都傻过,爱过,坚持过,却最终输给了时间和现实,尤其军恋更容易崩溃!

  然而我们在成长,来来往往的人群,擦肩而过的,短暂停留的,互为知己的,终身陪伴的,到底谁是谁的过客?谁是谁命运里的轮?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有不珍惜,只有不坚持,只有不明白,只有不愿意。只是就这样爱着,喜欢着,内心也有小小的满足,人本来就是不能控制自己感情的动物。

  有人说爱着爱着就淡了,痛着痛着就不痛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思维呀?有些人注定彼此要忘记的,哪怕倾我一世为你欢笑,也无法留住你的脚步;有些人却是用来纪念的,你唇角飞扬性情温和,为我撑起万里晴空,只是因缘种种我无法享受;有些人是要好好去爱的,你始终站在我的背后不离不弃,即使我爱过别人你也心甘情愿默默为我守候,当你说:“猪,我爱你,永远!”时,那种与你白头偕老的决心与意志铺天盖地而来。

  我们因爱存在,为爱活着,愿每个人都找到真爱!尤其是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