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为了女儿,  除了雨荷



  他今年30岁了,离异,独自带着4岁的女儿生活。没有人理解他的苦楚,他每天活的像行尸走肉一般。为了女儿,他放弃了自己的爱好,“戒掉”了自己阅读的瘾,一心一意地扑在了女儿身上。每天送女儿去幼儿园,给女儿洗衣服、做饭,还要拼命工作。忙得像陀螺一样的他,不再打理自己,每天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样子让人看了都会对他有些怜悯。大好的年纪,却要为生活奔波成这副德行。

  淅淅沥沥的小雨,夏雨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街上的人来去匆匆,没有人注意到旁边的人,是谁,只是埋着头,飞快的跑进家里。

  每个女孩都曾在脑海里幻想过一个王子骑着白马来娶她,然后两个人幸福地走在一起。虽然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不如意,但是不妨碍我们幻想的权利。

  有一天,小区门口出现了一个花摊,卖花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子,眸子清澈,面容清秀。女儿看到花摊的第一眼,就嚷嚷着要爸爸给她买一束百合。他弯下腰,“多少钱一束?”他指着百合问。

  她失业了,要不是自己的闺蜜雨荷每月寄来几百块钱,连生活都成问题,家里只有她孤身一人,每天出去找找工作,时间就流逝过去了。

  芳华,年芳二十七,现就职于某民营企业,从事人事行政。两年前的公司结构调整,她遇到了公司的IT部门同事敏捷。两个人因为同一批进公司,常常探讨工作内容,便互生好感。

  卖花女目光空洞,呆滞地看着前方,“先生,您说的是哪一束?”

  除了雨荷,谁也记不到,这个女孩是公司的大白领,月薪上万,学历也是博士一位,如今竟然落到这般田地!

  芳华是一个很内敛的传统女孩,有时候,借着工作的机会,常常偷偷地看着敏捷,她喜欢他的大眼睛,在这个半球似的黑色瞳孔下,隐藏着另一个世界,这是她所不知道的。

  “百合。”

  夏雨整理着自己为什么会失业?是的,是因为公司的货物在自己的手上毁掉了。

  她很钦佩敏捷的才华,总能在工作中运用程序简化。敏捷长得一表人才,身高一米八二,一百六十斤,五官很精致,在粗狂的外表下,有一颗很温柔体恤别人的心。

  “哦,那一束啊……10元。”

  可是,夏雨百思不得其解,一项做事严谨的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莉莉问芳华,说:“你知道吗?敏捷有没有女朋友?我看象她这样,肯定有很多女孩团团围着他转。”芳华假装没事人似的,应声说:“是吗?”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他这才发现,她是个盲女。

  那天,她在仔仔细细检查每批货物,突然打了个喷嚏,接着连打了好几个,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暂时出了库房,去医院看看,好不容易得到结果了,是过敏让她连续打喷嚏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可不是吗?他还是高富帅呢!家里有三套房产,父亲做生意,而且再加上人长得嘛,还不错,哈哈。”

  女儿特别喜欢她卖的花,每天接她回家路过花摊的时候,他都会买一束,10元一束的花,他给20,但他对卖花女说,“正好的钱,我投到你的盒子里去了。”

  “夏姐!快来看看吧!库房,库房起火了!”

  “你喜欢他?”芳华故意逗莉莉。

  一连几天,卖花女都没再露面,女儿显得闷闷不乐。

  “什么,你没骗我?”

  “你知道我有吉力,要是没有他,我会考虑的。”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这天,他照例去幼儿园接女儿,走到小区门口,卖花女回来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淡然,似乎在享受岁月静好。他领着女儿来到花摊前,要挑一束百合买下。

  “我真没骗你,快来吧……”还没有等她说完,夏雨就立刻挂掉了电话,直往库房去。

  “去工作吧!你主管玛丽马上要来了。”

  “先生,10元。”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货物全部毁于一旦!

  看着莉莉离去的背影,芳华开始做部门绩效统计表格。这时候,敏捷来了,几乎听不到脚步声。敏捷递过来一杯外卖刚送的星巴克,说:“还有那么多工作呢!来,先喝杯水。“

  “给,正好的钱,我投到你装钱的盒子里了。”说着,他拿出20块钱。

  最后,夏雨只得赔偿一切,落到这一般田地,自己烧了货物这一事让其他公司都不会雇佣她了。

  ”谢谢!“芳华有些手足无措,脸涨的通红,说:”多少钱?我给你!“

  卖花女眨着眼睛,笑着拿出10块钱找给他,“先生,找您的钱,还有,如果你能把胡子刮一刮,应该会很帅吧?”

  “夏,在吗?”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不用,我请客。你先喝着,我去忙啦!“轻轻地拍了拍芳华的肩,转身走了。

  “你不是……”他感到错愕。

  “恩,进来吧,雨荷。”

  此后,莉莉跑来问芳华:”你知道敏捷的生日吗?九月六日。你要记住哦!“

  “前几天,我去做了手术,现在,我重见光明了。”她说。

  “哎呀,这鬼天气,都湿透了,真是的,来你这里来避避雨。”

  ”我为什么要记得呢?“芳华反问,莉莉偷笑地离开了。

  “是吗?手术话费很大吧?”

  猛地,夏雨想起一个问题,只有雨荷与她走的最近,是不是雨荷她……

  又有一次,一位合作单位的领导过来,芳华按照工作流程,正常地接待。此时,这位领导的手脚不干净,在芳华的身上蹭了蹭,恰巧这一幕,被敏捷看到了。

  “对,一大笔手术费,但我看到了每一个一直在默默帮助我的人,也算值得了。感谢你们这些好心人,每天回到家,我的母亲都会对我说不要卖价过高,否则,花也会不喜欢我的。我说我只卖10块钱一束,我母亲就说我骗她,今天一共卖了不到100束,但盒子里明明已经有了2000多元钱了。”

  夏雨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

  敏捷二话不说,走到了芳华的面前,说:”先生,您说话就说话,手脚放尊重点!“

 

  “雨荷,雨下完了我们出去玩玩吧!”

  ”我怎么了?“

  “好啊!我们好久没有出去了!”对于夏雨的提议,雨荷举双手赞成。

  ”您怎么您心里清楚。“

  毕竟,自从夏雨失业以后,他们已经很少出去玩了,可以说是根本没有出去玩过。

  过了两个月,芳华的姥姥过世,芳华一个人在午休的时候,有时候神情呆滞,默默一个人流泪,而敏捷假装路过,递给她纸巾,安慰她,请她单独吃饭,陪她聊天解闷。

  时间过的如箭一般的快。转眼雨就停了。

  不知何时起,公司就开始传起两个人的绯闻,甚至有人暗指两人恋爱了。本来恋爱是个人自由,但是公司规定,公司内部人员不得恋爱。

图片 4

图片 5

  经过无数次的转换公交车,目的地终于到了,这里是“环城湖”。

  有一次,公司领导找敏捷谈话,回来后,敏捷的脸色有些难看,两眼含着泪。芳华趁着午休的时候,问:”被领导训斥了?怎么哭了?“

  “夏雨,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

  ”我明天要走了。去分公司报道。“

  “恩?”

  ”为什么?“

  “做了那么久的闺蜜,你的一举一动都说明,你有事要告诉我。”

  ”领导安排的。“

  “恩,还是你懂我,不过,我想问问你……”

  ”祝你一路顺利。“

  夏雨的话根本没有说完,她就被雨荷狠狠的推了一把。

  ”难道你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雨荷,你干什么!”

  ”没有。“

  然而,回答她的,只是默默的风声与汽车的喇叭声

  芳华天真地以为他们的分开是另一种机缘,虽然两个人不能天天见面,但是如果真的有缘,两个人可以走在一起。她像守株待兔的农夫一样,天天在手机里等待,等到有一天,敏捷告诉她,她是他一直要等的人。

  雨荷在生死关头推了她一把,夏雨逃脱了汽车的撞击,但是,雨荷已经晚了。

  等敏捷离开的一年半时间,芳华收到短信,是敏捷发来的,邀请她参加他的婚礼。这时候,芳华看着短信,失声地痛哭,也许幻想是美好的,也许她爱他是真实存在的,而他不过是一个假想的白马王子。

  想起同事在她过敏那天问她,“你怎么了”,她回答“我对香水过敏”那个时候

  两年后,他们又遇见了,因为公司的体检。此时,芳华看着敏捷身旁的长发女子,身材曼妙,长相甜美,而自己丰腴的体形,古铜色的皮肤上架起的紫色边框眼镜,实在是称不上美女呵。

  泪水忍不住往外流,拿出手机了。

  假如两个人的遇见是缘分,分开亦是。他来了,他又走了,也许人生中有很多人来来回回,在生命里镌刻的是抹不过去的记忆,记得敏捷的婚礼上,趁着新娘不在的时候,芳华告诉敏捷,说:”我曾经喜欢过你,不过都过去了。希望你今后永远幸福。“

  “喂,120吗……”

  敏捷的表情先是一惊,然后尴尬地说:”你也会找到你的幸福。“敏捷没有看到芳华微笑地转身过后在流泪,他不在乎,也不必在乎。有些人走了,真的就走了……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