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不过看到服务员都已经准备打烊了,在血缘面前单薄无力



  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许久。久到只剩下一块荒凉的石碑,和一个黑衣守墓人。有人问他,葬的是谁?他说,是他的妻子。

  文/郭道甲

  跟踪靓女

  五岁那年,墨离忧在茫茫人海中望了一眼,就看到了墨天霖。他迈过世间的喧嚣,走到她的面前。

  认识L的时候是在一家小餐馆。

  杨 友

  “我叫天霖,你叫离忧吗?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那时我刚刚大学毕业还是一个在家待业青年,整天游手好闲,在家吃喝不愁所以并不急着找工作,每当别人问起现在做什么呢,我都做出一副愁眉苦脸无奈相“在找工作呢,现在合适的工作不好找啊。”实际上心里巴不得一直找不到工作,反正我爹我妈又不是养不起我。

  第一次见到那姑娘他就被她的美丽惊呆了!

  后来,他们携手度过了年少岁月,悲欢喜乐。离忧八岁那年,天霖将枚一文钱铜币放入她的掌心。“离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一起生死相守的。”

  那天和朋友出去玩很晚才回到家,回到家突然觉得饿了,由于爹妈工作忙很少在家做饭,所以冰箱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可吃,我想到附近有一家新开的餐馆味道不错,决定就去那里,但不晓得这么晚是不是已经关门了。

  那姑娘不仅模样标致,而且还有一副楚楚动人的身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迷人的魅力……因为无法抵御她美丽的诱惑,当时他就做出一个极其荒唐的决定——“跟踪”!

  可笑岁月蹉跎,当时年少,何曾真正懂过生死相守这四个字。一句承诺,在血缘面前单薄无力,最终也只好随着风一起散了。

  在我到那里时,灯还亮着,不过看到服务员都已经准备打烊了,服务员见到我进来对我说“对不起,我们要关门了。”

  从那天开始,他每天下班后都准时在街头与那姑娘“相会”,然后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走过长长的一条街。待那姑娘拐进一条小巷在他的视线中消失,他才怅然地转身回返——他家和姑娘家的方向相反,为了这美丽的跟踪,他每天都要走长长的“冤枉路”。但他深信“心诚则灵”,感动上苍助他一臂之力,也许会……

图片 1

  我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女孩正在吃饭,所以灵机一动指着她所在的方向说:“一起的。”然后径直走到她面前坐下。

  他准备就这样跟下去,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她自始至终都知道,她是南国的离忧公主,只是没想到,他会是自己唯一的哥哥。

图片 2

  这天,他又像往常一样跟在那姑娘的后面,他和她正一前一后地向前走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口处。就在这时候,突然从胡同里蹿出两个年轻的汉子,像恶狼似地扑过来抓住姑娘就往胡同里拖!姑娘吓得浑身直抖,一边挣扎一边回头对他大声喊叫:“快,快来抓流氓!快来救我……”

  “哥哥,真是没有想到。”她素爱绛紫,他也随着她。不知这绛紫是否曾融过血,不然怎成了这般绝丽的色彩?

  女孩看着我坐下来并没有说什么,见她不说话,我顿时放下心来,然后无所顾忌的拿起菜单点了几样东西,点完后,我想了想把菜单递给她“你还想吃什么?我请客。”

图片 3

  不顾反对,她重回了寒山。无数个日日夜夜,她都会从梦中惊醒。似乎有一个人,在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他们是兄妹,有着血缘的兄妹。铜币斑驳,她将其放在心口。想着,是不是这样就可以连她的心也一起随岁月沉淀,然后埋葬在一片雪地之中,再也不去拾起……

  “不用了,谢谢。”

  那高个子歹徒手里挥舞着匕首威胁他说:“你***的敢过来老子捅了你!”

  她躲不过的。重回永乐,得到的却是他即将娶妻的消息。这样很好呀!一句错误的,不该出现的承诺总经不起时间的打磨,显得荒唐而可笑。他们,总算都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那枚一文钱握得很紧很紧,最后在掌心留下了般般血痕。

  “不客气。”我见她吃的也差不多了所以也没再坚持。“就这些吧。”我侧过头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拿着菜单离开了。

  两个歹徒如此猖狂,光天化日竟敢劫持女孩子,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他怒从心头起,周身热血奔涌,三步两步冲到两个歹徒跟前,厉声吼道:“快把姑娘放下!放下!”

  他紧捏着她的双肩,“离忧,你种的紫竹还没有去看过呢,它们长得很好。还有你要的莲花,我帮你种了。这时候应该快开了吧。还有海棠,还有……”一切都还有机会的,都还可以回去的,不是说好生死相守的吗?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我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女孩,她长发披肩,穿了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脸上没有化妆,眉毛精致,似乎是修过,吃东西的时候薄薄的嘴唇偶尔会抿抿上面的汤汁。不过,看上去年龄应该比我大一些。

  两个歹徒将姑娘摔倒在地上,便一前一后地把他夹在中间互相厮打起来。腹背受敌的他一边与歹徒搏斗一边对那姑娘大喊:“快跑!别管我,你快跑啊!”

  “十年匆匆,难为哥哥了。可惜这些,如今我都不爱了,都快忘了呢!”她看着他,笑得肆意。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呢,怎么可以做到这般违心?可是,她还能怎么办?

  我心一直在盘算着该怎么同她谈话,也一直在偷偷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伺机而动。

  那姑娘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跑,高个歹徒见姑娘要逃跑,出手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被打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不能动转。两个歹徒怕耽搁时间便扔下他追上那姑娘拖进了小巷深处……

  这世间的诺言,就像烟花一样,绚烂夺目,可在这之后,空寂的夜空又与谁共赏?

  但是并没有什么机会,她一直安安静静的在吃饭。

  两个歹徒还算客气,他只受了点儿轻伤,休息两天后就照常上班了。因为牵挂着那位姑娘,每天下晚班时他依然在与她“相会”的地方等候她的出现。可是,一连三天仍未见到姑娘的影子。他很为她担心,会不会有什么不测?歹徒会不会将那姑娘施暴后杀人灭口?或许那姑娘遭受凌辱后离开了原来的单位,或者全家离开了这座城市?他放心不下,每天下晚班时便站在街头守望,直到到第五天下晚班时姑娘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姑娘也发现了他,转身来到他的面前,一脸诚恳地对他说:“这位哥哥,我正想找你……那天我遭到歹徒的劫持,你不顾自己的安危挺身而出,为了我让你吃了不少苦头。可是,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贵姓大名……”

  就像他要娶妻,而她会笑着,告诉他说,“祝哥哥与嫂嫂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终于,我忍不住了。

  “我叫萧建。”他说,“在市内开出租车。”

  因为,她是他的妹妹!

  “味道怎么样?我没来过这里。”我说。

  姑娘握住萧建的双手,两眼噙着泪花说:“肖先生,我很感激你的见义勇为,更敬佩你的正派做人。我已经发觉你悄悄地跟踪我好久了,但你一直规规矩矩,看得出你决不是心怀邪念的恶徒,我觉得你对我的跟踪是出于一种真情。这种真情深深地感动了我,我已经决定先对你进行了解……遗憾的是那天我被两个歹徒强暴了,现在,我觉得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大婚前日,落花倾血,细雨沁心。他追上她,为她打伞。“离忧,你不高兴吗?那我不成亲了!我们回寒山好吗?若你不喜欢,我们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离忧!”

  “一会你不就知道了。”她说。

  “不!那不是你的错。”萧建说,“只要你愿意,我会一辈子好好的爱你……”

  我娶你,然后我们一起天地潇洒。

  “我可以尝尝吗?”其实一直看她吃东西早已饥渴难耐的我早已经在咽口水了。

  姑娘面带愧疚地说:“肖先生,你不要冲动,请你认真考虑,婚姻大事不可轻率……不过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我爸我妈很想见见你,他们说现在像你这样见义勇为的青年实在难能可贵,做父母的要当面表示感谢,这是应该的。我家离这里不远,请肖先生赏脸,到我家里坐坐……”

  她浅笑回身。“哥哥在说什么呢!你与苏小姐明日就要大婚,也可了却父皇一桩心事呢。”

  “这个不错,你尝尝这个。”她指着其中一道菜。

  姑娘的话正合了萧建的心意,趁这个机会向姑娘的爸爸妈妈诚挚地表示自己对姑娘的真情,也许会得到姑娘的爸爸妈妈的同情和支持……

  他忽地松开纸伞,只是抱着她,紧紧地抱着,让她喘不过气。他想用尽一生的心力去爱,去守护。“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的生死相守呢?离忧,你答应过的!”

  我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到了她家的门口,姑娘伸手按响了门铃后。门开了,迎出来的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萧建一看惊得一愣——原来这两个家伙正是那天劫持姑娘的两个歹徒……面对眼前的情景萧建一下子全明白了——自己分明是入了姑娘的圈套!他们分明是一伙!萧建这才猛然醒悟,那天在小胡同里他们是在“演戏”,借机惩治他这个跟踪的“流氓”!也怪自己太痴情,今天又来跟踪人家姑娘,还自己送上门来,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轻饶了,不要他的命起码也要给他留下点儿永久性的“纪念”……

  “哥哥还要与苏小姐白头偕老。我们,会永远是兄妹。”

  “嗯,味道是不错。”这时我点的东西也上来了。“你吃这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指着其中看起来很好看的菜。

  两个小伙子却一齐上前握住了萧建的手,呵呵笑道:“欢迎大驾光临,请到屋里一叙……”

  要始终记住,他们只能做兄妹。这是这辈子已经定好的。

  “好看不一定好吃。”她淡淡的说。“而且我不喜欢有些酸的东西。”

  萧建心想,到了这种地步还怕什么?怕也没用了。萧建便大大方方义无返顾地随着两个小伙子地走进客厅里,往沙发上一坐,对两个小伙子说:“今天误入罗网,想怎么办就动手吧!”

图片 4

  我尝了一口,味道果然有些酸酸的。

  萧建的话音刚落,姑娘的爸爸妈妈走了进来,姑娘的爸爸望着萧建满脸盈笑地说:“果然是英俊少年,人才一表,小蓓眼力不差呀……”

  她转身回院子,身后传来他不明情绪的声音。“明日,你会来吗?若你不来,我就一直等着你。”

图片 5

  萧建冷笑道:“老先生,这一套就免了吧,要怎么处置你老就发号施令!”

  “或许,会的。”

  “你这是第几次来这里?”我问她。

图片 6

  大婚之日,府内的人都被喊去帮忙了。她独自靠在长椅上,发丝静垂。些许的风吹动着紫竹叶,瑟瑟之声,终究抵不过乐礼之喜。

  “好几次了。”她说。

  姑娘端来一杯酽茶放在萧建面前,扑哧笑了:“你呀,真有点儿像好龙的‘叶公’!你跟踪我那么久了,现在倒把我看成魔鬼了!实话对你说吧,这一切都是我导演的……”

  不是她不愿意,只是她没有机会了。一昼一夜,花开花落,她逃不过二十岁的宿命。只恨,当年,他又为什么要闯入她的生命?又恨,她生命短暂。但这样也好,在世时,还能看见他心中有自己,不用去看他和别人成成成对。

  我又尝了尝其它的,味道果然不错,怪不得她来了好几次。

  萧建如坠五里雾中,怔怔地望着姑娘,好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曾许诺,生死相守;今剩我,天长地久。

  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姑娘,以她特有的自然方式和我说话,既不像陌生人那样疏远客套,也不像好友之间的熟络。这在旁人看来,或许我俩就像结婚许久的一对夫妻,只是平平淡淡的吃个饭。

  姑娘笑得前仰后合,这才向萧建道出了原委。

  苍白的手,血色早失。阳光似乎有些烈了!她慢慢合眼,这一生,够了。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又好像什么都没聊,你也不要觉得玄乎,我们只是说了今天天气很热,她坐公交把10元的扔了进去,而我在自助机取完钱忘记取卡了——·我们聊到最后甚至连对方的名字,是做什么的都一无所知。

  原来在萧建“跟踪”的过程中,这位罗小蓓姑娘通过对萧建的细心观察,觉得萧建绝非轻狂之辈,于是在心里便悄悄地爱上了这个痴情的帅哥。不过,她还想对萧建进行一次严肃的“考验”。她把自己想了几天设计的“方案”对爸爸妈妈和做民警的弟弟讲了,当即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由她弟弟和一位同事扮演歹徒,把劫持她的“惊险”场面表演得很成功,也着实让萧建饱尝了两个年轻民警的拳脚功夫……

  红锦满目,暗合零失。吉时已到,他却始终不见她的身影。

  吃完后,和她道别我就离开了。

  一场虚惊释然,大喜过望的萧建这才感到挨一顿拳打脚踢很值得!他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上的热汗一边笑着对罗小蓓说:“你这种考验也太吓人了,到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呢……”

  她若不喜欢,他们就一起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他们去看日出日落,去看潮起潮伏。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都会陪她。只要她喜欢,都可以。只要她说一声,告诉他。

  本来我可以送她回家,或者要个联系方式的,但我什么都没做,或许我知道我们以后很难会再有交集,也或许我知道她常来这里,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在分别的时候,我甚至连个“再会”都没有表现出。

  罗小蓓不顾父母兄弟在场一头扑进萧建的怀抱中,在萧建的唇上深深地一吻:“你虽然吃了点儿苦头,这样的报偿不亏吧……”

  可现在呢,她竟然同意他去娶别人!这怎么可以!他这一生想娶的人,也只有她。

  但是说心里话,我对她还是有一种好感的,或许这就出于男人的本性,对漂亮的女人总有一种渴望,但对我来说,那种渴望不是性,我想去接近她,想和她一起生活,想和她一起做一些浪漫的事——·

  “父皇,我去看看离忧。”

  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只要想起她会产生种种念头,幻想着和她再次见面的场景,她是不是有男朋友?我告诉她我喜欢她,她拒绝时会是怎样,答应时又会是怎样,我们约会时会做什么,在旅行时做那些事去感动她——我觉得自己都快想象一部完整的小说了。

  他不顾满座惊诧,跑向她的院子,带着她的贺礼。他把脚步放得很轻,他的离忧,好像睡着了呢!

  在这不紧不慢,浑浑噩噩的日子突然有了一种期待,一种幻想,生活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虽然是有趣,但我知道这状态不会长久,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会再一次遇见她。

  落花凄婉,遮了她满脸,也不知道拂一下。

  那天傍晚云幕低垂,厚重笼罩在城市上空,闷热的让人烦躁,但很快,就下起大雨来,就像小说里的一样,这天一定会发生男女主人公相遇的故事。

  他走过去,抱起她冰凉的身体,却怎么也暖和不了。“离忧,离忧。”再也无人应他。

  满城的雨水模糊了视线,在我开车回来的路上,居然能认出在雨中奔跑的她,或许是本身太过渴望遇见她,所以看见一个相似的身影就毫不犹豫的加以肯定。

  他轻轻拭着她脸上的血。离忧,很爱干净的!不然,她不会理他的。

  我下车招呼她:“快上车。”

  手中锦盒落地,盒中静静躺着那枚一文钱。

  她看到是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上车。

  “离忧,再不醒来,师父要骂了!”

  我问她去哪里,她说她去餐馆取东西,原来那家餐馆是她开的。

  “离忧,我们去种海棠花,一起去种,好吗?”

  送她到餐馆后,她发现忘带钥匙了,我又送她回家,送她到家后他又懒得回去了,作为感谢,她请我在她家里吃饭。

  “离忧,太阳快要下山了!这么美的落日,你不起来看就可惜了!”

  她家里很简洁干净,似乎只有她一个人住,而且在她家里我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男人的东西,这让我在心里窃喜了好一阵。

  “离忧,我还记得,你小时候总缠着我,说要嫁给找,可不许反悔!”

  她做菜出乎我意料的好吃。

  “笨丫头,你怎么可以把定情信物还给我呢!”

  那天以后,知道了那家餐馆是她开的后,我常去那里吃饭。

  “离忧,离忧……”

  第二次去她餐馆,我有了她的电话号码,然后匹配了通讯录加了微信,她年纪比我大5岁。

  她说她想有个家,找个成熟可靠的男人尽快结婚。

  当时我并没有理解她全部话的含义,我只是将重点放在了成熟稳重。

  我开始找工作,不断投简历面试,我的变化令父母和朋友很是惊讶,父母自然乐于见到我这样,他们拖关系很快帮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试着改变自己,努力工作,不再和朋友出去鬼混,不再一玩游戏就玩好几个小时——·。I

  工作之后,我不再用父母的钱,拿着微薄的工资自然而然计划着如何省钱,有时候甚至我自己都怀疑我是不是自己,这种变化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我真正在意的是她知不知道我的改变,知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因为她。

  我约她一起吃饭,我带她去爬山看日出,她半夜生病了送她去医院——·我关心她,照顾她,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成为我的女朋友。

  她胃不好,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要我送她去医院。

  那天她吃完饭感觉很热就吃了根冰激凌,结果导致胃肠感冒,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既心疼又生气。

  “你不知道你胃不好,还吃冰激凌。”我冲她喊道。

  她右手捂着胃,左手搭在我的肩上,一步步缓慢走着,好半天没有说话,在我将她扶上床后,她躺在病床上看着我突然对我说:“怎么感觉你像是我男朋友似的。”

图片 7

  那天以后,她和我之间的联系突然变得少了起来,有时候我给她电话会没有人接,即使接了之后她说她很忙,很快就挂掉,我约她出来,她总是说看看有没有时间,然后不了了之。

  从种种迹象我似乎看到了最后的结果,但我还是不愿这么放弃。

  在她生日那天,我对她说“做我女朋友吧。”

  她对我说:“我不是刚毕业的姑娘,哪有什么精力谈浪漫的恋爱,要知道,婚姻和爱情是两码事,我只是想找个人相守一辈子。”

  我知道,那个人不会是我。

  我给她打电话变成了空号,这便是结局了。

  现在,我还是会想起她,因为是她让我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那时,我喜欢她,现在,我喜欢那时的自己。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