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童博会由北京市西城区区委区政府和中国出版协会主办,对深圳儿童文学的发展方向



第五届中国童书博览会于7月17日~23日在京举行,这是北京西城区区委区政府建设“书香西城文化家园”的有力举措,也是“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这一国家级全民阅读品牌的创新探索。童博会由北京市西城区区委区政府和中国出版协会主办,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和旅游局承办,由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实施执行。

日前,才女武亦姝的高考成绩出来后,引来了又一波赞叹,这才是“别人家的孩子”。有公号文章发起了“绝大多数孩子都不会成为武亦姝”“家长不必生搬硬套地非给孩子带学霸光环”等话题,有些道理,也有些意思。

为了适应新时代的发展,把握新时代的脉搏,肩负起更好繁荣深圳儿童文学的使命,立足深圳创作出更多的儿童文学精品,建设一支更加专业、团结、有创意、有活力、有影响的创作队伍,7月7日下午,由深圳市文联创研部、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和深圳市作家协会共同主办,深圳市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深圳市红树林杂志社和老墨家族联合承办的深圳儿童文学座谈会,在“老墨家族童书馆”举办。活动由儿童文学作家陈诗哥主持,部分深圳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爱好者、儿童阅读推广人、少儿图书编辑等20多人就“儿童文学的‘虚’与‘实’”等主题开展研讨,部分外地儿童文学作家也专程赴会。

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中国期刊协会会长吴尚之,北京西城区区长助理杨青,北京市委宣传部出版处副处长丁惠,国际安徒生奖得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聂静等出席开幕式。

绝大多数孩子都不会成为武亦姝,这固然不错,不过也不能因此而把武亦姝与“绝大多数孩子”对立起来。武亦姝与普通的孩子之间并非有一个“空旷地带”,就知识、智慧和对古典诗词的爱好而言,有些孩子距离武亦姝可能非常遥远,但也有一些孩子是接近武亦姝的,他们也喜欢古典诗词,受到古典诗词的熏陶,也能够背诵很多古典诗词,而绝大多数孩子,其实是分布于两者之间的。

图片 1

本届童博会以“缤纷阅世界”为主题,以“让中国的孩子读世界好书,让世界的孩子读中国好书”为特色,汇聚国内外主流出版发行机构和优秀作家资源,全国各地儿童及相关机构参加。童博会现场设置图书展示区、国际绘本展区、国际插画展区、主题活动区、作家签售区和阅读体验区六大特色展区,数十家中外出版社、书商携旗下的精品儿童书籍参展,展销图书3.5万余册,涵盖绘本、儿童文学、少儿科普、漫画、传统文化、启蒙益智类等多元类别,其中国外展品5000余册,并开展阅读推广活动、作家活动、插画家活动、互动体验活动四大类108场活动。相比往届,本届童博会的国际化程度大幅提升。DK、学乐、企鹅、哈珀柯林斯等国际童书出版品牌的展品亮相,还展示11个语种的国际绘本以及近百幅国际获奖插画。本届童博会专门设立互动体验区,用创意让阅读融入现代生活。

绝大多数孩子都不会成为武亦姝,同样,我们也可以说,绝大多数孩子都不会成为姚明。姚明只有一个,但篮球打得好的,不仅仅只有姚明。古诗词的学习也是如此,绝大多数的孩子都不会成为武亦姝,但大多数孩子还是可以学习、背诵古诗词。

“老墨家族”品牌创始人墨叔叔表示,深圳儿童文学作家为少年儿童奉献了许多高品质的精神食粮,希望有机会与更多深圳儿童文学作家合作,把他们的优秀文字作品变成有声读物,让更多的孩子听到。

童博会重点活动“中国儿童阅读发展峰会”主论坛、分论坛分别以“传承与崛起——中国童书如何走好原创之路”“认知与重塑——中国童书出版应有的文化担当和战略格局”“探索与创造——互联网时代童书全媒体发展之路”为主题,致力成为行业、出版人、作者与消费者间的纽带。

文章作者有他的评论倾向,主要是说,不要强行让孩子变成所谓的才子才女,培养良好的个性和成熟的人格更为重要。这是有道理的。笔者想说的是另一个角度,即便成不了武亦姝,大多数孩子也要有意识地接受诗的教育。诗关乎人的本质,关乎个性与人格。

深圳文联创研部副主任、市评协秘书长刘上江表示,近年来深圳儿童文学蓬勃发展,形成了良好的发展态势。深圳儿童文学作家群体形成了各自鲜明的写作风格,有的作品带有较为明显的地域或个人风格。对深圳儿童文学的发展方向,她提出来三个思考:怎样提高在全市范围内180万中小学生中的认知度?怎样提供更多更优质名家学术资源提升深圳儿童文学作家的素养学养?怎样拓宽深圳儿童文学的写作范围,写出更多当下题材、城市题材的文学作品?

孔子讲,优美人格培养的过程是“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韩愈讲“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西方现代哲学家也特别重视诗歌教育,认为诗歌能够让人有一种宽广自由的胸襟情怀。人生需要诗。“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诗就是一树梅花。引导孩子读诗,唤醒孩子对诗歌的兴趣,让孩子产生对诗歌的挚爱之情,这是教育的重要内容。

评论家、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周思明从传统文论对虚实关系的论述,结合张天翼《宝葫芦的秘密》等经典文学作品,提出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品,应该做到虚与实的结合、历史与美学的结合,应该既是现实的也是浪漫的,既是现在的也是未来的,既是写实的也是虚构的。

当下的家庭教育中,“教育超量”与教育不足是同时存在的。有些家长唯恐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孩子报了多个辅导班、兴趣班,给孩子造成很重的负担。与此同时,也有家长认为孩子还小,不必学什么,让孩子自由成长就行。这种自然教育的观念,与西方教育思想的影响有关。卢梭在《爱弥儿》中就讲,“要放任无为,才能一切有为”“你开头什么都不教,结果反而会创造一切教育奇迹”,卢梭的这些说法有一定的启发性,但其片面性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上,卢梭本人也不是“按照”他的教育观念成长的。卢梭从6岁时就开始跟父亲一起读书,他在《忏悔录》的开头就讲,拿起小说,他和父亲“兴致勃勃地两个人轮流读,没完没了,往往通宵达旦,一本书到手,不一气读完,是决不罢休的”。

著名评论家廖令鹏阐述了理解力与想象力、虚拟与现实两对关系,尤其对当前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一日千里的形态下,结合电子游戏《我的世界》,就虚拟世界对传统“真实”观念造成的冲击,做了敏锐性强有新意的论述。

父母陪伴孩子,这当然对,但还不够,父母还需要引导,激发孩子学习的兴趣。而学习兴趣形成的前提是与学习对象的相遇。孩子不接触学习的对象,就不可能有学习的兴趣。而且,学习的兴趣往往不是儿童与学习对象初次相遇时就能产生的。很多时候,兴趣是在学习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张中行先生有一个有趣的说法,他提出:兴趣既是习惯的母亲,又是习惯的女儿。“是母亲,意思是靠它可以产生习惯”“兴趣还是习惯的女儿,因为养成习惯之后,兴趣就会出生,并逐渐成长”。这是很深刻的见解。

儿童文学作家陈诗哥认为,虚与实的问题是文学创作包括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个基本问题。他重申了儿童文学的“文学性”与“儿童性”问题,提出儿童文学作家们应当向儿童学习。

成不了武亦姝没关系。但要成为完整的人,就要有学习的习惯,而孩子的学习兴趣,有一个培养的过程,从没有兴趣到很有兴趣,这中间需要家长的引导与严格要求,需要家长帮助孩子克服惰性,养成学习的习惯。

儿童文学作家郝周结合自己创作《牛背上的白鹭鸟》的经过,谈了自己对虚与实的理解,认为好的文学作品应该做到虚实交织,虚是“目的”,构是“赋形”。

(作者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教授)

深圳学生文联秘书长谢晨分享了近期深圳市校园文学的创作、出版及获奖情况,并结合他从事有关权威儿童读物评审的经历,对深圳儿童文学作家的创作及校园文学的进一步繁荣发展提出了若干可行性建议。

《红树林》杂志副总编杨利华结合自己女儿阅读《边城》对小说中“黄狗”形象的凝视,谈到了儿童之眼与成人关注点的不同。由此提出处理好真实、虚空关系对儿童文学写作的意义。

阅读推广人李迪通过对托尔金的作品细读,阐述了记忆、语言、创作的虚与实,是如何被唤醒、被想象而进入文学的,故事如何呈现“真实”的,冗长的生活是如何产生意义的。

阅读推广人刘海龙结合自己长期进行阅读推广、大量阅读儿童文学畅销作品的经验,提出在“文学性”“儿童性”之外,强化“故事性”的观点。

郭海鸿、严爱慈、西西、王聪、樊雪晴等作家、学者、文学教育者、阅读推广人,也分别在会上介绍了自己目前正从事的写作、研究、教育或推广情况。王科融、张洪毅、黄文海等第二届深圳青少年文学创作大赛的获奖学生,也结合自己的创作心得,谈了自己所理解的文学创作中的“虚”与“实”关系。

深圳市作协副主席、市评协副主席于爱成在总结发言中,高度肯定本次座谈会取得的成果,认为会议所探讨的儿童文学创作的虚与实的话题,尽管是个基本理论问题,但实际上,文学创作中虚构的边界问题,即有限与无限、局限与滥用问题,一直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导致了若干作品(主要是网络文学作品)假“想象”之名而胡编滥造、任意“穿越”、戏说成风,因此对儿童文学创作中的虚实关系,也即虚构与非虚构、真实与现实等等概念、观念、应用等进行梳理、探讨,仍然是很强现实针对性的。

活动结束时,还举行了部分深圳儿童文学作家代表为“老墨家族童书馆”现场捐赠作品仪式,所赠图书将陈列在童书馆特别设置的深圳儿童文学作家专架。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