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鲈鱼在蒸笼上被她腌成了咸鱼,一大早上打电话准没好事



  1.

 

  做菜跟写字一样,写字讲究语感,做菜讲究手感。手一抖,整坨盐掉到锅里,结果狗都咽不下去。有人用闹钟也掌握不到火候,而有人单凭感觉,就能刚刚好。一切技能最后都靠天赋,勤学苦练只能变成机器人,跟麦当劳的流水线差不多。

  年前张瀚来北京找我。

她喜欢糖果,也喜欢收藏,家里面各式各样的糖果堆满了房间,每天都会推开那扇门,看着对成小山的糖果,傻傻的笑着,沉浸在糖果给的甜蜜中。却没想到,有一天,可以用一根棒棒糖换取一段美好姻缘。

  有个姑娘,是黑暗料理界的霸主。她煮的菜,千篇一律是焦黑焦黑的,不可思议的是里面依旧是生的,有时候还带着冰渣子。

  他要去西藏途径北京,我是途径北京却不知道去什么地方。

  周末的早晨,柔和的阳光投射到窗上,透过海蓝色的窗帘,照在她熟睡的脸庞上,睡梦中的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挂着甜蜜的笑,突然,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我家小狗吃她做的排骨,兴高采烈摇着尾巴,狗脸一变,好端端一条金毛当场绿了,它小心翼翼吐出来,嗷嗷嗷叫着,躲到墙角哭到大半夜。

  我们在麦当劳见面。

  “高台奏曲弦歌,静候东风吹过。”

  我见识过她最厉害的一道菜,清蒸鲈鱼,只花半个小时,鲈鱼在蒸笼上被她腌成了咸鱼。

  续了两次杯,很默契的谁也没提到付媛媛。

  喵了个咪的,她在心里把给她打电话的那个人诅咒了一万遍,极不情愿的接了电话。

  姑娘工作忙碌,在一家外企。尽管如此,每个月总找机会大宴宾朋,摆席当天,她家厨房就是一个爆炸现场,我们都喊她居里夫人。

  临走张瀚给了我一张请柬,新郎是他,女的我不认识。

  “喂,干什么?”

图片 1

  张瀚说,我逃婚了。

  “沫沫啊,呜呜”

  她无所谓,眼巴巴望着你,你在她水汪汪的注视中,艰难地去挑个卖相比较正常的。咸鸭蛋甜的像蜜,水饺又厚又圆跟月饼似的,好不容易决定尝尝炒木耳,结果是盘烧糊的鱼香肉丝。

图片 2

  她就猜到,一大早上打电话准没好事。

  我的一个朋友骆驼,非常喜欢她,连蹦带跳去她家做客,每次必参加。

  很酷。

  “贱人又做了什么啊?”

  他能坚持吃完所有的菜。各种奇怪的食材在他嘴里,一会儿嘎嘣嘎嘣,一会儿噗噗冒泡,因为烧的太朦胧,经常肉跟骨头分不清,他就一律用力嚼,嚼,嚼,嚼,咕咚咽下去。

  我说,付媛媛要结婚了。

  “他挂我电话,呜呜”

  后来两个人结婚了。

  语气很抱歉。

  我勒个去,沫沫翻了个白眼,本以为有什么惊天大事呢,这种芝麻大小的事就哭得死去活来的,这要是哪天分手了,说不定还会拉着她陪葬。沫沫不禁打了个冷颤。恋爱中的女人,真是可怕。

  我问骆驼:你这么吃不怕出人命?

  付媛媛是张瀚大学时的女朋友。

  “九点半,咖啡厅门口,你等我。”

  骆驼说:她就一个月才做一次,我就当自己痛经了。

  张瀚是我的大学同学。

  沫沫不耐烦地挂了电话,她还有三个小时,本想再睡一会,但万恶的电话铃使她睡意全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跳下了床,坐在梳妆台前打理着自己的头发,她的头发本事棕色的,却被她染成了酒红色,18岁,这个张扬的年纪,自然,她也不例外。

  去年姑娘查出来肝癌晚期,春节后去世。

  他们俩是在网吧认识的。

  因为天气太热,本是披在肩上的长发,被她束成马尾高高扎起,洗漱完毕后,换上一身紫色的衣服,拿起包包,走出家门。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才八点半,拿出电话。

  城市不时传来鞭炮声,连夜晚都是欢天喜地。我放心不下骆驼,去他家拜年。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坐在书房的电脑前,开着文档,我凑前看,是份菜谱。

  张瀚的手很快,当时玩魔兽世界操作很厉害。

  “喂,死丫头,你在哪呢?”

  我说:你要出本菜谱?

  张瀚的嘴也很快,当时玩魔兽世界我们都不让他开麦。

  “哦,沫沫,不是九点半么?”

  骆驼让我坐会儿,他去蛋炒饭。

  大二的时候,整个寝室在网吧通宵。

  “鉴于你一大早上就把我吵醒的光荣表现,呵呵,你必须提前一个小时,10分钟,速度。”

  我站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跟他聊天。

  张瀚喊,妈的磊子你怎么治疗的。呆逼!

  “纳尼?”

  他将米饭倒进油锅,然后撒了半袋盐,炒了会儿,自己吃了一勺。

  我默默的抽烟。

  没有顾忌电话那边类似于狼嚎的声音,沫沫毅然决然的按下了结束键。嘴角勾起邪恶的微笑,死丫头,不好好整整你,都对不起我腹黑的性格,哼着小曲,走向咖啡厅。

  他砸吧砸吧嘴,说:真够咸的,但是还缺点苦味。

  张瀚又喊,妈的大雷你怎么跑位的。呆逼!

  “卡布基诺、”

  我突然沉默了,突然知道他为什么在写菜谱,他想将姑娘流下来,但是没有留住,至少能留住那味道。

  大雷默默的抽烟。

  她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插上白色的耳机,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慢慢闭上了眼睛,大约过了十分钟后,一个女孩捧着一个大大的盒子,拎着包包,慌慌张张地推门而入,而她也睁开了眼睛,轻抿了一口桌子上刚端上来的咖啡。还蛮准时的么!

  骆驼又吃了一口,用手背擦擦眼睛。

  张瀚再喊,这个叫***的傻逼是谁啊?一会儿踢出去。

  “哦,沫沫,累死我了!”  爱情小说

图片 3

  我们对面一个一直在默默抽烟的人站了起来。

  女孩放下手中的东西,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打开桌子上装饰精美的盒子,里面是各种口味的棒棒糖,一脸讨好的推到沫沫面前。

  他哭了。手背擦来擦去,眼泪还挂在嘴角。

图片 4

  “沫沫,收下吧!”

  他说,我挺幸运,找了个做菜独一无二的太太,他离开我后,能留给我复习的味道真多。

  2.

  恩?她望着盒子里的糖果,开心的笑了,给了她一个‘算你识实务’的眼神,盖上了盖子。

  他说,还缺点苦味,你说那个苦味是炒焦炒出来的,还是索性有什么奇怪的佐料?

  那次打架虽然全宿舍倾巢出动,却还是不站人数优势。

  “下不为例。”

  他说,你看电视吧,我继续写菜谱。

  张瀚的手指头断了两根。

  她兴奋地点头。“呀,我家沫沫最好了。”

  我说,要不我们去喝杯茶?

  在医务室大声冲大夫喊快救救我,这是职业玩家的手指头。

  她冲过去抱住了沫沫,沫沫一脸嫌弃的推开了她,身子往旁边挪了挪。

  他说,不了,我怕时间一久,我会将她的做法忘记,我得赶紧写。

  大夫说好,于是缝针的时候没打麻药。

  “啧,谁是你家的,这要是让莫浅溪看到了,我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的眼泪差点涌出眼眶。

  主动动手的人外号叫虎子。

  切,她不满的努了努嘴,坐回了沫沫对面,拿起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

  后来我劝他,老在家容易难过,出去走走吧。他点点头,开始筹备去土耳其的旅途。然而一去许久,我曾经想打电话给他,但是打开通讯录,就放下手机。

  是学校附近的小痞,他当时的女朋友叫付媛媛。

  “啊啊啊!!!烫死我了!”

  他是带着思念去的,一个人的旅途,两个人的温度,无论去到哪里,都是在等她。那么,也许并不需要其他人的打扰。

  当然这是在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的。

  她边吐着舌头边扇着风。

  昨天下午我跟梅茜在自己小店睡觉,一人一狗睡得浑然忘我,醒来已经黄昏。

  虎子没钱赔,又不想被抓进去。

  哈哈哈哈,沫沫不顾形象的大笑,一秒钟美女变狗狗?

  骆驼推开木门,走了进来。我很惊奇:你怎么找到这儿的?他说:人人都知道在这里。

  每天都来医院给张瀚道歉。

  “若儿,你太有闹了!”

  我磨了杯咖啡给他,得意的说:我不会拉花,所以我的招牌咖啡,叫做无花。

  所以张瀚一直就没出院。

  她抬起头看见她逐渐阴沉下来的脸,止住了笑。心里想着:丫的,把这货惹毛了,我以后向谁要糖去?

  骆驼喝了两杯,我说,再喝睡不着了。他说,睡不着就明天再睡。

  一个礼拜后,虎子不来了。他因为另外一件事真的被抓了进去。

  她坐过去轻轻拍着若儿的背,若儿白了她一眼,自顾自的嘟哝:“损友!”

  聊了许久。

  换付媛媛来了。

  哼,沫沫拿起一根棒棒糖放入口中,偏过头,一脸笑意的望着若儿。若儿感到了背后的一阵寒意。

  骆驼真的去了土耳其,因为姑娘向往伊斯坦布尔,最大的愿望就是学会做那里的食物。他想尝一尝,这样在梦里告诉她。

  付媛媛不爱说话,每次都带一罐自己烧的汤。

  “嘿嘿,沫沫,我没事啦,我们吃饭去,我请。”

  骆驼说,只有你没有打电话给我。大家都劝我,别想太多,会走不出来,这样太辛苦。可是,走不出来有什么关系,我喜欢这样,我过得很好,很开心,我只是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我的菜谱快写完了,我发现她会做的菜可真多。

  张瀚每次都不喝,装酷。

  沫沫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才九点半,吃午饭?恩?”

  骆驼喝了好多酒,醉醺醺得看着台灯,说:我有天看到你的一段话,觉得这就是我现在的人生,我很满足。这个世界美好无比,全部是她不经意写的一字一句,留我年复一年朗读。

  付媛媛就默默的看他酷。

  “额,这个……上午茶,对上午茶,走么走么。”

  他站到书柜边,摇摇晃晃找了半天,把我的书挑出来,撕了扉页,写了歪七扭八一行字,贴在小店墙上。

  又一个礼拜后,张瀚出院了,因为张瀚发现在医院搞对象太贵了。

  嗯哼?沫沫挑眉,拿起东西,丢下几张钞票,走出店门。哎,交友不慎呐!若儿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惹上了这个腹黑的小孩。拿起东西忙跟了上去。

  他走了后,我翻了翻自己微博,终于知道了这段:

  张瀚也不跟付媛媛摆酷了,因为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喂,贱人。”

  我觉得这个世界美好无比。晴时满树开花,雨天一湖涟漪,阳光席卷城市,微风穿越指尖,入夜每个电台播放的情歌,沿途每条山路铺开的影子,全部都是你不经意写的一字一句,留我年复一年朗读。这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唯一的遗物。

  3.

  “什么玩意?你是谁啊?”

  夜里男生寝室都会聊天。

  “莫浅溪,嗯哼?”

  大雷说,张瀚你挖人墙角,你不耻。

  “你!哦………沫兮啊。嘿嘿,有事么?”

  我说,张瀚你挖人墙角,你厉害!

  “为什么挂她电话?”

  张翰说,付媛媛的汤真好喝。就是我从来没趁热喝过。

  “谁啊?”

  张瀚手好后每天都在寝室做恢复训练

  “你媳妇。”

  从不出门,天昏地暗。

  “额,最近手机出了些故障,叫她别在意。”

  我跟大雷陪不起了,因为他有付媛媛给他送饭。

  “这也算理由?”

  付媛媛不是大学生,她在离学校很远的一个快餐店打工。

  “嗯哪呗,沫兮,你帮我解释一下呗。”

  每天都要骑着自行车给张瀚送店里的汉堡吃。

  “报酬呢?”

  风雨无阻。

  “五个棒棒糖。”

  那个汉堡我见过,比麦当劳的肉还多。

  “成交。”

图片 5

 

  我跟大雷都很羡慕。但张瀚饭量太大,我们连偷吃都没有机会。

 

  大二下半学期,张瀚觉得自己练成了。

  带我跟大雷去参加比赛。

  我们输得很惨。

  我安慰张瀚,没事,我们运气不好。

  大雷安慰张瀚,没事,他们运气太好。

  付媛媛也在,双手给张瀚递汤。

  张瀚抬手打翻了,不玩了不玩了不玩了。

  4.

  后来我问过付媛媛,知不知道我们在玩什么。

  付媛媛说不知道。

  我又问,那你为什么还这么支持张瀚?

  付媛媛说不知道。

  我说,那你知道什么?

  付媛媛说,我知道张瀚喝了我的汤,有次我看见了他牙上有菜叶。

  张瀚再也不玩游戏了。

  每天神出鬼没的。

  付媛媛也不再来送汉堡了。因为她总找不到张瀚。

  两个礼拜后,张瀚把我们约到了网吧。

  付媛媛也在。

  张瀚说,我不甘心。

  我跟大雷说,那我们陪你。

  于是我们再战。

  我们输得很惨。

  我安慰张瀚,没事,我们总是运气不好。

  大雷安慰张瀚,没事,他们总是运气太好。

  付媛媛安慰张瀚,刚才你应该先用那个技能。你摁错了。

  张瀚冲付媛媛大喊,滚!轮不到你说话。

  5.

  付媛媛一个礼拜没出现。张瀚一个礼拜没出门。差点饿死在寝室。

  有天我在街上碰见了付媛媛。

  我说,你怎么总也不来找张翰了?

  付媛媛笑,说她失业了,最近得先找工作。

  我问,好端端的为什么不干了?

  付媛媛又笑,光顾旷工练打游戏了。

  那天我回去狠狠的骂了张瀚,他没回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骂完后我请张瀚去吃饭。

  两个人喝的都有点多。

  我说,付媛媛是个好姑娘你要珍惜。

  张瀚说,磊子,带她出去太丢面子。

  我想说,付媛媛带你出去太丢面子。没敢张嘴。

  付媛媛又找到了工作,依旧是快餐店。

  这次离学校近了一些。

  张瀚又可以足不出户了。

  每天吃着付媛媛送来的熏肉大饼。

  我又看了,很多肉,但我不馋了。因为我也有了女朋友。

  6.

  大三,我们约好放假要去西藏。

  于是开始一起攒钱。

  大雷把烟从七块的红塔山换成了四块五的钻石。

  我在学校里找了一个兼职。

  只有张瀚自娱自乐。

  放假了,付媛媛给张瀚送来了三千块钱。

  我劝他们,一起去吧,大家省省够了。

  付媛媛使劲摇头。

  大雷生气了,说张瀚你要不带付媛媛我就不去了。

  付媛媛使劲把大雷往车站推,还是摇头。

  火车上,三个人都不太开心。

  我说,张瀚你有点过分。

  大雷说,张瀚你不是有点,你太过分了。

  张瀚说操!再BB老子不去了。

  我跟大雷谁也没停。

  张瀚在兰州下车了。

  我跟大雷两个人去了拉萨,刚走到布达拉宫,我高反了。

  大雷只好把我往北京送。

  折腾了一圈,每个人都对这趟朝圣很失望。

  7.

  大三付媛媛怀孕了。

  张瀚到处借钱。

  借了三天,不借了。因为张瀚在街上看见了虎子和付媛媛在一起。

  当晚张瀚把键盘砸了,第二天后悔了,用借来的钱买了个机械的。

  又开始打游戏。

  付媛媛来学校找张瀚,被宿管拦在了男生宿舍楼下。

  我在窗口叫她回去。

  大雷在窗口叫她回去。

  付媛媛一直站到了天黑。累的蹲在路边。

  张瀚去阳台晾衣服,付媛媛站了起来。

  张瀚说,呸!

  付媛媛走了。

  当晚我们的运气终于好了起来,战无不胜。

  一直玩到天亮。

  一大早,几个人排队去阳台洗脸。

  付媛媛还在楼下,拎着个保温桶。

  张瀚说,呸!

  楼下有个人说,操你妈!

  是虎子。

  8.

  这次我们终于人数占了优势。

  可张瀚还是流了鼻血。

  虎子玩了命的就揪住张瀚一个人。怎么拉都拉不开。

  最后付媛媛举起保温桶。

  保温桶碎了,虎子松开了。

  汤溅了我们一身。

  张瀚以为付媛媛帮虎子打他。回身给了付媛媛一个嘴巴。

  这次付媛媛真的走了。

  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一个月,两个月,都没再出现。

  张瀚很长一段时间不说话

  谁引诱他都没用。

  9.

  夜里男生寝室都会聊天。

  大雷说,张瀚你后悔吗?

  我说,张瀚,大雷是无心的,你别急。

  张瀚说,不。

  很酷。

  大雷说,付媛媛好像要回老家了。你还见她吗?

  我说,张瀚,大雷是为你好,你别生气。

  张瀚说,不。

  一点也不酷了。

  第二天很早张瀚就消失了。

  晚上没回来。

  第三天我发现他在床上睡觉。

  第四天他在图书馆。

  第五天他在图书馆。

  第二个月他在图书馆。

  期末张瀚考了全班第三。

  所有人都不信。

  大雷问,张瀚你是不是作弊了?

  张瀚说,没。

  很酷。

  大三暑假我跟张瀚都没回去。

  留在北京做兼职。

  他在东城,我在朝阳。很远。

  一个星期我们会见一面。

  我们在三里屯道边喝自己带着罐装啤酒。

  因为去不起酒吧。

  张瀚说,世界太难混。

  我点头。

  张瀚指着在路边走的穿短裙的漂亮妞:

  付媛媛应该像她们一样。

  我点头。

  张瀚哭了说:付媛媛要是跟我在一起,永远不能像她们一样。

  我说:也许跟别人在一起也不能。

  我很揪心的说了实话。

  张瀚:我现在明白的有点晚了。

  张瀚摔了空易拉罐,哭。

  10.

  大四张瀚拿了奖学金。

  要请我跟大雷吃饭。

  我们在胡同里七拐八拐了一整天。

  才找到一家快餐店。

  小小的,冷冷清清。

  张瀚买了三个汉堡和几瓶啤酒。

  三个人在路边喝酒。

  大雷说,操,张瀚你他妈就请我们吃这个!?

  我说,操,张瀚你他妈连啤酒都买最便宜的?!

  张瀚说,原来这里的汉堡里根本不加肉。

  然后吐了一地咬碎的菜叶和荷包蛋。

  我从没吃过这么难吃的汉堡。

  苦苦的,咸咸的。

  跟我想象中的差远了。

  11.

  毕业张瀚就被一家待遇很好的单位聘走了。

  还解决了北京户口。

  一个月后,他却辞职了。

  他打听到了付媛媛现在在哪儿。

  我还没找到工作,陪他去。

  一开始路上我都在劝他,找到了能怎么样呢?

  你太冲动了,工作可以请假啊,为什么非要辞呢?

  到后来路上我都在劝他,张瀚你别哭,火车上这么多人呢。

  我们在邯郸的一个商场里找到了付媛媛。

  她站在店里。

  不是售货员,而是老板。

  隔着很远对着我们笑。

  张瀚远远的跟她对视,却不过去。

  我推他,推不动。

  付媛媛没有走过来,他们中间只是隔着商场的一个过道。

  却比太平洋还宽。

  张瀚出商场的时候很酷。

  我说,张瀚你没事吧?

  张瀚说,不!

  很酷。

  我说,你是来干嘛了?人就在那!你他妈的过去啊!

  张瀚说,不!

  我说,操!你不去我去!

  12.

  付媛媛还认识我。

  我说,那个是张瀚,你不认识了吗?

  付媛媛说,嗯,终于胖点了。

  我说,他是来专门找你的!你可不可以跟我下去跟他好好聊聊?

  付媛媛说,不好意思,店里走不开。

  我要了付媛媛的电话。

  张瀚却不在商场门口了。

  回了北京我玩命的给张瀚打电话。

  他一次都没接。

  两个礼拜后,张瀚停机了。

  13.

  毕业后的第三年我才知道张瀚的消息。

  他去了非洲,玩命的给当地的华人做会计。

  挣了不少钱。

  他回北京大雷从内蒙古赶了过来,我在香港登机。我们几乎同时落地。

  张瀚开着车带我们转遍了北京城。

  好像他一直没离开过一样。

  路过一条小街张瀚停了下来。指着一家小店说,我从邯郸回来就在这里打工。

  自掏腰包给汉堡里加肉。

  最后老板以为我是神经病,把我辞了。

  我这才认出这家店,几年的变化不知道换了多少老板。

  依旧小小的,冷冷清清。

  张瀚说,我那时候连不加肉的汉堡都吃不起。我发誓要娶付媛媛。可是有一天我悄悄的来到这里,看见付媛媛在那么冷的天,连副手套都没有。

  我说,都过去了,别提了。

  张瀚说,我那时就醒悟了,我不想逃避了。可是我妈做手术,家里一下欠了很多钱。

  大雷说,都过去了,别想了。

  张瀚说,我根本就不想去西藏,我把钱寄回了家里。可远远不够。

  我拍张瀚的肩。

  14.

  大家都忙,真的很难相聚。

  付媛媛的手机号张瀚死活不要。

  我只能看着他们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我的朋友圈。

  看他们发着状态,却永远没有交集。

  突然有一天,付媛媛在朋友圈宣布了婚期。

  我默默的点赞。

  却忽然想起,张瀚回北京那晚。

  我们三个在烤鸭店喝了很多酒。

  大声的回忆。

  服务员一直给我们白眼。

  张瀚醉醺醺的拉着一个服务员的手哭,媛媛,手冷吧,我给你捂捂。

  15.

  过了很多年我才发现。

  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的加在一起才能称之为爱情。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