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不时能感应到有对面女孩的眼神飘进来,城里的雾是黄的



  现在回想一下,我至今依稀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怎样的。

  乡下人张三来城里讨生活。

  在宁波,小漪一直叫我师父,我却把她看作知心的好友。

  那是你我认识第一年九月份刚开学,那个时候我还不像现在这样放荡不羁爱基友,我其实也不大记得当初我是怎样只知道小伙伴们说我那时候很腼腆,喜欢低着头,你跟我说话我会脸红!大家都叫我害羞哥,现在想想我都忍不住要笑。你呢,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的想法每天下课跑到我的班级门口望来望去的最后盯着我看,我也会抬头也跟你的目光对视,那是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感觉你很漂亮有种清新脱俗的赶脚,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你笑的时候会很自然的露出你嘴角两边看起来很可爱的老虎牙,我记得你很爱笑!

  张三很快发现在城里讨生活并不难,他开始有点瞧不起城里人,这活脏,那活累,整天苦着脸说什么生存压力大,大个球!

  2008年,我去上海看中医,小漪和她表姐去看Eason的演唱会。动车上,她俩就坐在我的对面。彼时,我正捧着一本李居明先生的《四柱算命术》,看得不是很专心,不时能感应到有对面女孩的眼神飘进来。

  后来渐渐地跟你认识了熟悉了,之后你加了我的Q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我账号总觉得当时我的朋友把我给卖了,你添加我为好友的时候我心里也是有点小兴奋的,身在情窦初开的年龄能有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在身边当时我的心情可想而知了,毫无疑问是春风满面地向我袭来,其实我也是掺杂了一些我自己YY的想法,哇哈哈。

  张三成了一名环卫工人,扛着扫帚乐呵呵扫大街去了,比起乡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他觉得这就是神仙的日子了。

  过了绍兴站,小漪终于主动搭话,她说,嗨,你好,我能看看你的书吗?

  每天依旧的上学,下学。不知道是哪一天我得知了一个消息,起初是听到的时候我显得有些惊讶不敢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有人这样跟我说了“嘿,隔壁班有个女孩子貌似喜欢你就是成天来看你那个。”我没说话因为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这句话显得有些窘迫,其实我心里也想那是真的,不过耳听为虚我也懂的这句话的意思所以当初我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这件事过后一段时间大家也不怎么议论了,不论怎么说我心里对于这件事情对于你我心中其实还是有点期待的。

  刚入冬,城里天天起大雾。乡下的雾是白的,城里的雾是黄的,乡下的雾一见太阳就散了,城里的雾却把太阳捂得严严实实。张三从电视里才知道这不是雾,是霾。

  我抬起头,懵懵又欣喜的问:你也喜欢研究命理?

  过后一个星期你跟我告白了!!!哈?当时我着实被你的一句“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给震惊了有一些时间。

  狗日的霾!张三一边扫地,一边咳嗽,一边骂。

  小漪说,我不懂,只是很好奇。

图片 1

  机关王干事来检查工作。张三边咳边摘下纱口罩说,领导这个不管用,电视里说要戴防霾口罩。

图片 2

  Are you kidding me
?直到今天我还是佩服你的勇气可嘉,当初我是用了一句大众的话语回应你,是让你给我一段时间让我考虑考虑,有点逗。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你貌似在你的朋友圈里说了这件事,因为你说了这件事被我得知后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原因显得有些恼怒,事后我把这件事用作拒绝你的理由!

图片 3

  小漪接过书,翻了几页,迅速掏出手机将封面和出版信息拍了下来,她问我,你从哪里买的,新华书店有售吗?

  我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其实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对我作出拒绝你的决定多少有点影响,因为当时我也说了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根本没有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你这样做就像是板上钉钉事情一样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有点要戏耍我的意思,我们根本互相不了解,你喜欢我什么?当时我愈加的肯定你是要玩玩而已不是喜欢我真的想要在一起,所以拒绝了你,现在想来我着实是过激了想多了,。你那时候的想法其实就是出于简单的小小虚荣心想跟你的小伙伴们炫耀一下,而我想了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是不是显得我有蛇精病,中二病,如果能回到当初我真想“啪啪啪”的扇自个嘴巴子!

  张干事用手帕捂着鼻子,说这意见提得好,我马上向科长请示。张干事走了,一天没再来。

  我说,网上淘来的,书店估计买不到。

  后来,我们关系一直都是那种你来我往的样子,其实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然而就在我想这样一直下去时,学期第二年度运动会的时候我跟你吵架了我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了你哭了貌似,自己挺无良的我可是个男的啊~~实在不知道自己那时候究竟是怎么了脑子里究竟再想个什么。事后,你我疏远了一些也不怎么在一起说话了,我挺后悔的心里空空的,只能说那时候处于年少懵懂的年纪这些事情都要经历不是么?

  第二天,马科长来检查工作。张三边咳边摘下纱口罩说,这个不管用,得防霾口罩。

  临下车前,小漪问我是不是在宁波工作生活。我说是。小漪笑起来说,那么,我借你的书看看好吗?我留下电话给你,回头到了宁波我们再联络。

  一切都过得挺快,转眼已经你我认识第二年的九月份了,我们也成了二年级的学生,成了别人的学长学姐不再是学妹学弟,你有没有一点开心呢?然而我不会知道了再也看不见你那笑起来会露出老虎牙的样子,我毫无预兆的转学了!不知道你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又是怎样的呢!是悲?还是喜?亦或者是无感?这些我都猜不到的,毕竟我还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会知道。

  马科长用手帕捂着口鼻,说这意见提得很好,我立即向处长请示。马科长走了,一天没有再来。

  说实话,小漪并不是个十分美丽的姑娘,白白胖胖的倒显得有点可爱。我正迟疑着,却看见她眉目清秀的表姐也微笑起来,于是便十分爽利的答应了。

  接下来说说我自己吧,在新学校的日子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好一切都很不习惯最后还染上了恶习就此一个大好的奋青就这样被残害了…….逃课,打架,抽烟,喝酒,什么都学会了,现在想想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学那些东西应该是身在叛逆的年龄还有点好奇心导致的,我没有很好的控制自己我挺后悔。不过呢,我懂得了一些东西,在面对他人诱惑的时候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第三天,夏处长来检查工作。张三边咳边摘下纱口罩说,这个不管用,得防霾口罩。

  一晃便是大半年,到了冬天,小漪终于联系我还书。那天的西北风又硬又冷,我说,要不然再改日子?

  小时候就常常听到母亲在耳畔唠叨这一句话:“学好学的慢,学坏学的快。”那时候都是左耳听右耳出根本不以为意,现在知道的时候都迟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俗话都是这样说的,毕竟老人们都经历过我们这个年纪都有经验,说出来的话还是要听,然而大部分人会选择不听还是自己做自己的,从小听了很多大道理,可依旧过不好自己的生活,那样也好,我一直认为吃一垫长一智要不然光听大道理怎么都不会学会成长。

  夏处长用手帕捂着口鼻,说这意见提得非常好,我一定向局长请示。夏处长走了,一天没再来。

  小漪说,不改了,就今天吧,借了那么久才想到还你,已经很不好意思啦。

  你我认识第三年九月份,我转学回来了。不知道你看见我的时候心情又是怎样的呢?你应该是有点惊讶对吧,很多人和你想的一样对于我会回来这件事表示惊讶,世事难料我很想大吼一声告诉我的小伙伴们“没想到吧,我又回来啦”哈,在这里借用撸啊撸一灯大师的一句名言。

  第四天,黄局长亲自检查工作,身后跟着夏处长,马科长与王干事。张三边咳边摘下纱口罩,还没说就被局长制止了。

  这句话,让小漪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因此她说想拜师学命理的时候,我支支吾吾的还是答应了下来。

  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就是这第三年你我的关系突飞猛进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我以为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会一如既往的不咸不淡,然而一切却变得那么美好我当然是乐在其中很开心。我们会一起去Shopping和WC,至于WC这件事我很无奈,别的女的都是跟同性结伴去而你呢很不一样却叫上了我,这样难免会引起别人的一些异样眼光和各种版本的流言蜚语,我不知道你对于这些事情是什么样的看法,可你像是完全不知道还是和之前一样重复循环的做着那些事情,不得不承认我心里有点小开心,因为你长得的确漂亮然后每天跟我形影不离。SO,我的虚荣心很满足常常把笑容挂在嘴边,如同你一样两年过去了你的习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喜欢笑,笑的时候会很自然的露出两边的老虎牙,或许是因为整天跟你黏在一起我也被潜移默化了!

  局长回身对部下说,同志们啦,心里能不能多装点群众?我们的一线职工每天战斗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我们难道不该多关心关心他们。部下们赶紧收起了手帕,拿出小本子。局长很生气,说立即去联系购买防霾口罩,人手一个。我看机关的官僚作风是该抓一抓了。

  我陆续的借给小漪看了很多命理方面的学习资料,从基础开始,点点精进。可是又过了大半年,她却没什么明显的长进,整天纠缠的还是给自己算算啥时候能找个“白马王子”的问题。

  话说你每次有事都会找我,无论啥事,因为我会暖你心是么?你会不会依赖我呢?我不得而知了,你说你还喜欢我,听到这句话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你爱开玩笑,但我心里又想那是真的,其实我心里也是有些喜欢你。真的,认识那么久了你有那么的好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又不是机器人,不过我们来日方长嘛,一定珍惜现在好吗?

  黄局长拂袖而去,一干人灰头土脸跟去。张三心里暖暖的,到底是局长,水平就是高。同伴都在低头扫地,只有张三扔了扫帚,对着局长的背影鼓掌叫好。工友们骂道,马屁精!

  接触多了,我发现小漪是个很有内涵的女孩子。她不是很聪明,却经常会思考一些人生问题,她虽然不漂亮,却有一颗善良热忱的心。

  我们一起所有的事情我想了很久,不一定都要非说出来昭告天下,只有你我才最懂我们之间的事不是么?每一次告别,最好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
—《后会无期》。

  第五天,黄局长又带着原班人马而来,每人脸上各戴一只防霾口罩。局长登高招集大家讲话。局长说,对不起大家呀,如今全国多地雾霾,防霾口罩脱销,一时不能调齐。请大家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克服困难,相信同志们一定能战胜小小的雾霾!我们会继续调购防霾口罩,请大家相信我。

  比如说,她听说朋友中,谁有了什么困难,便一定会主动的跑去帮忙,并热情介绍自己的人脉,扶助朋友度过难关。又比如说,她因为工作和家庭的缘由,常常会出入一些高档的餐饮酒店。但如果你请她去路边的夜宵摊解馋,她丝毫不会觉得被怠慢,津津有味的吃出兴致,还时不时跟你讲笑话解闷。

  曾许下太多承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去完成,至少我记得我要送你一双很漂亮的高跟鞋,要带你去远方携手旅行,去看夕阳西下,姑凉不知在下能fo邀你和我一起奔向那美丽远方?!

  夏处长、马科长、王干事带头鼓掌,所有的环卫工都为局长热情洋溢的讲话鼓掌,只有张三埋头扫地。

  小漪的口头禅是:“吃货都有颗金子般的心。”我觉得她心中一团祥和,日子自然过得简单快乐。

  人生如朝露
稍纵即逝,时间就是那么快,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时间越来越快,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你我之间的事情像是还在昨天,我们还是整天黏在一起,可是现实呢?三年已经过去我们都毕业了,分道扬镳了么?都不在一个城市了以后还会不会关系依旧?难道我们会疏远?一切尽在言中,毕竟你我之间所有的回忆都是真实的美好的不是么?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都还年轻,几年之后再见到你你还是那个爱笑会很自然的露出嘴角两边老虎牙的样子,因为那样我会觉得温暖,不要被生活打败,我知道你会想多,but生活是美好的你要坚信,我还在你身边,再次见面一定一如既往的笑好么?

  一个多月的雾霾天过去后,张三辞去了环卫工作,在街边支起一个煎饼摊子。只要是环卫工人来买,价格不变,多加个鸡蛋。

  后来小漪的父母给他介绍了一个男朋友,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小漪也不再找我借阅命理资料,还特意从香港给我买了一些书籍。转年后,事情极具戏剧化,我先是收到了小漪的新婚请帖,两个月后,便接到了她哭诉的电话。

  PS: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如果以后你还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

  曾经的工友问张三,你为啥?政府的饭碗不端,这小买卖多累。

  我问她怎么回事?

  张三一笑,那活不能干,有霾。

  小漪说,从一开始她其实就不太喜欢那个男孩子。

  工友也笑,你是被霾吓唬了,多好的天呀,哪有霾?

  我问她,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和他交往这么长时间?

  有!在这里。张三一指自己的心口。

图片 4

图片 5

  小漪说,父母一直觉得那个男孩子工作很优秀,不想让我们分开。不过,越接触越发现他是个自私、幼稚的人,婚礼前,终于闹翻了。

  来年入冬又来雾霾天。张三让女儿在网上提前购了一箱防霾口罩,一大早扔下煎饼摊子,满大街为环卫工人去发口罩。

  小漪接着说,师父,我婚房装修好了,婚宴订了,请帖发了,结婚证都领了,才发现那个人实在不能在一起生活,我好想哭死啊。

  我说,还不是太坏,毕竟你们没有孩子,都还年轻,未来还有幸福。

  小漪忽然问我,师父,你看我的八字里,是不是婚姻特别不好?

  我说,你自己觉得呢?

  小漪说,嗯,夫妻宫夫星逢空,是不是一辈子没有老公的意思?

  打开小漪的八字,不必看运势,最明显的特点便是:“夫星逢空又受克制”,这在命理上叫做夫妻宫“不清净”,的确有婚姻不顺之嫌。

  我安慰小漪说,是有不顺利的现象。可命理从来都是很辩证的,你现在的不幸,正应了八字的逢空受克的“体相”,对你来说,也许会是一件好事情。

  此后两年里,小漪遇到了各种畸形的感情。譬如说,有已婚男子主动找她献媚,有不靠谱的土豪让她远嫁他乡。还有一次,她找我说,因为帮忙照顾一个有生殖系统癌症的朋友,天长日久竟然心生怜爱,甚至想嫁给他一直照顾下去。

  那天小漪说得极为动情,眼泪水泛出来,用颤抖的声音一遍遍问我:师傅,是不是我这辈子,就是这个婚姻不幸的命了?

  又过了半年,小漪平复了心情,主动要我去她家看看风水。我心中虽然知道自己绝不是看风水的材料,嘴上不住的推辞,可是一想到小漪的老爸是知名的“甬菜”大厨,一颗金子般吃货的心,又泛出光芒,心急火燎的还是答应了下来。

  看了一大圈,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最后,黔驴技穷的我,只得悻悻的跟小漪交代:

  “你家风水没什么大问题呀,要是吹毛求疵的话,就是不该在客厅的桃花位上摆上一盆假花!”

  小漪老爸一听,顿时开悟,说到:“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桃花位上放假花,难怪一把烂桃花啊!”

  我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忙补充到:“叔叔,您的悟性真高,什么时候开饭呀?”

  饭后小漪去刷碗,
小漪父亲十分认真的问我:“小漪在你们朋友圈子里到底怎么样?还能有好的缘分吗?”

  我说:“小漪非常好!她人真诚又热情,她身上的闪光点不是一般男孩能体会到的,真正有素质有眼光的人,一定会欣赏她!”

  小漪的家宴极为丰盛,我胡吃海塞了整晚,终于说了一句让自己踏实又满意的话。

  三个月后,小漪很开心的通知我,有人帮她介绍了一名中科院材料所的博士,人现在台湾出差,两人正在网上热聊。

  又过了两个月,博士做完项目回国,小漪说要带博士给我见见。我生平第一次看到长得如此俊秀的博士,他眼中精光内敛,红唇皓齿,卧蚕明润,奸门饱满(相学上看一个男人家庭幸福美满的标志),他谈吐文雅,气度蔼然,与小漪心中一团祥和的气质,极为相符,我瞬间觉得,小漪终于等来了她久违的幸福。

  我对小漪说,你们在网上了解对方,他能直接触摸到你心灵的美丽。师父以前说的不错,有素质有眼光的人,一定能真心欣赏你,爱上你。

  那晚,小漪一直话不多,没有讲笑话的她,总在悠悠的笑着,像一朵开心的霞。

  一年后,小漪和博士结婚,我因为误打误撞的揪出了“烂桃花”风水的症结,被小漪父亲在婚宴上奉为上宾,反复敬了好多酒,很是开心。而现在,小漪又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儿。

  回顾小漪的八字信息,它有着明显婚姻不幸的表征,而小漪却幸运的用这样一种方式,历劫重生。命运之路从来就很辩证,而不是两点一线,一条路跑到黑。

  譬如说,有的夫妻,遇上了极差的
“感情厄运”,而那几年,正好是两夫妻异地奔波,聚少离多。八字上的信息反应是,两夫妻情感生活困顿,不和谐,而实际上,每次两夫妻短聚都是小别胜新婚的妖娆。

  又譬如,八字中有些女孩“伤官星”强旺。伤官星是一颗对“夫星”有非常不利影响的星。但是伤官星也有好处,那就是助长“才华”,生活中常常会看到一个女孩子,性格大胆泼辣,才华横溢,可惜就是找不到理想的“夫婿”。

  而那些好心而好事的亲朋好友一再逼婚,搞得女孩也茫然无措,深陷情感困厄。殊不知,这“待嫁”的状态,正是命运的眷顾,伤官发力的年份,才华彰显,若硬是急着“凤求凰,拉郎配”说不定会在婚姻感情上,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莫不如,顺其自然,到了“伤官”退位,“夫星”来值时,再谈风月,说不定是另一派人间四月天哪!

  至今,我仍记得小漪当初来问我她婚姻信息不顺时的沮丧和无助。我说,命运是一条辩证的路,他怎样对待你,你或许无从选择;你怎样对待他,却是你要面对的生活。

  诚如梦想会照进现实,心灵也会映射到世界,有一颗金子般心灵的人,注定会遇到她的幸福的。

  我对小漪说:

图片 6

  慢慢来,说不定命运正为你重新洗牌。慢慢来,谁不是穿山越岭去相爱!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