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样冰没有安全感的地方,我从高中毕业后就没去过同学会了



  白日里去医院办事时想起一段过往。

  过年的时候,我总是被问到一个问题,要不要去参加同学聚会?

  1、

  我记得那日,太阳是暖的,明晃晃的照在每个行人身上,我坐在人满为患的医院里泣不成声。周围的人看我的眼神有点诡异,他们以为我得了绝症。其实病了的那个人不是我,是我曾用整个青春去爱慕却在结局时不敢面对的那个人。

  有个同学就问我:“大叔,同学会有必要勉强自己去么?因为去了还是跟自己比较好的同学一起玩而已吧。我从高中毕业后就没去过同学会了,觉得干脆找要好的同学去玩更好。”,但是她又觉得“看到同学微信留言上说“不珍惜的人就算了吧”,心里觉得有点对不住他们,还有一年就毕业了,觉得起码去聚聚吧,可没有人强迫我的话我还是迈不开脚步,好纠结好矛盾呢。。。”

  大成是我见过最不会拒绝别人的人。

  时常有人问起,暖,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样冰没有安全感的地方?

  估计很多人都有这种纠结吧。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手里还有一家书店。那时我刚毕业,没事就去他那儿蹭书,但无论待多久,他都不会介意,甚至没看完的书问他借,只要保证不弄脏,他都一概同意。

  每每有人问起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的我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当年那样为爱炙热过的自己。我想我再也没有力气义无反顾抑或奋不顾身。是的,倦了,累了,也怕了。

  有这种聚会但不想去的同学,我想可能是如下原因:

  时间久了,我渐渐知道他其实不是书店的老板。

  我们都曾是父母身边的花儿,不谙世事,不知晓社会上的血腥风雨,也不知生活里的材米油盐。至少在23岁以前,我是不知晓生活的千姿百态的。兴许是因为不曾过早触碰过生活的这一面,所以在很多事情面前才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相信爱情相信梦想更相信自己。可也正因为这样肆无忌惮地过度消耗,所以后来才变得小心翼翼。

  1、和很多同学关系慢慢淡了,见面不知道如何融入话题,觉得自己是个“冷场女王”,很少有人愿意在这种社交场合失去“存在感”,既然无趣,不如不去。

  书店是个女人开的,每逢周末她都会来书店找大成。她开着一辆白色的奔驰车,穿着打扮很阔气。一开始我以为她是大成的女人,后来有次她带着小孩来,叫大成哥哥,我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大成只是她的情人。

  看《匆匆那年》陈寻为了能够和方茴上同一所大学而故意考低分时不禁想起曾经为他改高考志愿的自己。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无比天真,以为这样就能够一辈子,无风无雨太平盛世一般美好,而谁知晓命中注定呢?我去了你所想去而未能去的城市,学了你想学而未能学的科目,意欲用这样的认真换你一生长情。而你却阴差阳错来到了北京。可能命里早已注定我们的结局,可是我太过较真,再次颠沛着来等你。现在回头看来,当年的自己真是我执太重。

图片 1

  大成年纪不大,虽然蓄胡须,但撑死过不了三十。他的长相是这家书店最值得称道的招牌,轮廓分明,目光如电,谈吐间凭空自带着书卷气,引得许多学院派的年轻女孩慕名而来。

图片 2

  2、和有的同学有些过节或者恩怨,去这种场合见面,没有做好沟通的准备,为了避免矛盾或者尴尬,干脆不去。

图片 3

  后来你要离开,说,和我一起回去吧。

  3、有时候本来想去参加一下同学聚会,却发现大家的话题相差十万八千里,虽然也能聊,但是内心找不到共鸣,比如你在读大学,你的高中同学谈的都是谁谁谁家生了娃,能不纠结吗?

  她们的要求千奇百怪,有想合影的,有索要拥抱的,还有打书店里那些小玩意儿主意的,甚至有想让大成假装叔叔参加家长会的,面对这些要求,大成也从不拒绝。

  我决绝地说了,不。

  那为什么又觉得要去参加同学聚会呢?

  不懂拒绝的人有很多,因为囚于人情,碍于脸面,但前提是对方的要求没有触及你的底线。问你借八百一千不好意思拒绝,但问你借房子抵押试试,铁定一千八百个没门。

  你问为什么。

  1、人情,不去被同学说脱离群众,显得自己也不会社交,感觉不合适。

  至于大成的底线,我至今没摸到过。

  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审视我们这段无比戏剧性的感情,开始得太梦幻,结局得太残忍。

  2、人脉,觉得同学之间的友情也是将来打拼社会的人脉,现在不去积累,将来哪里来的回报?

  有次一位顾客赖在书店蹭书到打烊还不肯走(不是我),大成困得不行,就跟他打完招呼,然后自己上楼睡觉去了。谁知半夜他忽然被人推醒,说楼下太冷,问他有没有被子。大成迷迷糊糊地说没有,结果对方竟然扯过被子另一头睡了下去。第二天醒来,大成才知道,那位顾客是外地人,钱包被偷无处可去,于是跑到书店借宿,临走还问大成借钱说江湖救急。

  从16岁到23岁,整整7年,你占据了我偌大青春。我的每一步成长轨迹里都参与了你。

  3、无聊,也不是说同学聚会非参加不可,但没有跟有趣的事情可以做,与其在家里被老妈唠叨,不如去同学聚会打酱油。

  现代社会这种鬼话也有人信,但那就是大成。

  16岁时,你无心说的一句话,我虔诚信仰了许久。

  很多人也问我,大叔你参加同学聚会吗?

  除了那个女人之外,大成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

  你说你喜欢独立的姑娘,少不更事的高中生哪里知晓独立的具体含义,以为独立不外乎是能吃苦。所以,背着爸妈去社会体验生活,假装成熟去应聘书店导购假装很有生活经验去饭店洗盘子。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你发现那个看起来傻傻的自己并不是你眼里看到的什么都不会的公主。

  我可以很明白的说:

  有次我忍不住好奇心问他:明明身边有大把资源,为什么会选择她。

  17岁时,你喜欢上了别人,不再写信给我。

  我过年回老家从来不主动参加同学聚会,我和我99.9%同学之间只能算因此而认识,甚至连认识都做不到了,我们彼此已经遗忘。

  且不说她已经结婚,从年龄、相貌、才情上,这俩人都难以相提并论。如果只是因为钱,那也太没种了。

  每每此时,那个情商极低的我都会安慰自己,他一定是太忙了,所以才想不起我。

  如果有同学聚会请我参加,我没有事情也会去参加,基本上就是凑个桌,不讲话不发言不八卦偶尔帮助活跃下气氛全程陪笑的配角。

  大成听完我的话笑了:不是我选她,是她来找我,面对面告白那种,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就答应了。

  这样的自欺欺人真是可笑至极。喜欢你的人想对你好还来不及,怎么会躲起来。

  个别关系好的,我们会私下聊聊天,如果没有业务合作,我们的交情也很难深入到哪里去。

  我惊讶得舌头都打结了:你?你怎么可能没姑娘跟你表白?

  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想知道你的动态,打电话给你的好朋友总是不敢随便问起你,怕别人看出我们关系的破裂,怕别人知道自己隐藏的难过。所以总是假装不在乎你忽略你,这样的低情商怎么抵得过那个什么都比我好的姑娘。所以你的离开我并不责怪,我将这些归咎于自己不够好。实在不想再承受这样自欺欺人的失落,借朋友手机发了一条信息你,分手吧,祝你幸福。想来你是早有准备,回答的也言简意赅。原来不爱了连心疼都是多余。

  我们当年感情好的时候,其实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他说:有啊,但都是写张纸条夹在书款里,或者画在书店的签到册上,只要不动声色,很容易就躲过去了。只有她约了我,郑重说到想要在一起的事。

  屋里反反复复放着《我会好好的》,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一般无力。后来的后来,我经历过许多次难过,但没有一次像那次那般声嘶力竭。

  我在幼儿园时认识的人,现在我连样子都记不起来。

  所以你都不考虑对方是啥情况就答应了?我三观彻底被颠覆,激动地喊出来。

  我就这样默默地,默默地淡出了你的视野,成全了你们。你对我充满感激,充满愧疚,甚至怀念,但我并不稀罕,我欠缺的是,你爱我。但我想我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我流露出不舍,所以你觉得我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会悲伤。

  我读小学时认识的人,现在我连名字都记不起来。

  大成摇摇头:一开始也觉得不自在,想反悔,但后来发现,她其实就想找个安慰,至今为止她也没要求我做过什么啊?

  18岁时,我上了大学,改了志愿去了你所想去的大学所在的城市。是的,我还心存残念,想要挽回这段中途有人离场的感情。当然,你并不知晓我这样默默的心意。你去了如今我在的北方。在这四年里,你不在,有很多人路过我的世界,可我还是想路过并住进你的世界。当然,我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想,并没有使你为难,也并没有露出端倪。

  我读中学时认识的人,现在我大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工作。

  我说:你是说她每周看你,就只是看你?

  十八岁生日时,我特意去理发店做了发型化了淡妆,想要在生日结束后拍一张好看的照片发给你,让你知道离开你我过得挺好,不用内疚。那天很多人在,也有几个高中时的男同学特意赶过来捧场,我收到了许多祝福,还有礼物,甚至巧克力和鲜花。可是我并不高兴。在许愿时,蜡烛吹灭时我显得有点失落。这么多祝福里,我未曾收到你的只言片语。后来很晚了,那个因为我一句玩笑去了我随口说的城市的男闺蜜电话我说,你住院了,胃出血。我跑到公用电话处一下子大哭起来。电话你,只是哭,不知道说些什么。你看,我所有的孩子属性所拼命掩藏的在乎感一下子暴露了出来。你安慰我说,傻丫头,没事。你一定不知道,我曾对这个称呼多么痴迷。而后来它竟然专属于别人。你说,我像你的妹妹,笨笨的。是啊,我原来只是像你的妹妹,这是你离开的主要原因么。一定不是吧,一定是她比我聪明乖巧懂事。所以我祝福你,祝福你遇见一个比我懂事的人。我至今也想不明白,当时的自己为何会那样大度地成全你们且毫无怨言?我想是单纯的爱吧,不计较付出也不贪念回报。

图片 4

  他狐疑地看着我:不然咧?

图片 5

  我读大学时认识的人,现在往往需要十年我们才能见一面。

图片 6

  19岁时,兼职做了一份家教,遇见一个比男闺蜜还要宠自己的男生。

  我参加工作后认识的人,往往拿着名片也想不起,我们曾经一起吃过饭,称兄道过弟。

  我呆逼了。

  他的爱很浓烈,日日接送我去兼职的地方,无论多冷多晚甚至下雨。

  很多同学会问,这样你不是失去很多维护同学同乡感情发展人脉的机会吗?

  这世上成天有人把生活当做选择题,前进后退左右为难,殊不知也有人甘当被选项,不主动,不索取,可单选,可多选。

  遇见好看的饰品,他送我。

  这倒让我发现一个问题,很多同学根本没搞清楚什么是同乡,什么是朋友,什么是人脉!

  有时我们也会聊聊爱情,大成说他有喜欢的女孩,他俩在网上认识的,但她不肯告诉他自己在哪儿,只说在未来会来找他。

  遇见好吃的美味,他带给我。

  请问什么是朋友?什么是玩伴?什么是知己?什么是同道?什么是人脉?

  对此我不以为然,这种人恐怕不是长得丑就是性格阴暗,否则怎么会不敢见面,说不定她就是那群经常来书店“观光”的女学生之一。

  遇见好玩的地方,他载我去。

  你四处认识人到底想要什么?

  大成也不反驳,说我答应了她,就会一直等下去,就算没结果,也不会因为当初没有等待而后悔啊。还拿金庸的小说举例,说如果杨过没熬过那十六年,怎么可能和小龙女重逢。

  很多人甚至我自己都以为自己会喜欢上他,可我发现自己喜欢不上。

  是一个事事附和你的人?还是一个能帮你排忧解难的人?

  我说你看武侠小说看傻了吧,杨过要是从没见过小龙女,说不定早就跟郭芙结婚了,十六年孩子都该上高中了。

  他的好,使我内疚。

  是一个能不客气指出你问题的人?还是一个愿意在你不开心的时候听你倾诉的人?

  不久后我找到了工作,步入忙碌之中,去书店的次数越来越少。

  一日,我说,你不用去接我了,也不要再送我东西了。我不需要这些停留在表面的好。可能会有很多姑娘喜欢甚至感动,可是我不是。

  我看很多同学真正的问题不是会不会交朋友,要不要交朋友,如何和朋友交往,而是他根本没搞清楚他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有天大成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搬点书回去,不要钱。

  他问为什么,他哪里不好。

  大部分人所谓需要一个朋友,不如说需要为自己不强大的内心寻找一个抱团取暖的队友,谁对谁有真的当真,大家想的其实都是自己。

  一问才知道,他的书店要关张了。

  我没有回答,我不能告诉他我的心里还藏着一份爱而不能。

  一个微信朋友留言说得好:

  我赶过去,他已经把书店盘给了一家开饭馆的河南人,书店里的几千本书装箱卖给了一个旧书贩。

  20岁时,第一次一个人去上海体会你随口所说的都市浮华。我想我不能去你在的城市体验,那么去一个同样繁华的地方吧。在那座城市里,我幻想我们能重新偶遇一次,记起彼此的前世今生。

  现在我尽量将认识的人分为这几类:

  见到我,他指了指角落的纸箱说:我给你留了一箱。

  从上海回来,我一个人去市里用暑假打工的钱给你买了你喜欢的卡西欧电子词典。让我们共同的朋友捎带给你。你无心说的一句话,我当真了去对待,尽管只是朋友。

  重要的朋友:能够理解,互相支持的人;

  那天我算是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高峰期打不到车,两个大男人搬一箱只有几十册的书,累得像狗一样。

  你们的感情开始出现问题,每每此时,你都会找我诉说。诉说你们的快乐和难过。而我呢,是怎样一个角色呢。我安慰你们的同时有点替自己难过。真是个傻瓜。可是我做不到对你不闻不问。

  不得不维持表面关系的人:例如同事;

  饭桌上我问清楚了怎么回事。

  我想,我真的是希冀你幸福的。尽管心有不甘,可是我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安慰自己。

  要去讨好或者尽量搞好关系的人:例如直属领导;

  原来女人的丈夫得知她有外遇,一直跟踪她到书店,本想着捉奸成双,结果冲进来却发现俩人相敬如宾,正喝茶聊天。

  21岁时,我剪了短发,开始为着毕业忙碌。

  需要不断维系的资源:例如重要合作关系,或者是在银行,医院,律师这样特殊需要的资源;

  女人说大成是书店雇的店长,男人自然不信,但又找不到证据,恼羞成怒之下责令将书店关掉,顺带解雇了大成。

  恰巧这时的我们再次遇见,你终于发现我的一些些好。

  一些普通的友人。

  我问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其实最好的我早已被你错过。而此刻我所遇见的你也不再是最好的你。

  年纪越大,越觉得这样的分类有必要,毕竟我们的时间有限,我也的确变得更势利,希望从不同的人身上吸收对自己有益的内容和资源,哪怕是你不喜欢,看不惯却不得不面对的人。

  大成喝了挺多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印着都江堰的明信片,口齿不利索地说:乔,乔乔肯见我了。

  可能很多人会困惑,一段感情中途有人离场为何后来还可以得以继续。其实这与时间机缘都有关。所以早年的我们都各自疯玩之后回到起点,再来审视彼此,自是更全面些。无所谓谁背叛谁,谁原谅谁。无关病症,只关乎心。

  可以遇到和你共进退,频率的人,是上天给予的恩赐。

  2、

  就这样,你再次走进了我的世界,而我早已不再是当年你眼中的小丫头。你对我的变化感到诧异,而我也对你的认知有了更深一层。原来这么多年我所喜欢的你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你所看到的我也是停留于表面的。

  总是觉得找不到你的同类,说实话才是正常,这样才不断挑战我们的沟通和相处能力。

  大成就这样走了,一去就是好几年。

  我们终于开始互相探索彼此的内心世界。

  现在我们很多同学知道自己对朋友和人脉的理解出在哪里了吧?

  那段时间我也陷入了热恋,每天为爱情的小事喜怒无常,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偶尔空闲时,我会想起大成,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有没有寻找到那个叫乔乔的女孩,还是又在哪个小城市开了一家新的书店。

  22岁时,我毕业,去了你在的城市,和你一起颠沛流离。

  认识那么多人有用吗?真的很难说。

  直到几年后的一个清晨,一觉醒来铺天盖地都是汶川地震的消息,我忽然惊觉大成去的是都江堰,离震中只有一百多公里。

  那是我的黄金时代,也是你的黄金时代。

  我们总是错误地以为:

  电视新闻里,那些伤亡人数惊心动魄,令人不由自主觉得害怕。

  喜欢你的人还是很多,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受到威胁。可能失去过的人更懂得珍惜。

  过去是朋友,将来一定也会是朋友;

  那几天我疯狂地在网上发帖寻找他,还在他曾经的博客里留下了我新的手机号码,让他看到就一定打给我。

  然而,可能是想要弥补那段亏欠,你对我越来越好,好到有一天,我无力偿还。

  因为在一起,所以我们必须做朋友;

  一颗心悬了整整一个礼拜后,我终于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

  那是一段一无所有的日子,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勇气,愿意和你一起一无所有。起初,这里只有你,没有朋友圈没有喜欢的文字没有好看的华服没有多余的人民币。尽管,我们没有太多,但依然开心。好像有了你其他的这一切显得不那么重要。

  如果没人爱,我就是一个失败的人;

  当电话那边传来大成熟悉的声音时,我感到莫名的激动。

  可是日子久了,渐渐地,内心开始滋生出一些委屈,会觉得自己放弃了太多,尽管你也努力地对我好。我开始有点懂得原来爱情不止是爱情,还有其他。可能是被你宠坏了,所以才在岁月静好的日子里胡思乱想这么多。为了不神经质,我禁止自己想那么多。单纯点总是好的,我不愿相信我曾这么心心念念的一段感情可能是不合适的。当然刚毕业的我们又能有多少成熟呢,总之,不曾经历生活的我一下子在生活面前慌了神。对很多事敏感而过于看重,而失去一颗慢条斯理感知生活的心。

  如果是朋友,我们应该事事在一起;

  我说狗逼你还活着!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在那段各种迷茫的日子,你不知疲倦毫无怨言地守护着,而我却没有认真对待。直至后来一个人生活后,才知道原来你肩负了那么难,却从来不曾抱怨。你将生活外面的光怪陆离和血风腥雨拦截在外,只给我海市蜃楼,以至于后来你离开,接触到现实的我再也不能很好适应。

  我信任朋友,朋友一切也得告诉我。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不急不躁,说他在彭县,离汶川有段距离,很安全。

  比起现在,那段日子真是好极了,有人知你冷暖,并无比细致照顾。

  你大概是把“同学=朋友”,把“室友=朋友”,把“老友=一辈子”,把“新朋友=人脉”,把“闺蜜=知己”,把“在一起=关系好”,这都是幼稚的错觉,你们要是懂一点批判性思考,这些问题的答案自己就会出来。

  我问他:你找到乔乔了?

  23岁时,你说订婚吧,而我却有了迟疑。

  和你们不同的是,因为我经历得越多,就越发现,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拥有很多朋友,而是要有别人需要的能力,要能一个人去享受孤独。

  他说:嗯。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迟疑什么,好像内心有一种藩篱逾越不了。

图片 7

  我说:儿子恐怕都生下了吧?

图片 8

  你有别人需要的能力,你性格内向,你不善言辞,你不爱社交,都不是问题,别人会主动来找你,顶多就是多一点沟通成本。

图片 9

  那段日子,我们的感情好像不太好,确切来说是我不太好。

  你能够享受孤独,在没有人理解和安慰你的时候,你就是你自己的最知心的朋友,要知道,能遇到知己,是这辈子很难的缘分,遇到了要珍惜,没有遇到,其实蛮正常的。

  他没回答我,只是笑。

  尽管如此,我并未曾想过和你分离。

  可惜这些,都需要长久的修炼。

  我说:看来你是已经决定定居在那里了。

  可能是缘分就这么多,也可能是命中注定。意外在一个瞬间发生,就改变了你我的结局。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命运无常。

  如果同学们想更深入看看我对朋友的分析,可以在微信“秋夜青语”里分别回复关键词“秋叶132”、“秋叶123”,你会看到两篇文章,看了这两篇文章,估计又有很多人觉得大叔太理性,理性到无情。

  他说:没有,明年,明年我一定回北京。

  有时人的长大是一瞬间的事,当你意识到自己无路可退时。

  是的, 不用多年以后,我们都很难是朋友,往往是路人。

  再后来,有一次我看到他上传了一张结婚证的照片,我以为他就这样在那个遥远的小城市结婚了。这应该就是一个浪子的归宿了吧,我想,大成说的回北京,也许只是携家带口的一次观光游。

  在这段无常里,我没有勇气继续走下去,所以在这段关系里,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亏欠了的一方。因为自己没有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同你一起离开。所以如若有日我不能幸福也是应得。

  这就是人生,要珍惜的是当下。

  没想到的是第二年夏天,大成真的回来了。

  总之,这一年,我们都过得不太好,时常脆弱敏感和哭泣。

  更令我和我的小伙伴惊呆的是,跟他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她竟然就是大成这些年口口声声提及的乔乔。

  24岁时,我终于可以一个人做许多事,不再随便难过。

  慢慢的,我开始从大成口中拼凑出他这些年的故事。

  一个人找房子,深夜回家。

  当年大成单枪匹马坐火车杀到都江堰,本打算演一场浪漫的久别重逢,结果到了那儿他才惊讶的发现,接站的竟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她就是乔乔。
在火车上,大成也不是没想过暗黑版的相逢,可那些见光死,诈骗集团等幻想,在此时此刻统统拜倒在眼前稚嫩的女孩脚下。

  一个人去医院,半夜排队。

  用他的话说,当时只觉得浑身发凉,怎么也没办法迈出脚步,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想到自己曾没日没夜的跟一个小孩子示爱,就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再也不会爱了。

  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开始学着记路。

  乔乔的家庭条件不好,父亲患病卧床不起,母亲靠微薄的薪水养活这三口之家。对于大成的到来,他们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意外,原来乔乔早就对父母坦诚相见过。

  一个人生活在烟火里,侍弄自己的小情怀。

  就这样,大成莫名其妙成为了这三口之家的“第四人”。

  我终于能够在提起过往时不再那么惊蛰和内疚,在说起未来时不那么困惑和迷茫。

  乔乔的妈妈在化妆品柜台工作,没时间接送乔乔上下学,这任务就落到了大成身上。每天送完乔乔,他就在学校附近的书店蹭书,上下课的铃声响过八次,乔乔就会出现在书店,跟他一起回家。

  我有了自己的朋友圈,自己喜欢的事,自己喜欢的物品,一切都是自己喜欢的样子。虽然偶尔工作上会遇见许多棘手的事儿,人际关系里会有许多使人为难的情况,但这一切都不能使自己耿耿于怀。

  有时候他也会想,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虚耗光阴,没有爱,没有梦,甚至没有一丝希望,只是按部就班地活着,简直跟牲口毫无分别。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但一想到要抛下乔乔,他又觉得于心不忍。

  后来乔乔的父亲去世了,大成帮他们筹备葬礼,发讣告,守灵,再到最后出殡下葬。这时候的他已经完全没有离开的想法,他在当地找了一份卖手机的工作,开始漫长的陪读岁月。

  一陪就是五年,从初中到高中,好在乔乔的成绩一直出众。直到今年,她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他就跟着过来继续陪读。

  听完这个故事,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不是为大成,而是为眼前的姑娘,肤白、貌美、水灵、纯、整个一惊为天人,这狗逼完全是现代版的光源氏计划好不好!

  3、

  大成在北京安顿下来,我陪着他带乔乔去学校办手续、交学费、搬行李、选宿舍,看着他满头大汗地告诫乔乔十个必须九个不准时的神情,我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就好像他是个唠叨的父亲,而乔乔是他调皮的女儿一样。

  然而他们的生活并不像所有人幻想的那些,大叔和萝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乔乔的性格与她的长相南辕北辙,或许从小背负了太多家庭的希望,她的个性特别要强,读书时考试回回都要争第一,拿着县里发的奖学金来北京。生活中她也不例外,绝不肯轻易向人低头,唯一能让她俯首称臣的只有大成。

  或许在旁人眼中,大成还是那个不懂拒绝的大男孩,但在乔乔面前,他顿时会变作另一个人,眼神、语气、动作都有板有眼,两眼一瞪不怒自威,说起大人的道理更是头头是道,杀得乔乔瞬间溃不成军。

  当然,这样的结果也不是必然的。

  据我的统计,他们之间的战绩胜负各半,这点数据也不能说明谁面子更大。

  只能意味着,他们经常吵架。

  一开始是在我家吵,在电话里吵,后来在学校吵,在大街上吵。

  每次吵架时,大成的脸都是歪的,被乔乔给气的。但每次吵完,大成又会贱了吧唧地追过去给乔乔道歉。

  有次乔乔看中一件大衣,大成觉得贵没买,俩人在商场大吵一架。

  大成气得跑出半条街,我追过去,只见他在街头摸着胸口自言自语:“嗨,跟孩子置什么气呢?”说完,他又转身往回走。

  我忽然意识到,相处了这么多年,大成已经把乔乔当做了女儿般的存在。

  乔乔开学后,大成也找到了新工作,每个月发了薪水,甭管自己过得跟呆逼似的,他都会第一时间给乔乔打生活费。

  到了周末,他就坐地铁去学校把乔乔接回家,顺便带回一大堆换洗的衣服。

  说是小别能胜新婚,但俩人凑到一起还是各种吵。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