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排在前4名的科普图书均为引进版,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

近日,国家有关部门对2019年全国561家图书出版单位报送的20多万种选题进行了分析。其中图画书原创、儿童文学原创选题大大增多,少儿科普原创选题增长尤为明显。经分析,少儿科普原创选题具有三个特点:一是原创少儿科普图书开始建构不同年龄阶段的产品,定位日臻明确;二是编写内容越来越重视趣味性、互动性,大大提高了少儿科普图书的阅读魅力;三是融媒体、微视频等技术的运用,推动了原创少儿科普图书的发展。

当地时间6月23日上午,在2019日本“中国主题图书展销月”系列活动中,由中国出版集团、天天出版社和日本树立社共同主办的“中国的故事,国际的绘画——曹文轩作品研读会”在日本大阪府立图书馆举行。

6月27日上午,伴随孩子们一首“我的书屋·我的梦”主题曲的欢快演唱,2019年全国“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在浙江湖州启动。

从整体形势看,我国原创少儿科普图书整体规模不断扩大,但是也存在着不少问题与不足。

日本著名儿童文学翻译家中由美子女士、大阪府立图书馆专家土居安子女士、原童心社童书编辑关口民子女士、讲谈社原董事幸胁一英先生、讲谈社原董事兼儿童出版局局长大竹永介先生、株式会社童书制作公司社长檀上圣子先生等多位日本儿童文学研究学者、翻译家、出版人参会,探讨了中国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在日本的出版与传播,并对中日儿童文学的现状和发展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这是自2014年以来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教育部第六年联合开展的活动。今年活动围绕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通过开展主题阅读、社会实践、结对帮扶、征文写作、书画展演等系列活动,促进青少年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引导全社会关心、关爱农村少年儿童尤其是留守儿童的学习成长。

国内经常盘踞前20名的科普图书中原创科普图书不超过3本,市场码洋仅占科普图书总码洋的30%。依照2019年前5个月的数据,排名最靠前的《三体》也仅是第5名,排在前4名的科普图书均为引进版。

曹文轩是中国最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家,2016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出版的作品有长篇小说《草房子》《青铜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火印》等长篇小说10部,“我的儿子皮卡”“丁丁当当”“大王书”等长篇系列小说16部;《远方》《小野父子去哪儿了》《羽毛》《夏天》等图画书作品超过50种;获奖之后创作的中长篇作品《穿堂风》《萤王》《草鞋湾》等5部。这些作品每年的销售册数超过1000万册,其中《草房子》的销量每年超过150万册,《青铜葵花》超过100万册,获奖之后的新小说《萤王》等年销售超过20万册。

中宣部印刷发行局副局长董伊薇表示,阅读习惯的养成,要从孩童时期开始。希望小朋友们通过阅读实践活动,在阅读中收获快乐、汲取知识;希望各级宣传部门依托农家书屋组织开展阅读实践活动,不断满足农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希望农家书屋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认真落实《农家书屋深化改革创新
提升服务效能实施方案》,推动农家书屋提质增效;希望社会各界积极关注农家书屋,在盘活书屋资源、丰富活动形式、优化内容供给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

以上数据说明,目前引进版少儿科普图书仍占据主导地位,国内原创科普图书和引进版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在当当网2019年童书畅销书排行榜销量前20名中,只有3本(套)书是2018年出版的,其余都是出版两三年甚至四五年的老书,一套2014年出版的《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仍然占据着畅销书排行榜的首位。产生这种现象主要由于以下几点原因:

这些作品每年都有大量的海外授权,至今有33个语种,77个国家和地区出版了106种图书,还有翻译中的图书约100种。曹文轩的《草房子》《守夜》等作品早已在日本出版,特别是由其代表作《草房子》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后引起了较大的社会反响。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之后,日本树立社决定引进出版曹文轩与国际插画家合作的图画书作品,以及其他长篇代表作。《远方》和《风吹到乌镇时累了》已于近期出版。作为世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他的作品在日本儿童文学界、大众读者当中都引起了关注,获得了认同。

启动仪式上,《我和我的祖国》《我的老家》等童声合唱唱出孩子们对祖国七十华诞的祝福和家乡绿水青山的热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中国农业出版社、中国地图出版集团、浙江省新华书店等出版发行单位向学生们赠送了图书和地球仪,并发出积极参与农家书屋阅读活动的倡议。2017年“我的书屋·我的梦”优秀征文作者沈卓君同学还现场分享了她和农家书屋的阅读故事。

一、创作者和策划人缺位。

活动中,天天出版社总编辑张昀韬女士介绍了曹文轩作品在中国以及在世界出版的情况,着重谈到曹文轩与国际插画家合作的“中国种子世界花”项目。

据悉,少年儿童阅读作为农家书屋的工作重点在持续推动。《2019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中,少儿类图书占比达41%,连续多年成为第一大类;连续6年开展的“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参加活动学生人数已累计达上百万人次。

目前,国内从事少儿科普创作的专业人士缺乏,很多科普作者来自科研单位或高校,科研任务重,事务性工作多,而且科普创作对评职称没有帮助,也不计入业绩考核,导致有能力创作的科研工作者对创作的积极性不高。再者专业人士基本长期扎根在科研项目上,如果没有大量的普及实践,很难走近孩子,尤其是低学龄和学龄前的孩子。

“中国种子世界花”从2014年正式启动,取意“中国的故事种子,世界的插画花朵”,邀请世界各国插画家和曹文轩老师合作,共同创作图画书。目前,已经和瑞典、丹麦、意大利、塞尔维亚、罗马尼亚等国家的不同风格的插画家合作,并出版相关语种的版本。

新华社音视频部、新媒体部纪检书记宣明东,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卢春中,湖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范庆瑜,以及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宣传部分管农家书屋的负责人等参加启动仪式。

策划人与创作者、与孩子之间的相关互动不够,导致国内原创科普图书在讲故事的能力上较弱。主要原因在于,编辑的前期参与性不够、想象力不够、视线宽度不够。传统童书出版对于渠道的依赖度比较高,产品通过经销商进入渠道以后,就是等待回款,作为生产者,很少能和消费者直接见面。这样就很难围绕目标受众群体的需求去寻找内容方向。

《远方》是一个有哲学意味的绘本,讲述了青蛙、母鸡、猫等各种动物暂时放下它们日常生活,眺望远方的故事。远方有什么?动物们又在眺望什么,期待什么?在生活中停下来眺望远方能看到什么样的风景?有什么意义?曹文轩通过一个小小的绘本故事传达对梦想的建构与期待。无处不在的哲思是曹文轩绘本故事中非常重要的特点。

二、跟风出版多。

其实,日本的插画家和出版社是最先和曹文轩老师进行国际合作的。在十多年前,中由美子女士就十分喜爱曹文轩的短篇作品《守夜》,她翻译并联络和歌山静子女士为这部作品插画,由童心社出版。

我们看到,无论少儿科普图书的内容,还是装帧设计,甚至丛书名都大同小异,或者图画的风格少许变动,开本、定价等因素等加以改变。例如《写给中国儿童的中国地理》是少儿科普中经典类畅销图书,但在图书市场上不难发现类似名称的图书不下几十种,其内容相同,质量却参差不齐,从而导致了原书的销量大幅度下滑。

此次,中由美子女士也亲临活动现场,讲述了她30年间对曹文轩作品的译介情况。她表示,30年里,自己和一些日本儿童文学研究者始终保持着对中国儿童文学的密切关注和研究,其自办的有关中国儿童文学研究和交流的刊物已经创办了39期。目前,中由美子女士已经完成了对曹文轩长篇小说《青铜葵花》的翻译工作。

和引进版图书相比,做原创图书,需要编辑和作者用心来打磨,也需要出版社耐心等待,投入大、收益不确定。但是现在的大多出版社考核机制要求当年出效益,编辑没有时间认真研究选题的精髓,更没有时间精心打磨,而是盲目追求一时经济效益,关注短期社会热点,市场上有什么、什么火就跟风出什么;另一方面,许多出版社把目光投向少数一流的作者,不愿意投放精力去开发新作者。在这种快而短的模式下是很难出精品的。

随后,大阪府立图书馆专家土居安子女士介绍了中国图书在大阪府立图书馆的馆藏情况。其中,曹文轩的作品馆藏就有五十余本。早些年,曹文轩、彭懿、熊亮等儿童文学作家都曾受邀赴日参加中国文学研讨、文化交流活动,备受欢迎。此次,“中国种子世界花”多种图书的日文版出版为日本的读者带来了多样的阅读体验,也为国际合作带来了更多的探讨空间。

编辑水平参差不齐,缺乏甄选的能力。大多数人认为少儿图书出版门槛低,容易介入,不需要太专业的知识和编辑能力。一些文化公司和出版社缺乏少儿图书出版的经验,但也纷纷加入到这一洪流中,致使少儿科普图书编辑存在着经验不足、专业不对口和知识性匮乏等现象。少儿教育关系到祖国的未来,童书编辑需要有较高的文化艺术修养和基于强烈责任心的图书策划能力、营销能力。

幸胁一英先生代表日本树立社发言。谈及出版曹文轩先生图画书的初衷、经过和已有成果。并介绍了正在制作、出版中的系列作品以及日后在日本陆续推出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作品的设想和计划。只有20年历史的树立社,但出版过手冢治虫、立松和平等知名作家的多部著作。从2018年开始,出版有关中国题材的图书,已出版的有“熊猫系列”“曹文轩绘本系列”。曹文轩先生的《远方》和《吹到乌镇的风累了》在日本出版后,被选入日本公共图书馆渠道的推荐目录,全日本大多图书馆已收藏。

三、缺少趣味性和创新性。

正在编辑制作的“中国少年文学系列”中,包括曹文轩的《细米》(2019.11树立社出版)、《青铜葵花》(2020.3),《山羊不吃天堂草》(2021.3),本系列还包括张之路的《第三军团》(2020.8);正在编辑制作的“中国绘本馆”包括杨红樱绘本、秦文君绘本、杨思帆绘本计六册,将于2018-2020年陆续出版。曹文轩作品《烟》、《夏天》以及《萌萌鸟系列》的版权正在协商中。树立社正在运用国际编辑室的作法,利用日本的制作人材,在日本制作中国故事多语种绘本、多语种图鉴,与世界各国出版社合作,在世界各国多地区同时出版发行。

从当前的出版情况来看,引进版科普读物介绍的知识点几乎囊括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各个领域,而原创科普读物更偏重自然科学。仔细研究国外的经典科普书,不难发现,普及知识、向孩子们传递知识只是内容的一部分,优秀的科普读物要更加注重的是引导孩子认识问题,并能调动多种学科文化,把问题融化在孩子们触手可及的生活中。这种素质,无论是创作者、还是策划者都需要长时间的养成。

随后,受邀的日本儿童文学翻译家、日本儿童阅读专家和曹文轩日语版作品的编辑纷纷从儿童文学作品的阅读、传播推广与文化渊源三个方面进行深入分享与研讨,并探讨了中日在儿童文学领域的未来合作。中由美子研究中国儿童文学40年,翻译了中国多名作家的作品,称曹文轩是中国少年儿童文学的旗手。中由美子所属的日中儿童美术交流中心成立30年来,对中国儿童文学和绘本在日本推广做了大量的工作,出版了《虹之图书馆》,主要介绍中国儿童图书的作品及信息,已经连续出版了39集,通卷第37集是介绍曹文轩作品专辑。土居安子先生介绍了大阪中央图书馆收藏中国内容图书的情况。

国内有些少儿科普图书的说教性大于趣味性,可读性差、缺少交互性。这就要求我们国内科普策划人普及科学要落实到社会生活实践中。策划图书时,要深入孩子,了解孩子的需要,寻找孩子们的兴趣点,更要唤醒作者自己的“童心”,这样才能讲好故事。

日本树立社总经理向安全先生担任这次活动的主持人,他直面日本出版界所面临的困境、网络的普及和出版物数字化的发展给传统纸质出版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提出融合发展、谋求国际合作是突破困境的有效途径。日本树立社借由曹文轩先生等中国作家作品的国际出版合作,正积极地尝试、探索全新的发展之路。

笔者建议,出版社应该立足当下,认真分析少儿科普图书市场,挖掘本土优质科普读物资源,调动知名科学家和学者,进一步打造优质原创双效合一的少儿科普图书。真正做到,在策划上,从读者角度寻找适合的内容;在装帧制作上,兼顾实用性和美观;在营销上,挖掘内地潜在市场,扩大阅读人群;推进走出去战略,让我国原创少儿科普图书的整体发展不仅有量的积累,更有质的飞跃。

中国新闻出版署进出口管理局副局长赵海云先生对此次活动做总结发言。他谈到,听到中由美子女士、土居安子女士等默默地对中国儿童文学、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和作品持续地关注和推广他十分感动。特别是,在曹文轩和他的作品还未曾被世界所熟知之前,她们就始终保持并坚持着这份热情。这些工作也为曹文轩日后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得到世界的认可奠定了夯实的基础。中国和日本的儿童图书翻译家、评论家、出版社编辑和读者坐在一起讨论曹文轩作品日文版的出版与发行还是第一次,更是备受感动和鼓舞的一次交流。曹文轩作品在日的出版,促进了中日文化交流、促进了中日青少年的思想交流和相互所处环境的了解。日本国民素有爱读书的好习惯,他希望以这次活动的成功举办为契机,中日两国的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出版家像近邻的走动一样,多交流、多互鉴,增进两国优秀文化产品的传播。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