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2019年度青海作家读书班在西宁举办,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

现在很多诗的弊端是过于冷静客观以致冷酷,凸显智性却丢失了血性与热情,自动放弃了情感的巨大力量。这样的诗歌没有温度,像温吞水,让人读了感到麻木。很多诗人在写这样的诗,他们尽管在力求显现辨识度,读者却无法从中看到什么辨识度。

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年会12月3日在海南临高举行,我国部分优秀少数民族作家齐聚一堂,共同谋划推进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发展。

11月25日至29日,2019年度青海作家读书班在西宁举办。来自全省各市州的汉、藏、回、土、蒙古、撒拉等民族的80余名基层作家,满怀对文学的热爱之情,齐聚西宁聆听专家、学者、作家的授课。

打开一期杂志,我们看到的诗,感觉雷同,语言近似,很多句子程式化、流行化。诗人写作的过程近乎原始记录,不动声色,更不动感情。把诗最根本的东西——打动人心的功能,彻底丢弃。只注重表现自我内心,而忽视普遍性、规律性的东西,主动疏离了与读者的勾连。大众对新诗的关注度降低,其责任在谁,不言而喻。

该委员会委员、广西作协名誉主席冯艺(壮族)说,黎族苗族传统文化是海南文化的一大亮点。期待海南通过资助出书、采风和办培训班等形式,大力扶持本土文学人才创作,以优秀的文学作品为海南建设发展提供精神动力。

本期读书班邀请了张玉良、王十月、周晓枫、彭学明、邵燕君、葛一敏、刘晓林等省内外著名学者、作家和评论家,从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新青海精神”专题、文化自信与文学使命、文学情怀与文学担当、文学创作与文学批评等方面进行授课,研讨内容既联系国家大政方针、省委工作大局,也紧贴国内创作前沿和青海文学发展实际。

降低写作难度已经成了很多诗人的习惯性。他们写出来的作品,与普通读者写出来的作品,没有多大区别,那还要我们诗人做什么?平铺直叙、大白话、白开水的所谓诗充斥于报刊及微信平台,人人小感觉,处处有鸡汤,败坏的是大家的胃口。个人的思想感情与时代脱节,所写的诗与人民所想所盼无关,这是需要诗人们反思的。

临高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曾获“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中华诗词之乡”和“中国曲艺之乡”称号。临高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孟伦说,该县将把文学作为普及传统优秀文化的重要载体,用心用情讲好临高故事,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努力为建设富裕文明美丽临高,助推海南自贸区、自贸港建设提供更为丰盛的文化滋养和更为强劲的精神动力。

青海作家读书班已连续举办十届,为我省中青年作家的成长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和平台,很多学员已经成为我省文学创作的生力军和新力量,部分学员已在全国文学大刊崭露头角。

耐不住寂寞,没有沉潜之心,不能长期坚守自我,总是跟在潮流的后面,是无法写出好作品的。今天的诗坛,需要更多的沉思求索,需要崇高,需要引领,才能抵制那些无聊、自娱、泡沫、垃圾。

海南日报记者从会上获悉,由中国作协组织实施的2019年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已评选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共10部;2018年至2019年,工程致力于打响“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品牌,共出版20部作品,反响很好。

通过培训,大家纷纷表示,要积极锻炼脚力,不断提升眼力,持续增强脑力,潜心提高笔力,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讲好青海故事,创作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有高度的精品力作,努力筑就青海文学新的高峰。

我们的诗坛,要去掉圈子化、功利化、世俗化,营造良好的诗歌风气。编辑要真正认真看稿,不要因人发稿,而是真正挑选出优秀的诗作。特别是要多关注底层作者的作品。

年会由中国作协创联部、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和临高县委主办。

其实还是有不少诗人在创作着感动自己也感动别人的作品。那些真正俯身于艰苦写作的诗人,我们要给予充分的重视和呵护。他们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在逆流中坚挺着,因为他们知道,有魂在,有精神的支撑,诗才会有力量。

每个诗人都要直面自己作品与自己内心情感的关系问题。你的诗句和你的心灵是什么关系,这是不能逃避的。只有发自内心、感动了自己的诗句,才会被读者接受。我们应努力去创作完成带体温、有血性、有激情、能感染读者的诗歌。要扭转风气,引导风尚,重要文学期刊、诗歌刊物应该起好带领和导向的作用。

作为诗人,要认真倾听人民的心声、社会的呼声,认真负责地对过去的一些不良现象进行批判、总结,担当起我们的责任。然后,以全新的姿态和面目走进新时代,赢得人民大众和广大读者的热情支持。人民和读者是不可以随意丢弃的。今天的人民需要什么样的诗歌,我们能为他们奉献出什么样的作品,是值得我们每一位诗人认真思考和面对的。只有把个人血脉的温热和人民、民族的历史现实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写作才是有意义的。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