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儿童文学其实是一切文学源头的部分,启动仪式在上海市报童小学内举行



“弘扬民族文化,繁荣儿歌创作,丰富少儿课余生活,加强精神文明建设”,1986年,在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大会上,由中国福利会《少先队活动》月刊牵头,联合《采风报》《小朋友》编辑部、上海市人民电台“少儿节目”、上海有声读物公司等单位共同发起了“生肖系列儿歌大赛”活动。

如今说起“小人书”,许多人印象特别深刻。它其实是连环画的一个通俗称呼,大概成年人手掌大小。从经典名著、民间传说……小人书的内容几乎无所不包,销量也相当可观。

最近看到媒体对著名作家张炜的访谈,这位曾经以长篇小说《你在高原》获得过茅盾文学奖的作家坦言,他走入文学创作道路始于儿童文学,而且在其40年的创作中从没有间断。他说:“儿童文学其实是一切文学源头的部分,所有好的儿童文学一定是成人喜欢阅读的,反过来说,只要是成人读了了无趣味的东西,就一定不是什么好的儿童文学,甚至不是什么文学。”他还建议,作家一般都应该为孩子写作。

2019年,生肖系列儿歌大赛已进入第三轮的第二届。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70周年,6月1日,由上海儿童基金会和中国中福会出版社联合主办、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会基地报童小学协办的“2019年小豪猪新童谣征稿活动”启动仪式在上海市报童小学内举行。

岁月流逝,它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小人书还在出版,但比起频频登上微博热搜的“《复联4》”等动漫来说,其关注度早已大不如前。

其实,热心为孩子写作的大作家,在文学史上举不胜举,如托尔斯泰、雨果、马克·吐温、巴尔扎克、冰心、张天翼、宗璞等。很多人初入文坛,也是靠着儿童文学起步,如王安忆等。不过,近些年来,尽管文学创作领域儿童文学很是热闹,但是很少见到如张炜这样重量级的作家的身影,因此,张炜的呼声和身体力行就显得弥足珍贵和十分必要。

今年的“小豪猪新童谣征稿”已于4月启动,6月底截稿。任溶溶、圣野、樊发稼、简平等京沪专家、评论家参与评审。作者不分老小、地区,均可应征,近年发表、获奖作品亦可参赛。投稿可发邮箱,E-mail:baotongxx35@163.com;电子邮件标题上注明“生肖儿歌—作品名称—姓名”。书面投稿处:报童小学,上海市山西南路35号,邮编200001,信封注明“生肖儿歌”。获奖作品将于10月揭晓。

图片 1

如今,我国不但是世界第二大童书出版国,也是最大的儿童文学出版国。因为在年产的4万多种少儿读物中,有40%以上是儿童文学读物,几乎所有的少儿出版机构都在发力儿童文学出版。尽管近年来出版的儿童文学可圈可点,成绩喜人,尽管出现了曹文轩、沈石溪、郑渊洁、杨红樱、张之路这样的重量级儿童文学作家、畅销书作家,出现了几十位创作活跃的中青年作家,但是儿童文学的隐忧还是存在。儿童文学创作与出版除了上述几位名作家之外,引起全社会瞩目,特别是少儿读者追捧的作品和作家还是乏善可陈,迄今还没有出现诸如《哈利·波特》《爱的教育》这样的世界级名著。

暑假即将来临,在那个不追动漫不追剧的年代,你还记得案头的小人书吗?

如今在多元化的传播时代,儿童文学要想充分获得小读者的青睐,除了创作者要永远保持一颗童心外,还要有人生定力、文学定力,就是要把全部的思想与人生的智慧,用诗意的语言尽情地展现出来。儿童文学作品要观照现实,不能总陶醉在虚幻的、缥缈的生活当中,要给小读者及时传递真善美,鞭笞假恶丑。

一本翻掉页的《聊斋志异》

不但是儿童文学作家要继续为孩子们义无反顾地写下去,就是国内文坛重量级的成人文学作家,也应本着为儿童精神世界打底这一愿景,适当搞一些儿童文学创作。正如张炜所说,“任何一个作家把儿童文学的元素从整个文学创作中剥离和剔掉,可能都不会是一个优秀的作家”。

“当时只有四五岁,就觉得特别神奇,原来故事里的孙猴子是这样啊。”她缠着爷爷给自己买来更多的小人书,基本都是成套的,有《霍元甲》、《聊斋志异》等等。

最喜欢的一本《聊斋志异》甚至被她翻得掉了页:年纪太小,要说故事的话可能还不太懂,但对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印象特别深刻。

王岩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小的时候连电视机都还不怎么普及,其他电子娱乐活动更谈不上,放学看看小人书成了最大的享受,跟现在追剧、追动漫差不多。

“那些小人书是我的阅读启蒙,给我带来了对文学的最初认知。”王岩说,比起当下流行的儿童绘本来,小人书一点都不差。

应运而生的“租书”生意

在北京,连环画被叫做小人书,除了因为里面画的都是“小人儿”之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它是给小孩看的。

作家刘一达说,对小人书,五十岁以上的人基本印象深刻,这茬人的孩提时代,主要读物就是小人书。好看的小人书卖得很快,上市没几天就买不到了。

他小时候,一本小人书是一两毛钱,薄一点的几分钱。但有些生活困难的家庭,舍不得掏钱给孩子买,所以还诞生了一个行当:专门租小人书的“小人书店”。

租一本小人书花二分钱,但一本书十多分钟就能看完。所以几个小伙伴一块去,这样几本书可以换着看,花二分钱可以看三四本小人书。

小人书之所以讨孩子们喜欢,除了内容浅显外,画得也好。刘一达说,许多画家当年都画过小人儿书,比较有名的画家有胡若佛、董天野等。在连环画界有“南顾北刘”之说。顾是顾炳鑫,刘是刘继卣。

“那会,我们管大人看的书叫‘字书’,内容也难懂,所以以画儿为主的小人书便成了孩子们的良师益友。”刘一达感叹。

舍不得借出去的小人书

小人书对张莉来说,确实也是童年一个很好的“朋友”。她出生在天津,家里买电视机前,跳皮筋和看小人书几乎就是她全部的娱乐活动。

一本软软薄薄的小人书是她小学课余生活的最爱,几乎每张图都要认真翻看几遍。小学时,父母给她买了一套人美版《水浒传》和一套上美版《红楼梦》,都是纸盒套装,有几十本。

拿到这两套书的张莉像是获得了宝藏。她说,《水浒传》是传统的线描风格,里面精心刻画的人物奠定了自己心中林冲、鲁智深等人的形象;《红楼梦》里的女子都十分苗条,特别有现在流行的“骨感美”。

对小人书,张莉有时候会很“吝啬”,不愿意借给别人看,担心被弄丢或者损坏,无法再凑成全套。长大后,小人书在她的必读书目中所占比例越来越低,但那些小人书,她依然好好收着,闲暇时翻翻,仿佛回到了童年。

为啥连环画仍有“真爱粉”?

像王岩等人的经历一样,在娱乐活动不丰富的年代,小人书给大家带来了许多欢乐。只不过,现在的孩子们有了更多选择,可以追剧,可以追动漫,再无聊的话,还能看看图画书。

看上去,在人们的生活中,小人书已经不像当年那么风靡一时。不过,张莉说,身边还是有很多真爱粉,这些朋友也被叫做“连迷”。

“他们会关注连环画的版本,遇到老书新版,有时会一口气买三套,一套给自己的孩子,一套自己看,还有一套收藏起来。”张莉觉得,这说明小人书仍然有魅力。

小人书也是许多收藏者的心头好。刘一达回忆,名画家如顾炳鑫、贺友直等人画的价值一般比较高,老版的小人书分为50开和48开本的几种,物以稀为贵,画家的名气大,出版印刷的数量少的最值钱。

对80后王岩来说,小人书在童年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她看的第一本小人书是《西游记》,那本巴掌大的书让她现在都记忆犹新。

或者,如张莉所言,对很多人来说,小人书或者说连环画是童年的一部分,真正忘不掉的也是那份单纯的记忆,历久弥新。(应受访者要求,王岩、张莉为化名)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