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仿佛能够看到你的影子,我是说在与一系列的



  告别

  今天是他的生日,她准备了一桌子菜,她听他说过,小时候他家里穷,是吃山药长大的,没过过生日,也从来没吃过蛋糕。每当听到这,她的心就如刀割了般心痛,她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从小宠着她,她想象不到他受的苦,但她是如此的爱他,他不想让他受一点点委屈,她买了他27岁生日的的生日蛋糕,她要好好的补偿他。

  我到底爱了你几个轮回,渐渐地连我自己也不记得,唯一能够想起的只是心口撕裂的疼痛,还有刻在心上那明明很熟悉却又陌生的模样。

  一

  菜都热了好几遍他都没有回来,这离他平时下班都过了一个小时了,她有些慌张,推开屋门,她想让屋里的光亮照亮他回来的路。

  今夜的月光,银灼如玉,抬眼看去,仿佛能够看到你的影子,还有与你甜蜜依偎的女子。而我,一个人站在这冷冷月光里,凉风袭来,吹落了嘴角噙着的苦涩,还有破碎一地的伤心。终究,我成了你们美丽风景的过客。

  谈话

  月缺,如一弯弯月摇曳在天边;月光,如水般照在小院留下斑驳的光影。微风拂过她的面颊,给她一种清凉的感觉,她仿佛回到了她的家乡,烟雨江南的细雨霏霏,外婆门前的荷塘月色中,月光在水面上如闪着光的波纹荡漾开来,一波一漾,恰如他此刻颤颤的心情。

  我清楚我只是你风景中的一抹,可我没办法不把你当做我风景里的全部,明明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可我们之间还是无心又美丽的错过。

  久未联系的朋友深夜里打电话问候我。

  远处走来一个身影,步履稍显疲惫,是他,她飞快的奔向他扑进他的怀里,“没事吧,怎么才回来,人家都等急了”,她像小孩子般娇嗔着。

  筑起的高墙,怒放在墙头的桃花,芬旖多娆,婷婷伫立在墙内的女子,目若秋波,眉眼间隐约带着一抹伤情,娇容上落寞的神情,似乎暗淡了怒放的桃花。

  他说,最近好吗?

  她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初遇的画面,如同魔咒紧紧陷在回忆里,我无法自拔地陷进去,许久过去,还是舍不得忘记。

  只这样几个平凡简单的字,霎时就让电话这头的我内心湿润,酸涩难言,静默了片刻才答:“不好”。语调幽幽,满怀一言难尽之感,同时又因他此间问了这样一句贴心的话而感动盈怀。有时候,语言含有特别魔力,不在它力量的磅礴,剧烈撞击,而是它用柔软且无声的触角缓缓攀爬,直到将心包裹上浓到化不开的绿。往事在舌尖徘徊良久,顿了顿,还是压在心头,只跟他倾诉情绪。

图片 1

图片 2

  “有时候,我很高兴能成为现在的自己。我是说在与一系列的悲伤、难过、不知所措等负面情绪的长久纠缠后,突然间就得到了一些道理,不见天日的情绪顷刻间灰飞烟灭,人生顿时开朗,仿佛自己又重新拥有了力量,那些丢失掉的勇气又源源不断地回到身体里。”

  她拽着他奔向屋里,“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也不早点回来,看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他强装笑脸的和她吃着菜,那平时最爱吃的饭菜此时却味同嚼蜡。她给他唱着生日歌,然后把蛋糕糊在他的脸上,她像个小女孩般纵情欢笑着。他无奈的笑了,像看着调皮的小妹妹。她像小燕子般飞来飞去、叽叽喳喳的说着她今天的趣事,他只是笑着。

  初遇时,春雨纷纷,杨花纷乱,你着一身白衣撑着一柄油纸伞走近我,撑晴了我的一片天。

  他静听着不说话,我继续补充:“但从灰暗到明朗的过程,非常难熬,各种思绪缠绕在一起犹如翻涌的乌云,铺天盖地的向我压来,那种感觉让人难以喘息,又仿佛溺水,抓不住凭靠。只想哭,狠狠地大哭,哭到无法呼吸。”

  “我们分手吧”,一句话石破天惊,她浅笑如花般的脸上立刻凝固。

  你薄凉如水的声音响起;‘姑娘若不介意,在下可有荣幸送姑娘一程?’

图片 3

  她仿佛有些惊吓,她强装笑脸,握着今天刚给他买的紫竹的双手微微颤抖,“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笑语嫣然地点头;‘好’

  “一旦撑过那段时期,就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那些久久不能消散的悲观情绪遇光而散。我又活了过来。”

  “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跟你认真的,我爱上了别人”,他没有看她的眼睛,只是瞪着眼前的酒杯。

  伞下的两张面孔,和谐而美好,并肩而行的两人,在春雨纷纷的景色里仿佛要走到天荒地老。

  听我说完,他说了个词——破茧而出。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的语音里带着颤抖。

  如果说,见到你是一个错误,为何老天还要让这个错误继续下去,为何要让我一错再错。

  我恍然大悟。历年积累的不甘、埋怨、不明白……种种不肯接受的残余情绪烟消云散。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所有伤筋动骨的征途都只为遇见那一刻的破茧,成蝶。这一历程仿佛是光,昭示希望,所有的困顿、束缚都只是暂时,冲破重围后一定能看到碧海蓝天。也因此明白,这段漆黑的隧道不是没有尽头,更明白,完成,意味着蜕变——告别过去的残骸,得到一个崭新的自我。

  “我不爱你了,我厌倦了和你的生活”,他的语音逐渐强硬。

  再次相遇在烟火盛放的街头,被你撩拨的心一点点凌乱,这一次就是我爱上你的借口。

  这便是我理解中的成长——揭下这一副千疮百孔的旧日盔甲,即便它已与肌肤连成一体,即便这一过程撕心裂肺,然后换上更坚固的保护,再看着它渐渐与身体融合、剥离,过程周而复始。

  “你骗我,你在骗我”,她喃喃自语。

  你还是一身白衣,温文儒雅,在月色的笼罩下,我忽略了女子的矜持主动向你走去,而你只是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明明是那般温柔。

  二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走了,他一夜未回。她一夜未睡,只是呆呆的坐在客厅里,她回想着两年前与他的相识。

  我们仿佛认识了许久,我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语,我们仿佛成了彼此最亲密的朋友。这一次相伴而行,我们说了许多,你想考取功名的抱负,我想挣脱世俗的自由。我们在烟火绽放下相伴,两颗心仿佛就要靠拢。

  风景

  她是一个江南小镇的女孩,她浪漫、她多愁,她喜欢梅雨时节,独自撑着油纸伞,漫步在烟雨朦胧的雨巷。他是大西北上的高原汉子,他粗犷而又多情,他出差到江南,想寻找紫色丁香的忧愁。

  曾经以为的那些,到底在什么时候变了味道,而我们又在什么地方错过了彼此,错过了原本还可能的爱情。

  我喜欢独自走那条路,即便已走过千百次。次数与路程的结果,姑且可以算作我已行了万里路吧。灰色的道路安安静静地平躺在大地,除去日渐一日的破损,它毫无变化。我喜欢的是道旁风景,树木与房舍将这段枯燥路程装饰得锦缎般华美。

  在烟雨浩淼的江南,他们相遇了,她一袭长裙站立在江边,月下浅笑如花,宛若池中盛开的青莲。绾起的青丝一泻而出,瞬间击中了他。

  那日的阳光,灼热难忍,仿佛能够烫伤人的灵魂。你飞鸽传来的书信,我欢喜地打开,却在看到那娟秀的字迹时泪流一地。原来,被你疼在心头的那个人,是那位娇小可爱的女子,而我,只是你失意时遭惹的一场桃花债。骤然变冷的温度,冷到彻骨。

  仍然清晰地记得那次在滂沱大雨里独自骑车回家。

  他从远方踏歌而来,为她唱着一首心中的恋歌,她为他的眼神所吸引,苍凉、落寞,从他身上她仿佛看到了“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在美丽的西子湖畔,烟雨楼台外多少美丽的爱情故事,有他们摇曳的身影,凝视的双眸。

  有时候,我会努力地学会忘记那份蚀骨的疼痛,可夜晚的梦魇从不曾怜惜放过我。有时候,我会努力学会忘记你曾对我说过的细语,可我总习惯在别人身上寻找你的影子。有时候,我会努力学会忘记你温柔的笑容,可我明白那微笑已经刻在心上,忘不了。

  雨紧紧地下,鲜红的雨衣上落满雨水,伸手抖落,积水倾泻而下,耳畔又清晰传来雨滴的敲打声,那刻,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即便这雨下到天荒地老,我也不害怕,因为找到了身体发肤的荫庇——雨衣为我撑起的狭小却干燥的空间。

  她不顾家人的反对,依然踏上了跟随他的脚步。虽然日子艰苦,她的皮肤糙了,她的手上起了老茧,可是有了他,她感到日子很充实也很幸福。

  我爱的方式,决绝中带着牵强。

  心情愉悦,目光自然轻快。旷野一片雾气迷蒙,微凉的风从远方吹来,脸庞湿润清爽。道路两旁的树木被雨水冲刷成鲜艳的绿色,以明亮饱满的姿态挺立。交织在头顶的枝条如翠绿的华盖绵延百里。偶有鸟雀斜掠,雨水沾湿翅膀。

  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要她了。她揪着她的长发默默流泪。

  你说,你的名字叫雾泪;我说,我的名字叫倾城。

  赏心悦事在心底浪潮般翻动。想要立刻与人分享这一瞬间无法抑制的情感波动。回想了许久,才发现找不到合适的人。美景无人可共享也是一种遗憾,转念叹息不已。所以,我想尽快地寻觅到一个人,来到身边,倾听我的喜怒哀乐,好像这样才称得上**。

  第二天一早他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满脸憔悴、眼睛红肿,她已经一动不动的坐了一夜。

  从你闯进我生命的那一刻,固执要爱下去的我,忘记了要怎样摆脱这俗世的轮回,爱太多,泪太多,伤太多。

  时光荏苒。某天,遇见在道路旁盛放的白色花朵,密密簇簇,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美,微风拂过,满枝头摇曳着明晃晃的阳光。我扭头,回望许久,发丝在风中飞扬。等到路过那株生命力旺盛的树,才蓦然发现,遗憾的苦涩早已了无踪迹,只有欢喜与惊讶并存。

  “这就是我的新女朋友,这下你该相信了吧”,他的言语冷漠,她千疮百孔的身体仿佛又被深深的割了一刀。她想起来,仿佛被抽了丝般浑身没有力气。这是他吗,这还是他吗?他为什么要这般对我,她的眼睛空洞,浑身颤栗。

  这一世,我累了,不想再爱了。

  记起一句话,成熟,就是当初你渴望却得不到的东西,在某天却突然发现你不想要的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已悄然挥别那个寻求他人给予信念的自己。他在不在,我都是我,美景一样可以赏心。

图片 4

  美景独享,何尝不是一种**。它是我酿造的独特芳香,也是我一个人的神秘喜乐。

  她回到了江南小镇,父母宽容度的接纳了她。第一年,她不敢回到过去的记忆,只是别人不经意的一句,她就会泪水浸满衣衫;第二年她不再去雨巷也不再去烟波荡漾的江边,她开始了找工作;随着父母年龄越来越大,她学会了坚强的对待生活,她每天忘我的工作,只是想好好的孝顺父母并忘却那段难忘的记忆;到了第五年又是一个月圆之时,小楼昨夜的东风吹皱她的容颜,把她的思念如珠帘般卷起,似水流年,容颜易老,她倦了,她也累了,她终于把他放下了,她找到了她的良人。

  三

  今年是第八年,她的老公对她很好,虽没有相思如灾的爱情,却有相敬如宾的思念。她要去他的城市出差,她忽然想起了他,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当年他那么狠心的抛弃她,她这些年一直耿耿于怀。

图片 5

  她再也找不到她曾经居住的小院,几经周折,她找到了当年的那个女人,指尖划过流年,她已不再年轻,虽然还很美,但是岁月的痕迹在她的脸上展现的入木三分。

  十年

  “你来了,我知道你会找我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晚,我一直在等你”,她淡雅的说。

  因为工作的原因,需要时常与孩子接触。他们是十二三岁的少年少女,脸庞纯真,四肢纤细。我和他们相差十岁左右。

  “他呢?我想找他”。

  十年,听起来似乎十分漫长,尤其当这还是人生之中的苦难求学岁月,但当你真正站在终点回首,才能发现十年不过是弹指一瞬,而人生至多也不过是十个十年。我已度过两个,正在第三个的路途上跋涉。与孩子们重合的那十年,早在我生命里消失。想起这些逝去的光阴,不禁惶恐,怎么就突然过十年,怎么就成了如今的自己,甚至回想不起做过什么事,认识哪些人,又有怎样心情与感触,过去成为一片空白。

  她带着她转过了庭院,转过了小桥,来到了一个绿草茵茵的地方,那里星罗棋布的密布着许多墓地。

  有时却又会觉得那十年还蕴藏在我的身体里。因为,每当看见孩子们送的幼稚而拙劣的礼物,或是不知疲倦的身影,又或是天真纯洁的眼神,我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十三岁的我也是如此。但毕竟过去了十年,我的任何追忆比起面前这群鲜活的面孔都是苍白。

  “你走后三个月他就在这里了,他对我说过如果你来找他就来这里”。她看了看不知所措的她,叹了口气,“其实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只是他的主治大夫,当年他患了不治之症,他不想连累你,他让我冒充他的女朋友,开始我不同意,他哀求我,我理解他的用心良苦”。

  从幼儿长成少年,再到现在的青年——这是一段不断告别无涯光阴的旅程。

  我想过无数种版本,只是没想过这个,她忽然举得她和他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从此天涯已成陌路,咫尺天涯,阴阳相隔两人在无也法相拥而行,她的唇边依稀还残留着他的温度。月下,她斑驳的身影,化成一世的的苍凉。

  四

  突地她在他的坟前看到了一抹绿意,那是当年她送他的那支紫竹吗?物是人非、绿瘦红肥,海棠仍否依旧,一切都已成为往事。

  告别

  今夕何夕,天上明月如水,地下对影成单,等君来,却与君别,如果有来世,我愿化身成蝶,与你共度余生。

  提起告别,第一个能想到的与之密切相关的词就是毕业。在我二十多年的岁月里,毕业已不是新鲜事,经历过太多,除去空闲时的偶尔怅惘,再也不能繁衍出过多的情感。也渐渐明白,怀念失去的光阴,不过是觉得它至今都无法超越,那么,至少过去还是有不少欢笑存在。若,这样的回忆能多一点,那么快乐便是常有的。如此一想,又觉得告别也未必是一个充满伤感与灰暗的词。同时,又悟得告别也暗示着新生——抛弃陈旧的腐烂、灰败,才能重新获得不息的力量。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