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也转过身悄悄对哥俏皮的眨眨眼说,一个女孩没有漂亮的面孔



  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她和他都泪流满面。她跑开了,他木木地站在原地。

 

  想了很多年,终于决定将关于你的回忆,用文字记录下来,等老了,以此陪伴。

  她生下来左脸就有一大片紫色,仿佛被谁殴打了一般。一个女孩没有漂亮的面孔,起码是正常的面孔,就犹如一只小鸟失去美丽的嗓音,一只蝴蝶没有斑斓的翅膀。为此,她整天心灰意冷。她节俭生活,但唯一不能节省的就是镜子。每次不得已照镜子,镜子一定会被自己狠狠一摔破碎,碎片上溅满了泪滴。

  壹

  阳光拂过沉静的午后。那一天,你哥指着你对我说:“诺!这是我弟。”

  在学校里,她默默注视着他,成绩好、开朗乐观、全班女生都喜欢的他。觉得他是多么幸运,生下来就有一张漂亮的,棱角分明的脸。

  她也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抱着她说话了。刚开始她的确讨厌,甚至不屑他的诉说。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还隐隐期待着他每天的到来。至少有他,她也不会再无聊,或寂寞了。

  你腼腆地冲我笑了笑,转过头悄悄问你哥:“那女孩就是你暗恋的?”

  阳光下,他在打篮球。回到教室,发现桌子上放了一瓶矿泉水。是她。

  “阿花,我就要离开这里了。阿爹让我到村子外去拜师学艺。他说只有这样将来才有出息。阿花,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我终于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阿花,我好舍不得你。”

  你哥不说话,算是默认。我一直觉得我很邪恶,那时我见你很胆小,就忍不住调戏了你一把,我学你的样子,也转过身悄悄对哥俏皮的眨眨眼说:“嗬,你弟还是个局促的小正太。”

  他知道有这样一个残缺的女孩子,知道她对自己做的任何事。

  说话的是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他怀抱着一株火红的花束。因为他的阿爹告诉过他,万物皆有灵性。所以他把她当朋友,还为她取了名字,虽然她并不喜欢。

  声音不大不小,我故意让它使你听见。

图片 1

  只是她没想到他今天是来道别的。

图片 2

  他和她喜欢在一起聊天。因为他们有共同的话题:学习。他们的成绩都名列班级前茅,但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只有他。聊着聊着,她累了,把脑袋支在手上。他看到了她正常的右脸,非常嫩白的右脸。一瞬间他觉得她真迷人。

  “阿花,你要等我哦。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你看着我,目光闪烁,却没说什么。

  那天她和他在食堂里打饭,他们就分工了。他去找位子,她帮两个人打饭。当她端着两盒饭发现他的时候,发现他在和一个女生说这话。

图片 3

  那时我觉得你如此忧郁。

  她清楚地听到他对那个女生说了一句:“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可怜她而已,她是一个有缺陷的女孩子。”

  小男孩胖嘟嘟的小嘴在她花瓣上狠狠咬了一口,就飞快地跑了。她愣了愣,却见小男孩跑到一半突然停下来,转过身,“阿花,你一定要等我哦。”

  再一次见你是你哥的生日晚会上。当大家都在扔蛋糕忙得不亦乐乎时,你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一角,仿佛这世间所有事都与你无关。

  哐啷一声,食堂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看到她流着眼泪不顾一切跑出食堂。

  从此,她真的就没再见他。他以为自己会不以为意,却在逝去的时光里开始想念他,日复一日。她真的数着时间在等他。时间却不曾为谁留恋。一转眼已轮回了好几个冬,他也该回来了吧。他现在回变成什么模样呢。而如今她也终于可以幻化成人形和他一起谈天说地了。可是他却不曾有消息。

  当然,坐在沙发上的还有手握香槟的我,只不过,我们相隔甚远。我不喜欢热闹,你亦如此。

  他试着和她说话,她扭头就跑。

  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坐在村口的大树上等他。

  你拿过麦克风,点了一首小情歌,纯净清澈的声音让我感到惊讶,沉默的你,竟也拥有如此让人沉迷的声音。

  几年过去了。他们都工作了。春运期间,在人山人海的火车站,他和她,相遇了。

  “姑娘,请问老君庙怎么走?”

  你静静地唱着,灯光忽明忽暗,照在你的脸上朦胧不清。也许是酒精过剩的荷尔蒙作祟,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拾起另一只麦克风说请你合唱一首歌,你微微惊异。而后又腼腆的点点头。

  她已经完全改变,要不是她一举手一投足实在一如当年,他是不会认出她来的。脸上的一大片病态的紫色,不见了。变得更加漂亮。

  突然出现的少年打断了她的遐想。她却在少年身上闻到久违的味道。从树上翻身落地。

  那晚,你对我说了我们遇见以来说过的第一句话:“你的声音很好听。”

  她也发现了他,冷笑道:“怎样?过得好么。”

  “姑娘,小心。”

  我有一点欣喜,然后也豪迈的回了句:“你也一样。”

  他道:“还好。你为何冷笑。”

  少年却把她当做一般的柔弱女子,竟傻傻的伸出手来接她。她愣了愣,闻到他身上更浓烈的味道,只是还不确定。

  那时我觉得你高深莫测。

  “是啊!一个有缺陷的女孩子!我可怜她!你装的真是太像了,把我骗了那么久。”

  “我带你去。”

  时光真的很意外,让两个彼此陌生的人有了后来。

  “唉,你还是在意这个。当时那个女孩子,是我的一个热烈追求者。她最看不惯我和别的女孩一起。她嫉妒心非常强,我怕我说真话,她会对你做些什么。”

  少年一顿,随即拱手笑道,“有劳姑娘了。”

  我们的故事,从你踏入我们班的那一刻正式开始。

  她一惊“天,你为什么不早说!”

  那笑容放佛冬日暖阳,让她的心一滞,微微裂开。

  我很高兴,却也难免意外。原来你和我同一年级,只是高二。正巧,老师安排你坐我身旁。我们渐渐变得熟络起来。这时,我才知道,你爱音乐,爱篮球。你还告诉我你喜欢聆听,聆听各种悲欢离合。

  “那时,你让我有机会解释过吗?”

  “嗯。”

  我们变得无话不说,谈天说地,从古到今。当大家早读时,我们在人声的洪流中放声歌唱。当考试成绩发放时,我们在嘈杂的人群里互相打击。

  她拉起他的手:“你还愿意吗?”

  不多时,她就带他找到了老君庙。

  你也爱单独叫我出去玩,你说你不喜欢热闹,因为你觉得那样不孤独,而你习惯孤独。对于你的话,我总是扬起眉头,张嘴想反驳,却又沉默。

  他的眼睛闪动了一下,狠狠把泪水吞下去。她没看到。“对不起,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多谢姑娘。”

  我们踏遍全城,只为寻一只我爱的短笛,有时太阳光在头顶轰炸式的燃烧。我虽疲惫,却有带着前所未有的快乐。

图片 4

  “不客气。”她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图片 5

  她泪光涌现:“你真的决定了吗?”

  “姑娘。”少年却开口叫住她。“敢问姑娘芳名?”

  你还爱骑自行车,带我到处溜达,你说,你只是喜欢迎风扑面而来的快感。

  “是的。我不爱你了。你走吧。”他轻轻挣脱了她的手。

图片 6

  后来的后来你问我会不会成为你的嫂子。

  一如当年的食堂一幕,她含着眼泪,跑了,跑出了他的视野。

  她回首,眼带迷惑。

  我知道你肯定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我和你哥的流言。或许,你也曾亲眼目睹过我和你哥之间的亲密动作。

  他低下头,喃喃道:“我爱你,我才会让你走啊。”两滴眼泪夺眶而出,滴在了他手中的确诊书上:血癌晚期。

  “姑娘不要误会。小生也住在这里,只是想多交个朋友罢了。如果姑娘觉得为难,”

  我想了想,终还是摇了摇头“其实我和你和只有暧昧却没有喜欢。”

  “阿花。”没等少年把话说完,她就开口打断了他。

  虽然你哥他也曾说过爱我。

  “阿花?你当真是阿花?”少年的声音因为激动有些颤抖。“你脸上怎么没有印记呢?不,你不是她。定是我认错了。姑娘,”

  星光璀璨,在天空斑斑点点,无限繁衍,一个接一个。

  少年望向她,却发现她的脸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个印记。

  你抬头望了望星空,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你说:“其实我们是同类人。”

  “你。。。”

  我不语,你也不再说。夜,静谧地有些让人无措,你望着远方,对我说。“我给你唱一首歌,歌名叫月光。”

  “我平时用法力隐藏着。”

  那首歌你只唱了一遍,却被我偷录下来,循环很久。

  “阿花。我终于找到你了。”少年一把抱住她,眼里含着泪。

  时光悄悄地将你我牵起,没有等待,没有轮回。你对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你真的是他吗?”阿花伸手轻轻抚摸少年的脸颊,眼睛突然就湿了。“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神情竟如此认真带着点希冀。

  少年轻拍着她瘦削的背,眼里盛满心疼,“我知道。阿花。你受苦了。”

  “为什么?”我追问。

  她在他怀里泣不成声。终于这么多年的等待没有成空,终于他回来了。

  你一本正经的看着我的脸,突然笑了,回答道:“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寂寞,因为我懂你。”

  少年牵起她的手,“阿花,我们回家。”

  我知道你笑着的时候其实不一定快乐,我知道你走在人群中,仍旧会感到寂寞。

  “嗯。”

  于是我也笑着点了点头说好。

 

  那天晚上繁星点点,你拉着我去了河边,买了两个河灯,望着它们燃烧着流向远方。你说希望我们一直走下去,慢慢变老,直到世界末日。

  贰

  那时我觉得你是孤独却又简单的。

  他说要娶她。

  不得不说命运真的很幽默,让爱的人都沉默。

  她说自己只是卑微的妖怪,配不上他。而且她会不自觉的吸食他的精气。但她没告诉她,而是默默废掉七成修为把伤害降到最低。然后再辅以药物,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但他还不知道的是那种药物会折她的寿。

  在一起的第二天中午,你去了一趟清水塘,就再也没有回来。在奔到医院被告知你因救一个孕妇溺水身亡的那一刹那,我有些缓不过神来。

  他说他不在乎,她是他的宝贝。

  你曾说过,如若有一天你要死,也要死得其所,然后你就真的开心了。

  她觉得自己做的都值了。

  现在的你终于做到,一命抵两命。可是你怎么沉默了。

  他们成亲那天他请了村里所有的人,甚至还请了村里最有威望的长老替他们主婚。只因他答应要给她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你怎么丟下我独自远走。

  她是含着泪嫁给他的。那是她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每个人都笑着祝福他们白头偕老。而她也满心期待着那一天。

  星星又璀璨了无数个华年。

  洞房那夜,他抱着她,以后我就是你的依靠。我是你的仓和,你是我的阿花。

  不久开始流行一种世界末日的说法,很多预言家对此都猜测不一。

  他亲手为她画眉,为她梳妆。她起初不应,他就夜夜纠缠,她才勉强松口。心却是甜蜜的,她感觉得到他对她的爱。曾经遥不可及的东西,如今却牢牢守在眼前,她真的很幸福。

  我想,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我也想经历一下这样的世界末日,毕竟,我错过了世界的初始。到时,我哪儿都不去,就呆在你身边,那时,我们就真的爱到了世界末日。

  他白天种地,她每晚为他守灯,陪他念书。他为她洗脚,打水,烧水,试水温,所有都亲自动手。她怕他累拒绝他的好意。他却说,为她做的都不会累。只有这样他才会安心。

  现在我站在同样的月光底下,播放着你当时唱的月光,泪如雨下。

  她真希望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不要变。但天岂会尽如人愿,更何况她还是妖呢。

  我说我爱你,你听到了么?或许,听不见了吧。

 

  叁

  那天来得很快。

  那天阿花像往常一样,等仓和回来吃饭。良久却始终不见仓和的身影,阿花急了,就去地里找他。阿花很庆幸自己来找仓和了。因为阿花赶到地里的时候,一只狐妖叼着仓和正准备逃走。

  “哪儿来的妖怪,还不放下我相公!”阿花娇喝一声,拦住狐妖的去路。

图片 6

  “滚开!本大爷今天心情好,不想开杀戒。”狐妖不可一世的瞥了阿花一眼。

  “放下我相公!”阿花不依不挠。拿起剑飞身朝狐妖刺去。现在的阿花只有剩余的三成修为

  狐妖自然微微侧身就轻易躲开了她的攻击。趁阿花还没回身时,尾巴一扫。阿花狼狈落地,吐了一口血。“卑鄙。”

  狐妖冷哼一声,“少装清高,你的人类相公也好不到哪里去。”

  阿花没说话,用剑撑起身子,竟又朝狐妖刺去。狐妖甚至没看她一眼,抓起仓和就走。飞到空中才发现,阿花竟死死咬住狐妖的尾巴。

  “死花妖,快松口。”狐妖气急败坏,一边骂,一边用另一只前爪拍打阿花。眼看就要小命已去了大半,阿花却依旧不松口。

  狐妖突然松开爪子,仓和直直往下掉。“小妮子,你再不松口,你相公就真没命了。”

  阿花一看狐妖果真放开了仓和,就毫不犹豫地朝他飞去。终是在千钧一发之刻稳稳接住了仓和平安落地。

  “没事了,仓和。”阿花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阿花,阿花,阿花,”谁在叫自己。头好痛,努力想睁开眼看清那人的模样,双眼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阿花,你醒醒。阿花。”这次听清了,是仓和。我想见他,我不想让他担心。

  阿花睁开眼就看到身旁熟睡却眉头紧锁的仓和。

  “仓和。”阿花声音嘶哑。

  仓和惊醒过来,一把抱住她,“阿花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你。我好怕你醒不过来。”

  “不会的,仓和。只要你在,我就不会死。”阿花强撑着身体回抱住他。

  “阿花。”

  “嗯。”阿花点头,虚弱却坚定。

  在仓和的悉心照料下,阿花很快就

  恢复了。但袭击仓和的妖怪却越来越多。虽然都是修为不高的小妖,但仓和毕竟只是凡夫俗子,阿花一刻也不能放松,形影不离的跟着仓和。

  “阿花。今天你就别跟我出去了。这几天那些妖怪都没再来。”仓和不忍阿花这么累,就算是妖也会耗尽体力。

  “不行。那些妖怪太狡猾了。说不定我一放松他们就会现身。”阿花之所以这么固执并不是因为那些小妖。而是这几天心里很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但最后阿花没有陪仓和出去。太倦了,也太弱了,恐怕一个普通人就可以把她撂倒。这几年阿花从未吸食人的精气,在加上药物的服用身体自是越来越弱。本答应仓和绝不伤害人,但事到如今为了仓和,只好破戒了。阿花纵身跳入黑暗,却不知身后一双绿莹莹的眼睛阴测测的盯着她。

  阿花来到村里嘴偏僻的地方。这是张老的家。阿花选这里也是有原因的,他年过半百,也活不久了。阿花一眼找到张老,心里道了声抱歉,就朝他狠狠咬去。没想到张老却突然跳起来,大声呼救。

  阿花暗道一声糟糕,一闪身逃出门外。却发现自己早已被包围,而为首的人竟是自己日日夜夜同床共枕的人。

  “她就是作恶多端的花妖。看吧,今晚她又出来害人了。”仓和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人却全都能听见。

  “仓和,为什么?”阿花有些茫然,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仓和,是他们逼你的,对不对?你说啊,是他们逼你的,只要你说我就相信。仓和。”阿花声嘶力竭几近哀求。

  仓和极为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是妖,怎么配得上我?你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明明怕得要死,却还要假装很爱你。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你竟还要我相信你,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杀了她!”不知谁喊了一句。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人群开始振奋。好似杀了她是天经地义的事。难道他们忘了是谁用自己的血帮他们治病,又是谁耗尽修为保卫他们的家。往事一幕幕如针搬刺在心头。多么讽刺啊,现在他们却义正言辞的要杀掉曾经的恩人。只是一瞬间,阿花放佛在地狱走了一回。恨,我好恨。丑陋的人类,我要你们付出代价。恨意把一颗受伤的心紧紧裹住,阿花堕入了魔道。

  “啊!!!!!”人群发出一声声惨叫,看着眼前这个轻易把人撕得粉碎的妖魔,众人除了恐惧就是本能的逃跑。

  夜渐渐静了下来。角落里传来声音。

  “求求你,别杀我。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饶过我。求求你。”

  阿花眼里的戾气已褪去,清冷的眸子看着曾经深爱的人现在地上跪着向自己求饶,心里一片冰凉。心下一狠就要杀了地上的人,却被一股力道生生弹开。

  “谁?”

  “阿弥陀佛。”只见虚空里出现一个和尚,眉目却甚是和善。“施主手下留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屠。”

  “哼,我放过他。谁又来放过我。”阿花嘴角自嘲般的牵起。

  “阿弥陀佛。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此人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此人并非施主寻找的人。”

  “和尚你说什么。他不是我要找的人,那他是谁。我要找的人又在哪里。”

  “阿弥陀佛。该来的总会来。施主切莫心急。”

  “我能不急吗?和尚你倒是告诉我呀。”

  “不可说,不可说。施主保重,老衲告辞。”说完就带着那人风一样的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一样。

 

  终

  阿花又回到当初认识小男孩的地方,像开始时一样以花的姿态活着。

  “阿花。”男子抱住她,狠狠地亲了一下。“你真的在等我。太棒了。我就知道阿花也一定喜欢我,不枉我快马加鞭赶回来见你。对了,阿花有见到我师弟吗?我告诉他我们之间的事,叫他带信给你说我会迟些日子回来,也不知道他带到没有。那个家伙老是喜欢乱跑,现在说不定又到那个地方去玩了。还好我回来了。”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