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段小楼总是牵着我的手跟别人介绍,是结实的线



  风筝,是一只绝美的风筝,妖娆妩媚,倾国倾城,绝世而立。

  我正在和周公牵手走进庄周梦蝴蝶的时候,手机“嘀嘀”地叫了起来。谁呀?我恨恨地转过身,眯着眼睛打开信息一看,又是苏小鱼这家伙!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Part
1
  我叫陈洛兮。小的时候,段小楼总是牵着我的手跟别人介绍:这是我媳妇,陈螺丝。
  段小楼的门牙漏风,总是把我这风情万种的名字叫成陈螺丝。
  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段小楼也一边跟着傻笑。我总是窘得抬不起头来。
  我说,段小楼,你如果再不能清楚的的叫出我的名字,我就不当你媳妇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让段小楼的门牙不漏风,就像我始终没有办法让段小楼清楚的说出陈洛兮这三个字。于是我就生气,那个气呀,好多天没有理段小楼。就算是段小楼拿了我最爱吃的棉花糖来找我,我也只是一把夺过棉花糖,还是不理他。
  终于有一天,段小楼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我。隔着很远的时候,他就扯着嗓门喊我,螺丝,螺丝。其实,是洛兮。
  近了,段小楼因为重心不稳。扑通一下摔倒了。这下可好,一摔摔倒石头上了。段小楼的门牙从此不是漏风了,而是压根没了门牙。段小楼趴在地上哭,我看见地上有一滩血,还有两颗洁白的门牙。
  后来听段小楼他妈对我妈说,小楼窝在家里好几天非缠着我教他写洛兮的名字,这个笨小孩最后居然学会了。估计这么着急跑着去找你家洛兮,就是想告诉她自己会写她的名字了吧。最后,我从段小楼嘴里认证了这个事实。那天,他只是想告诉我自己会写我的名字了。以后,再跟别人说我是他媳妇的时候,就会把提前写好的我的名字给人家看。
  可是,没了门牙的段小楼真难看。不过,听妈妈说,以后会长出来的。所以每次吃棉花糖之前我都会悄悄的对棉花糖说,赶紧让段小楼的门牙长出来吧。
  那一年,段小楼五岁,我也五岁。

  线,是结实的线,紧致,细腻,玉树临风,慷慨激昂。

  “死蟑螂,五分钟后在宿舍楼下见,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要是不来,我就在下面大喊你的名字,把所有的男生都吵醒,哼哼……”

  Part
2
  上小学了,第一天分班级的时候,我在一年级一班,段小楼在一年级二班。那么多小男孩,我乐呀,很快就把自己是段小楼媳妇的事情抛到脑后了。我挥舞着自己小色爪,很快就抓了一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小男生坐在自己身边,并时不时的捏捏人家的小脸。小男孩眼里有泪水在打转转。我可不管,反正我这么捏段小楼的时候,他总是笑。
  最后的最后,那个长相白净的小男孩放声大哭。老师就把他从我身
边调开了。
  上学的第一天,我自己孤零零的坐一张桌子。有点儿想念段小楼了。
  第二天,妈妈送我去学校的时候,在我们班教室门口看见段小楼在地上撒泼。他说,我不要去那个班,我媳妇不在哪个班,我要跟我媳妇在一个班。
  段小楼远远的看见我,像是看见了救星。爬起来就搂着我。
  我跟段小楼的妈妈说,阿姨,就让段小楼跟我一个班吧。段小楼的妈妈没有办法,找了老师,把段小楼调到一班,并且让他跟我坐在一起。

  在同一个空间里,它们各据东西。

  这个叫苏小鱼的女生还真叫烦!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我可不敢怠慢,苏小鱼可是说到做到的。“死蟑螂”的美称也是拜她所赐。在男生楼A栋,谁不知道有一只“臭名远扬”的蟑螂呢?

图片 1

  日复一日的寂寞里,他们偶然的一次凝望。

  我跌跌撞撞地来到楼下。只见苏小鱼倚在墙边,远远就对我一阵奸笑,“呵呵,死蟑螂,刚好四分五十九秒。还算你准时。”苏小鱼晃了晃手中的表,得意地说。

  那一天,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了,陈洛兮是段小楼的媳妇。下课的时候,总有小男孩围着我喊,段小楼的媳妇叫陈螺丝。他们不是门牙漏风,只是觉得这么叫起来很好玩儿。
  我有些后悔,不该为了棉花糖就答应帮段小楼的说让他跟我一个班。
  段小楼从地上爬起来搂着我的时候在我耳边说,陈螺丝,你要是让我跟你一个班,我就天天给你棉花糖吃。
  段小楼确实天天带棉花糖给我吃,可是,我也天天被人叫做段小楼的媳妇。没有小孩会叫我陈洛兮,他们都跟着段小楼叫陈螺丝。他们可不懂我风情万种的名字有多好听。
  我的小学时光就在段小楼的媳妇陈螺丝跟棉花糖中度过了。
  我发誓,上国中的时候,一定不要跟段小楼一个班了。

  偶然的凝望里,倾国倾城有一种淡淡的忧郁:你,可以和我一起看窗外日出日落吗?

  “啥事?有话快说,我还要睡觉呢。你知道影响别人休息等于谋财害命吗?”我眯缝着眼睛,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

  Part
3
  不知道是我的祈祷被棉花糖记在心里了,还是我虔诚的态度打动了棉花糖。国中的时候,我真的没有跟段小楼在一个班了。段小楼也没有哭叫着喊我要跟我媳妇一个班了。我们都长大了,他不好意思哭了。
  段小楼只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警告我说,陈洛兮,你是我媳妇,不准跟别的男孩子玩儿。
  彼时的段小楼,干瘦干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的段小楼,真难看。比小时候没有门牙的时候还要难看。我飞起一脚,段小楼,要你管,我就是找好看的男孩子玩儿。
  段小楼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冲我喊,陈螺丝,陈螺丝。

图片 2

图片 3

  偶然的凝望里,玉树临风有一种怅怅的失落:你,可以和我一起看窗外云卷云舒吗?

  “死蟑螂,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苏小鱼盯着我看。

  偶然的凝望里,有了不舍。

  又是老一套!这个神经质的苏小鱼看小说也太多了吧?算了,就按照爱情小说里的情节跟她演下去吧。

  时时刻刻的凝望里,倾国倾城有一种淡淡的痛:你,什么时候,可以与我携手?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但我已经心有所属了,而且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先走了。”说完,我转过身,东倒西歪地准备上楼。

  时时刻刻的凝望里,玉树临风有一种不舍的痛:你,什么时候,可以与我厮守?

  “该死的蟑螂,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喜欢你啊。”苏小鱼在后面大喊道。

  料峭的春风里,一对恋人成就了他们的梦想。

  “我也是认真的,我真的不喜欢你。”我头也不回,抛下苏小鱼一人在后面,便上楼去约周公了。

  她是那么可人的一个女孩儿。虽与沉鱼落雁无关,却在委婉里透着高雅,如枝头翘着的广玉兰。

  午睡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头晕得厉害,爬起来灌了几口水。慢慢地清醒了过来。我摇了摇头,努力想回忆起一些事,好像是和苏小鱼说过话,哎呀,想不起来了。我连忙洗好脸,匆忙地赶去上课。

  他是那么体贴的一个男孩。虽与名车豪宅无关,却在内敛里燃着热烈,如秋日漫山遍野的红枫。

  教授古文的“古董老师”已经在讲台上讲得眉飞色舞了。我面带微笑从容地从后门走进教室,没有人会留意我,因为大家都很忙。我扫视了一遍教室,发现苏小鱼坐在最后一排,很认真地在写着什么东西,柔顺的长发一直垂到桌面。

  春天里,他们笑靥如花。他的手牵着他的手,在三月的明媚里,线长长的,风筝高高的,笑容甜甜的。

  我走过去用力地拍了一下苏小鱼的肩膀,凑近她的耳朵说:“嘿,在干什么呢?这么认真!”

  爱情没有季节。

  苏小鱼把笔往桌面上一放,猛地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大雁飞到南方了。成熟的季节里,心也尘埃落定。

  “怎么了?莫名其妙。”我在苏小鱼身边的一个座位上坐下。接着又探过头去嬉皮笑脸地说:”苏小鱼,刚才在写什么东西呢?不会是情书吧?来,给我看一下。”

  飘飘洒洒的雪花在沉静里舞动着整个世界。

  苏小鱼什么话也没说,突然,把一个笔记本往我桌上一放,嘴里“哼哼”两声,我瞅见纸上写的全是:死蟑螂是个大坏蛋。

  家是温暖的,有深夜守候的灯火。

  我急了,用无比委屈的声音说:“苏小鱼啊,你怎么骂我呢?哎呀,我可怜的心脏啊!这么重的打击我怎么承受得了呀?”

  家是舒适的,有宽厚结实的肩膀。

  苏小鱼终于笑了,用拳头打了我一下,说:“哼,你自己心知肚明!”

  家是甜蜜的,一口茶可以品出今生今世的相偎相依。

  我隐约想起中午的事情了。天啊!苏小鱼不会是认真的吧?她喜欢我?我假装糊涂地说:”苏小鱼,我中午会见周公的时候好像碰到你了。因为当时实在无法抵挡周公的盛情邀请,所以抛弃了你。你应该生气的,我是大坏蛋,我向你非常严肃地道歉。”

  家是浪漫的,一杯水可以看到月夜泛舟的浅吟低唱。

  苏小鱼听着,“咯咯”地笑得更响了。这时,古董老师终于停下来了,扶了扶眼睛,环视了一下教室,大声地咳嗽了几下。我和苏小鱼伸了伸舌头,彼此做了个鬼脸。

图片 4

图片 5

  夏天又来了。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握着她微微有些粗糙的手,他满含愧疚,说,你是我今生今世离不开的油盐酱醋。

  其实我的名字并不叫“死蟑螂”,我的本名叫做“史小强”,苏小鱼看了星爷的电影里的蟑螂小强,于是很光荣地叫我”死蟑螂”。

  秋天又来了。终于等到他有时间和她一起散步了。她靠着他的肩,幸福地说,你的我今生读不完的诗词歌赋。

  今年我19岁,苏小鱼17岁,上大学一年级。也许你会觉得奇怪,才17岁就可以上大学了吗?因为苏小鱼上小学的时候连跳了好几个年级。她啊,别的暂且不说,脑袋是公认的聪明。平时看她没怎么努力,但是考试成绩却总是比我好。

  又是冬天了。这个冬天有点长,长得温暖的守候的灯常常伴她入睡,长得温暖的守候的灯有点疲惫。长得回家的路要一步一步地去量,长得回家的路时只想省略。长得油盐酱醋成了行走时无可奈何的行囊,长得诗词歌赋成了额头随时掉下来的一缕乱发。又是春天了。他们各自背起了行囊。他们发现了静静地躺在角落里的风筝。阳光依然是暖暖的,三月依然是明媚的。可是线断了,风筝从空中跌落下来,有一只翅膀破了。无可奈何地笑一笑,便开始了各自的行程。

  苏小鱼是我5岁生日过后,跟随她的父母从外地搬过来的,而且成为了邻居。

  又是冬天了。他拖着疲惫,走进家门,看到了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他抱住她,说,你是我永远的油盐酱醋。把头埋在他温热的怀里,她说,你是我永远的诗词歌赋。

  苏小鱼那时非常可爱,扎着两条小辫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又黑又大的眼睛。我那时长得虎头虎脑,是院子里的一个“捣蛋鬼”。苏小鱼的乖巧模样让我有一种想欺负她的欲望。于是,我抢她的棒棒糖,捉毛毛虫放在她的衣服上,她会狠狠地扑过来,用小拳头打我,嘴里还骂着.“小强是个大坏蛋。”于是,在院子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追赶一个小男孩的情景。当然,前提是我没有还手,这种绅士风度我从小就具备了。

  三月的明媚里,风筝飞得高高的,他把她拥在怀里,对呀呀学语的儿子说,我们是三只幸福的风筝,爱就是长长的线。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苏小鱼一直和我都是同班同学,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在苏小鱼的掌握之中。原本以为大学终于可以恢复我的自由身了,没想到还是考上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更让人吐血的是,到学校后才知道,苏小鱼跟我竟然是同一个班!

  晚上躺在床上,突然想起给苏小鱼发短信。这是我们每天的“必修课”。十一点过后,苏小鱼总会给我发短信,跟我说很多的事情。但今天却没有收到。我按动键盘,飞快地敲出几行字:苏小鱼,怎么不给我发短信?

  过了许久,苏小鱼给我回了短信:我很累了,想睡觉,晚安!

  第二天,我迟到了,苏小鱼没有叫我。以前都是她打手机叫我起床的。顶着蓬松的头发,我急匆匆地赶去上课。

  教室里,苏小鱼正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听老师讲课。我在她身旁坐下,没好气地说:“苏小鱼,今天怎么不叫我起床啊?害得我都迟到了。”

  “你迟到还算是新鲜事吗?”苏小鱼白了我一眼,说:“而且,叫你起床也不是我的义务。”

  这些话从苏小鱼口中说出来让我大吃一惊。我伸过手去摸了摸苏小鱼的额头,说:”苏小鱼,你好像没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呀?”

  “少来这一套!”苏小鱼拍开我的手,一脸严肃地说:”史小强,我觉得我们以后不要走得太近了,免得被别人误会。我还要保持我的淑女形象呢。”

  我看着苏小鱼郑重其事的表情,再想到她扮成淑女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苏小鱼说:”你白痴啊!笑什么呀?”

  “我在想呀,如果你扮成淑女的话,那该有多搞笑啊!”

  “不理你了!我说的可是认真的,不信,你就等着瞧吧。”苏小鱼冷冷地抛下几句话。  原本以为苏小鱼说的都是玩笑话,没想到她还来真的,用她给我的解释就是“全面对我实施冷战”。

  早上不再叫我起床了,我的那几个早已被扔在一边的闹钟又开始正常工作了;晚上也不给我发信息,问苏小鱼,她说她没空。我赌气说,别发了别发了,最好以后都不要发,我还可以睡个安稳觉呢!于是努力闭上眼睛,心里默默数着绵羊,但总是留意着手机的动静,想着苏小鱼可能给我发短信,结果却让我失望。苏小鱼啊,你怎么这么狠心?

  更可怕的是,有时一整天苏小鱼都没有和我说话。除了在课堂上见到她之外,更多的时候她是和一大群女生在一起有说有笑。

  几个星期过去了,我真是度日如年啊!苏小鱼,你的心思是什么呀?你果真对我“冷战”到底吗?

  苏小鱼把头发烫了,波浪型地披在肩后,再加上她本来就清秀的脸蛋和高挑的身材,一下子变得女人味十足,以前那个单纯任性的小女孩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苏小鱼是彻底不理我了。我向苏小鱼的舍友打听,苏小鱼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他们很神秘地告诉我:“你还不知道啊?苏小鱼每天晚上都在跟一个男生煲电话粥,我看八成是谈恋爱了。”

  我的脑袋“嗡”地响了一声,苏小鱼恋爱了?!怎么可能呢?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突然脑子很乱,有很多的话要对苏小鱼说。

  晚上睡不着,拿起手机想给苏小鱼发信息,但想想还是算了。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苏小鱼为什么就不可以谈恋爱呢?像她那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没人追求呢?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了我和苏小鱼在一起的快乐点滴,心里充满了幸福和甜蜜。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恐怖的怪兽要从我身边抢走苏小鱼,我大声喊道:“快放下苏小鱼,她是我的。”怪兽不肯。于是,我展开十八般武艺把怪兽打跑了。苏小鱼带着泪花激动地扑到我的怀里……

  醒过来的时候,我出了一身冷汗,我用力地摇了摇头,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苏小鱼果真是恋爱了,我亲眼看见的。她亲密地挽着一个男生的手,见到我时,只是微笑着向我招了招手,然后就从我的身边飘然而过了。我机械地回了一笑,一股凉意却从脚下一直升上脑袋。

  晚上想了许久,还是给苏小鱼发了条短信:呵呵,苏小鱼,祝贺你哦!那么快就找到白马王子了。

  按了发送键后,心里却后悔死了,这句话怎么听都带着一种酸溜溜的味道。很快,苏小鱼回短信了,只有两个字:谢谢。

  我告诉自已,尽量不再去想苏小鱼了。我把自己沉浸在学习当中,图书馆自学室成了我最好的避难场所。

  但很多的时候,苏小鱼的影子总会在我的眼前浮现,我想自已是疯了。

  大半个学期过去了,11月25日,是苏小鱼的生日。我早早就为她买好了生日礼物,是一个心型的水晶球。

图片 6

  苏小鱼给我发来了信息:晚上在学校的大草坪上,我举行一个小生日Party,你一定要过来呀!

  晚上到达草坪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了。我看到苏小鱼,还有她的男朋友。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时,她大声朝我喊:”死蟑螂,站在那里干嘛?快点过来啊!”

  生日晚会的气氛很热闹。当插着十八支蜡烛的生日蛋糕被捧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拍着手唱起了生日歌。苏小鱼合拢着双手,闭着眼睛许了愿,然后把蜡烛全部吹灭了。

  大家都鼓起掌来。这时,一个女生清了清喉咙说:“大家注意了,现在小鱼有话要说。”

  苏小鱼调皮地朝我伸了伸舌头,我正在纳闷中,苏小鱼说话了:“过了今天,我就满十八岁了,也就是成年了。我有了选择爱人的权利,很高兴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男孩子,他默默地关心着我,从小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离不开他了……”

  我越听越不对劲,这个男孩子怎么那么像一个人,对呀!是自己啊!这时,苏小鱼的男朋友走过来,说:“你还在发什么愣啊?她说的人就是你啊!”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吞吞吐吐地说:“你,你不是……”

  大家都笑了,那个男生说:”笨蛋,我是冒牌货呀!这是苏小鱼串通我们给你导演的一出戏。”

  我全明白过来了,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我走上去抱着苏小鱼,叫嚷道.“苏小鱼,你害得我好苦呀!你没看到我瘦了一大圈吗?”

  “活该!”苏小鱼用拳头打了一下我的胸膛,说:”谁叫你那么骄傲?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是故意让你尝尝这种滋味的。”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搂住苏小鱼。没有什么比从小培养起来的感情更让人觉得牢固和甜蜜了。其实从我变成一只蟑螂开始,就知道苏小鱼早已是自己的一部分,无法再分离。十八岁,一个也许还属于青涩的年龄,但只要遇到生命中的人,却是可以幸福恋爱的。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