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纯真的笑声中洋溢着,男孩抬起女孩的头



  走不完的长巷,原来也就那么长。

  Part 4  
另类的相知

  你做我的天使好吗?男孩对女孩说到。

  题记。

 2006年3月,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冬的严寒在春的催促下开始慢慢的退出了大地的舞台,柔和的阳光洒落大地,渐渐融化了冰雪,温暖着人心。

  我可以吗?你这么优秀,我可以吗?女孩低下自卑的头。

  有一个地方叫做很多人的四年一个人的四年。我也是突然梦回,不然可能就此永远埋没在时间的车轮下。

 桐庐某一所高校园中花香满溢,翠竹依依,整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校园的林荫道中,操场边,篮球场上时而走过几个学生,或单人独影,或结伴而行,纯真的笑声中洋溢着青春与浪漫,在校园中不断的回荡着……

  你可以的,你的心灵这么美,你是最合适的!男孩抬起女孩的头,把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都在按照既定的程序有条不紊的运转着。连突然闯入过去的自己,都被否认和排斥得一干二净。

一日课间休息,易晏百无聊赖的趴在自己座位上面,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年又一年,男孩的工作一次一次的失去,女孩一次次为他寻找着希望,用自己的爱包容着男孩。

  我依旧坚持那四年我过得很好很好,拥有许多人渴望却得不到的东西,即使背负着与此相配的代价。我很早就学会了藏匿哀伤,孤独得像一个王。

“这次英语考试不知道能不能拿个第一。”

  男孩从商了,从刚开始早出晚归,发展到最后睡在了公司,女孩心疼着他的身体,买了一柜子的食书变法地变出多样小点送到他的办公室去,一口一口喂着他吃。有时男孩累到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女孩用自己的嘴一口口送到他的嘴里,男孩默默对自己说,以后一定要百陪对女孩好。

  而后时间的手翻云覆雨,把原来的追逐换成了废弃篮球架上随风游荡的蛛网,把原来的憧憬变成了生着青色霉菌的角落,把跑不完的操场,缩小缩小最后短到不足一个恍惚走完的距离。

“哎,那任务真TMD难做,都挂了好多次了,嗯,下次得组队去做!”

  十年的光阴在没钱但又幸福的日子里渡过了,女孩为男孩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公司也由原本一家小企业变成上万人的大企业。男孩也变成了男人,女孩也变成了女人,工作更忙,生活更没有规律,男孩把所有的钱一分不剩的捧给女孩,买了N套的别墅给女孩,请最好的保姆照顾她,他觉得他这样做是对女孩最好的报答。可是女孩并没有停下煮东西给男孩吃的习惯,虽然男孩身边的保姆煮的东西比她好吃一百倍,但她还是每天不停地煮,然后送到董事长室给男孩吃。

图片 1

“哎……”

图片 2

  可是明明一切都没有变化。

“你说毕业后,咱们干嘛去呢?打工?上大学?”

  男孩由开始的接纳变成了后来的不耐烦的抵抗,在男孩看来,有好日子过了,女孩即是他的女人就应该懂得享受生活,而不是做一个保姆的事情,结婚第一次以来的争吵发生了:

  绚烂梦境的七彩颜色一层一层剥落,剩下空洞的轮廓和黑白的剪影。每当我努力的想要看清的时候,总是被蒙上一层捅不破的薄膜。身边的海市蜃楼也好空中楼阁也罢,明明就在眼前却永恒不变与自己无关。

“哎……”

  可以不要再送东西来了吗?男孩耐心的说到。

  也不是不曾想起,这模糊的四年甚至十四年。很多人拥有的却只是一个人的很多年。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不可以,这已经是我的习惯!女孩坚持着。

  我以为所有的未知依旧未知在等着我去探索,所有的障碍依旧高不可攀等着我去逾越。而当期待突然降临时,我才发现世界小成这样。连一个爽朗的笑,都可以撼动支撑的顶梁。

如果旁边有熟悉易晏的人,肯定会很惊讶,平日里那么开朗活泼的人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呀。

  现在有条件了,我要你做我真正的天使,由我来保护你,来让你快乐,你可以不用为我忙了,男孩大声地说到,眼里和当初一样充满了真挚!

  Ⅰ

“易晏。”一声细腻的声音从易晏身侧转来。

  女孩低下头沉默地守卫着她的习惯,男孩转身摔门而去,室里的女孩,无声地流下了眼泪……她的心很痛,她没有告诉男孩,有些习惯,是永远也改不了的……

  转眼从大学毕业已经一年。鬼使神差的走回我的大学,确切的说是我曾经的大学,看到一群群小孩欢乐或者悲伤的面孔,突然很想念我的四年。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不过他似乎还沉浸在自身的问题之中,并未察觉。

  酒吧里,男孩独自喝着酒,想着以住的一切,想着女孩风里来雨里去的影子,想到了自己已经是一个董事长了,不需要她再做这么低下的事来照顾自己,心里挣扎着回家和不回家的两种选择。

  我叫陈扬,其貌不扬,我的好基友于深每次在我自我介绍之后总会这样多此一举的加上这四个字。但是他说的的确是事实,我长得也算对得起观众,但也只是这样而已。

“易晏!”见易晏不回答,林若涵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势。

  一位穿着时尚的美女坐到了男孩的身边,勾心的对着男孩笑着,暧昧地对着男孩吐气,男孩抬头看到一张美丽又娇艳的脸,不知怎么的,从心里伸起了一种想吐的感觉,把酒钱一扔,疯地似跑出了酒吧。

  我俩刚进大学的时候其实看彼此并不顺眼,其实我那时候看谁都不顺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能他并不知道,在学校大门旁边我看到他和他的家人也许是亲戚在说话,他情绪还很激动的样子,不时的从另外一个人手里抢着行李箱。我那时候刚从外面吃了饭回来,因为学校和家同城,爸妈并没有送我来学校。

“哐当!!!”

  站在自家门口,男孩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地爱着他的天使,爱到对任何女人都是自动的防御能力。隐约听到室里传来女孩哄孩子唱歌的声音,那种宁静的气氛,让男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在小小的办公室里女孩一口口喂着男孩的画面。男孩的眼睛湿润了,在门前的小花园上坐了下来,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他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当时我心里看他特别不爽,没有原因。

一阵桌椅翻倒的声音传来。

  第二天女孩一开门,发现男孩在花园里睡着了,睡得很熟,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女孩开心的打消了昨晚任何的胡思乱想,把男孩扶了进去,一次本来很大的风波就这样平息了。他们再也没有提起那晚的不愉快,女孩坚持着自己爱男孩的方式,而男孩什么也没有说……

  说远了。

“我KAO,你知不知道吓我一跳,没事叫那么大声,想吓死老子!”,正在认真思考“人生大事”的易晏,被林若涵这突入其来的大吼声着实吓得不轻。

  男孩悄悄的把自己股份的一半卖给了别人,而他也从董事长变成了投资者,男孩脱下了名贵的西装,悄悄为自己买了几套休闲衣,再默默把保姆退职。这些事,全都是默默地进行着……

  我想起来今天为什么要来学校了。昨天晚上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一条在说什么如果穿越回去你会对曾经的自己说些什么泛滥的调调。受于深的文艺气息熏陶也许在心里某处我还是有些矫情的吧,也许是时间空间突然对了,让我想起来一年之前的今天我们刚好从这里离开。

“我自行车坏了,今天放学你带我回家。”

  男孩的生日到了,又是一场隆重的场面,男孩和女孩说要打扮得漂亮点,让他有面子点,女孩偷偷微笑了,三十岁的她像小孩子一样调皮地对男孩咋了一下眼睛,穿上一套男孩为她准备的礼服参加了聚会,对女孩来说,今晚的她是最美的。

  可是如果是真的穿越来了,我能做些什么?

“凭什么带你,我又不是你车夫。”易晏没好气的说道。

  来到现场,女孩发现诺大的晚会现场一个人也没有,当她要转身时,从角落里走出了她的女儿,女儿穿着公主服,手上捧着一束女孩喜欢的郁金香。

  毕业的小孩们三三两两的一群群的在一起从我身边走过。他们也许去吃饭也许去唱K也许去干啥,不关我的事。

“你!……”

  妈妈,请你接受爸爸的郁金香,女儿稚气的声音让女孩迷惑地接下了花。接着一身燕尾服的男孩向她走去,和十年前那个意气纷发的男孩没有丝毫的改变,起码在女孩的眼里是这样子的。

  我只是突然觉得很失落,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有我一个人。

“你什么你,老子要思考人生大事,出了任何一丁点差池你可担当不起。”

  我的天使,请原谅我这几年来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忘了金钱是弥补不了我欠你的爱,现在,请你让我做一次你的王子吧。男孩向女孩单跪了下来,拉起女孩的手深情地吻了一下。

  坐车回到家的时候才刚过正午,我打开电脑开始玩网游。然后觉得倦了的时候已是晚上8点。电话中途响过没接,拿起来一看显示电量低,屏幕上“蒙蒙”这两个字异常的大,刚准备拨回去却power
off。

“易晏,你好样的!”

  女孩的眼睛湿润了,感动让她只能把男孩紧紧抱在怀里,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心里从没有这样的快乐过,再多的钱她也从没有喜欢过。她在乎的,只有男孩一个……

图片 3

说完,林若涵鼓着腮帮子气嘟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图片 4

  不能怪我。不是我的错。

“活着到底是为了个什么东西呢?”易晏双手拖着下巴,一副专心思考的样子,还故意自语起来,让旁人听到。

  这一晚,他们家里的灯,没有再暗下去,而且是亮到永远……

  蒙蒙是我的女朋友。从大一就在一起的女朋友。

林若涵回到自己座位后一声不响,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而易晏则继续着他的“人生大事”,只是时不时地会朝林若涵的座位方向撇个几眼泄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王子和天使,在人间,还是一样没有忘记他们相爱相守的誓言。

  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她还算好看,时而温柔时而汉子的。也许前者占了大多数吧,也许又是后者,这样的女孩一般要求不高我当时这样想。可是后来她说,那叫王八看绿豆。

“嘿,林裸男?”

  我是王八?还是绿豆?

“喂,裸男?”

  我一直没问她。

“……”

  Ⅱ

“林小姐,涵姑娘,刚才不是开玩笑来着嘛。”

  你们知道的,昨天晚上没给张蒙回电话不是我的错。但是今天早上手机开机的时候,我收到了她的短信。

“喂,不用这么小气吧?”

  陈扬,我们分手吧。

“我答应你还不成。”

  我回,“不是我的错,不能怪我。”

“林若涵,我答应晚上带你回家了。”

  然后收到,“你TM疯了吧。”

“……”

  我不知道怎么回。所以我给于深打了个电话。

“哎,好吧,我面壁去。”

  “于深,我们要分手了。”

见林若涵依然是不动如山,易晏讪讪一笑,正要回自己座位。

  “早该了。你再不来上班你就要失业了。”

“不止今晚,我自行车没修好前,你都要带我回家,而且早上也要带我来学校。”

  “嘟……”

“喂,你太过份了吧,这不是趁火打劫吗?早上你可以坐公车的啊!”

  这下我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了。

“坐公车时间不准,会迟到的,你到底是答不答应!”

  张蒙和我说分手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我却感觉如此的真实和害怕。想想昨天的一切,我突然意识到一切都是自找的。

“……”

  从学校回来以后,我再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事要做,脑袋里一片空白。按理说不该这样,我可是连续半年审计无误的审计师。可是后半年以后,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集中精力做事情。仿佛以前在大学里挑灯夜战实习,黑眼圈绕地球一圈的人,不是我。

“还有,以后不许叫我林裸男!”林若涵撅着嘴,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

  当我盯着张蒙的短信发呆的时候门铃响了,在我还没到门口的时候门开了,是于深,他有我的钥匙我也有他的钥匙。

“……”,看着林若涵貌似生气的表情,易晏愣了那么一瞬。

  于还没有喊出来,一个拳头就落在我的脸上。

“喂!臭易晏!?”

  接着是很多个。

“好吧好吧,林大小姐有命,小生乃敢不从……”,易晏立马露出一脸无辜相说道。

  醒过来时于深恨女儿嫁不出去的样子看着我,给我一盒豆浆和一块馒头。我吃完之后他依旧不说话,就那样死死的看着我。

就这样,在林若涵修理自行车的几日当中,易晏便给她充当了车夫一职。于是,每日上学放学时,同学们总会看到这样一番场景:一辆自行车,两个人。后座上面坐着一个不停指手划脚的女孩,在前座男生一脸“委屈”中缓缓前行着。直到后来易晏才知道,原来林若涵压根就没打算去修自行车,而白白充当了数个星期之久的车夫,这点让易晏郁闷之极。

  我说实话我瘆的慌。

唯一让易晏平衡的是,至少这么几个星期以来,因林若涵的原因,倒也稍稍的打发了一些无聊的时间。还有就是,“林若涵这丫头除了有点野蛮不讲理以外,倒还是蛮可爱的”,易晏当时这么想着。

  “于深。”

 

  “嗯?”

Part 5
 情愫初生 

  “我是不是特别没出息。”

  随着时光的流逝,平静中又带着些许新奇的高中生活即将走完。在这最后两个月中,一个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如期而至,摆在了易晏他们面前——未来。 

  “嗯。”

 未来的路该走向何方,又该如何走?这个问题对于当时稚气未脱的易晏而言,显然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

 “继续上大学读书?还是踏入社会工作?”

  “而且还特别贱。”

 “如果去上大学,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这对家里的负担增加了不少,如果不去,我走进社会又能做什么呢?”

  “比你还贱。”

 “哎,还是去大学吧,听说大学生活比起高中而言更加精彩有意思,况且长点见识总是好的。”

  “……”

 有了这个想法,易晏就犹如溺水将死之人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心安理得的被自己轻易说服了。

图片 5

一日午时饭后,林若涵双耳塞着耳塞,静静地听着MP3中的音乐。这时,易晏大步走了过来,并大马金刀的在其旁座位上面坐下,流里流气的问道:

  “我们真的分手了。”

 “喂,你毕业后还去不去读大学的?”

  “你也失业了。”

 “不去,大学又没什么用。”林若涵一脸不屑。

  “你养我好了。”

 “听说大学里学生很自由的,一个星期下来都没多少课,而且可以带电脑,想想都爽啊。”

  “我不认识你。”

 “花个几万块钱去其它地方玩也很爽的。”说着,林若涵白了他一眼。

  “我失业了?”

 “那个……”

  “嗯。”

 “什么?”

  “我要跳楼。”

 “而且大学里可以自由恋爱,老师都不管,多自由啊。”见林若涵似乎一丁点都不想去大学,一种莫名的失望在易晏心中滋生,故而他始终不遗余力的“开导”着林若涵。

  “这是二楼,跳下去最多半身不遂,去楼顶的话比较容易。还有,你的房租自己还清没?”

  “你那么想叫我去大学干嘛啊,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哈哈?”林若涵翘皮的问道。

  “我不认识你。”

 “你说什么呢,林裸男?太自恋了吧?”

  之后的一周我都在不停的投简历,通知面试以后再被刷下来,如此循环往复。

 “反正我不想去大学。”

  张蒙再也没有找过我。

 “切,懒得理你了。”

  于深一直养着我。

 似乎为了回避林若涵的问题,易晏慌忙的结束了这段对话。只是,唯有易晏知道,在林若涵问出那个问题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没由来的紧张了一下,不过被他迅速的掩盖了过去。只是无人知道,易晏的这种紧张,还能掩盖多久。

  于深的钱包瘦成一道闪电之后我给我爸打了电话,爸说让我去帮他,考虑很久之后,我答应了。要考虑很久是因为那里到我和于深之前工作的地方很远。不在一个城市。

(至此,小蒋在这弱弱得问一句,大家看到这里,对于“易晏”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否有了猜测。相信现实中认识我的朋友,也早已猜到这两个字的含意。在后文中,也会出现很多角色,透露一下,只要是在我笔下出现的每个角色,在现实生活中,都能够找到他们的蓝本。像王辰风,宋君杰等人,哈哈!)

  搬家的那天于深不在,他有个业务要做。我把东西装进纸箱寄过去,然后看了一眼空洞的房子,深吸一口气以后,去了于深的公司。还他的钱和钥匙。

 

  Ⅲ

Part 6
  夕阳之色

  上午,于深的办公室。

几天后的某日清晨,易晏早早的来到班级,以弥补昨晚因玩游戏而落下的英文作业。强拼恶补中,教室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同学。各自坐定之后,开始了日常的闲聊。其中两个女同学的对话,引起了易晏的观注。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要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他。是像以前那样傻傻笑了完事,还是忧伤的舍不得离开。

“艳琳,昨晚林若涵带来的那个男的是他男朋友吗?挺帅的呀。”一个名叫李思思的同学一摆弄着她手中的手机一边说着。

  远远的看到他,在电脑前面噼里啪啦的敲,他认真的样子很酷。上学的时候迷倒了不少女孩子。

“是啊,好像叫何什么来着?”说着,那位名叫艳琳的女孩露出思忖的神色。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女人。张蒙。

“何靖,似乎和你一样都是分水人。”

  我把装着钥匙和钱的信封放在前台,坐车直接去了爸爸那儿。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冷淡得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思思啊,人家都有男朋友了,我们也要努力啦。”

  后来于深打过电话给我。

“急什么,又不是没人要了。”

  没给我讲那天的事,我知道他是不想再在我面前提。

……

  再后来,我继续我的本业,但是,做得一塌糊涂。

未过多久,班里的座位渐渐的坐满了。最后,林若涵也在易晏特意的注视下,带着稀松朦胧的双眼步入了教室。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分手。每次想起来,总觉得曾经在一起的将近4年时间,不是我生命里的。

课堂上,易晏了无生趣的拉耸着脸,趴在桌子上面玩弄着圆珠笔。由于早晨时听到的那段对话,易晏整天就犹如没了魂儿似的,心不在焉,数次同学与他打招乎都没什么反应。

  变故从半年前开始,在一如既往的早晨醒过来之后,看着眼前的床和房间,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我的。像中毒了一样,之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混沌中度过,没了魂一样。

平淡无奇的一天在易晏的期盼中终于即将过去,再有十分钟就是最后一堂课下课铃声响起之时了。

  于深说我只是作死。

易晏坐在座位上,时不时的望向林若涵的座位,手中的圆珠笔被他握得越来越紧,似乎在做一个极为挣扎的抉择。

  张蒙说我装十三。

“叮呤呤!”

  我想都不是的,于深说的可能接近一些。

“终于下课了!”

  时间再回到和于深初识的那天。

“回家喽!”

  从大门口悠悠的踱回宿舍,看到于深在宿舍里铺床。严肃,认真,别扭。我坐在床上荡着脚,开始和他说话,我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大门口吵架,仅此而已。

“邵剑君,今晚别忘了一起下副本!”戴冲叫喊着飞速的跑出了教室。

  “我叫陈扬,本地的,你呢。”

“喂,戴冲,等我下啊!”邵剑君操起一本小说也飞快追了出去。

  “于深。”

随着越来越多的同学离开,教室中只剩下林若涵,易晏以及其它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

  “呃…”

“咳……”

  “……”

“那个……”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后来他说他不想和我说话是因为看不惯我懒懒散散的样子,吵架的事没提,我再没问。

眼看林若涵也拿起书包即将走出教室,易晏猛得站了起来,仿佛这一刻他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他家在邻省,半天的火车就到学校。

“林若涵!”

  因为同宿舍的另外两个人和我们不是同一个年级,常常凑不到一块在宿舍,经常就我们俩各自躺着,相顾无言。

“啊!臭易晏,你想吓死我啊!干嘛!”

  他看小说,我听歌聊QQ。他写作业,我玩游戏。他睡觉,我写作业。

“不是,那个……”

  直到有一天早上,我自然醒之后看手机发现已经上课了。再看他床上,他睡得像死猪,烫熟的死猪。

“什么这个那个的,赶紧说,我急着回家看连续剧去。”

  毫无疑问,他发烧了。

“今天我送你回家吧。”

  电视剧里小说里常有的剧情,我奋不顾身的帮他打热水买药买饭。猜中了开头猜不到结尾,等我回宿舍时他已经坐着喝开水吃药写假条了。

“啊?你怎么会这么好心,主动送我回家啊?”

  然后我们成了好基友。

“这……”

  Ⅳ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喜欢上我了,想追我!对不对!”

  时间依旧匀速前进,不急不缓。

“林裸男,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自恋好不好,我是有事请教你。”

  我在公司做不疼不痒的工作,一天一天,上班下班回家吃饭上网睡觉,偶尔和于深打个电话聊聊天。突然就忘了以前和张蒙在一起的时候,每天的时间都是怎么走的。日子恢复了平静,甚至很单调。

林若涵伸手看了一下手表说:

  感觉没错的话,这是夏天。七月流火。

“也好,公车要等,还有红灯,自行车快一点,那我们赶快走吧。”迷糊的林若涵什么也没想就拉着易晏往教室门外奔去。

  张蒙彻底从我生活中离开了,或者是我一直拒绝再想起关于她的所有,我扔掉了所有和她相关的东西,包括记忆。而这种突然把身体里一部分抽离的痛感,让我清醒过来。在被部门老板骂第十次的之后,我去买一堆考证的资料,每天下班之后把自己埋在房间里苦读。

…………

  后来我想,只有那样的时候,张蒙才暂时彻底从我生活里消失了吧。

“那个,林若涵,我问你个问题啊。”骑着自行车的易晏耸了耸肩膀说道。

  数月之后,通过笔试,加上学校里的实习经验,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审计师。

“嗯,什么?你问。”

  拿到证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和于深坐在街边的大排档里,一边说着工作以来的事,一边说着粗口骂天骂地,最后喝得不省人事。

“我听说你有男朋友了?是不是真的呀?”说这句话时,易晏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越说越轻。

  对于彼此感情的事,我们很有默契绝口不提。

“不算吧,还没确定关系,只是他在追我而以。”

  转眼就到了冬天。

“那个……你喜欢他么?”

  这个城市的冬天不冷,也几乎从未下过雪。自从08年那场轰轰烈烈的大雪之后,再看不到白茫茫的冬天。到处开着各种各样的梅花,像春天早来了一样。

“不知道,不过他人挺好的,怎么了?”

  于深的春天也来了。第二春。

“没有,随便问问而已,可别多想,哈哈”说着易晏连忙打了个哈哈。

  他第一个喜欢的是大学的女班长,结果还没说出来就已经是毕业典礼,看着女班长挽着高富帅的手臂甜蜜得像一朵花,于深端着酒杯喝了一口一口又一口的,白酒。

“哦~对了!你教室里说的事情是什么,不是要请教我什么吗?”

  这次是他的同事,李莉。

“哦!那个……嗯?我想说什么来着……惨了,忘记了。”

  第一眼看到戴着眼镜的她我就知道他们为什么好上了。因为他们都是文艺二十三。

“……”

  在白天被一串串的数字虐完之后晚上接着被蚂蚁一样大的汉字虐,时不时还来点青春伤痕生活迷茫,这两个人简直臭味相投。

“算了,等以后想起来再告诉你吧。”

  但是于深很幸福。

“易晏。” 沉默了片刻,林若涵突然平静的问道。

  所以我也觉得很幸福。

“嗯?”

  但是我再不知道给谁说我很幸福。

“那我问你个问题。”

  有一天于深打来电话。简单聊了几句之后,他突然问:

“好吧,你问。”

  “陈扬,你和张蒙怎么样了。”

“我们认识快三年了吧。”

  “干嘛问这个?”我没好气的说。

“是啊,怎么了?”

  “我想知道。”

“老实说,你喜欢我么?或者说,对我产生过好感么?……”这一刻,林若涵也害羞了起来。

  “没有联系。”

“林裸……”

  “周末出来喝酒吧。”

“易晏,我在认真的问你!”未等易晏说完,林若涵恨恨掐了他一把说道。

  “行。”

“啊!痛死了。”易晏一边装着痛得死去活来,一边在思考该如何回答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

  放下电话,我愣了愣,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这是分手以来,第一次哭。

“我问你呢!”

  Ⅴ

这时,他们刚骑上富春江二桥。迎面的江风袭来,吹起了林若涵那乌黑的发丝,青丝略过脸庞,不禁让她眯起了双眼,不得以,伸出了她那细如翠竹的手腕,以此去撩起遮住双眼的长发。在重新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她,具备了一种动人的美。

  以前我从未对我们之间的见面有过这么大的期待。虽然放假他会回家也经常一个两个月见不到彼此,但是这次,连晚上做梦都会梦到,让我觉得太反常了。

“我没喜欢过别人,所以,我不懂怎样才算喜欢。只是我知道,在班级里,我只喜欢和你一个女生打闹;在你教我学唱歌时,尽管每次我都学的走音,可是依然很开心;能和你一起回家时,我会觉得满足;当我知道你不想去大学的时候,我会失落;当我听到你有男友时候,我会难过。当你问我喜不喜欢你的时候,我会紧张!当你……”

  我们相约去了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酒吧。即使毕业了,我们依旧觉得在学校周围才有那种熟悉和安全的感觉。

“我知道了……”

  晚上八点。于深已经到了,一进门就看到他坐在吧台前面,侧影被灯光照着。我走过去拍他的肩顺便要了一瓶酒,然后我们开始聊天。

“那……你呢……?”

  他先开的口。

“易晏,你说天空应该是什么颜色的?”林若涵臻首微抬,仰望天空。

  “陈扬,你好了吗?”

“我想,天空本应是无色的,只因为它有了心情,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色彩。”

  “没有。”

“那你现在是什么颜色?”

  “还记得我们当时怎么说的吗?”

“我?彩色,就犹如彩虹一般,斑斓多彩。”

  “你要当作家,赚了钱我给你算账。”

“为什么?”

  “还有呢?”

“没说刚才那段话之前,就犹如乌云聚于天空一般,积沉在我的内心之中,渴望某一刻的宣泄。而那段话,就是用来宣泄的雨。风雨过后,自然现出彩虹。”

  “……”

“那么,金色,就是我现在的颜色。”林若涵低语着。

  “陈扬,我差点也作死了。”

“金色么……我想,我懂了……”

  “在李莉身上看到的吧。”

分开之后,易晏独自一人骑着单车行驶在马路上。抬头望向天边,夕阳的余辉将天边映照的一片金黄,异常美丽。

  “嗯。那天我和张蒙谈过。”

“金色……”

  “我知道。”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么?……”

  “她说她没办法帮你,你老是……”

渐渐地,易晏的身影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STOP。”突然打断于深的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关于张蒙的事,我本能的拒绝去想。

  长时间的安静。

  我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于深,我会好的。”

  “嗯。”

  “于深,我们终于被打败了是吗?”

  “也许吧。可是回不去也改变不了了是吧。”

  “于深。”

  “我知道,我没你那么没出息。”

  我一拳打过去,被他伸手挡住。

  大二那年,也是这个酒吧。

  我,于深,还有张蒙都在。

  张蒙是第一次进酒吧,一直躲在我身后羞羞哒哒的,我和于深就笑她,然后她的脸更红了,当时觉得她特别可爱。

  也就是那天,我和于深说了上面提到的话。没说出来的是,我想自己设计程序开发软件。然后和张蒙结婚。

  当时对梦想的概念很小却很强,甚至想起来都会傻笑。为此,我们每天都过得充满热情。以为只要毕业了,所有的都会实现。

  然而梦想刚起步,只是一转眼,我们就到了终点。

  毕业之后我和张蒙开始有了争吵,关于她的工作她的生活我的工作我们的生活。在试过几次制作软件之后被现实彻底击垮,于深投了许多稿,一个都未收到消息。

  Ⅵ

  那次谈话之后,我决定去找张蒙。至于原因,我自己也不知道。

  在拨她的号码的时候,我一边期待着听见她的声音,一边渴望着她的号码已经换了。

  “喂?”一如既往。

  “…”

  “喂?”

  “是我……陈扬……你别挂电话,我有事给你说。”

  “什么?”

  “能出来见一面吗?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我最近没空。”

  “张蒙,我……我还差你一个对不起。”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不稀罕。”

  “嘟……”

  再没有勇气打过去了。放下电话,刚好看到爸爸走进来。给我一沓资料之后,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点着一支烟。

  “公司里面不能抽烟。您作为经理再清楚不过了。”

  “呵呵……儿子最近好多了啊。”

  “您就特地和我说这个?我不信。”

  “当然啦,当年我开始工作的时候没少吃苦头,后来想想,所有的苦都是自己给的,想通了便好,没啥事是过不去的。”

  “爸……”

  “怎么了,是不是感动到啦?哈哈,当年我可没少感动你妈妈……”

  “爸,有人来了。”

  爸爸慌乱的把烟灭了,然后怨毒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出去了,我冲他吐吐舌头,埋头开始整理刚刚拿到的资料。

  爸爸对我,总是很开明的。

  上大学的时候,无论是决定实习,工作方向,还是谈恋爱,除了告诉我一些专业相关的之外,他从不干涉。连毕业了正式工作的地方,他都没有过问。

  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对我不关心,我知道他只是想让我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而已,无论后悔或是庆幸,都是我自己的路。

  很多时候我都很感激,有这样的一个爸爸。我拿奖学金的时候他激动得喝了窖藏几年的酒,醉了以后不停的念叨,不过这是妈妈在很久之后才告诉我的。

  后来我还是没有约成功张蒙。

  我只是想给她对于我半年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和表现给她一个交代,也可能是想对于我们在一起的四年的时间和我们的过去的感情一个交代,或者更可能是,我想借她,来给我自己一个交代。对于亏空的半年时间,和再也无法回去的四年,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填补和面对。

  可是我没有机会了。

  当我再次鼓起勇气拨通号码时,电话那边已经变成了机械的女声。登上QQ和人人,也发现她的账号已经从我的列表中消失。突然间,不是我逃避的原因,不管我是否去想,张蒙就这样彻底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Ⅶ

  您好,我是陈扬。今年25岁,大学毕业两年,在XX公司工作,工资能养活自己当然以后养活我们两个也没有问题,爱好是网络游戏和软件设计,抽烟喝酒偶尔,没有逛夜店等不良嗜好。

  我在相亲。

  虽然我觉得无所谓,但是在父母的眼里,25岁的单身汉,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容忍范围。

  咖啡厅的音乐舒缓而惬意,坐在我对面的女人画着不浓不淡的妆看着还可以。自我介绍之后,我再也找不到话题,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相顾无言。

  我心里不是没事,我在想张蒙。是不是她也会相亲?如果她相亲的话,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肯定很优秀吧。

  然后一股浓烈的孤独感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

  对面的女人24岁,大学毕业一年。

  她毕业的那天也许正是我分手的那天。

  “呃……那个,不好意思,我去趟卫生间。”

  “嗯,好的。”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没戏了,我知道。所以我朝她很礼貌的微笑,在她转身的时候叫来了服务员。

  于深要结婚了。

  我想这是导致我不停的被相亲的主要原因。

  但是在他的婚礼之后,我依旧是单身,一个人。

  大学的时候于深说,以后你俩结婚了啊,我就去当伴郎,给我找个单身的伴娘然后我和她谈谈也许就成了,嘿嘿。

  现在角色对换,我是伴郎,伴娘很漂亮,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很迷人。

  闹腾过后于深端着一杯酒敬我,什么都没说,我知道。喝完酒之后我和他深深的拥抱,然后我们彼此的眼眶都红了。我朝他笑笑,一拳锤过去,被他伸手接住。

  那天晚上我很认真的想过,遇见于深,才是我大学生活里最大的财富。

  时间慢慢的走,我们慢慢的老去,曾经让我们努力也颓废梦想被抹杀得一干二净。

  我们终会老去。

  而曾经的美好,再不能重逢。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