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在以蛟龙号为背景创作的儿童主题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研讨会上,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认识到了亲子阅读的重要性

“小朋友们,平时喜欢读书的请举手。”主持人提出这个问题后,台下数十个孩子中有近十个举起了手;“爸爸妈妈会陪你一起读书的请举手。”这时举手的有四五个。

主题图书创作出版不易,儿童主题图书更是难上加难,因为要兼顾主题性与儿童性。近日,在以蛟龙号为背景创作的儿童主题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对此话题展开探讨。

在充分认识童书专业性,认识儿童阅读特点以及需求多样性基础上,多类型多角度引导儿童阅读

——这一幕发生在“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在京举办的“亲子阅读微论坛”上。该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主办,活动邀请了文学、脑科学、出版等领域的多位专家学者与儿童家庭一同探讨亲子阅读。

该书由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书中通过一群来自不同家庭、怀着对蛟龙号的热爱而走到一起的青少年的成长故事,将蛟龙号的科研工作融入引人入胜的情节中,塑造了蛟龙号团队鲜活的人物形象,也凸显了我国海洋自主科研的突出成绩和世界领先地位。

近几年,我国新出版童书品种每年保持在2万到3万种之间,加上以前出版、而今重印的图书品种,市场上至少有4万种童书在架。如此广阔的童书海洋为读者提供充足阅读资源,却也让读者眼花缭乱,不知该如何选择。让好书和读者找到彼此,是读者的需求,更是出版行业的责任。

连续18年平均两位数高速增长,年出版童书4万多种,我国童书出版总量已成为世界第一,2018年,仅当当一家平台就售出童书6.2亿册。高速发展的中国童书出版业背后,是中国家庭对于儿童阅读的重视,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对“选书难”、亲子阅读等话题的关注。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禹东川在论坛中说,亲子阅读很重要,而如何科学地进行亲子阅读则是更值得讨论的话题。

这本书的作者于潇湉是位“80后”,也是“海洋人”的后代,当蛟龙号这件大事发生在她身边时,她萌发了写一个关于深海和蛟龙号的故事的念头。采访与研究之后,于潇湉思虑最多的是,怎样把这么多深奥的科学知识告诉孩子们……最后,她找到的办法是,让一群来自不同家庭、为了同样梦想而走向蛟龙号的青少年自己叙说。

一般说来,读者接触图书信息主要通过实体书店、网上书店以及各种榜单、书评、老师、朋友的推荐。通过不同途径接触到的图书可能是完全不同的,这也让大家产生选择困惑。从培养儿童爱上阅读的角度来说,每种渠道都有自身特点,任何一次与图书的亲密接触都有可能找到好书,帮助孩子爱上阅读,多多益善。毕竟,目前儿童阅读的数量和质量都有较大提升空间。

童书购买热潮引发亲子阅读受关注

儿童文学评论家纳杨认为,这本小说的主题虽然是写蛟龙号深潜,但故事是孩子的故事,写的就是当下儿童的生活,所以能引起孩子的阅读兴趣。

具体到如何才能选到好书,一是要认识到童书专业性,从专业童书出版社和童书品牌选书;二是要了解儿童阅读特点和需求多样性,多类型、多角度选择童书;三是要结合孩子兴趣和家长判断,双方都不应缺位。

两组数据见证了中国亲子阅读的发展:2018年,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布的《2017中国家庭亲子共读调研报告》显示,2017年,“非常了解亲子阅读并和孩子一起进行亲子阅读的家长仅占三分之一。”2019年4月,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我国0~8周岁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68.7%。可以说,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认识到了亲子阅读的重要性。

儿童主题小说是一个看似容易创作,实则难度很高的门类。现在,在儿童主题小说创作中存在着重主题、轻人物的现象。这是中国海洋大学教授徐妍所担忧的问题,似乎儿童文学作家只要选取某个重大主题或事件就可以开始创作,在创作过程中,只要完成了对这一主题或事件的细致摊开,然后再耐心体贴儿童心理,便可以很好地竣工。“优秀的儿童主题小说,不仅仅是立主题,更重要的是让人物在主题小说中活起来”。

目前全国出版社涉足童书出版的有500多家,专业少儿出版社30多家。结合各出版社独特资源进行童书多元出版是显著特点。比如说,专业少儿出版社在原创儿童文学领域拥有众多名家资源和编辑资源,具有较大优势,但在儿童科普方向上,传统少儿社的资源积累却不足,缺少相关优秀作者和编辑;相较于此,一些科技专业出版社以自身科普作者和编辑资源为基础,策划儿童科普图书选题,做出专业性特色。不过,也有一些出版机构只是跟风进入童书领域,出版的图书既不具备拓展性,也没有专业性。所以,读者选择童书时,在具有专业能力的出版社和形成良好口碑的童书品牌里进行筛选,和好书相遇的几率会增加许多。

“阅读是一个人联结历史、现在和未来,获得精神成长的重要途径。”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认为,坚持亲子阅读对培养终身阅读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在《深蓝色的七千米》中,作者没有将笔墨完全聚焦于深潜英雄,而是写了一群深潜工作人员,比如主人公付初的爸爸就是船上的厨师。就像纳杨所说,小说清楚地展现了蛟龙号上所有的人,从潜航员到厨师是一个团队在工作,无论哪个职业都很光荣,都有牺牲与付出。

我们说,儿童是最好的读者,因为儿童会对多种不同类型的图书感兴趣,阅读需求大,阅读速度不容小觑;儿童是难得的乐于进行重复阅读的读者;儿童在阅读中具有执着研究精神,一段时期内可能会对某种类型图书产生强烈兴趣,乐于阅读众多相关书籍。在这里谈儿童阅读特点,是想探讨图书榜单的意义。目前,各种榜单和推荐越来越多,有相关部门推荐,有行业榜单,有媒体榜单,也有民间阅读机构榜单。应该说,绝大部分榜单是通过专业人士广泛阅读、认真挑选给出的。虽然涵盖不一定全面,选择不一定精准,但一定具有参考意义。结合儿童阅读需求和特点来看,就算把所有榜单加在一起,品种数量恐怕也难以满足适龄儿童读者阅读需求。所以,与好书相遇,除参考当年各大童书榜单,还应参考包含经典图书以及往年出版图书在内的阅读书目,如此才能形成丰富、多元、立体的阅读。其实,每个榜单能够到达和影响的人群也是有限的,媒体榜单影响一部分大众读者,图书馆榜单影响和图书馆有密切联系的读者,书店榜单影响书店消费者……只有各方面力量都发动起来,才能不断拓宽和放大好书的传播。

儿童文学家葛冰分享了自己的亲子阅读经验,葛冰的作品《小糊涂神》《蓝皮鼠和大脸猫》是一代人的童年记忆,女儿葛竞曾是中国作家协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最年轻的代表。葛冰认为,为儿童创造阅读环境非常重要,女儿葛竞从小生活在充满书籍的家庭环境里,为其后来的文学创作提供了最初的土壤,书香家庭能够培养儿童对书籍的亲近感。

当接受于潇湉采访并听说她在创作有关蛟龙号的儿童小说时,话不多的蛟龙号深潜员唐嘉陵立刻温柔地笑了,他的儿子才3岁,每次都会指着蛟龙号的模型喊“爸爸”,可是要跟儿子解释蛟龙号是什么实在太难了,有了这本书,他以后就可以念给儿子听了。

书应该由孩子来选还是家长来选,这也是一个争论了很久的话题。这个话题的出现是因为二者选择常常大相径庭。如何看待孩子自己选择的“玩、闹、笑”的书,如何让孩子接受家长推荐的图书,每个家庭应该有自己的方式。家长不仅要发现孩子兴趣,也要了解书,这样的推荐才会更有效。孩子兴趣在不断扩展和变化,家长要捕捉这些变化,帮助孩子不断扩展阅读领域;孩子阅读品位也会不断提高,当他读过许多好书,就会慢慢忽略那些家长认为不那么好、不那么有意义的书。让孩子在阅读好书中逐渐形成和建立自己的品味,发现一个又一个感兴趣的领域,逐渐养成阅读习惯。这个过程不需要太着急,也不需要太功利。因为,与好书相遇,是一生的事情。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儿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和中国教育报家庭教育周刊联合发布《全国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2018)》结果表明,亲子阅读频率越高,孩子在阅读兴趣、阅读时间、阅读量、运用阅读策略能力等方面的表现越好。另有研究表明,幼儿的语言敏感期是0~6岁,阅读敏感期是4.5~5.5岁。在敏感期,家长的引导与互动,能激发幼儿阅读兴趣和提高阅读能力。

“我们一直都期待着中国作家能用孩子喜欢的中国语言和中国方式讲述中国故事,而打通主题和儿童的最好方式就是文学。”儿童文学评论家徐德霞的这番话得到了不少评论家的认同。

将专业的儿童研究与童书开发相结合

“选、翻、指、说、听、看、思、讲是进行亲子阅读的重要方式。”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从事出版业近40年,每次到国家图书馆,他都会去少儿馆观察孩子们的阅读行为。他认为,家长对儿童阅读的指导方法非常重要。

为什么要亲子阅读?禹东川从脑科学的角度解读了亲子阅读的科学性,“亲子阅读的理论依据是‘共同注意’(joint
attention)”。“共同注意”是指两个人共同对某一事物加以注意,以共同分享对该物体或事件的兴趣及知觉体验,“共同注意”是儿童早期形成的一种心理过程,其发展将影响儿童语言、社会认知、模仿学习等技能的发展。禹东川认为,王勤所说的“指”这个行为,就是培养“共同关注”的表现。

儿童脑发育状况与阅读行为息息相关,禹东川呼吁,当下应当关注脑科学对分级阅读的指导推进作用。“例如,为什么儿童早期要看线条书?因为儿童早期视觉没有发育成熟,色彩分辨能力弱,所以在几个月大时要看黑白线条书;为什么要阅读科普类图书?因为可以培养儿童精准、定量的语言描述能力。”禹东川认为,应把学术界专业的儿童研究与出版界的儿童图书产品开发结合起来,评估儿童的阅读行为,制定精细的分级阅读方案。

有家长提出,在如今的互联网、多媒体的成长环境下,儿童存在注意力分散、难以专注于阅读的情况。华中师范大学青少年网络素养与行为研究中心主任王伟军说,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亲子阅读可以在亲子之间构建共同体,如今,互联网已成为“数字一代”的生活方式,网络依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王伟军认为,对于家长来说,应当认识到数字生活的正面作用,数字时代的亲子阅读,要注意提高儿童的网络素养,探索、发展儿童的创新能力,对于家长来说,提升网络素养也十分重要。孙柱说,在互联网+阅读的大环境下,针对儿童阅读方式的改变,中少总社正积极探索童书符合出版,将传统阅读通过多媒体形式进行展示,为家庭阅读提供新场景。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