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在北京六环外找了个几平米的平房住下后,张枫把屏幕拉近



张枫临睡前有玩手机的习惯,打个游戏啊,看个电子书啊,今天他在翻看手机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手机里有个“睡美人”程序。 
  这个程序藏在一个子文件夹中,非常隐蔽。张枫买这个手机一年了,今天才发现有这么一个程序。他怕这个“睡美人”的程序是收费的,于是很慎重地点开。 
  点击之后,屏幕上出现一片树林,树林里有各种各样的果树,结了许多果子。树林中间有条隐隐约约的小路,张枫按照屏幕上的提示,顺着小路往下走。树林的尽头有幢小别墅,门口挂着一个小牌:真心公寓。张枫在门上轻轻点了一下,门就开了。屏幕继续向前推进,在左边的小房间里,一个穿白裙的女孩儿躺在一张小床上,似乎在睡觉。张枫把屏幕拉近,不禁暗暗吃惊,这个女孩儿实在太美了! 
  正在这时,屏幕上弹出了一行小字:喜欢她吗?那就吻她吧!张枫犹豫了一下,还是凑过嘴唇,对着手机屏幕吻了一下。想不到,那个美女揉了揉眼睛,翻身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然后对着张枫说:“谢谢你!谢谢你唤醒了我!” 
  张枫以为这是程序设置好的,就顺口调侃了一句:“那你怎么报答我啊?”只见女孩儿的脸上飞起一抹红云,说:“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张枫吓了一跳,于是就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女孩儿立刻点了点头,说:“我叫小彤,你呢?” 
  张枫这下有点害怕了,慌忙把手机关了。那个手机中的女孩儿竟然能跟他说话! 
  躺在床上,张枫怎么也睡不着,那个女孩儿的容貌又浮现在他眼前。张枫壮起胆子,想:“索性再进去看个究竟!” 
  他穿过那片树林,找到那幢小别墅,点开门一看,小彤正站在窗边发呆。她似乎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扭过头来,像真的看见了张枫似的,很高兴地跑过来,说:“刚才你怎么突然走掉了呢?”张枫忙说是手机没电了,稍微镇定下来之后,他问:“你到底是谁?怎么能和我说话呢?” 
  小彤笑了笑,说:“你别害怕,我是智能的手机软件,具有自主思考的功能;我能迅速捕捉人类的脑电波,分析人类的思维,进而和人类交流。当有人对着我的头像亲吻的时候,软件就被激活了。”小彤说着,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所以,是你唤醒了我,谢谢你!” 

  下午三点多钟,阿梅正拎着包喜气洋洋的走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忽然就觉得脖子火辣辣的巨疼了一下!扭头一看,俩小伙子正快速向左面黄金胡同跑去!阿梅一摸脖子,项链!手上还沾了鲜红的血!

  我和女友相识是在湖南长沙。当时我形状落魄,举债度日。女友是媒体记者,有湘妹子的多情和豪气,被我不服输的乐观和激情打动。于是,我们成了现实版的“王贵与安娜”,2006年相约来到北京,闯荡江湖。

图片 1

  “快抓小偷!”阿梅说着就追了过去,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和勇气,阿梅眼看就追到胡同口,只差几步就追上了,可是,后面并没有别人来帮忙,那俩小伙子转过身来:“再追,杀了你!”阿梅止住步子,说:“好在是个假的!”不想这句话被俩小伙听到了,他们回过头冲阿梅扑了过来:“娘的!竟敢耍老子!戴个假的糊弄人!不像话!”说完便对阿梅拳脚相加,把那个项链扔到墙角的垃圾堆里,然后扬长而去!

  那时很穷,在北京六环外找了个几平米的平房住下后,身上只剩了两百块;女友问我要不要向家里求助?我很坚定地说:我们要自己打拼养活自己!

  听完小彤的介绍,张枫又惊又喜,居然会有这么强大的软件,可以自主思考,和人聊天。 
  从那天起,小彤就成了张枫无话不谈的朋友。如果不是要随时点击着手机屏幕,张枫真会认为小彤就是个真人…… 
  有次张枫吃饭的时候,跟小彤聊着天。小彤看着张枫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很是羡慕。张枫轻轻地刮了一下小彤的鼻子,叹了一口气说:“可惜你无法享受到人间的美味!”小彤有些失望地望着张枫,告诉他说,虽然自已不能吃饭,但是能吃外面森林里的果子,只是那些果子是要花钱买的,一个苹果就要从话费里扣50块钱。张枫一点也没犹豫,马上从树林里买了一个苹果回来,小彤吃完苹果,脸色红润了许多。张枫也开心地笑了。 
  就这样,时间长了,张枫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叫“小彤”的软件,确切地说,是喜欢上了“小彤”这个“人”。他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去找小彤,他偶尔也会给小彤带去一个苹果──虽然一个苹果50块不算便宜,但张枫喜欢看小彤接过苹果时一脸幸福的样子。在张枫眼里,小彤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于是,在那天小彤跳完一段舞蹈后,张枫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小彤,你要是个真人多好!我想和你在一起!”小彤眼里竟涌上了泪水,说:“可是,我只是个软件啊……”爱情小说 
  张枫心里也知道这很荒唐,他竟然爱上了手机软件,就像沉溺在网络游戏中不能自拔一样! 
  这天晚上,张枫喝多了,跌跌撞撞地回到家,他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去找小彤。看到小彤正趴在桌子上,就轻轻点了一下小彤的肩膀。她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张枫赶忙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什么,就是在等张枫回来,有点疲倦了。张枫心里一阵感动,他对着屏幕轻轻地吻了一下小彤的额头。小彤咬着嘴唇笑了,脸上飞起一抹嫣红。 
  小彤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喝酒了?”张枫点点头,他告诉小彤,家里人给自己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可女孩儿说除非他买一套100平方米以上的房子才肯和他交往,可是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上哪弄那么多钱去买房子呀! 
  小彤劝张枫想开点,说,女人要是真爱上了你,即使和你风餐露宿也是幸福的。张枫动情地拉起小彤的手,说:“我们要是可以在一起就好了!”小彤听见此话,突然扑在床上大哭起来。张枫赶紧安慰她,可是说什么也不管用,最后她擦干了泪,说自己累了,要休息,不由分说关上了门。任张枫怎样点击,就是打不开那扇门。张枫只好关机睡觉了。 
  从那天起,张枫一连几天都没见到小彤,别墅的小门怎么都点不开。张枫变得六神无主,做什么事情都恍恍惚惚的,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小彤了。 
  第六天的时候,那扇小门终于开了,小彤趴在桌子上,她的精神明显差了许多,脸色也变得苍白。张枫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就是不说。他买的苹果小彤一个也没吃。看着小彤憔悴的模样,张枫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想小彤肯定是生病了,可是一个软件还能生病吗? 
  这天,张枫回到家,拿出手机,想看看小彤好点了没有。当他打开手机,惊讶地发现,那幢小别墅的门没关,虚掩着。他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板上的小彤。 
  他赶紧点击小彤的肩膀,把小彤翻过来。她的脸色吓了张枫一跳,整个脸上已经不见了一点血色,苍白得像纸一样。她的眼角还挂着泪水。他疯狂地点击着手机,几个月来他和小彤的经历一幕幕像放电影似的在脑海里闪过。小彤的调皮、成熟、温柔、贴心……她的一言一行、一笑一颦,早已刻在了他的心里……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明白,既然小彤是个软件,为什么还会这样?突然,小彤伸出手,摸了摸张枫,说:“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是一个收费软件,是几个软件高手把我设计出来赚钱的,我只是个试验品。如果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就会批量生产,而赚钱的办法,就是你要花钱去买外面森林里的果子──钱会转入那些人的账户,我吃了果子就会增加我的生命值。当初,他们就是怕我有了自主思考的能力会违背他们的意愿,才把我的生命和他们的收入捆绑在一起的。” 
  “一开始,我是为了骗你的钱才和你交往,可是……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可我只是个软件,一个没有生命的程序,怎么会对人类产生感情呢?可是,我真的爱上了你!你为了我去买那些果子,可是以后那些果子的价格会越来越高,他们会不断地升级,长此下去,你会越陷越深,我怎么能眼看着你为了我去挥霍辛苦挣来的钱呢?这只是个游戏啊!所以,我要尽快结束这场游戏!我要尽快把自己终结……” 
  “好好生活吧!忘掉我,就当我从来没有来过……” 
  屏幕上开始出现了许多洁白的雪花,不大一会儿就把屏幕覆盖了。张枫拿着手机的手哆嗦起来,他的喉咙里像塞了一团棉花,眼泪像开了闸的河水,顺着脸肆意地流淌下来。他不停地念叨着:“小彤……小彤……” 

  阿梅擦了擦嘴角的血,费力的爬了起来,连忙奔到那堆垃圾前,弯腰把项链捡起来,仔细地擦了尘土,小心地放到包里。阿梅心里说,真是万幸!虽是假的,但它比真的不知珍贵多少倍啊!

  两人找工作半个月都无果,爱人有些消极。晚上,我带她在草地上散步。广袤农村长大的我练了一副好嗓子,手舞足蹈地唱了几首欢快的民歌。她也开心地和我对唱。唱累了,我们买了两棒老玉米,躺在草地上看星星。我乐呵呵地说:“你放心,我们明年就能杀人三环内!”女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相信!”

  七年前,阿梅刚结婚不久,丈夫给她买了这个项链,在一家小超市买的,都知道是假的,但为了表达心意,丈夫还是买了下来,他说:“梅梅,等我挣了钱,就给你把它换成真金的!”丈夫婚后第十天就去外地一家煤矿打工,可是,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丢了性命!

  说完豪言还得吃饭。女友找了个活儿:发传单,一小时二十元,发完就给钱。刚开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有次我们接到了一个老板的活:她在天桥那边发,我在天桥这边发,两人不说话,只是偶尔对视一笑,在卑微忙碌的日子里,她的笑很甜蜜。

  这时幸运从天而降,女友在一家中央级媒体应聘成功。我干起老本行,自由撰稿人。宅男的我负责所有家务,每分钱都掰碎了花,每次都等到菜市场快要关门,去买一块钱一堆挑剩的菜;在网上下载菜谱,精心来做,那时做的南方菜不地道,但女友赞不绝口。

图片 2

  女友相貌清纯,大学专业是古汉语言文学,才华气质兼备,邻居都很羡慕我,怎么把女友追到手的?我故作高深,哈哈一笑。女友独自养家,却毫不抱怨。她以前总去商场买衣,跟了我都穿着地摊货;当时我很老土,总挑大红大紫的衣服给她,她也不嫌弃,乐呵呵穿上。

  北京冬天很冷,租的平房也没有暖气,女友常冻得瑟瑟发抖;我们只有一床小被子,我晚上穿着羽绒服睡,用被子裹着她;有时一个月才能吃一顿好的,我总说最近不爱吃荤,看着她吃得很香,心里偷着乐。

  一年后,她已经加了薪,我的稿费也逐步稳定,我们还清了债务,告别低矮的平房,住进了两居室的楼房。女友头脑一热辞职了,要和我一起干,同事都觉得她脑子短路了。

  我支持女友。于是,我们两人每天在北京大街小巷穿梭,我采访她整理,给全国各地的杂志写稿供稿。我们采访过闫妮、沙溢、吕丽萍、汪国真等影视名人,也采访过有趣的普通人。

  我从小失去母亲,有一次采访一位单亲妈妈,又萌生了做公益的想法。于是,我暂时放弃采访,每天忙着筹划活动,找赞助,希望成立一个单亲妈妈组织;难得的是,女友不反对,尾随而来。

  那时,我经常穿一身粉色工作服,到社区、商场、写字楼等地发名片,递宣传册,屡次遭到白眼;幸好,身边还有女友,笑着给我鼓励。

  做公益的日子有些惨淡,不到一年我们就难以为继。我们痛定思痛:还是先挣钱,有钱了就自由了。我借了笔钱注册了一家活动策划公司,同时,我们还忙着采访,生活紧张充实。

  去年,我们准备元旦结婚。虽然没有房子车子,但我们有爱,有一起吃苦的经历,有追梦的勇气……我信誓旦旦地说:“我们的婚礼,自己策划自己操办,保证最隆重还最省钱!”

  我放下工作,带着积蓄提前回到了老家。小到一个喜字,大到婚车、教堂、酒店、主持人……每个环节都很仔细。后来又在北京、女友的湖南老家,分别策划了两场别样婚礼。看着老婆幸福的样子,我觉得再累也值得。

  我在博客挂出了自己的“平民婚礼视频”,很受网友欢迎。《安徽卫视》的编导打来电话,邀请我们参加一档《幸福夫妻档》节目。我们本色出演,结果获得当期大奖,“日本六日双人游”。编导说:你们说话真逗,配合真默契!

  这句话让我突发其想,对老婆说:咱们搞夫妻相声吧!她一笑:“跟着你啊,感觉就像做过山车,太刺激了;好,我全力配合!”

  于是,我们成立了“小两口幸福组合”话题相声俱乐部。2011年5月23日下午,我们的首场演出在北京南锣鼓巷一家酒吧内开演,来听相声的人爆满,真是鼓励。

  爱是什么?在不稳定、充满挑战和艰辛的北漂生活里,我们一起躺着数星星,一起饿肚子,一起做公益,一起说相声,一起奋斗。爱是力量,依靠,是温暖,是唯一的你。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