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西方人对万有的本原,不研究战时教育

抗战的全面教育

  亲爱的孩子,你从北美回来后还没来过信,不知心情如何?写信的确要有适当的心情,我也常有此感。弥拉去弥阿弥后,你一日三餐如何解决?生怕你练琴出了神,又怕出门麻烦,只吃咖啡面包了事,那可不是日常生活之道。尤其你工作消耗多,切勿饮食太随便,营养(有规律进食)毕竟是要紧的。你行踪无定,即使在伦敦,琴声不断;房间又隔音,挂号信送上门,打铃很可能听不见,故此信由你岳父家转,免得第三次退回。瑞士的tour[游历]
想必满意,地方既好,气候也好,乐队又是老搭档,瑞士人也喜爱莫扎特,效果一定不坏吧?六月南美之行,必有巴西在内;近来那边时局突变,是否有问题,出发前务须考虑周到,多问问新闻界的朋友,同伦敦的代理人多商量商量,不要临时找麻烦,切记切记!三月十五日前后欧美大风雪,我们看到新闻也代你担忧,幸而那时不是你飞渡大西洋的时候。此间连续几星期春寒春雨,从早到晚,阴沉沉的,我老眼昏花,只能常在灯下工作,天气如此,人也特别闷塞,别说郊外踏青,便是跑跑书店古董店也不成。即使风和日暖,也舍不得离开书桌。要做的事,要读的书实在太多了,不能怪我吝惜光阴。从二十五岁至四十岁,我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日!

  第二章Chapter2时间管理理论

今天是香港中华艺术的协会干部训练班开学的日子;兄弟得来参加这个盛会是觉得十二分高兴的,刚才看到你们所有探讨的许多重要问题,亦使得我非常欣慰。现在,我所要讲的题目,就是你们所约定的“战时教育”这一个问题。

  近几月老是研究巴尔扎克,他的一部分哲学味特别浓的小说,在西方公认为极重要,我却花了很大的劲才勉强读完,也花了很大的耐性读了几部研究这些作品的论著。总觉得神秘气息玄学气息不容易接受,至多是了解而已,谈不上欣赏和共鸣。中国人不是不讲形而上学,但不象西方人抽象,而往往用诗化的意境把形而上学的理论说得很空灵,真正的意义固然不易捉摸,却不至于橡西方形而上学那么枯燥,也没那种刻舟求剑的宗教味儿叫人厌烦。西方人对万有的本原,无论如何要归结到一个神,所谓God[神,上帝],似乎除了God[神,上帝],不能解释宇宙,不能说明人生,所以非肯定一个造物主不可。好在谁也提不出证明God[神,上帝]是没有的,只好由他们去说;可是他们的正面论证也牵强得很,没有说服力。他们首先肯定人生必有意义,灵魂必然不死,从此推论下去,就归纳出一个有计划有意志的神!可是为什么人生必有意义呢?灵魂必然不死呢?他们认为这是不辩自明之理,我认为欧洲人比我们更骄傲,更狂妄,更ambitious[野心勃勃]
,把人这个生物看做天下第一,所以千方百计要造出一套哲学和形而上学来,证明这个“人为万物之灵”的看法,访佛我们真是负有神的使命,执行神的意志一般。在我个人看来,这都是vanity[虚荣心]
作祟。东方的哲学家玄学家要比他们谦虚得多。除了程朱一派理学家dogmatic[武断]很厉害之外,别人就是讲什么阴阳太极,也不像西方人讲God[神]那么绝对,凿凿有据,咄咄逼人,也许骨子里我们多少是怀疑派,接受不了大强的insist[坚持],
太过分的certainty[肯定]。

  一、第四代时间管理第一代理论着重利用便条与备忘录,在忙碌中调配时间与精力。

抗战发生以后,还有人是不承认“战时教育”的。当兄弟在国外的时候,就听到某大学校长大发其高论,说什么战时教育没练过,不知怎样去办,接着就是拿“百年大计”的招牌出来掩护。

  前天偶尔想起,你们要是生女孩于的话,外文名字不妨叫Gracia[葛拉齐亚]①,此字来历想你一定记得。意大利字读音好听,grace[雅致]一字的意义也可爱。弥拉不喜欢名字太普通,大概可以合乎她的条件。阴历今年是甲辰,辰年出生的人肖龙,龙从云,风从虎,我们提议女孩子叫“凌云”(Lin
Yunn),男孩子叫“凌霄”(Lin
Sio)。你看如何?男孩的外文名没有inspiration[灵感],或者你们决定,或者我想到了以后再告。这些我都另外去信讲给弥拉听了。(凌云=to
tower over the clouds,凌霄= to tower over the sky,我和Mira[弥拉]
就是这样解释的。)

  这一代理论最大的缺点,是没有“优先”的观念。虽然每做完备忘录上的一件事,会带给人成就感,可是这种成就不一定符合人生的大目标。因此,所完成的只是必要而非重要的事。它是积极的,但却是被动的;它是一种良好的习惯,但未必是科学的方法。

其实,这是浅而易见的。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已经将中国改成战时的中国了。我们一切的生活与活动都应该适战时的需要,谁亦不能躲避,教育亦当然不能例外。

  第二代理论强调计划与日程表,反映出时间管理已注意到规划未来的重要。这一代理论使人的自制力和效率都有所提高,能够未雨绸缪,不只是随波逐流,但是对事情仍没有轻重缓急之分。

某校长不办战时教育,不研究战时教育,就得辞职,否则坐吃国家的薪俸,实在是很笑话的。

  第三代理论是目前最流行的,讲求优先顺序的观念,也就是依据轻重缓急设定短、中、长期目标,再逐日订立实现目标的计划,将有限的时间、精力加以分配,争取最高的效率。这一代理论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讲究价值观与目标,但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过分强调效率,把时间绷得死死的,反而会产生副作用,使人失去增进感情、满足个人需要以及计划行事,视野不够广阔,纠缠于急务之中,难免因小失大,降低生活品质。

兄弟很不赞成他的意思,所以写了一首诗来答复他:

  第四代理论在前三代理论的基础上,兼收并蓄,推陈出新。以原则为重心,配合个人对使命的认知,兼顾重要性与急迫性;注重生命因素的均衡发展;始终把个人精力的焦点放在“重要”的事务上。如何判断“重要”?重要性与目标息息相关。凡有利于实现目标的事务均属重要,越有利于实现核心目标就越重要。

    遍地发瘟,

  新一代时间管理理论,把事情按紧急和重要的不同程度,分为ABCD四类。先做AB、少做C,不做D。方向重于细节,策略胜于技巧。始终抓住“重要”的事,才是最大的时间管理、最好的节约时间方法。AB类事务多了,CD类自然就杜绝了,你就会越来越有远见、有理想、有效率,少有危机。请在一周内简要记下您所做的ABCD四类事务:

    妈妈病倒在床,

  请把一周事务记录作深刻检讨,并参照以上原则重新规划配置您的事务重心。哲人见一位农夫在砍树,每一斧都只能砍下一小块树皮–斧头太钝了。于是哲人问农夫:“你为什么不把斧头磨快了再砍?”农夫回答说:“我没有时间磨斧头!”这个寓言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叫他倒口开水,他说功课忙。

  二、猴子管理时间管理中著名的“猴子”这一概念是由美国的肯尼·布兰查德(KennethBlanchard)、威廉·奥肯(WilliamOncken)与豪尔·伯罗斯(HalBurrows)在其名著《一分钟经理碰上猴子》(TheOneMinuteManagerMeetstheMonkey)一书中提出的。它已经成了“接手他人的当然责任”的代名词。

    叫他请医生,他说功课忙。

  以下作简单引述,以飨读者:

    叫他去买一服药,他说功课忙。

  为什么有些经理人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而他们的属下却老是没有工作做?这些经理人也许会辩称:“也许我不应该抱怨别人总是少不了我,也许是我想让自己变成不可或缺,来获得工作上的安全感。”

    等到妈妈死了,

  “一分钟经理”大不以为然。他解释说:“不可或缺的经理人会对组织构成伤害,而不是组织内的重要人物,尤其是当他们阻碍到别人的工作时,自认为自己是不可取代的人,通常都会因为他们对组织所造成的伤害,而丢掉官位。”

    他写讣文忙,

  此外,高级经理人不能够冒风险提升在其目前工作岗位上不可或缺的人,因为他们并未培育接班人……你的问题就是猴子。

   写祭文忙;

  谁托着“猴子”?“一分钟经理”以一个极其生动、充分反映生活的例子,来解说这个定义–经过走道时,我碰到底下的一个人,他说:“老板,早安!我能不能和你谈一下?我碰到了一个问题。”我必须去了解下属的问题,于是我就站在走道上听他详细叙述问题的来龙去脉。替人解决问题一向是我的最爱,我专心地听他述说。

   做孤哀子忙。

  当最后我举起手来看手表时,原以为只是短短五分钟的时间,结果竟然是三十分钟。走道上的讨论,耽误了我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我对这个问题所了解的,只能让我决定,我必须介入这件事,但我所获得的资讯并不足以作出任何决策。于是我说:“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但是我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你讨论。让我先考虑一下,回头再找你谈。”

时到现在,还有人是这样为教育而教育。教员是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学生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

  然后,我们俩各自离开公司。做为一个旁观者,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故事中所发生的事情。如果你身在其中,要看清楚真相就比较困难了。我们俩在走道见面之前,猴子是在我的下属的背上。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由于彼此的互相考虑,此时,猴子的两只脚分别搭在我们两个人的背上。但是当我表示“让我考虑一下,回头再找你”时,猴子的脚便由我的下属的背上,移转到我的背上,而我的下属则减轻三十磅的负担,轻松地走开了。因为,这时候,猴子的两只脚都放在我的背上。

他们干着平时教育,就是在百年大计的招牌之下过其超然的生活。我们大家的妈妈——中华民族是怎样的创痛危殆,他是不管的。直至妈妈死了,他倒亦会忙于做讣文、忙于做孤哀子。

  现在,让我们假设,当时所考虑的事情归我下属工作的一部分。让我们再作进一步假设,他有能力对他自己所提出的问题提出一些解决方案。如果事实果真如此的话,当我允许那只猴子跳到我的背上时,我等于自告奋勇去做下属所应该做的两件事:

第二期的抗战是全面抗战,对于教育的要求就是全面教育。全面教育的意思,就是说,要将教育展开到前方与日人的后方,以至于整个的世界,使全世界都觉悟起来扩大反侵略运动,这是就空间而论。就对象而言,教育并不是少数少爷小姐们,有钱、有闲、有面子者的专利品,而是应该把教育展开到全部的青年去,全部的儿童,全部的壮年,全部的老人,连全部的老太婆都在内。

  1.我把问题的责任由对方手上移过来。

亦许有人要说,小孩子与老太婆有什么用呢?其实,小孩子要是像台儿庄的孩子唱歌队,把那个姓黄的小汉奸变成小战士一样——那姓黄的小孩中了日人的欺骗,做了小汉奸之后,因为受儿童宣传队所感动,就举手忏悔做汉奸的经过,并向我军报告敌情,炸毁了敌人的火药库、枪械等等。从小汉奸而变成小战士了——老太太则能够像赵老太太一样,抗战的力量不知要增加多少倍呢?所以,教育要展开到小孩和老太婆的队伍里去,展开到整个民族去。

  2.我答应对方要向他提出进度报告。每一只猴子都需要人照料、监督。

凡是战时所发生的集团,教育就要展开到那儿去。

  在我刚才所描述的状况下,你可以看到,我接下了员工的角色,而我的下属则扮演监督者的角色。而且为了让我弄清楚谁是新的老板,第二天,他到我的办公室好几次,提醒我:“老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如果我的解决方法不能让他满意,他会强迫我去做这件原本该他做的事。

战时有了伤兵,教育就要到伤兵那里去,有了五百个伤兵病院,就要当作五百伤兵学校办。伤兵没得教育,恶劣的影响是不堪设想的。伤兵得到了教育,所发生的力量,是非常宏大的。他们在后方可以提高民气,在前方可以影响士气,这是浅而易见的道理。

  为此,管好猴子要注意以下几点:

战时有了难民,教育就要到难民那里去,使得消耗的赈济成为生产的力量。

  1.猴子生病了,要找出治病的方法。

战时要征兵,教育就要到壮丁的队伍里去,使所有的壮丁都踊跃服兵役,携孥从军,把我们的兵源者成取之尽用之无穷,这亦是很重要的问题。

  2.这是谁家的猴子,猴子由执行者喂养。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把教育开展到敌人的后方,使伪政权不得成立,日本的反战运动强化起来,展开到全世界去,使国际上的援助益为积极。

  3.替猴子保险,给予建议,立即行动。

但是,我亦不反对同时在后方办教育。只是不要老八股与洋八股罢了。我们要把次要的课程搬出来,加上符合抗战的需要的课程。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应该遵守的:就是后方的组织与训练应该与前方的需要相配合。记得曾有一个时候,晤见了一位医学院的院长,当时南我就敦促他赶紧训练医学人才,为抗战出点力量。那位院长很得意地说:“老哥,医学不像别的东西啊,要能够服务,超码总得五年,并不是可以马虎的。”当时我的答复就是:“现在前方将士死于疟疾,死于痢疾,死于流血不住的占最多数。请问训练专门医治这种疾病的人才要不要五年?”“那么,假如是培养这样的人才,是无须这样长久了!”“那就对了!老哥!请你快快训练一大批这样的人才去医治我们前线的将士,去救救我们英勇的将士。至于要养成解剖与取出子弹的人才,我不反对你的五年训练。”后方的组织与训练要与前方的需要相融合,这就是一个具体的例子。

  4.定期检查猴子的身体。

回忆几个月前广州未沦陷以前,中山大学有位朋友问我:你看中山大学要不要搬?我的答案是:“快搬!快搬!快搬!”理由就是:仪器是要钱买来的,训练了一个大学生也不是容易的。可借他们不搬,等到广州沦陷遭着莫大的损失。

  三、领导人提高工作效率的秘诀授权是提高效率的秘诀之一。

最近,又是在广西晤见这位老朋友,他又是问我:你看中大要不要再从广西搬到云南去?我的答案是:“不要搬!不要搬!不要搬!”理由是云南离广东太远了,在广西还可以参加保卫广东的工作,用搬迁费来构筑防空壕是绰绰有余裕的。第二个原因,是云南的大学太多了,实在再没有添加一个的必要。

  授权代表成长,不但是个人,也是团体的成长。里欧纳德·查雪尔说:“授权,是一个事业的成功之途。它使每个人感到受重视、被信任,进而使他们有责任心、有参与感,这样整个团体同心合作,人人都能发挥所长,组织才有新鲜的活力,事业蒸蒸日上。无论在任何时代,一个杰出的领导者必定是一个高明的授权人。充分授权是领导群体的最佳手段。”

可是我并不是机械的反对在云南办教育,倘使那里最高学府不太多,而又念念要把力量输送到前方去,那末,是没有人反对的。

  授权的十个原则:

因此在后方办教育,是不可在百年大计的盾牌下躲懒,要时时刻刻顾念到抗战的需要,即是顾念到建国的需要,倘使抗战不成,什么都完,所谓百年大计,都变成奴隶之计,所以最要紧的,在后方办教育首要在增加抗战的力量,否则躲在山洞里,仍旧为教育而教育,那便是逃走教育。

  1.尽量及时的授权。

我们自身的教育在过去是片面的,现在亦应该全面起来,全面的自我教育。就是要:看、想、玩、谈、干。当然我们有两眼,就得看;有脑袋,就得想;有张嘴,就得谈;有疲劳,就得玩;有双手,就得干;我们要为干而看,为干而想,为干而谈,为干而玩,干是生活的中心,亦即教育的中心,干什么?抗战建国!

  2.明确分配工作,必须了解下属的能力与才干,说明“做什么”,而非“怎样去做”。

抗战建国是要

  3.要授予权力,说明目标与期望。

真干,不可假干;

  4.要评估、检查。

穷干,不可浪费的干;

  5.注重成效。

合干,不可分裂的干;

  6.不能重复授权。

快干,不可慢慢的干;

  7.由简至繁循序渐进向下授权。8.出现困难时,要帮助寻找解决困难的方法。

大干,不可小小的干;

  9.不能姑息“倒授权”的行为。

凡是假干、浪费的干、分裂的干、慢慢的干、或是小小的干,都是可疑,我们应当追求证据,分别奸庸,来他一个适当的处置。教育要通过生活才是有效的教育;抗战教育要通过抗战生活才是有效的抗战教育。

  10.你仍然要承担责任。通过授权,领导人就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战略性问题,把大部分精力用在最有生产力的地方。任何节约,都是时间的节约。

教育是民族解放的武器,人类解放的武器。不展开到整个民族,整个人类,不够称为全面教育。

  第三章Chapter3 时间管理十四项法则

                                   
(原载1939年1月22、23日香港《申报》)

  一、明确目标如果能过“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神仙日子,那我们就用不着时间管理了,我们有用不完的时间。但事实上不可能,年华老去,便无法回头。我们只能尽己之力,作最佳的表现,方不负人生在世仅一次,天生我才必有用。这就是要有人生目标及目标体系。目标能最大限度地聚集你的资源(包括时间)。因此,只有目标明确,才能最大限度地节约时间。爱默生说:“用于事业上的时间,绝不是损失。”人生的道路,存在着时间与价值的对应关系。有目标,一分一秒就是成功的记录;没有目标,一分一秒都是生命的流逝。

  二、分清轻重缓急始终做最重要的事情。

  人们总是根据事情的紧迫感,而不是事情的优先程度来安排先后顺序,这样的做法是被动而非主动的,成功人士不能这样工作。

  时间管理的精髓即在于:分清轻重缓急,设定优先顺序。成功人士都是以分清主次的办法来统筹时间,把时间用在最有“生产力”的地方。

  面对每天大大小小、纷繁复杂的事情,如何分清主次,把时间用在最有生产力的地方,有三个判断标准:

  1.我必须做什么?

  这有两层意思:是否必须做,是否必须由我做。非做不可,但并非一定要你亲自做的事情,可以委派别人去做,自己只负责督促。

  2.什么能给我最高回报?

  应该用80%的时间做能带来最高回报的事情,而用20%的时间做其他事情。(帕累托定律)所谓“最高回报”的事情,即是符合“目标要求”或自己会比别人干得更高效的事情。最高回报的地方,也就是最有生产力的地方。这要求我们必须辩证地看待“勤奋”。“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勤,在不同的时代有其不同的内容和要求。过去,人们将“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孜孜不倦视为勤奋的标准,但在快节奏效率的信息时代,勤奋需要新的定义了。勤要勤在点子上(最有生产力的地方),这就是当今时代“勤”的特点。前些年,日本大多数企业家还把下班后加班加点的人视为最好的员工,如今却不一定了。他们认为一个员工靠加班加点来完成工作,说明他很可能不具备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的能力,工作效率低下。社会只承认有效劳动。勤奋已经不是时间长的代名词,勤奋是最少的时间内完成最多的目标。伟大的苏格拉底说:“当许多人在一条路上徘徊不前时,他们不得不让路,让那些珍惜时间的人赶到他们的前面去。”

  3.什么能给我最大的满足感?

  最高回报的事情,并非都能给自己最大的满足感,均衡才有和谐满足。因此,无论你地位如何,总需要分配时间于令人满足和快乐的事情,唯如此,工作才是有趣的,并易保持工作的热情。通过以上“三层过滤”,事情的轻重缓急很清楚了,然后,以重要性优先排序(注意,人们总有不按重要性顺序办事的倾向),并坚持按这个原则去做,你将会发现,再没有其他办法比按重要性办事更能有效利用时间了。

  美国伯利恒钢铁公司总裁查斯·舒瓦普向效率专家艾维·利请教“如何更好地执行计划”的方法。艾维·利声称可以在10分种内就给舒瓦普一样东西,这东西能把他公司的业绩提高50%,然后他递给舒瓦普一张空白纸,说:“请在这张纸上写下你明天要做的6件最重要的事。”舒瓦普用了5分钟写完。艾维·利接着说:“现在用数字标明每件事情对于你和你的公司的重要性次序。”这又花了5分钟。艾维·利说:“好了,把这张纸放进口袋,明天早上第一件事情是把纸条拿出来,做第一项最重要的。不要看其他的,只是第一项。着手办第一件事,直至完成为止。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对待第2项、第3项……直到你下班为止。如果只做完第一件事,那不要紧,你总是在做最重要的事情。”

  艾维·利最后说:“每一天都要这样做–您刚才看见了,只用10分钟时间–你对这种方法的价值深信不疑之后,叫你公司的人也这样干。这个试验你爱做多久就做多久,然后给我寄支票来,你认为值多少就给我多少。”一个月之后,舒瓦普给艾维·利寄去一张2.5万美元的支票,还有一封信。信上说:“那是他一生中最有价值的一课。”5年之后,这个当年不为人知的小钢铁厂一跃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独立钢铁厂。

  人们普遍认为,艾维·利提出的方法功不可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