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母野猪用四肢搂着它的崽子,他对螳螂说



兔子的萝卜地,请不要踩踏。当兔子在田野的尽头撒下萝卜种子后,就用一根竹棒竖起了一块塑料小牌牌。

图片 1

图片 2

这是兔子第一次种萝卜,他特别特别地小心。小心到把种子播下又捡起来,捡起来又播下,播下又捡起来,捡起来又一共有十个来回。他担心种子落得不是地方,不出芽怎么办?

1960年,家乡饿死了人,公社把社员们组织起来,围了两个山头,要把这个范围内的野猪赶尽杀绝,不为别的,就为了肚子。最终,一千多人把三群野猪围困在一个不大的山包上,野猪眼看插翅难逃。双方在对峙,那是一场心理的较量,野猪群在范围有限的林子里躲藏着,人群在四周安营扎寨,不断地敲击响器,大声呐喊,不给野猪有喘息的机会。

一只小蚂蚁正匆匆忙忙地向前赶路,去寻找食物。突然,他碰见了大刀将军螳螂,只见他身披绿铠甲,手持两把大刀威风凛凛地挡在路中央。

担心一直到5天后,萝卜长出鲜嫩鲜嫩的小芽芽为止。

三日之后,野猪已筋疲力尽,准备冒死突围;人也做好了准备,开始收网进攻。于是,小小的林子里展开了激战,逼得野猪群里的老弱病残者向中间退缩,以求存活。战斗整整进行了一个白天,黄昏时候,林子里才渐渐平息下来。无数的野猪被集中在一起,各生产队按人头进行分配。

听说你们蚂蚁家族挺有能耐,怎么样,敢和我比试吗?螳螂傲慢地说。

兔子开心到要把豁嘴巴给咧到耳朵根上:太好了,想不到我能种出萝卜来了!

那天,父亲和二叔为追击一头母野猪来到一个悬崖前。母野猪紧紧地护着它的崽子,匆忙地沿着崖脊逃窜。父亲和二叔端着猎枪穷追不舍,他俩知道,带着崽子的母野猪肯定跑不了多远,于是他俩分头包抄,和母野猪兜圈子,消耗它的体力。母野猪慌不择路,最终爬上了山崖,它绝望地望着追赶到眼前的父亲和二叔,更紧地护着它的崽子。

比就比,别看不起人! 蚂蚁大声回答。

兔子数着萝卜芽,1、2、3一共9株小苗苗。

绝佳的角度,绝佳的时机,父亲和二叔同时举起了枪,正要扣动扳机,却见母野猪突然卧倒,将它的崽子搂到肚下给它吃奶。野猪崽子大概是不饿,吃了几口便不吃了。这时,母野猪用四肢搂着它的崽子,不顾一切地向崖下滚去,惊得父亲和二叔目瞪口呆。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阵轰隆隆巨响,待他俩睁眼细看时已不见母子俩的身影。他俩只得循着崖缝来到崖下,见母野猪已被摔得七窍出血,它的背后映衬着落日的余晖,也映衬着群山的剪影。而它的崽子却不知道母亲已经摔死,仍不时天真地拱着母亲的奶子吮吸着,全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

过了一会儿,蚂蚁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对螳螂说:那我们比比谁能搬动旁边这块大骨头,如果你能把这块骨头搬走,那你就不愧是昆虫界的大刀将军;如果搬不走,那你就是昆虫界的大笨蛋。螳螂用嘲笑的口气说:小菜一碟!

嘿嘿,9颗萝卜籽长了9株萝卜苗,一个不少。兔子喜滋滋地挨个叫着:小萝卜你好!小萝卜你好

那次围剿野猪群,父亲分到了那头母野猪和它的崽子。母野猪的肉解了全家的燃眉之急,可它的崽子太小,眼看着要被活活饿死,我心疼得不得了,在那人都要快饿死的年月里,怎样才能救它呢?恰巧,家里的老母狗生了三只小狗,我突发奇想:能不能用老母狗的奶来喂野猪崽子呢?也许能行。我试着把老母狗绑起来,又用木头做了个枷锁套在它的脖子上,以防它咬到野猪崽子。老母狗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并没有介意我对它的虐待。我把野猪崽子抱到狗妈妈跟前让它拱奶吃,可能它嫌母狗的奶味道不对,不肯吃,我就一点儿一点儿地将
狗奶挤进它的嘴里。野猪崽子终于得救了。

接着,螳螂抡起双刀,使劲砍向骨头,哐当大刀被震出好几道口子,骨头却安然无恙,再砍,手臂都震麻了。蚂蚁见了,哈哈大笑,说:你真是个大笨蛋,瞧我们的吧!蚂蚁马上叫了成千上万的兄弟来帮忙。只见许许多多的蚂蚁犹如千军万马一拥而上,扛的扛,推的推,拉的拉,抬的抬不一会儿,骨头便被搬走了。

总算叫到了第九个小萝卜你好,兔子觉得舌头被卷得酸酸的。

为了让野猪崽子活下去,我每天为它挤三次奶。几天过去,野猪崽子不再需要我动手,便主动地去吃奶了。为了奖励狗妈妈,每天喂完奶,我都拿些好吃的东西喂它。又过了一段时间,狗妈妈彻底放下了对野猪崽子的敌意,它甚至允许野猪崽子和它的孩子们一起睡在它的身旁。有时,狗妈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它的身后不仅有三只小狗,还有一只憨态可掬的野猪崽子跟着跑来跑去。

骄傲的螳螂站在一旁目瞪口呆,蚂蚁对愣住了的螳螂说:看到了吗?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如果你不服气,我们连你也一起搬走。螳螂听了,吓得龇牙咧嘴,灰溜溜地逃跑了。

这样可不行,得给你们取个好听的名字。

在我的精心照料下,野猪崽子的生活充满了快乐。它和三个狗兄弟一起生活,一起成长。小狗撒欢,它也跟着乱跳;小狗大叫,它也乱嚷。在狗妈妈的带领下,它们和睦相处,亲如兄弟。也许是和小狗一起生活,并且是吃狗奶长大的缘故,时间一长,它竟有了许多狗的习性。家里来人时,大狗小狗都要叫一番,小野猪也跟着学叫。刚开始,我以为它是跟着瞎起哄,后来发现有时它是最先叫的。它没有同类那种贪睡的嗜好,晚上一有动静,它就跑出狗窝叫嚷一通,还喜欢像小狗那样跟着我跑前跑后。渐渐地,三只小狗会吃食了,也分别被人抱走了,看到它的狗兄弟离开了,小野猪两天没吃东西,东撞西寻地乱叫,那样子,好像不寻到狗兄弟它也不想活了。

小蚂蚁斗大螳螂

兔子在田埂上坐了老半天,给小萝卜们取完了名字。它们是熊、白鼠、小猪、小山雀、鸭子、青蛙、蚂蚁、蓝鸟、小獾。这些名字,可都是兔子最最要好的朋友的名字哦。

小野猪渐渐地长大了,瘦瘦高高的身子很灵活,一米半的土墙它能一翻而过,在同类中堪称爬墙的高手。生产队的庄稼常常被它偷吃,社员们都烦得不行,连生产队长都说:等过年时就把它杀了吧,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吃猪肉。小野猪却不理会这些,依旧野性不改,天天上蹿下跳,忙得不亦乐乎。不久,家乡经历了一场打狗运动。按要求,家家户户的大狗小狗都要被勒死。为了避风头,我连夜把家里的狗领上了山,用绳子拴在一个隐秘的树丛中,一天给它喂两次食。每当这时,小野猪都不吭不响地跟在我身后,到山上与它的养母狗妈妈会上一面。

每天清晨,兔子都会到萝卜地里来向他的小萝卜们问好:亲爱的熊你好!亲爱的白鼠你好!亲爱的小猪你好

几天后,社员们在上山垦荒时意外地发现了我家的母狗,顿时喜上眉梢,七手八脚地将其吊在树上勒死,然后拢起一堆火,将母狗撕得七零八落,然后烤着吃了。或许小野猪有第六感应,那天晚上我放学回家,小野猪就冲着我狂叫不止,喂它食也不吃。等我领它再上山送食时,才发现树丛中只剩下一堆狗骨头。小野猪一连三天都不吃食,时而大叫,时而狂奔,父亲说:它大概得了狂犬病啦!我却说:才不是呢,狗妈妈死得惨,它难受!从此以后,小野猪总要睡在狗窝里,不论白天黑夜,一旦发现有陌生人进家门,它总要像狗那样站起来叫几声,有时还跑到门口去一夫当关,那样子就好像它已担起了看家的责任。

渐渐地,秋风起来了,小萝卜在兔子的精心照料下长大了,成熟了。一天傍晚,兔子把他的熊、白鼠、小猪、小山雀、鸭子、青蛙、蚂蚁、蓝鸟、小獾给拔了起来。萝卜们一个个都嫩嫩的、红红的,多么叫人嘴馋啊!

小野猪能看家,在我的家乡被称为一绝。但是,当时养活它毕竟就是为了吃肉。这年春节之前,生产队长又提到了杀猪的事,我一听就急,谁若嘴馋,先照自己的嘴巴子打两下,休想杀我的小野猪,它还给俺看家护院呢!

今天我就要用我自己种的萝卜来当晚餐啦!兔子高兴坏了,他准备了一个碟子、一把叉子、一条餐巾,然后端坐在小圆桌前。

小野猪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真的冲生产队长龇牙咧嘴地吼叫,追着他咬,吓得生产队长连连躲闪,边跑出院子边喊:你家若是不杀它,我派人来杀!

这个是蚂蚁,让我来把蚂蚁吃掉吧!兔子拿起一根最小的萝卜。

后来,我上学时,它竟也当起了保镖,一路上摇摇摆摆,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我坐在教室里上课,它就在操场上呼呼大睡,或者是东张西望地看热闹,直到我放学,它再跟在后面一起回家。同学们都夸小野猪通人性,七嘴八舌地议论:难怪你不愿杀它,它确实招人喜欢!可父亲却接受不了,总唠叨:它毕竟是野猪,不是养着玩的。一天天地白白浪费粮食,你也不心疼?不管父亲怎么说,我就是死活不同意杀小野猪,为此,父亲天天跟我赌气。

可蚂蚁是我的好朋友,她帮我挠过痒痒,我怎么能把她吃了呢?兔子想了想,把蚂蚁放了回去。

一天放学在回家的路上,我听见路边的草丛里响起阵阵异样的声响。接着,一群水鸟惊叫着飞走了。我循声四望,却见离小野猪不远的草丛里蠕动着一个狗状的东西。我顿时一怔,这荒山野岭里哪有什么狗,分明是只狼!我的心怦怦直跳,千万不要遇见它呀,真要那样可就糟啦!再仔细一瞧,草丛中果然潜伏着一只狼!而它此时正匍匐着身子,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前移动,它想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偷袭小野猪!这还了得?我急得本能地大喊:你快过来,恶狼想偷袭你呢!小野猪也觉得情况有异,听到我的喊叫撅着尾巴跑到我的身边。回头看看没有什么动静,便深吸一口气,把头贴向地面,朝着恶狼藏身的地方咴咴地吼叫。潜伏在草丛里的恶狼吃了一惊,它知道自己暴露了,索性站起来,拖着粗大的尾巴焦躁地来回走动。我这才看清它的肚子瘪瘪的,就像是条空口袋一样。

这个是大个子熊,让我来把熊吃掉吧!兔子拿起一个最大的萝卜。

恶狼贪婪地咽着口水,可比它高大的小野猪的吼声吓得它不敢轻举妄动,却直奔我而来。吓得我妈呀一声惊叫,连滚带爬地躲到路边的小沟里,浑身抖得像筛糠似的。此时的小野猪已不再吼叫了,只见它四蹄把路面蹬出四个坑,那条驱赶蚊虫的尾巴也像旗杆似的直直立起,两眼瞪得溜圆。就在恶狼扑向我的瞬间,只见它斜刺里扬起长出獠牙的尖嘴,朝着恶狼猛力戳去。恶狼见小野猪来势凶猛,慌忙闪开,却趁小野猪回身的空当,张开大口直取它的喉咙。小野猪早已料到这一手,着劲儿地将尖嘴一甩,那尖尖的獠牙立刻将恶狼的脖子戳开一条口子,鲜血汩汩地从伤口流出来。恶狼勃然大怒,又蹿又跳,伸出利爪想抓小野猪的后半身。只见小野猪略一后退,灵活地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正巧把尖嘴对准恶狼的腰部,顺势朝恶狼肚子戳去。恶狼躲闪不及,被小野猪的獠牙戳出个大窟窿,痛得它嗷嗷地怪叫一声,急忙跳出圈外,气喘吁吁地半蹲在地上,寻找时机准备反扑。这时天已渐渐地黑了下来,我见小野猪占了上风,略微壮了壮胆儿,心里想,必须马上离开这儿!于是,便向小野猪发出撤退的命令。可是小野猪却充耳不闻,两眼依然怒视着恶狼。那意思很明显,恶狼盯咱盯得紧,想走走不成啊!我终于读懂了小野猪的意思,捡起一块大石头冲着恶狼喊道:砸死你!便使劲儿地向恶狼砸去。没等石头飞到恶狼跟前,只见它灵巧地一躲,顺势往前一扑,一受惊吓,我向后一个趔趄,仰面摔倒在地,后脑重重撞在大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就听咚的一声响,眼前冒出无数金星,我当时便昏了过去。差不多就在同时,小野猪也冲了过来,扬起獠牙又朝恶狼的腰戳去。此时,恶狼自知不是小野猪对手,虚战几个回合,缩着瘪肚子仓皇逃走了。

可熊是我的好朋友,他能背我过河,我怎么能把他吃了呢?兔子想了想,把熊放了回去。

小野猪没有追赶恶狼,用嘴叼着我的衣服一步一步往家拖。社员们见了,早有人将情况飞报给我的父亲:小野猪犯了野性,六亲不认,竟把你的儿子伤得昏迷不醒。父亲闻讯二话未说,带着绳索急往村头奔。刚刚跑到村头,果然见小野猪拖着半死不活的我迎面走来。父亲见状发疯似的冲过去,把我从小野猪的口中夺下,不容分说,操起铁锹朝小野猪的太阳穴砍去。可怜的小野猪居然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倒在村口的路上,鲜血顺着它的太阳穴汩汩地往外淌。

夜已经很深了,兔子还是没能吃到胡萝卜,因为这些萝卜都是他的好朋友,他不忍心把他们咔嚓掉。

这时,我苏醒过来,见到眼前的一幕,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了小野猪救我的过程,父亲方知颠倒了黑白,屈杀了小野猪,悔得他直抓自己的脑门儿。可是事已如此,说什么都晚了。

咕噜咕噜,兔子的肚子好饿好饿。吧嗒吧嗒,兔子的嘴巴好馋好馋。

那天晚上,父亲和社员们把小野猪抬到后山上葬了,我亲自找了一块小木牌,用黑油漆歪歪斜斜地写了五个大字:小野猪之墓。然后,把木牌插到它的坟头上。

还是让我来给你们重新取名字吧!兔子后来终于想到一个好主意。

如今,四十七年过去了,小野猪的坟头早已变成平地。可每当我回到家乡的时候总要在葬它的地方默默地站一阵子,想起好多好多的往事。是啊,我儿时的小野猪,在我的脑海里仍是那么活泼可爱,抹也抹不掉

于是,他的萝卜又有了新的名字,它们是小灰狼、大灰狼、老灰狼、小狐狸、大狐狸、老狐狸、小老虎、大老虎、老老虎。这些名字,都是欺负过许多小动物的大坏蛋的名字哦。

小野猪之死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你听,兔子吃得多香哪!

该吃谁呢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